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 精進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七岁。一九九七年初我有幸得法。开始修炼一个月,多年的肾炎就神奇的好了。不久戴了十年的老花镜也摘了,眼睛看东西也不花了。我没上过学,不识几个大字。

得法后,在集体学法中通过学《转法轮》我渐渐识字了,现在除少数字要问别人,师父的所有讲法我都能自己读了。以前我脾气不好,对孩子总发火。学法后,心情变开朗了,那时天天集体学法觉的很幸福。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后,就失去大的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开始很苦恼,这么好的功法就不让学,又抓、又让交书的。从此,我就与儿子一块学法炼功,并在二零零零年我们成立了家庭资料点。

一、学好法,提高心性

由于我读法慢,所以除了晚上与儿子一块学《转法轮》、《精進要旨》外,白天做完家务活,我就拿起书看,越看越爱看,师父讲的真好啊!句句在理,越学我的心越亮堂,很多事我都能忍了。举个例子:跟儿子学法的时候,儿子嫌我读的慢,总数落我,说我就象说小孩子似的,开始我受不了。后来我就听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想儿子是为我好,帮我去发脾气心呢。慢慢我就能忍住了,儿子再说我,我也不生气了。

再说一件事:有一次我爬高找东西,下来时不小心蹬空从一米高掉下来,把脚崴了,当时脚就肿的象馒头似的,把我疼的直掉眼泪。但我想自己是炼功人,不会有事。每天我该干啥还干啥,炼功站不住我就靠墙站着炼,第五套功法我也盘着腿炼,那真痛啊!我就忍着。这样三、四个月后脚就好了。我知道是师父保护我了,替我还了一命。

还有一次我做饭,脚一出溜儿,仰面朝天摔了一大跤,就听“咚”的一声,后脑勺着了地。这么大岁数一般人还不摔个好歹的呀!我当时就觉的一晕,可马上想自己没事,就爬起来了,忍着疼胡噜胡噜就又做饭了。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我听师父的话,没把自己当常人,师父就又保护了我,又替我还了一命。

我今天说出这些事,不是表白我多能耐,都是师父在保护我呀,我要让人知道师父有多伟大,多了不起!

二、讲真相,救度世人

二零零零年儿子和我开始在家做资料,我在家有时间,儿子就叫我印资料。开始用一台传真机印单张的传单,熟练了后又买了小型复印机,开始印小册子。到后来儿子买了电脑、打印机,他开始打印彩色小册子、护身符。我就不印了,又开始用压塑机做护身符、帮着装订。再后来儿子又买了光盘拷贝塔机,我就负责拷贝光盘了。看着挺简单的事,对我这个没文化的老太太来说,刚开始接触这些机器的时候,心里很紧张,怕做不好。我就每次做资料时求师父加持。慢慢这些机器就都用顺手了。

有一次刻光盘时,把光盘放塔机里后,我就上厕所去了(平时我都在边上看着,看书发正念),回来时发现机器“呜呜”怪响,这时也刻完出盘了,出盘后发现有一个托盘里有一个垫光盘的泡沫圈,奇怪!它怎么進去的呢?多显眼的东西(比五分硬币都大)呀。在里搅和着还能刻完,真稀奇!经儿子检查,光盘都刻成功了。我知道是师父帮助了我,不然浪费了几张光盘不说,弄不好机器也得坏了,拿去修,就得耽误事,影响救人。我真的相信师父就身边看护着,“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真的是这样啊!没有师父的加持,我想我什么也做不了,也做不好。

我利用买菜的机会到小市场里给那些做买卖的人讲,讲“天安门自焚”是造假,我在大法中受的益,告诉她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们都很信我。

邻居有个老太太,身体不好,走路很慢。我遛弯时看见她,给她讲大法好和我身体的变化。她很信,还要书看,我就借她一本《转法轮》,没多久,再见到她时,她走路都快了,也能遛的很远了。还高兴的告诉我,以前下楼都费劲,现在她说都轻松了。

后来三退开始,我就利用回老家探亲的机会,劝亲戚们都退出,还给他们带去真相小册子、光盘和护身符。有个哑巴亲戚,见到我就高兴,我就比划着“大法好”,她识字,可护身符都发完了,我就在一个小硬纸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在上面画了一朵莲花。她非常高兴,象得了宝似的天天放在衣兜里带着。后来再回老家,我就给她一个好看的护身符,告诉她天天心里念。

还有一个亲戚患腰椎盘突出,坐都坐不下。我回老家正好住她那和她同屋睡,我睡前炼了第五套功法。第二天她说昨晚睡的特别舒服。她自己睡觉时腰难受的在炕上打着圈的睡,我住的那几晚,我见她睡的可香了,一动不动。她相信这功法好,我就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高兴的答应了。那次很多亲戚都办了三退。

三、发正念,助师正法

我在家时间多,平时的活就是收拾收拾,做做饭。每天除了四个整点外,从早八点一直到晚十一点没特殊事我都发正念。儿子每天出去发资料,出发前我俩一起发正念清理要去的地方,把那些干扰救人的邪恶、烂鬼、共产邪灵都清理干净。他出去发了,我就在家印第二天要发的资料,印之前,我都对着机器发正念,清理邪恶干扰,并请师父加持。一边印一边学师父各地讲法。到点就发正念,把功往儿子发资料的地方打(儿子每天去的方向都不同,东西南北轮换来,走前都说好去哪),一直到他平安回来。

北京是邪恶的老巢,聚集的坏东西也多,每次它们开什么会,我都锁定北京城和周边、大会堂,把功打到那清除那里的邪恶因素,让那些恶人、恶警遭恶报。我是关着修的,发正念时什么也看不到,可我就坚信师父,运用师父给的神通,助师正法。

修了十多年了,要说的很多,光拣好听的说了。我还有很多不足,如发正念时手老歪、儿子指出我错时爱找理由,其实也就是不让人说、有时说话不在法上,说的都是人的理,等等。认识到了,我都会改。请师父放心,我会越来越成熟,一直精進,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