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老母亲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三日】生命为法而来。漫长的生命历程中,数不清的辗转轮回与人生坎坷都是为了今天。大法弟子们在这最关键的历史时刻,兑现着自己的诺言——“证实法,救度众生”;生死面前,誓约中那弥足珍贵的选择与正念,在师尊的慈悲中见证着生命的意义与奇迹的展现!

我家是个修炼的大家庭,母亲、两个姐姐及两个孩子、弟弟与弟媳,还有我的一家三口都是大法弟子。我、妻子与女儿一九九六年得法,母亲及她(他)们不久也相继走入修炼。

母亲今年91岁,原与弟弟生活在一起(现在常人哥哥家)。她一生苦难与疾病交织,颠沛流离,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晚年得法,修炼至今,身心受益。这正是生命久远的等待与找寻!十多年的迫害中,母亲和我们一起经历了风风雨雨,她承受了十年流离失所的巨大苦难。随着正法快速向法正人间推進,旧宇宙、旧势力因素安排的干扰,尤其对老年大法弟子以病业形式的干扰,频繁且加重。

今年三月八日晚,在接到“母亲不行了,赶紧过来”的电话后,我家三人即乘夜车去哥哥家,赶到时,弟弟正给母亲读法。看到几天食水未進的老母骨瘦如柴,记忆已经模糊,话音与气息十分微弱,加上弟弟说当地已有几个被病业拖走的同修,母亲年岁高,法理不是很清,哥哥表现的又很恐惧,害怕母亲出事……当时我也有些动心了。

次日,我与妻子、弟弟進行了交流:不能眼看着旧势力借人的天年而把母亲拖走,母亲的存在就是在证实大法(因为亲属与周围都知母亲在学大法),而且九八年她得法时,就发愿随师修炼到底,我们要用正念加持她。

随后我在她耳边唤醒她:“你是大法弟子不?”“是”;“你信李洪志师父不?”“信”;“向师父发愿你愿意吗?”“愿意”;“我说你跟着说”,“行”。于是我说:“李洪志师父啊,旧势力对我安排的一切,包括天年我都不承认,我要跟师父走到法正人间,用自己的生命证实大法,救度我的大儿子及孩子们,去留由师父决定。”母亲随我一句一句的说,越说声音越大(当时舌头肿的说话很费劲,喉咙处有蛋黄大小的包)。此时我坚信母亲定能走过这一劫,并在以后始终坚守这一念。

第三天,姐姐到来。为不打扰母亲休息,我们在西屋交谈,但随后听到屋外“扑通”一声响,同时伴随拐棍倒地声。我们冲出屋,看到是母亲摔在地上,连翻身都得靠俩人翻扶的母亲,怎么下的地?又哪来的劲走出十多米远?可她哪也没摔着,也不痛。哥哥又惊又喜,不停的说“奇迹、奇迹!”随后,大家商定交替照看母亲,姐姐留了下来。

回到家,我在法上分析和认识到,母亲要闯过这场生死关,除她自己要放下生死并坚信师父外,我们几个亲属同修在此事上的正念加持与在法上提高也至关重要。在向深层查找自己当时动心的原因时,我发现根本的因素不只是情,更是以恐惧为表现的放不下对生死的根本执着。当我发正念清除后,感到轻松之时,侄女来电说奶奶已有起色(修炼真是一切都针对人心而来)。我清醒的认识到:我们是随师而来的特殊生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只负使命,没有天年,生命的存在与延续是正法与救度众生的需要。师父在主掌一切,一切必须为正法开路,那么在面对干扰、迫害以至生死大劫时,就要在师尊开示的法中理性的认识,认清其背后因素及目地,及时向内找并以法归正自己,真正从心底——生命本源发出“不承认旧势力安排、一切由师父决定”,并守住这纯信的一念,一切假相都会烟消云散。

再次前往哥家接替弟弟。这次不管谁说什么,我都不动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并站在同修的角度,善意指出了母亲要放下对儿女亲情的执著,并暗对母亲说:“正念要强起来,尽快恢复,让弟弟和我有时间去做救人的事。”弟弟一直坚持给母亲读《转法轮》、背《洪吟》等大法经文,并逐渐恢复播放师父讲法录音,时刻唤醒她的主意识。晚上在念“法轮大法好”时,母亲突然说:“李洪志大师好!”她想起了师父,记忆开始恢复,同时感觉身体疼痛,神经系统全面复苏。

母亲的全面好转,使哥哥异常高兴,我听到他对母亲说:“妈,你就学法轮大法吧,只有法轮大法能救你的命呀。”随后叫着我的名字说:“你们学法轮大法我不反对。”这是哥哥多年来第一次真正发自心底的声音!我为之一动。大法延续了母亲的生命,坏事变成了好事,常人哥哥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一切过去了,母亲延续的生命在证实着大法,常人哥哥得救了,而我从中发现了自身修炼的不足,在法中归正后得到了升华。从此事中,我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关键时刻才能反映出一个修炼者学法和实修的功底,特别是对师父的正信成度。

母亲虽然高龄,又处在半明白半糊涂的状态,但唤醒她的主意识后,对师父那真是发自深层的信,所以大法无所不能的法力才在她生命上展现。哥哥过去反对修炼,常常站在邪党角度说狠话、发恶语,表面上看难以救度,但通过大法在母亲身上出现的奇迹,加之在他接养母亲时,我暗下决心,用正行救度他,并在生活中尊敬他、关心他、体谅他,同时请师父创造救度的机缘,因此当我这次再向他揭露中共邪恶本质、暴政谎言时,他多为倾听认同,不再反感抵触。

生命真的都是为法而来,等待被救度,不是“铁板”一块啊。同修们往往认为救度亲人有难度,其实是我们在利益关系、历史恩怨中被纠葛,放不下这些和自我,不能在他们面前持久的展现修炼大法的美好与纯正,使他们对我们不服,不能从心里接受他,只是维持表面的常人亲情而已。不生慈悲怎么能救了他们呢?关着修什么也看不到,但真修却能悟道。

当我们真想在某件事情上证实法或发心去救度谁的时候,慈悲的师父就已为弟子创造了机缘和环境,而成功的威德却记在弟子身上。当为此文落笔时,泪水便模糊了双眼:师父啊,您为大法弟子、为世人、为众生操尽了心;弟子们一定好好修,勤行三件事,回报您的苦度之恩!

后记:在四月十七日母亲同修生日聚会上,母亲拄杖自由往来东西屋;西屋天棚正中盛开着两簇几十朵优昙婆罗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