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受惠于法轮大法的恩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日】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亿万人得法身心受益。师父的洪大慈悲,大法的超常神迹,显现在宇宙中,天地间。我这小小的生命,受惠于大法的恩泽之大,难以用语言描述。

得法两个小时,大法神威就开始显现

我从三十六岁开始生病,病痛折磨我十九年,可以说是一身不堪:风湿心脏病,心绞痛,全身关节痛,走路又喘又累;美尼尔氏综合症时时发作,天旋地转加呕吐;两次手术,肚子上横一刀竖二刀,伤口半年不愈合;又出现全脑血管硬化、肾动脉狭窄,导致大脑缺血缺氧,引起激烈头痛和严重失眠;成年累月的口腔溃烂,连喝一口稀粥都艰难;双眼已无黑白眼球之分,已近于失明;六十八斤的身体严重贫血脸色苍白,二肝右后叶又出现三个大血瘤,不吃东西肚子都胀的难受;肋间神经更是疼的我直不起腰,胃肠、腰椎、腿等全都有病。我找遍了省市以至全国著名的名医专家,都说这么复杂的病没法治,叫我回家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也就是让我等死。我也觉得这样痛苦的活着还不如死了解脱好。

正在我于死亡线上挣扎的时候,慈悲的师父救了我。一九九九年初的一天下午,师父安排一有缘人给我送来宝书《转法轮》。我当晚就捧着宝书看,从晚上八点到十点,看了两个小时,第一讲都没看完,我就捧着书直打瞌睡。我丈夫看见说: “这就怪了,吃上五颗安眠药都不能入睡的人,今晚捧着书就直打瞌睡。趁有睡意就赶快睡吧。”由于双肩肩周炎穿脱衣服都费力,我就和衣睡了。没想这一觉竟睡到第二天早上八点才醒。我抱着头大喊糟了,吓的丈夫忙问出什么事啦,我说: “棉帽没带、大绒巾都没有缠就睡着了,不过头也不痛。”丈夫说: “不用这些啦,你头痛失眠好啦。”

这本书太好、太神奇了!我天天捧着看,一星期后的一天晚上,我觉得吃饭好香,一口气吃了两碗稀饭、三碗干饭,吃完我才知道,我满口溃疡全好了!亲人们都惊奇的望着我,说:你原来嘴疼、一身病,除了吃药、打针、输液、输水,就没正常吃过一餐饭,现在大法把你治好了。

我学法炼功一个月,全身的病一扫而光,体重增加,精神焕发,红光满面,跟一月前的我判若两人。我不但自己生活能自理,还承担了家里所有的家务活。我心性的改变,身体的巨变,使我的亲朋好友以及认识我的人都说:这名医专家都医不好的病、用尽钱财也买不回来的命,法轮大法就这样神速的给治好了。

大法的超常神奇,谁不佩服?

师父为我化解了一场火灾

大法既然救了我,那么我要把我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让所有的人都来学炼法轮功。我每天上午干完家务活,下午就跑出去给人们讲大法好,有不少人听了我的故事都来学法炼功。

大概是一九九九年三月份中旬的一天下午,我照常出去讲大法好,刚出门就碰上当地中学校长,她见到我就惊奇的问:“你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一个寒假没见,你就判若两人?”我就把得法的经历给她讲一遍,她说她也有很多病,也要学法轮功,要我帮她请宝书,我说好。于是不知不觉和她谈了两个小时。这时一回头,惊见我家三楼的厨房窗户浓烟滚滚。我冲進厨房,只见天燃气炉灶开的大满火,灶上24CM的铝锅烧的通红,锅里煮的一斤蚕豆早已成了碳灰,锅底白白的,但完好无损,现在还在用。

大火起因是,我下午出门时,三岁的小孙子同他婆婆正要上楼,我说楼上没人,他婆婆说让他上去转一圈就下来,结果小孙子看到炉灶上开着最小档的火,他就把旋纽转成了最大档的大火。

当时我家的炉灶稍低于窗台,只要开大火,火苗就能烧到木窗框,而紧贴窗框外面,还拉了一条电线,是当时保姆为方便拉到上面的房子里用洗衣机,此时木窗框、电线都被熊熊烈火烧的嚓嚓直响,但就是没着火。如果真电线起火那可就不是我们一家、一幢楼遭灾,而是一条街都逃避不了,因我家的电是与整条街连通的。这真是不可想象,这场大火灾,没有造成大祸,是因为我在讲大法的神奇美好,所以大法保护我们,师父化解了这场灾难。

第二天七点,家住农村的三妹骑着自行车来了,進门就说她来买锑锅,因为昨天下午她去打两圈麻将,装的满满一锅水的28CM的大锅锅底被烧成个大洞。我把昨天下午我家的事给她说了一遍,并把我的24CM的铝锅拿给她看。事隔了十、七八个小时,当时我家厨房窗柜还烫手的不能摸。当时三妹就说: “法轮功太神了,能治病又能消灾解难,我们也要学。”后来他夫妻俩也真的走入了大法修炼。

诚念大法好 满身的仙人掌刺不见了

那是一九九九年六月的一天,我带着五岁的孙子回老家玩。老家在十公里远的农村,因为一身病痛,我十多年没回去过,我现好了,也想把大法的神奇美好告诉乡亲们。我儿子开车送我们回去。

一到老家,孙子看见那宽宽的院坝非常兴奋,就在坝上跑哇跳哇,他展开双臂不停的转圈,越转越快,一下就跌在院坝边上那盆开着黄花的仙人掌上,接着又连人带盆摔在离坝子有一米高的泥地里,那盆仙人掌全压在孩子身上。那仙人掌长的很茂盛,直径大概有七、八十厘米,孙子因是大热天穿着背心和短裤,当时全身都是泥和刺,白嫩嫩的皮肤马上红肿起来,疼的孩子哇哇大哭。我儿子说是快去医院想办法,上车后我就说:我们三人都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没过多久孙子就平静下来并睡着了。于是我们回家给孩子洗澡,洗完一看,孙子一身白嫩光洁,皮肤上一颗刺也没有了!我们全家人都激动不已,都万分感谢李洪志师父救了孩子!都说法轮大法太好了!

正念一出 “六一零”头目张口结舌说不出话

我得法才半年,中共恶党就开始了邪恶的迫害,什么污蔑诽谤、煽动造谣、颠倒黑白、混淆视听、抓人收书,一时真感到象天都蹋了一样。我开始还以为是恶党搞错了,马上会纠正,可迫害不断升级,我就弄不懂了,这全世界最好的师父、最正的功法为啥要遭到最邪恶的毒害,这到底是为什么呀,什么时候是个完?

一天晚上我站在窗前,望着明月问青天,这时只见圆月渐渐放大成一朵大莲花,上面坐着师父,莲花慢慢飘在对面高楼的上空,我喊了一声“师父”,泪如泉涌,师父渐渐隐去,同时把《洪吟》中的《劫后》打入我脑中:“绝微绝洪败物平 洪微十方看苍穹 天清体透乾坤正 兆劫已过宙宇明”。我浅悟到这是一场大劫难,但一定会有天清体透宇宙明的时候,在这段时间就要看我们怎样走好走正。

二零零零年夏天,我找到同修,并一起学了新经文《走向圆满》。这次学法我没悟到多少法理,但我记住师父讲的“顶着压力走出来证实法的弟子是伟大的”。就这样,我开始传送三个镇的真相资料,不管严寒酷暑,从没间断,到各个镇还要跟同修交流几句,来回百十里的山路,我总要比别人少一半的时间就能回来,晚上出来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更是这样,几十里路不知不觉就走过了,如碰到镇上灯火通明时,只要我们一到,灯会自动熄灭,等我做好离开时,灯光才再次亮起来。这是师父在帮我们,高高的灯箱,当灯光照亮时,黄底红字的“法轮大法好”,很远都能看见闪闪发光,再次路过时才想起我们是怎样贴上去的呀,真是神奇。

记得那年某会在我市开,邪恶如惊弓之鸟,到处骚扰迫害大法弟子。那时我家已搬到主城区,可“六一零”和三个警察还是找上门来了。我边下楼边发正念:“你这些邪恶要想迫害我,没门,我彻底解体你,要想干扰我,你不配。”我和三个警察坐在电梯间的椅子上,一警察准备做笔录,那“六一零”的头在当中站着,我首先问他:“你怎知道我在这里?谁给你的电话?你们来找我干什么?”我同时向他发正念:法轮功不是你随便说的,你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真的就说:“我们来找你那个,找你这个……”就这样“这个、那个”的憋了半天,我看着他真是可悲可笑,就问他到底哪个?他很吃力的才说“那个那个功”,我说法轮功吗,他忙说:“是,你还炼没有?”我说:“炼啊,不炼我能活到今天吗?当地谁不知道我没炼功前的身体状况,是师父救了我,大法给我第二次生命。”我并把我得法前后的情况给他们大概讲了一遍,然后问:“没什么事啦吧,我接孩子去了,放学没人接要走丢了,我们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他们说也就了解一下,没什么事。当我快走出小区大门时,一年轻警察快步追上来说:“老人家你站一步。”我说还有啥事,他拉着我双手,用力摇了摇说:“我见到你身体这样好,我太为你高兴了!太为你高兴了!”我说:“谢谢你,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边走边想:他也许是明白了真相的好人,更也许是同修,请放心,我一定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起死回生的电子表

大法在人间显现的神迹真是数不胜数,不但我们修炼人越来越神,就是我们用的物品也有了灵气。

二零零五年秋,我买了一块电子表,八元钱用了三年多没换过电池,每次报时声音清脆准确,我学法炼功,发正念,出去做一切事全带着它。

二零零九年四月末,我粗心把它同衣服一块泡在洗衣粉水里,由于有事耽误了,回来时表已被泡了一天半了。我捞出表时,对它说:“真对不起你,是我给你造成的一场魔难,但你要挺住啊,因你是得了法的,大法无所不能,你一定能起死回生。”

晚上儿子回来,我叫他把电子表拿去拆开清洗从新组装。儿子笑着说:“妈妈,电子表進水就坏了。”我说:“不,我这表不一般,你一定照我的做。”过了几天,儿子买回块电池,就开始组装,他边装边说:“我给你买了五块较高级的电子表,够你用了,我看这表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不行。”我在一边说:“不,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行。”一会儿子装好了,儿子惊奇的喊:“妈,这表真神啦!”电子表显出字来了,也有声音啦,比原来还清脆!但美中不中就是“0”字上边有个小缺口,那是因为我那一念不是百分之百造成的。

这起死回生的电子表至今在我身边,和我共同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也更加珍惜它。

九旬老人爱说的故事

我有位姑妈,今年九十五岁,她八十八岁那年得法。得法前,姑妈老说她老了,该死了,吃不下饭,走不动路,也活不了几天啦。我说: “姑妈,你也学法轮功吧。”她说:“我那么大岁数,还能学吗?”我说:“能,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你在不断的修炼的时候,就会不断的延长你的生命,你不断的炼,不断的延,根基好而年岁大的人,你的炼功时间也就够用了。’”于是这位高龄的老人就修了大法。

姑妈每天学法不断,不但身体硬朗精神好,更神奇的是,满头白发全变黑了,学法看书或做针线活也不用戴眼镜了,不但生活自理,还帮做家务事,农忙时还帮邻居照看孩子。

姑妈九十岁那年秋天,邻居又将一个三岁的孩子交给这位善良的老人照看。一次,老人要去上厕所,孩子就哭闹,农村的厕所就是猪圈屋,圈里养了两头大肥猪,由于猪经常从圈顶跳出来,家里就请人抬来三百斤左右重的大石头压在上面。经孩子这一哭闹,猪在圈里就使劲乱跳,一下将压在圈上的大石头撞下,正砸在老人的左手腕上,抽不出来,重重的压力,钻心的痛,半躺着的老人想:我要把手取出来才行啊。她努力坐起来,用右手伸到石缝里往上托,大石头真被这九十多岁的老人用一只手撑起,压着的左手抽出来了。

孩子这时哭的更凶,儿媳妇在近处干活,听见孩子的哭声不对,赶快跑回家,只见老人已坐在堂屋的凉椅上,衣裤上都是血,痛的全身直抖。儿媳妇提醒老人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一会儿血就不流了,也不很疼了。儿子背老人到离家两公里的医院,医生说:粉碎性骨折,年岁太大了,不能复位处理。只简单包扎了一下。

结果老人回家,坚持学法,两个月的时间,伤手完全恢复。

现在姑妈就爱说她的故事,经常卷起袖子给人看,说:“我这手粉碎性骨折,医生不给我治,说我老了治不好,你们看,我师父给我治好了,不但能做事,连疤痕也没有。”知道这事的人都说:“法轮大法太神奇了!”

通过这件事,老姑妈家里又有十个人捧起大法书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