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家里同修走出魔难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七日】我是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的,我的父母都在大法中修炼,下面主要谈谈我修炼中帮助家人走出魔难的一些经历。我结婚后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我住的地方同修很多,但是没有学法点,那时,我刚得法时间不久,我就在自己家里成立了学法点,这招来了公公一家人的强烈反对,理由是人来的太多,怕我和别人跑了。当时我的压力很大,一个人在屋子里想,是放弃还是继续下去。我心里就跟师父说:师父,有很多人还没有得法,我们这里需要一个学法点,谁说了也不算,我一定要坚持下去。这时我从家里的墙上看见了师父穿着红色袈裟的景象,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这更坚定了我的决心。无论丈夫和公公一家人怎么反对,我都不为之心动,最后,学法点的集体学法还是照常進行。

我修炼后的天目是半开的,有一次师父给我演化,让我看见了我的前世欠了别人四条命,我还看见我被人架住两臂,被人用弯刀将我的头砍下,头飞出好远……欠债是要还的。我没有文化,在关键时刻,全凭信师信法,用正念闯过一个个生死险关。有一次上街,我骑自行车,本来是靠边,一辆出租车拐过来把我撞倒了,我想我是修炼人,起来后,告诉司机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让他记法轮大法好,就让他走了,谁知,旁边有个邻居认识我,他目睹了事情的经过,感到很不平,非要追上去和司机要了五十元钱,塞给了我,事后,我想,这一关还是没过好,为什么要给我五十元,还不是我有这颗心造成的吗?没过几天,又给我安排一件事,我和女儿走在街上,一个人骑电动机车的人一下把我女儿撞倒在地上,我把女儿扶起来,说没事没事,你走吧!看着撞的很重,其实什么事也没有。

我们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女儿出现了一次病业危险,公公一家人将孩子送到医院治疗,到医院输液一段时间,不见效果,后来医生说她的血管太细扎不進去了,停止了输液。公公又找小道的人来治也不管用。这样孩子越折腾越不行了。孩子被接回了家里,已经不能吃饭,自己下不了床,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我母亲来到我家时,一家人都没好脸色。母亲来了后,我们一起发正念解体旧势力的迫害,由于公公不让母亲靠近孩子,母亲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我们发正念清除旧势邪恶的迫害,我坐在孩子旁边,发正念中我看见了孩子的脖子被很多铁链子紧紧的缠着,身上也缠满了铁链子,原来孩子不能吃饭,不能动的是有原因的,我们发正念,看见有刀在砍铁链子,从那天起,孩子开始好转起来,几天中,我和母亲一直陪着孩子,发正念清除。一天我们陪孩子上街,到他爸爸的单位,孩子突然要去厕所,出来后,她自己能走路了,到了她爸爸的办公室,她告诉爸爸她病好了,爸爸看见她康复的样子就抱着她哭,她也哭,我们一家人都哭了。

那年儿子也经历过一次生命危险。他骑自行车赛车,骑得很快,下大陡坡时,他站在车子上,结果人飞了出去,重重地落了下来,落下来时,肚子正好扎在车把上,当时人就不行了,我赶到医院时,她爸爸已经到了医院里,看见我连连甩手说:完了完了。当时孩子已处于半昏迷状态,头也抬不起来了,医院CT检查说是肝出血,我抱着孩子说:你听妈妈的话,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听了我的话,过了一会儿,他长长的说了三个字,“真---神---奇!”又闭住了眼。我决定,孩子不住院,当时把我丈夫气坏了,在场的医生也气坏了,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我当时就一念,修炼人就走师父安排的路,这孩子他学过法,得了法那还怕什么,如果就是这样安排的,那死了也足矣了,就是不能走常人的路。我不顾他们的反对,坚持把孩子带回家。第二天,公公婆婆听说后,赶到家里,要做主去医院,无论他们怎么说,我就是不动,由于孩子也不听他们的,最后他们只好做罢。后来,孩子很快就没事了,他说,当时感到自行车的车把从身体前面穿到了后面,全是师父保护才安然无恙。

我的家庭矛盾也很大。因为小叔子和我们常有矛盾,我和公公的关系一度很紧张,后来,我们搬出去住了。公公也是修炼人,不很精進。前年他遇到了大的病业关,越来越严重,后来主意识不清了,我要把他接到我家,我的丈夫强烈反对,打电话不让我接他,怕我照顾不了他。公公当时连衣服都穿不好,裤子倒是穿了,但半个臀露外边,眼皮都发灰,人快不行了。我不管那么多,接家来了。他发高烧,我用热毛巾给他擦额头,刚放上一会儿,他就说凉了要换,几个小时不停的换毛巾,我的双手被热水烫的通红。

后来,我发正念给他清除,让他也打坐发正念,坐的时间长了,他要起来,我说不能起,强制他坐下发正念,我也继续发,中途,我的亲戚来了,她也修大法,她一進门,我想不能半途而废,正念不能停下来,让她一進门也发正念,就这样一共持续发了三个半小时的正念。期间我看见附在公公身上的动物被清除了。公公站起来说,头不痛了,人也清醒了。

公公从那起,一见到我就流泪,他平时和我关系不好,没想到关键时候,我能帮助他。通过这件事,我的家庭矛盾也化解了。

那几年,我不上班,在家庭中经常有需要提高心性的时候,甚至是非常的激烈。有时丈夫回来就大发脾气,真是劈头盖脸的一通,我知道了修炼的法理,是业力落到他哪里,他难受。有一次晚上刚回来就开始骂我,让我坐在他对面,什么都骂,我的心不动也不理他,一直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他骂了一个多小时,也不知什么时候,我坐在那里就睡着了。后来他发现我睡着了,也就不骂了。

我的父母也是修炼人,年岁也大了,我陪他们过了两次大的病业关。一次是我父亲,他在零四年时突然出现了脑血栓的症状:脸抽搐,流口水,严重时到了主意识不清醒的状态,有一次吃饭时,他将吃剩的骨头全放到了菜盆里,自己还不知道,我们也假装不知道,也不告诉他。我将他接到家里,每天发正念,学法,和同修开车一起出去发真相资料,他一出去发资料就没事了,头脑清醒,腿也不疼了,一回家就又不行了。有一天,他自己看见前世他误伤过一个人的性命,可能是这件事的缘故。我说你得和它善解,我们就一起发正念,两个人发了一个多小时的正念,这次起了作用,当时父亲的头也不疼了,身体也正常了,他在我这里住了十七天回家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