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体劳教所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四日】我因讲真相劝三退被公安特务抓捕,再次劫持到了劳教所。当时心情异常沉重,现在正是救人的关键时刻,我却再陷囹圄。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啊,弟子不想坐牢,还有好多事需要我去做啊。

当晚做了个梦:我盖了两栋高耸挺拔的大楼,站在楼边,我显得那么渺小。当时想,我怎么有能力盖起如此高的大楼?随后又做了一梦:我买好了火车票,却找不到车站,有人告诉我:在平安路上等。我感到这两个梦都是师父在点化我,鼓励我闯过魔难,路正了就会有平安。想起师父讲的:“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用正念思考问题,每一个大法弟子都不会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来,看谁敢来迫害你!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我背着师父这段法,心里充满了正念。

一到劳教所,连吃饭也要写申请,并且得签上:劳教人员×××。我告诉她们:我不会写一个字。包夹说不写就灌食,并且告诉我:某某某灌食已灌的不行了。真是太邪了,我死都不怕,什么都放的下。她们只好去请示,最后劳教所退却了,让我吃了饭。随后又来一招,不给我大小便。我义正辞严的告诉她们:“吃喝拉撒是人生存的基本权利!不过没关系,你们一定要限制我,我只好就地方便,这不是我无礼,是你们太过份!”包夹瞬间垂头丧气,不管我了。

一切平静下来,坐在床前,哀伤与寂寞向我袭来,脱出牢笼的心强烈的折磨着我。更让我难以容忍的是,那些卖淫女满口污言秽语,在我面前表演肮脏下流的动作,一时间好象整个空间场都充满了色魔烂鬼。旧势力太阴毒,因为自己做常人时生活不检点,败坏了的观念,滋长了色欲的业力。现在看来,这些恐怕也是旧势力当初对我的邪恶安排,以至关键时刻把“色”作为试金石对我進行毁灭性的考验。我默默正告旧势力因素:我今天是大法弟子,从我走入修炼一开始,我已看透了这些低级肮脏的东西。今天我这个人身只为修炼而存在。我开始高强度清除这些色魔烂鬼,几天后,终于从这个邪恶的空间中超脱了出来。

过了一关又一关,在那个邪恶环境中,暴露出来的都是自己心性修炼问题。沮丧的情绪时不时的包围着我,我不断用正念排除它,但一会弱了,一会又强了。就在这时,我发现桌上有一首郑板桥的《竹石》诗:

咬定青山不放松,
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
任尔东西南北风。

我感到,这首诗出现在我面前决非偶然,那是师父借此鼓励我,要我坚定信念。是啊,我的生命中早已扎下了大法之根,我是大法粒子,大法金刚不动,我也金刚不动,今天的一切都是为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而存在。师父说过无论在哪里都能修炼,那么我应把魔难当成走向成功的铺垫,当成我升华境界的机会。既然来到这个黑窝,就应履行我的职责,彻底解体这个邪恶的黑窝。

每天早晨五点左右,我就开始清理自己思想中不好的观念与干扰,六点参与全球大法弟子一起发正念。上午背经文《论语》《真修》、《道法》、《正念制止邪恶》、《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等,其余时间全部用来发正念,清除对大法弟子行恶的黑手烂鬼,解体劳教所警察背后的邪恶因素。有时我把那些警察一个个调到跟前清除,不许她们对大法犯罪,这是对她们最大的慈悲。那真是一丝一毫都不敢懈怠,感觉时间过的很快,一眨眼功夫就吃中饭了。下午一般背三讲《转法轮》,因为心静,思想集中,悟到不少法理。

有一天劳教所检查身体,到了医院才知是抽血,那几个抽血的人赤膊上阵,真象屠夫。我说我不抽血,那几个人大骂,包夹又推又拉。我跟她们说:“不要推了,你们推不动我。”当时感觉我就是泰山一座。警察喊我过去,我心里想的是师父的法,师父说过坚定的一念就能把邪恶解体。我在思索该说哪句话去震慑邪恶。警察问我为什么不抽血,我告诉她:“因为我是修炼人!”她说修炼人抽血有什么关系?“抽血与修炼无关。”几个警察嘀咕了一会,放过了我。

在劳教所,每天晚上让我十二点睡觉,开始我觉的这点苦不算什么,之后认识到这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现在邪恶只敢在睡觉上控制我,我不能顺从。第二天,我就出现了病状,警察叫我吃药,我当然不会吃。警察说我病况危险,就开始让我提前到十点半睡觉。

过了两天、我的病情加重,警察要给我灌药,我拒绝。警察做笔录想给我加期,说我拒医拒药,扰乱了劳教所秩序。我反问警察:“你们在饭里给我加药的吧?”她说谁能证明?随后又不得不承认。一次,她们把我骗出来,我一看是要给我灌药,坐在地上不配合。几个劳教人员把我抬到那个封闭的小房子,几个人压住我身体,狱医拿着粗管子在我鼻子上使劲戳,问我吃不吃药?我回答:“我是修炼人,不是一般人,药对我没有用。”一个警察说:你能保证你身体正常,就不给你灌。我大声说:“我所有的病都是炼功炼好的,现在给我炼功,两个星期就好。”狱医一脸无奈,匆匆用针管往皮管打药,结果我吐了一半,剩下一半转到恶人那里去了,整个灌药过程没有任何疼痛,我知道又是慈悲的师父在为我承受。灌药后,我吃不下饭,十分难受。警察心虚,半夜过来摸摸我还有没有气。她们很害怕,说我不行了。

在此之前,我曾做过一个清晰的梦:我已回家,正在给一位同修讲怎么闯出劳教所的经过。突然一个人头显现到眼前,正是那个狱医。当时悟到,发正念清理这个狱医背后的邪恶附体,是破除这次迫害的重要环节。那天我让同修一起帮我发正念,第二天睡觉时朦胧中看到前面一张床下有两条大蛇,同修说已经死了,我再一看没有了。我悟到那个恶医背后的邪灵给清理掉了。随后我又做了一梦:我在整理东西,撕开大包,里边有蟑螂,虫子。于是我把包一个个撕开,一层层清理干净。突然来了一群鱼,立在水面上,我问一个农民:那是鲤鱼吧?他说:是的。我想鲤鱼跳龙门,那是好事来了。果然当天晚上有人送我一包红枣,第二天劳教所通知我收拾东西回家。

就这样,我被非法关押四个月后回到了家。四个月中,师父时时伴随在我身边,不时点悟着我,护持我走过了这艰难的一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