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在师尊呵护下闯出魔窟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那是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二日晚上,我和W同修一同发真相资料,被人恶告遭绑架,被恶警带到派出所。国保大队队长张某和恶警刘某等七、八人对我们進行逼供,追问资料的来源,见我们不说,恶警们先是拳打脚踢,然后是抄家。当时已是夜里十点多钟,他们回来后把我和W同修分开,把我铐在暖气管上,W同修在隔壁的房间里,那里有一个被抓的男青年,他们上楼开会研究对付我们的方案。

从被抓那一刻开始,我脑子就一直没停止发正念,感觉是修好的那部份发正念,我求师父加持,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外边许多人需要我去救度,一直在找机会走。我发正念将手铐撸下来,结果一下就撸下来了。我走到关W同修的门前,见门没锁,想让W同修跟我一起出去,我喊她,W没听见,因她在给那青年讲真相所以没听见。我又不能大声喊,怕那男青年听见,怕他喊,干着急没办法。其实我这时如果走是轻而易举的事,但对W同修的情没放下,因为我不想丢下她。

这时我听见下楼的声音,我赶快回去把手铐戴上,警察下来分两伙,一伙把W同修拽到楼上迫害,一伙在楼下迫害我。他们用电棍电我,没电几下就没电了。他们把电棍充上电,然后用警棍打,用矿泉水瓶打,鞋底子打脸,我的脸都被他们打肿、变形了,但不是很疼,我都能挺住,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

其中有一个瘦警察和一个胖警察,极其凶狠邪恶,楼上楼下来回跑威胁我,说W同修已经说了什么什么了。我始终不承认。他们一直折磨我到后半夜三点。然后一伙恶警把W同修押到拘留所去,还对我叫嚷道:“让你不说,看明天怎么收拾你。”看到W同修被送走,我感到很孤独,但我一直伺机走脱。大约四点四十分左右,这些恶警回来,又累又困,留下一个警察看着我,其余的都到楼上睡觉去了。我发正念让他们睡实。不到五分钟,看守我的警察好象睡着了,我起身活动活动,看他是否睡着了,他翻身懒洋洋的看了我一眼就又睡了,我发正念试着将手铐撸下来,撸到一半停下来了,我再一次起身活动活动,警察没有反应,我觉得他睡实了,就把手铐再次撸下来。

当时我穿的是平底皮鞋,怕有声音,想把鞋脱下来,但马上想不对,这是人的想法,我是神。我走到门前,是暗锁,我拧了两下,“啪、啪”门开了,我走了出去,寻找能出去的地方。这时我看到走廊上的石英钟正好是五点整,看到走廊两边的门都锁着,忽然看见一个门开着,上面标牌写的是食堂,门前有一个很大的摩托车,把门挡的严严的,我浑身是伤,根本就过不去,这时我发现摩托车的后座的货架正好对着食堂的门,我就顺着后座的货架底钻了过去。我走到窗户前,灶台就在窗户下面,我踩着凳子上了灶台窗户上,刚要打开窗时,这时来了一阵风,一下子就把窗户吹开了,“啪”地一声,声音特别大,当时我吓了一跳,马上发正念不准警察醒。

我走出窗户,发现还有一个钢筋焊的护栏,眼看就要出去了,这时我的急躁心出来了,顺着两钢筋的空就钻,由于心急,结果卡在中间没出去,费了好大劲才退出来。这时我的脚底滑了一下,就想是不是让我从下面出去?一看果然发现有一个钢筋开焊,我就顺着开口的地方往下坠,结果在半空中悬着,我想:不行,我得下来。这么一想,一会就下去了,掉在地上。只见周围是很高的大墙,我心想怎么上去呢?要是有个土堆就好了,刚走两步发现脚底下真有一个土堆,我顺着土堆上了墙,又发现墙太高了,下不去。这时大脑马上就反映出一念:肯定有一个大门。我顺着墙走了才三、四米左右,看见有一个大门,也是钢筋焊的,我踩着大门下来了。这时,我看到外面做买卖的人都出来了,我叫了出租车,驶進晨曦。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正念闯出了魔窟。

我从被抓就没想会呆在里面,因为我相信师父相信法,我相信一定能出去。后来通过背法,当背到《转法轮》里“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时,我一下就明白了,我们大法弟子都是有神通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