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蠡县公安局恶警陈贵星恶行(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保定地区原蠡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陈贵星,在他在任的几年中一直卖力充当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打手。据不完全统计,经他手非法劳教的约有二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达八十七人次之多。

陈贵星对法轮功学员施行蹲坑、盯梢、绑架、电话监听等等。他带恶警在不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随意闯入学员家中抓人,乘机掠夺、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的财物。他还指使恶警毒打法轮功学员,给他们上背铐、吊打、罚冻,把学员衣服扒光,用沙发罩套头指使一群恶人暴打,直到把学员打得昏死过去。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灌食摧残,人已奄奄一息也不放。对法轮功学员无限期关押,造成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就是在他离位之后,还经常被公安局“请”回去教唆国保恶人如何更残酷、更阴险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下面仅举几个被他迫害过的案例:

一、狄万青,蠡县北埝乡七器村法轮功学员。陈贵星把狄万青非法劳教,狄万青在保定劳教所受尽各种酷刑:用绳打,用高压电棍电,上死人床,残酷强行灌食。由于长时间的迫害,狄万青浑身浮肿、不能动,奄奄一息时才放他回家,狄万青不幸于二零零三年五月一日去世。

狄万青
狄万青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狄万青被迫害死的消息在明慧网上曝光后,陈贵星又带人去抄他的家,又把他的妻子绑架到乡政府多日。孩子们在家庭已经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到处求人,请客送礼,陈贵星才把人放了。

二、鲁小娣,蠡县北大留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黄历十一月二十九日上午,陈贵星闯入鲁小娣家,没出示任何手续,强行将她绑架到县公安局,威胁要将她劫持到保定劳教所,恐吓她丈夫拿出三万元就算解教。鲁小娣的丈夫没答应他们的无理要求。陈贵星气急败坏的称必须要将鲁小娣非法劳教。”

在公安局,恶警将鲁小娣关在没有暖气的屋里冻了一夜,也不让她睡觉。第二天把她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陈贵星求了半天,保定劳教所就是不收她。陈贵星不甘心,又把鲁小娣拉到法医医院做全身检查,结果各项都不合格,保定劳教所不收,陈贵星也不放人,在法医医院检查费、吃饭等花费二千一百元,回县后又被勒索了所谓的“解教”费一万元整,陈贵星共勒索鲁小娣家人钱财一万二千一百元。

三、孟庆太,中共十六大期间,北大留村学员孟庆太被警察非法抓捕并被打的死去活来,后被劫持到县看守所刑讯逼供。陈贵星与恶警赵军等人深夜提审孟庆太,逼他招出崔小先的下落。让吸毒犯和杀人犯看管大法学员。一天夜晚,恶警陈贵星审问孟庆太和一名叫春霞的未婚女大法学员。陈贵星见春霞不配合提问,竟然恶狠狠的说:“我陈贵星真想强奸了你。”

四、王素梅,陈贵星带人在二零零五年五月十日,翻墙进院,没有任何证据,也没拿任何手续,二话没说,就把王素梅从炕上拉下来,几个人抬到了汽车上,说:你叫王素梅,我们和你对证几个问题,就这样,连拉带扯的把王素梅绑架到了保定洗脑基地,遭受迫害。

五、艳霞,一九九九年,因为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关押在蠡县看守所。艳霞和几个法轮功学员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政保科长陈贵星非法审讯她,问她是谁出的主意,艳霞说是自己。所长王新斋和几个副所长对她疯了似的大吼大叫,把她们几个都捆在院子里。副所长郭军来和李国昌还有政委轮番打她们耳光。第二天,不法人员就强迫她们跪下,艳霞不跪,他们几个人把她踢倒在地,狠命的用绳子捆,手腕都被捆破了,当时艳霞就昏过去了。后来他们又对已经八天不吃不喝的艳霞捆了好几次。

酷刑演示:用绳子捆
酷刑演示:用绳子捆

六、崔小先,六十来岁,“四二五”进京上访回来后,被蠡县公安局陈贵星、“六一零”上了黑名单,公安局、派出所、单位领导几乎天天到她家恐吓,翻箱倒柜,衣服、被子等被他们扔的满地都是经常事。电话被监控。二零零一年夏天黄历八月中旬,崔小先给法轮功学员打了一个电话,陈贵星就把她抓到县招待所,拘留十四天,罚款二千多元。

蠡县公安局把崔小先的丈夫抓去公安局恐吓,说抓不到崔小先就拿他问罪!审问了一夜,也不让她丈夫睡觉。陈贵星还指使恶人拿着她的像片满街查问过往行人,扬言说谁举报了她就奖励谁三万元人民币。恶警连崔小先多年不来往的亲戚家都去恐吓搜查。

二零零二年十六大期间,陈贵星到处通缉崔小先,恐吓她家人,丈夫经不起这样的打击,人老了许多,头发全白了,崔小先八十多岁的婆婆一听有人敲门就吓得手和腿打哆嗦。

七、贺荣苗,一九九九年,蠡县新兴镇法轮功学员贺荣苗去北京上访,没到信访局就被恶警绑架了。当晚蠡县公安局陈贵星和辛兴镇的张永江把贺荣苗送到县看守所。陈贵星威胁贺荣苗写保证,否则罚款一万元或送劳教。贺荣苗的丈夫要想见她一面,得给陈贵星送礼才行。在县看守所两个月,贺荣苗和家人被罚款一万三千元。

八、李贺峦,女,辛兴镇胡村人,二零零一年黄历十月初九,一次与法轮功学员张贴真相标语时被辛兴镇派出所恶警劫持,送往蠡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大约七十多天。公安局的陈贵星恐吓家人,家人向陈桂星请客送礼花去二千多元,又被勒索一千多元才放人。

九、王素霞,一九九九年农历十一月十四日,与法轮功学员一起再次进京讲真相,被公安局政保科恶警陈贵星关进县看守所两个多月,期间不许家人探视。家人多次请客送礼,被驻京办非法收取“转押费”三千元,另二百元。又被勒索所谓“教育转化”费一万元,“资料费”五十元。共一万三千二百五十元。

十、张光琼,女,三十八岁,鲍墟乡野陈佐村。镇压开始后,张与一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次日被押回蠡县城西小学非法关押三天,后转回本乡政府拘禁五天。期间以刘平江、刘建柱为首的恶人,不许学员睡觉,关在小屋里任凭蚊虫叮咬。第二次张与五位法轮功学员一同进京上访,被便衣劫持到驻京办,后被押回本地看守所迫害一个多月,期间遭到所长王新斋、恶警陈桂星等人用手铐、电棍折磨及非法打骂。家人请客送礼,以及被非法罚款共计花去两万元左右,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末,张与一法轮功学员再进京上访,被恶警劫持到东城区派出所非法拘禁二十多天,后转至当地看守所,被陈贵星非法劳教,送保定劳教所迫害,期间遭受铐大板、铐死人床等酷刑折磨。

十一、朱军民,男,三十九岁。二零零零年六月因散发真相传单遭到非法关押一个月,车辆、手机被扣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遭受长时间劳役等非法迫害。非法搜身时被抢去三百九十元,未开任何收据。期间曾遭到长时间吊铐,被陈桂星等三四个恶警用电棍轮流折磨,但是电棍却电不到朱军民,反而电到恶警身上,他们还以为是电棍坏了。

十二、王慧芳,女,三十八岁。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再次进京上访,被关押到县看守所四十多天。期间遭到恶警李淑娟、陈贵星等人多次非法审讯,并被勒索一万三千元。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第三次上访,又被关押到看守所,经绝食抗议十一天,生命垂危后才放回。二十天后遭非法劳教,期间家人被勒索价值五千元的香烟。(责任人:陈贵星)

十三、刘彦举,生产资料公司职工,一九九九年十月被当时公安局政保股长陈贵星等人绑架,在看守所遭迫害十八天,并被非法勒索三千元。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又遭陈贵星绑架,非法关押三个月,其丈夫也被拘留五天。二零零三年农历正月初八,又遭恶警绑架迫害三个多月,非法罚款三千元,被非法劳教二年。

十四、蔡贵菊,二零零零年,政保股陈贵星等人翻墙入室、非法抄家。二零零一年蔡贵菊再次进京上访,被关押到县公安局四天,经绝食抗议才得以回家。为了避免骚扰与迫害,她不得不离家出走,七岁的女儿交给姐姐照看。二零零一年元旦晚,政保股陈桂星带人将她与孩子一同劫持到公安局,孩子受到惊吓,死死抱着母亲。恶警趁孩子睡着后,强行将蔡贵菊关进看守所。孩子醒后哭着要找妈妈,后被蔡贵菊的姐姐接走,接着,孩子全身长满了水痘。一个星期后,蔡贵菊被非法劳教二年。

十五、潘秀花,二零零二年某日晚八点多钟,公安局陈桂星绑架了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潘秀花,非法审问她,还给她戴手铐。五十天后,陈贵星勒索潘秀花的家属了六千元,以及五百元伙食费,才放人。

十六、刘小爱,女,一九四五年出生,蠡县兴仁村,二零零一年四月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到顺义看守所吊起来打,不让睡觉,后被送回蠡县看守所。刘小爱绝食抗议十几天后身体出现危险才放回家,到家不到一个月,县政保股陈贵星等人把她骗到公安局,后被劳教二年。

十七、王从敏,女,四十岁,二零零零年五月一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法时,被恶警绑架,由县“六一零”牛海峰等人带回本地公安局,遭到恶警陈贵星、鲍墟乡刘建柱等人的恐吓、挖苦、讽刺,有人威胁说,不拿出两万元不放人。后被以“扰乱社会治安”的名义非法拘留,关进县看守所。当日恶警威胁说,不许炼功,否则挨鞭子抽。一日因炼功遭到恶警郭军来殴打,被铐在门上半日。某晚,王从敏与法轮功学员教同室的犯人炼功,又遭到郭的殴打。被戴上手铐脚镣,手脚间再铐上手铐,使人无法站立,这样被迫害了两天,经绝食抗争才打开。恶人多次扬言,不写“保证”不放人,在这里炼到八十岁。遭非法关押八个月后,王从敏绝食绝水抗议迫害,恶人灌食未果才人放回。期间她的家人四处托关系,请客送礼花去七、八千元。

酷刑演示:连体的手铐脚镣
酷刑演示:连体的手铐脚镣,让人无法站立

十八、李彩萍,女,四十岁,一九九九年十月某日进京上访,被陈贵星关进蠡县看守所二个月。期间邪乡党委书记李力、副书记张新跃等人对她非法审问,并将肋骨打断,经绝食抗争才放回。半月后,恶警陈桂星协同李力、张新跃又将她从家中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五十多天。

十九、孙玉霞,女,六十六岁,林堡乡孙庄村。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七,乡副书记张新跃及副乡长黄某将她劫持到乡政府关押二天,之后被恶警陈桂星等关进县看守所,半月后经绝食抗争被放回。

二十、刘桂蒲,二零零一年黄历十月初四,陈贵星带领李立等三名恶警从家中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刘桂蒲,还抢走大法书、炼功垫、香炉等,刘桂蒲不配合喊出了邻居,邻居说,这么老实的人你们抓她干什么?陈桂星竟说扰乱公务连你抓。刘桂蒲在拘留所被关押七个月,被陈桂星多次非法审讯,还从她身上搜走三百元钱。

二十一、自一九九九年以来,蠡县公安局陈贵星让群众监视法轮功学员,给举报一个法轮功学员的人千元以上的“赏金”。小陈乡北大留一恶人崔建敏无恶不作,外号流氓痞子。小陈乡恶人谷庆英雇佣他,崔建敏只要看见法轮功学员散发传单或串门都向谷庆英举报。有人劝他不要这样做,他却说:“遭报怕什么,有钱就行了,什么遭报不遭报的。”今年五月份崔建敏和清苑县几个人偷汽车盗卖,被县公安局逮捕。

陈贵星 办0312-6218112、宅0312-6213508、手机13703365496
韦占良 0312-6211181、手机13803123453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