瘫痪的我又站起来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八日】(由本人口述整理)我出生于一九三六年八月,今年七十五岁。我一九九四年四月幸遇法轮大法,同年七月有缘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湖南郴州举办的法轮功学习班。修炼后,我身体所有的病症,如胃病、痔疮脱肛、牛皮癣、颈椎炎等一扫而光,从此走路一身轻,经常背米上五楼也不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全面残酷迫害法轮功,我的厄运也从天而降。二零零二年五月,我和功友在家中学法、交流,遭到警察撬门绑架,关押在看守所七十多天,每天被强迫长时间做奴工,完不成任务就遭牢头殴打。后来又被非法送到劳教所,我被几名犯人每天二十四小时监控,不准学法,不准炼功,不准与人谈话,强制我“转化”,抄写放弃大法的所谓 “三书”,不写就指使犯人轮流打。

十一月四日,我出现了手脚无力、流眼泪的症状,劳教所当时给看了病,但效果不行。十一月八日我右手右脚不能行动,出现身体偏瘫,人也昏迷不醒。劳教所给我打吊针、输氧气,并急送省医院救治,因病情严重,医院不肯收。劳教所怕出事承担责任,打电话要我的孩子去接,将我送到医院。半个月后我的病情未见好转,但医药费却花去了一万多元,无奈之中我只有出院回家。

我成天躺在病床上,不能说话,只能发出“嗷嗷”的声音;不能活动,吃饭、穿衣等所有日常生活都要专人侍候。那种悲苦的心情无法形容,现在想起来都忍不住掉泪呀。然而,还没有完。半年后,本市报纸刊登了一篇《痴迷法轮功求圆满,有病不治成偏瘫》的文章,写我有病不肯就医造成瘫痪,诬蔑大法。这种无中生有、颠倒是非的卑鄙手段,让我的精神再一次遭到打击。

我在心中对师父苦诉:“弟子没有学好,被中共恶人利用来破坏大法,毒害众人,无脸见师父啊。我要证实大法,讲清真相,却没有能力啊。”

来看望的功友鼓励我:“一定要坚信师父,相信自己,全盘否定另外空间邪恶生命对自己身体的迫害。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除恶;坚持自己吃饭、穿衣、上厕所。”

我开始抓紧时间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念正法口诀,尽量自己活动手脚,我的状态一天天好转起来。我从“嗷嗷”叫到能吐出字音,到能说完整的一句话;从躺着到努力坐起来,到自己动手穿衣,到站起来。记得第一次我让家人穿好衣服后,我要求自己扣好钮扣,因为我的手无力、痉挛,怎么也对不准扣眼,那上衣的三个钮扣,我扣了二、三个小时,终于扣上了。我开始炼功做动作时非常痛苦,因为站不稳,手抬不起,我不气馁,我不停的重复做,摔倒了站起来再做。

终于,几个月后我基本恢复了正常,能够料理自己的生活,能够上下楼走路,能够说话读书。我获得了新生!如今九年过去了,我依旧康健,反应灵活,证实了大法和师父的伟大和超常!也揭露了中共一贯造假毒害百姓的阴谋诡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