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的老人说说心里话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四日】我在零二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今年六十八岁了。没得法之前一身病:腋窝下长个大疙瘩,还有风湿痛、腰腿痛、头痛和胸痛等疾病。常年吃药也不好使,活的真是苦啊。修炼法轮大法后全身的疾病很快就不翼而飞了,走路生风,真是无病一身轻。老伴儿看到我学大法后的变化很高兴,也非常支持我炼功。我平时用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也不再发脾气了。家人和亲戚朋友看到我一天到晚总是乐呵呵的,气色也好,都说这法轮功确实好啊。

然而,江氏偏偏拿着不是当理说,硬说我们怎么不好,就是不让老百姓学法轮功,还把无数的法轮功学员抓到监狱里去折磨。大法给了我新生命,如今法轮大法被诬陷,我还能藏到家里不出来说句公道话吗?

于是我也开始讲真相了。我先跟家人和亲戚讲,因为他们见证了我学大法后的巨大变化,这样有说服力。还别说,讲的效果可好了。他们都说我们学法轮功的人说的话是真话,共产党说的都是骗人的鬼话。他们都知道法轮功是被共产党造谣诽谤的,也都同意办“三退”。

然后,我就跟邻居和路人讲,他们也相信我说的话。我跟他们说咱们老百姓不就是图个平安吗?共产党长年到辈子搞运动,害死无数的善良人。它可是坏事做绝了,老天能饶它吗?现在灾难这么大,我们赶快退出它那个坏蛋的党团队吧?他们也都愿意退出来。

接下来,我开始花真相币。一开始我也不敢花,总怕万一有人举报我可咋办哪?常常是花完钱我就吓的一溜烟儿跑没影了。可是我知道这是怕心,不能要。再说花真相币也是让人了解真相的一种方式呀。我就经常发正念去除它,后来我就不怕了。有时候收钱人当时就看到真相币了也不说啥,我心里替他们美呀。

我也参加了学法小组呢。可是我没文化,读法的时候,经常念错字,有时候,还添字或落字。同修当面指出来,有的同修说话的语气不友好,我心里气的鼓鼓的:我这么大岁数,你个小毛孩子也不考虑一下我的自尊心?有啥大不了的呀?不就是念错几个字吗?你敢这样对我?真是没老没少的,我还不来学了呢。

回到家一想,不对劲儿呀:我这不是爱面子心吗?这不是不让人说的心吗?啥心都得去呀,我就去掉这样的执著心。后来我又去了学法组,结果同修也认识到自己的急心和对我语气太重了。我们又都高高兴兴的一起学法了。

我也认真发正念。除了四个整点发正念,平时赶上整点我也发。发正念多的时候,修炼状态也比较好。发正念跟不上的时候,就容易有怕心。眼下我住的地方要动迁,左邻右舍都搬走了。我老伴儿晚上出去打更,我一个人在家里还真有点害怕呢。这时候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我怕啥?谁敢让我怕,我就让它比我更害怕。我也就不害怕了。

我经常在晚上跟着同修出去发资料,我楼上楼下的跑,比那年轻人还有劲儿。有时候,我起大早,一个人去楼道里发资料、贴粘贴,我也不害怕。我知道大法弟子就是应该助师正法多救人,这就是我们的责任。一天晚上,我正在胡同里发资料,一抬头,一个人站在我面前。我一愣,他问我干什么的?我说我来送给你一本好书。他问是啥书?我说是《九评》,你好好看看吧。他接过书连声说“谢谢婶,谢谢!”我从心里替他高兴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