魔难中归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一日】今年正月末,利用休假外出郊游,在离返回的路上,遭遇当地农家一头水牛的攻击,那牛象斗牛一样,全速冲过来,从背后一下把我撞倒,然后又不断地多次攻击我,直至后来用牛角把我挑起来在空中转圈,我看见蓝天白云在转啊转。期间:我用尽全身的力量抵抗,我决不能在这里出现生命问题,我不能给大法抹黑,我一定要坚持不能放弃,我一定要过去这一劫。就这样紧绷着全身所有的肌肉,坚持着;直到我躺在地上回过神来时,已经呼吸困难,胸部开始剧痛。

听到有人问我伤到哪儿了?当时脸上的伤很重,我说没事,可能就是后背的骨头伤了,好象骨折了,痛的不敢动。好心人把我送進了医院,医生拍片后告诉:我的肋骨骨折,断了好多根,有好几根已经错位,肺挫伤;要准备做手术,还下了病危通知书,要求马上联系家人来签字。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的,我一定不会有事,师父已经救我一命了,师父一定不会不管我的。有师在有法在,我自己一定能恢复的。我就对医生说:我不会有事的,我不做手术,我既然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头脑清醒就不会再有生命危险了,你放心吧,我自己能恢复好的,你相信我吧。医生让做个CT,第二天看了结果再说。

做B超时那医生在肝区部位来回的做,做完后我一摸才知道腹部被牛角顶出三个小洞,都没有穿透,肝区那个洞就差一层皮,皮下一个小疙瘩在挡着,护着肝。

到了晚上,五脏六腑开始肿胀,整个腹部都鼓起来了,医生说可能脏器穿孔,之后三天不让我喝一滴水。因腹部有牛角顶的伤,医生怀疑肠子等穿孔。

出了这么大的事一定有我修的不好的原因,我心里求师父一定再给弟子一次机会,来弥补以往由于不精進而没做好的一切。到这时,我考虑怎么样能按原计划回家。

第二天CT结果出来了,我几乎所有的肋骨都断了,后心部位有多根骨头都交叉起来了,很多根不是只断一处,有的断了好几个地方,感觉就象被剁了的排骨一样,而且每喘一口气骨头都痛的难以忍受,这时我才知道几天之内就回家是不可能啦。医生仍坚持要做手术的方案,不过答应我不到万不得已就不做。医生又说:你真幸运,肋骨伤成这样,脊椎没有受损。

从進医院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无论白天黑夜,无论清醒时还是迷糊时,直到把所有的电池用光。有时突然就听到了师父的声音,心头一热。

整整三天,不吃不喝,呼吸困难,骨头每喘一口气都更痛,那三天不是一分钟一分钟过来的,是一秒钟一秒钟熬过来的。我就一直在听师父的讲法,求师父加持,我要尽早回家,尽早开始学法炼功,尽快回到做好三件事中去。到第四天身体开始恢复,确认没有穿孔后才开始吃饭喝水。

到第八天,我想我不能再这样住下去了,我要努力争取早一天回家。无法起床,我就躺在床上开始炼功了,当我第一次做“掌指乾坤”动作时,随着师父喊“抻”我就感觉整个肺一下子就撑开了,从此呼吸顺畅了,肺挫伤一下就好转了。之后我想也不能再打吊瓶了,不能再往身体里灌这些东西了,就跟医生磨,说能吃能喝了,不想打吊瓶了,医生就是不答应,说伤成这样怕感染等负不起责任。后来我就说要准备回家了,停了吊瓶适应适应,医生答应了,从此就再也不打吊瓶了。

身体恢复的过程,也是一个去执着心、提高悟性的过程。由于前后左右都有骨折的地方,无法翻身,也不能侧身,左胳膊也抬不起来,开始想等胳膊能抬起来了就开始炼功,后来就觉得这个悟性挺差的,你不炼怎么能好呢。常人讲伤筋动骨一百天,你是炼功人,你不能等着他好,那不又混同于常人了吗?我就求师父加持,就开始炼功了。第二套功法时间长,想来可能坚持不下来,所以开始只炼第一、第三套功法,马上悟到这是人心,哪怕每个动作只炼一分钟也要炼。求师父加持,这样一来真的抱轮抱下来了。就这样,我坚持听法,炼功(只炼了前三套功法)很快就能下床活动一会儿了,虽然很艰难,但离回家更近了。

辗转回到自己家里,已经是近一个月的时间了,那时还不能自己起床,左右都不能侧身,还得有人把我扶起来。我想我回家就是为了早日加入到做好三件事中去,生活都不能自理怎么能行?于是我就想尽了一切办法,用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自己从床上爬起来了,第二次用了半个小时,从此我就再也不需要别人照顾了。

第二天早上就试着起来炼功,与躺着炼完全不一样,胳膊抬不起来,整个肩膀往下压,肋骨疼痛难忍,好象骨头要断开一样,担心活动早了再受伤。马上意识到这也是人心,作为修炼人来讲炼功是最好的恢复办法,于是坚持炼前三套功法。能在床上坐一会儿了就想开始炼第五套功法,这次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一定能行,结果真的能打坐五十分钟,而不炼功时坐半个小时都很难。

通过不断学法,我悟到认为自己弯腰困难所以不炼第四套功法也是常人心在作怪,就开始炼第四套功法,第一遍手还没到膝盖就受不了了,炼第二遍时就好些了,没过几天手就能够着脚面了。我悟到:只有多学法,去掉常人心,才能提高,大法弟子无所不能,就怕自己不想提高。

回家后一直想早点开始做真相资料,不能耽误整体的讲真相,就请师父加持,在伤后一个半月就逐渐恢复做资料了。期间也克服了很多依赖心,很多看上去不能完成的事情也都自己完成了,两个月身体就基本恢复了。

这么大的魔难,肋骨只剩三根没断,肺挫伤,胸腔积液抽出1200多毫升水,但脊椎、内脏、头部、四肢却都完好无损,两个月就恢复了,没有任何后遗症。如果当初能连骨折都坚决否定,也许结果更不一样。

修了这么多年怎么还出了这么大的事,是因为自己有人心、有漏造成的,根本上还是自己没有真正在法上提高造成的。在此再次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使我还有机会继续修炼,回到助师正法的行列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