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本溪市教养院副院长吴刚犯罪事实(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本溪市劳动教养院副院长吴刚,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曾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亲自用1万8千伏的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宋月刚的脸,吴刚双手沾满已逝法轮功学员邱智岩的鲜血。

(一)副院长吴刚亲自用1万8千伏的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宋月刚的脸。

2001年6月4日, 宋月刚和另外五名法轮功学员由于坚修大法,被20多名警察、犯人抓住双手双脚拖到抻房,分别被用手铐抻了起来,手腕被铐还不算最痛苦,可是用手铐来铐双脚脚腕,人的腿本来就粗,用细小的手铐来铐腿,那个滋味就象用刀来剥皮拉肉那么痛苦,整个手铐全部都卡进脚腕子里,就连死刑犯也没说用手铐来铐脚的,而他们这么故意折磨他,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彻底摧垮他的意志,让他背叛自己的信仰,写“悔过书”。

酷刑演示:抻刑
酷刑演示:抻刑

宋月刚绝食抗争,恶警开始野蛮灌食,警察刘伟并用电棍电击他的嘴部,几乎令他窒息。灌食后插入胃里的胶皮管用胶布把管头粘在他的脸上,胶皮管插入食道的痛苦让他呼吸困难,恶心并想呕吐。怎么最痛苦恶警就怎么折磨他,并不在乎宋月刚是否在酷刑中死去,他们最关心的是能否将他的“精神灭绝”。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两天两夜过去了,宋月刚被抻的下肢已经麻木。副院长吴刚来了,看到他还在坚持着,就用1万8千伏的电棍电击宋月刚的脸,宋月刚看着他,说了一句:“人心都是肉长的。”他听了后转头就走了。

四天四夜过去了,宋月刚的下半身的肌肉已失去感觉,无比疼痛的感觉已钻进骨髓里,腰部脊椎跟折了一样,象有一把铁凿子在不停地凿。上半身被抻的筋骨欲断,胸部象有万只蚂蚁在不停的噬咬,连轻轻喘一口气都疼得受不了,真是万蚁噬心,生不如死。

当宋月刚每秒钟都在承受那无尽的痛苦时,警察王轶、刘江朋却又拿两根1万8千伏的电棍来电击他,电棍冒出的火花有一尺多长,王轶对他喊:“宋月刚,今天你不‘转化’就打死你!”在生死存亡之际,宋月刚拼尽全身力气大喊:“法轮大法好!”震慑邪恶,使得邪恶不敢下死手迫害。现在宋月刚已经又被绑架至监狱。

(二)副院长吴刚双手沾满已逝法轮功学员邱智岩的鲜血。

本溪市威宁营劳教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邱智岩。1999年10月邱智岩进京上访,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劳教3年;在劳教所里,邱智岩遭到各种酷刑和拷打;肉体和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狱警使用一种酷刑“抻”(“抻”是一种用于重犯、死刑犯的刑具),一般人抻一天受不了,但对邱智岩抻了4天4宿。

面对疯狂迫害,邱智岩正念正行,教养院邪恶势力们害怕的要命,由政委陈忠维和副院长吴刚亲自上阵,纠集十多个打手,轮番上阵,电棍、胶皮棍、上绳各种刑具用个遍,直至把邱智岩打得昏死过去,将他关进小号。可邱智岩一醒过来,在小号里他又将腿盘上。北方冬季的气温低达摄氏零下三十多度,由于长期在室外劳动,邱智岩的双手被冻伤了,十根手指变得又粗又黑,流着脓水。为了进一步迫害他,邪恶警察借口对他进行所谓的“治疗”,强行将他押到卫生所。为了抗争非法“治疗”,邱智岩用他那冻伤的十指紧紧抓住铁栏杆。丧失人性的恶警董波竟找来五、六个犯人硬生生将他的双手拽开,当时邱智岩的双手血肉模糊,流血不止,铁栏杆上还沾满了他那鲜红的血肉。在场之人无不侧目。

为了抗争本溪教养院的邪恶迫害,邱智岩开始绝食。恶警加紧了迫害,用手铐将他的双手双脚铐在床上,把七、八根电棍捆成一捆来电他,用野蛮的灌食方法来折磨他。在最后一天,邪恶警察也支持不住了,彻底崩溃了,经请示批准后,诬陷邱智岩为“精神病”将他送进了精神病院。在这里邪恶之徒们给他注射不知名的药剂,企图在医院夺走他的生命。邱智岩又一次以无比强大的正念,再次绝食抗议十天,从精神病院堂堂正正地走了出来。2000年10月,邱智岩的第九次进京上访,到达兴城市时,被邪恶警察非法绑架,酷刑迫害,送回家后不久被迫害致死。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在医院中,邱智岩不停地呕吐着,因为他的内脏已经被打坏。剧烈的疼痛并没有使他发出一丝呻吟,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还牵挂着熟识的同修,口中喃喃地说:“一定要走出来维护大法啊!要无怨无悔啊!”他吃力地从床上撑起身子,端端正正地打坐结印,双目微闭,最后安然离开了这纷纷扰扰的滚滚红尘。在场所有的人无不垂泪,守在他身边的老父亲(过去一直不理解他)不禁老泪纵横,脱口而出:“我的儿子真伟大!”当晚,本溪地区风雨交加,雷声响彻天际,红光浮现,天象奇异。

(三)掩盖迫害真相,迫害升级——转捕

2001年5月28日本溪市威宁营劳教所绑架法轮功学员赵成林,2001年7月非法劳动教养1年。在非法关押期间,警察使用残忍无比的“抻刑”,把赵成林四肢悬空拽起来,企图强迫他放弃修炼。为报复赵成林的一次走脱,院长江自力、政委陈忠维、副院长吴刚指使管理科长李强、梁伟春副科长、董强、王轶、刘伟、赵大为、刘江朋等对赵成林进行了极其野蛮的殴打,致使赵成林头部变形、胸部受重伤、呼吸困难、神志恍惚;警察还将被打昏的赵成林用两副手铐吊在阴暗的小号里,脚上也被脚镣锁住,整个人成“大”字形,被悬空吊在小号的墙上。

经过恶警们长达一个多月的反复、残忍的折磨,赵成林双股以下已经溃烂多处,内脏受伤严重,奄奄一息,已接近死亡的边缘,在这种情况下,他不但没有得到任何的救治,劳教所反而一直将其关押在小号中。

消息传出后,赵成林遭迫害的事实迅速在明慧网上曝光,赵成林所受迫害在本溪广为人知,赵成林的亲属也到教养院要人。这使本溪教养院恶警们惊恐不已,不得已才收敛了对赵成林的残酷迫害。此后赵成林的身体仍很虚弱,生活不能自理。一个曾在教养院负责“监视”赵成林的解教人员亲口说:“(赵成林)屁股都(打)烂了,躺在床上起不来,还得人伺候(监视),分到哪个大队都不要,最后就那么硬挺着。”2002年7月,在赵成林被非法劳教一年期满之际,本溪市610和教养院合谋将赵成林转为批捕,关押进本溪市看守所。同年10月,赵成林被溪湖区法院非法判刑10年。

'本溪市教养院副院长吴刚'
本溪市教养院副院长吴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