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环境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日】我于一九九七年下半年喜得大法。得法前我们夫妻关系一直不好,我丈夫有许多不好的习惯,抽烟、喝酒、打麻将、找女人、没有事业心和责任感等等,我也从心里看不起他,时常为点小事就大吵。后来为了孩子,我保持了沉默,但心里总是很痛苦,总觉得老天对自己不公,怎么让这么差劲的人做了自己的丈夫。

九七年得法后,我开始明白姻缘是一定的,可能自己哪辈子欠他的吧,那就还吧。我不断用大法真、善、忍来要求自己,不再和他计较,也不再争吵,主动承担大部份家务。开始他很高兴,觉得我炼法轮功,不和他吵架。可好景不长,也就是几个月后吧,他便一反常态,想方设法不让我修炼,只要我学法、炼功,他就开始辱骂我,并拳脚相加,大打出手,很多次都想置我于死地。他甚至不去上班,整天跟着我打闹,搞得我单位人都知道,曾有一次,他拿着菜刀杀气腾腾的冲到我的办公室,说要杀了我,同事们看他那种蛮横劲,谁都不敢阻止他,只好赶快通知我躲起来。

当时我还是单位的一位中层领导干部,让我很是难堪和痛苦!但我还是想着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他却变本加厉的伤害我,我身上经常被他打的遍体是伤,时常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很是凄惨,我又要面子,不想告诉别人。更甚者,他还多次用暴力将我逼出家门,让我有家不能归,孩子无法带。并到处扬言说要和我离婚,我当时想,不能让他因诽谤我和大法而离婚,不能让他损坏大法的声誉。就这样过了一年多,到了九九年上半年,他见软硬兼施都不能让我放弃修炼,只好慢慢收敛了他的各种暴力与蛮横。

到了九九年,我的家庭环境刚刚好转,可江魔头和中共一起开始诽谤大法,诽谤大法师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这下子,我丈夫又找到了伤害我的理由,说:“中共不让炼,你就不能炼”。和一切迫害我的邪恶之徒绞在一起,加重对我的迫害。

在二零零零年,我第二次被非法关押期间,他找了外面的女人,到非法关押我的地方逼我签字离婚。那时我已非常冷静,似乎没了痛苦的感觉,只是想:我修炼做好人没错,成家十几年来,我为他上敬公婆,下抚小孩,任劳任怨操持家务。如果我没有修炼大法,这个家早就解体了。可如今,我做的再好,被迫害中他还要往我的“刀口上撒盐,”这种男人也不配做我丈夫。我同意离婚签字,可当时周围的人,包括部份了解我情况的警察都指责他,说不该在这种时候这样做,字没签成。当他把别的女人带到我家住院时,一位邻居大姐大声叫着他的名字,然后说:你这人太没良心,你老婆是个难找的好人,如今被迫害,你却在外面寻乐,你这是犯重婚罪,可以告你的。就在邻居们的指责声中,那天那个女人没敢進我的家门。几个月后,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终于用正念破除了邪恶的迫害,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魔窟。

出来后,我有家不能归,孩子没法带。在外住了一段时间,我不断学法归正自己。我想:我不能老在外面呆着,一个大法弟子,一个堂堂正正的好人,为什么要怕呢?我也得归正我的家庭环境,即使我们真离婚了,那房子也有我的一部份,他无权赶我出家。也不能让邪恶之徒诽谤我:说我们大法弟子不要孩子不要家。这也是在证实大法,维护法。想到这里,我谢绝亲戚朋友们的劝阻,因他们担心我会再次被他伤害,或被他谋杀,不想让我回家。经历了许多苦难之后,我已对他不再害怕和恐惧,毅然回到了自己的小家,只不过我带着孩子住一个房,他住另一个房。

那段时间我们互不说话,他也不提离婚的事,可我想起诉他离婚,不能再让他这般欺辱大法弟子。于是我走向了法院,向法官陈述了我想离婚的种种理由,当然主要诉说了这多年来他对我的种种虐待和侮辱。法官静静的听完了我的陈述后,非常惊讶!对我也充满了同情。当他沉静一会后,对我说:你丈夫前段时间已来过这里,他说的和你说的完全不一样,他说你是因炼法轮功不要孩子不要家,所以他要起诉和你离婚,因你当时被关押,我们让他冷静一段时间再说。没想到听你这一说,还真不是这么回事。他也对我说:让我也冷静一段时间,再慢慢处理家庭矛盾。我听完后,也非常震惊!同时我对师尊的慈悲安排充满了感激!难怪我一直想着要到法院起诉他,原来是安排我来这里证实大法,清除谎言啊!我想:我是大法弟子,离不离婚已不是我的目地,证实大法维护大法才是最重要的。

就这样在家冷静几个月后,有天半夜里,他突然大声喊着我的名字:叫我快去救他。我想他可能做恶梦了,我跑了过去,只见他手脚打个不停,神情惊恐万分。我让他清醒清醒,别害怕,我在这儿,谁也不敢动你的。他说:“太可怕了,你看我是不是还活着,我的手脚还在吗?”我说:“都还在,你还活着。”等他缓过神来后对我说:“刚才好几个可怕的魔鬼在追杀我,我拼命的和它们打。”我说:“你把它们打死了吗?”他说:“我把它们打死了,就赶快跑,可等我回头看它们时,它们又从新合成起来了,又活了,又在追杀我。天啦!”听了他的这段恶梦,我便明白了:原来是这些邪恶生命在操控他不让我修炼,当这些邪恶发现他再也动摇不了我的修炼意志时,便要杀他。从那天起,我便开始为他发正念,彻底铲除他空间场中的一切邪恶生命及邪恶因素。就在那几天他主动向我认错,说他不想离婚了,并说你想炼功就在家炼吧!

在后来的几年中,虽然他没有再象从前那样和外面的人一样参与迫害我,但他终因残酷的迫害过大法弟子,诽谤过大法和师父而遭了报应。全身出现了许多病症,好几次都差点要了他的命。在这期间,我不断用大法的法理归正自己,也慢慢放下了对他的怨恨。在他开始出现病症的时候,我甚至有些幸灾乐祸,想着你终于遭报了吧,看你还敢不敢迫害大法弟子,同时也想这下你可能听我讲真相了吧。可想而知,我在这种心态下讲真相,他当然是不会听的了。他第一次住院回家后,医生让他做有氧运动,也就是说不能剧烈运动,要慢慢运动。他开始早上起来慢跑,可下雨天,就不起床了。我开始在他床前炼法轮功,炼了一会,对他说:“你看我们的动作是不是很缓慢的有氧运动,下雨天也可在家炼,还对祛病健身有奇效,你要是和我一起炼,你的病一定得好。”可他当时恶狠狠的说:“我就是腿跛了也不炼法轮功。”结果他当天上午回家时,站在我家的楼梯口大声喊我,说他腿痛的不能上楼梯了,他的腿真跛了。当然我借此机会又给他讲了大法的神奇,他只是沉默着不说话。再后来,看着他病痛的样子,我便对他充满了同情和慈悲,觉得一个生命不明白大法真相,活得是多么的辛苦!在他又一次住院时,部份身体已出现瘫痪状态,医生找我谈话说:如果病情得不到控制,再这样下去,可能马上会出现生命危险,让我做好思想准备。那时候我真的很痛苦,为这个生命痛苦。我哭着对师尊说:师父啊!弟子明知道他罪孽深重,他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犯了许多罪!可他在这一世毕竟成了大法弟子的丈夫!这是他的福份啦!我还想给他机会,我还想救他!请师尊也给他生存的机会吧!弟子谢谢师尊了!就这样,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他活了过来。两个月后,他基本恢复了健康,连主管他的医生都说这是奇迹!

在这个过程中,我不断同化大法,修去了对他的怨恨心,讨厌他的心,爱面子的心,还有瞧不起他的心等等人心。更重要的是,我找到了我修炼以来,长期没找到的根本上的执著,那就是看不起他的心,觉得自己婚姻的不幸完全都是他造成的,想通过修炼摆脱因这种婚姻给自己带来的种种痛苦,还是向往人间美好的婚姻生活。也正因为有这些不好的人心在,我的色欲之心迟迟难去掉。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环境中,总有比丈夫各方面都强的异性出现在我的面前,并对我产生好感,虽然不象常人那样有过格的言行,自己表面上似乎没什么,可心里却很受用,觉得总有优秀的异性欣赏自己。后来,我便感到很苦恼,一个修炼人怎么能总这样呢!怎样才能修去这些色欲之心!直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丈夫为什么要不择手段,想尽一切办法来干扰阻止我修炼。当我明白这些的时候,我豁然开朗,我为什么会受那么多的苦,原来是自己长期的根本执著没修去!我真是惭愧啦,让师尊为我操那么多的心!

再后来,我便从心里主动关心他,照顾他,而不再是表面上做样子给他看。他也改掉了喝酒、赌博、找女人等等恶习。还有一件事:在我最后一次被绑架时,他能主动的快速去告诉我的同修,在同修们的正念加持下,还有海外同修及时打过来的电话,都极大的震慑了邪恶,几天后,我便回到了正法洪流中。他还保护了我的大法书籍。如今他不仅能主动关心照顾我的生活,还能关心和帮助以前他见到非骂即打的我的同修。我们的这个小家庭终于过上了平静而幸福的生活,共同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

在此我还想说说我那个大家庭,我的兄弟姐妹多,他们中的儿女也大多成家生子,这样一来就有了近五十口人。我是一个很重亲情的人,一直以来,他们中谁有困难,我都不遗余力的给予帮助。大到他们的孩子读书、找工作、结婚、买房,小到他们的生活琐事,没有我操不到的心,他们也认为我好,他们中的任何人都觉得有困难,只要找我就可以了,搞得我不仅经济紧张,精力也不够,却还乐此不疲。我修炼后,当然更善良,多病的身体也好了,他们也认为好。可当我丈夫、外面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时,他们每个人也开始表演着自己不同的角色。

当我第一次進京护法,被非法关押时,我那七十多岁的老父亲急得昏迷过去,住進了医院,当他清醒过来,恶人便对他说:只要你叫你女儿写不炼法轮功、不上北京的保证后,我们就放她回家。那时我老父亲毫不犹豫的咬破自己的手指,在一块布上写下了叫我按邪恶要求写保证的血书。并让我的兄弟姐妹带来给我看,见我没动声色,我的老姐便拼命的去用头撞墙。看我还是不写,他们便一起拼命按着我的手写,那时的我真是痛苦极了,这就是我的亲人啦,竟也参与强行逼着我干我不愿干的事。

当我第二次被非法关押时,我家里唯一的一万元存款单,我想办法放在了同修家保存,可我丈夫告诉了我的家人,几位兄弟不断来逼问,钱到哪里去了,不断的来干扰我、伤害我。我很是疲惫,便告诉了他们,他们去拿了回来,由我一位哥保管。几个月后我终于走出了魔窟,但我却有家不能归,有单位却不能上班,工资也被停了,身无分文。我去找我那位哥要我的存款,可他却硬不还给我,还到我父亲等人那里说:她要钱又要去北京。这时我的心真是凉啊!那种凄苦真是无法形容,这就是我时时帮着他们的亲人啦!我的那种痛苦似乎到了极限,我开始在这帮亲人中又哭又说:他凭什么不给我钱,那是我的钱,他以前还差我上万元的钱到现在都还没还!就是我拿这钱再上北京那也是我的事,与他有何相干!何况我现在是拿我的钱来维持我的生活!一段时间后,渐渐的我的亲人中开始有为我说话的了,他也就不好意思不还给我了。可等他还给我时,我才发现原来他早已将我的钱取出来用了,这次还我的钱是又想别的办法弄来的。我真是无语了。

当我又一次被非法关押时,我的那几位兄弟竟商量着:如果我这次出来后,还是要炼法轮功的话,就决定把我勒死,葬在母亲的坟墓前。当时我的一位姐大声的说:“你们怎么这么无情,你们是不是都不想还她钱了,忘记了她以前对你们的帮助了。你们现在就是不想帮她,也无权让她死啊!就让她自己管自己好了。”当他们又一次在我大哥家为我而争吵时,突然一位不速之客来到了我大哥家,听到他们的谈话后,说道:“你们不要这样对待她了,你家有个炼法轮功的,那是你们家的大福气,将来你们都要享她的福的。”说完就走了。他们都感到很吃惊,可他们却商量着说:等她回来,谁也不要告诉她这件事,要不然她更不得了了。可等我回家后,我姐还是告诉了我,那时我对师尊那份感激呀!只想哭!

我从新回到家中后,不断学法归正自己,同时在这些魔难中,让我看到了我原来对亲情的执著,真象师尊所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我也开始放下对他们的执著、放下了对他们的种种怨恨心、取而代之的是慈悲。在后来的几年中,我不断给他们每个人讲大法真相,讲善待大法、同化大法真、善、忍得福报,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会遭恶报,讲三退保平安等等。真是反复的慈悲的讲,他们终于明白了真相,并都做了三退。他们认同大法法理的,都得到了大法的福报,如孩子们大学毕业都能顺利找到工作,有的被车撞后,依然安全等等。不过在以前参与伤害我的那几位兄弟,尽管现在也认同了大法好,可他们还在偿还以前犯的罪过。那位拿我钱不还我的哥哥,做什么事都不顺,手上总是没钱,直到现在都没钱还我,自己生活很是困难。

我现在对待他们,已不再象原来那样只要他们有求,就给他们钱财,而是告诉他们大法的法理,中国人的传统道德规范,让他们自己归正自己的行为,做一个真正的好人,这样才是真正的帮了他们,从根本上救了他们。如今他们在危难时,大都能想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一次,我姐突然感到身体不适,这时她那三岁的小孙子马上说:“奶奶,快念法轮大法好呀!”还有一次,我大哥一家要到北京去玩,可大嫂却晕车的厉害,又怕带着三岁的小孙子不安全,我便去送她们,并让她们带上大法护身符,这时那小孙子非要多要几个护身符,说是要给她的爸爸和妈妈,并在去火车站的路上,一路高喊着:“法轮大法好!”这下子吓着了她的母亲,让她在外面小点声。那次他们玩得很开心,大嫂一次也没吐,这可把大嫂乐坏了,回到自家后,遇人就讲她这次带着大法护身符,没有晕车。结果好多人都找她要护身符,我便给了她一些。还有现在我的姐姐们、嫂子们、侄儿、侄女、侄媳们都帮我讲真相救人,他们的亲戚朋友们也大多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得到了大法的救度。

写到这里,我想我还有许多没放下的执著和后天形成的观念,还有待于我在大法中归正。本文中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在此深深的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们对我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