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恩浩荡的佛光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学法不多,“七•二零”之后走过弯路,离开过大法。师父没有落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让同修三番五次的把我找了回来。我经过认真思考,坚定了我要修炼的路。严正声明写的字不多,但是每一个字都是我用心写的,我以前没有写过东西,工作总结每年也就大点的字写一张多点。修炼这么多年来,体会太多了,第四届就想写,一晃过去了,这次今天又十二号了,我觉的应该把自己的亲身感受写出来,我知道自己的每一点進步都离不开师尊的呵护、同修无微不至的帮助。

一、明白法理的过程就是解体邪恶的过程

二零零六年我们单位要从新申报省级文明单位,恶党规定有炼法轮功的不能评,评上后每个职工每月可以多拿一百元钱,他们就让我写不炼功保证。在这之前我就开始讲真相、劝三退了。我就按照师父的法:“哪块碰到困难了不能躲着走,哪有问题哪就需要你们去解决、就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一点!哪一旦出现问题,就是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不要躲开它,哪怕它表现的再邪恶。”(《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开始科室主任找我,我就给他讲你不能参与迫害,这是犯罪。讲善恶有报,讲文革,大法洪传世界、全球公诉江泽民、《九评》、退党、活摘学员器官。他说:“共产党这个儿子给着钱呢,不就是保住饭碗。”我就给他讲恶党的钱是怎么来的,他表示参与这事是无奈的。后来恶党党办、人事轮番找我谈话,我一个一个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参与不参与迫害是你在选择未来,恶党卸磨杀驴的事。有的还找他们家属讲。给纪检书记、书记老婆、身边的人,他同学是某单位书记明白后劝他退党,他说你咋也干开这事了。

他们看我不动心就找我丈夫、两个妹妹,让他们给我施加压力。还告诉在外地的女儿。我就找我们主任问他谁给我女儿打的电话。他说不知道,他能干这不是人的事?他找过我丈夫,我说:“你们谁也别找,找谁也没用,我的事我说了算。你们必须立即停止迫害,再骚扰我适当时候我将追究迫害者的法律责任。”

有一天,业务特别忙,从早上上班就开始打电话,下午还打。刚打完我们主管局长找我,我以为是业务上的事,就到楼上去了,一進门他就问我炼功的事,我给他一讲,他就说人家让问的,我就说你不炼了,也不写。刚到楼下,我们主任就过来了,说纪检书记让我们上去(他在三楼)。我这会感到身上一点劲都没有,心里一点也不害怕就是累。邪恶想在我疲劳的时候下手,我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一楼上了一半,我就在心里喊师父救我,渐渐的非常快的象是从骨头里发出来的能量通透全身,我立刻感到疲劳全消,精神百倍,太神奇了,师父就在我身边,就开始背法:“神不叫做的,无论人认为好和坏,谁也做不了。神叫做的,人的行为只是报应表现的一部份而已。”(《除恶》)到办公室以后有几个人已经等在哪里,还有做记录的,拉开了架势。纪检书记让我表态,写保证不炼了。我说:“他们不仅迫害我,也迫害你们。”他就不让我说话,只能说不炼了,我又想说话,他就不让说。我站了起来说:“你要不让我说话,我只好离开。”他就说:“你要不写,就开除你,你瞧敢不敢。”我很平静的对他背后的邪恶说:“你说了不算。”我心里说我师父说了算。

别的同事也替我担心,劝我先写了糊弄他们,说他们什么事也能干出来,真商量着开除我。当时一把手在国外,我们主任也说写了吧,要真不写,一把手回来可能找你谈一次就处理了。

大约一个多月时间,同修一直帮我发正念,在这期间我没有一点怕心,也没有想过自己的得失,非常平静,只是当时学法不多,有些法理弄不明白,有一同修经常帮我从法理上切磋。我知道以前走弯路都是法理不明,这次我只想从法理上明白。我当时就是弄不明白我要不写单位评不上,每人每月少拿一百元钱,那我是干好事还是干坏事呢?他们也拿这逼我,说我一个人影响大家。回家继续跟同修切磋,我认识到,好人不是来让迫害的,我是来助师正法的,要正一切不正的。修炼是在做更好的人。评文明单位只是借口是在煽动仇恨,挑逗群众斗群众。是欲加之罪,这是恶党一贯惯用的伎俩,必须彻底解体这一邪恶。

法理明白了,第二天早走到院子里,纪检书记很客气的给我们打招呼,问这问那。吃午饭的时候纪检书记的老婆非要请我和女儿晚上吃饭说已经安排了司机接我们,下午纪检书记又亲自到科室来了一趟,一会主任又来了。这时我深深的感受到法的威力,大法在制约着一切。

又过几天一把手回来了,也不提这事了。当时参与这事的有要请我吃饭的、有说被逼无奈的。过后同事问我,当时你真的不害怕,我说你看我象睡不着的样子吗?他们觉的理解不了。

二、修去怕心、讲真相

我又开始修炼的时候怕心很重,心里老是害怕,在单位谁一叫我,我就以为是修炼的事,有时候明知道不是心里也害怕。学《转法轮》的时候,当学到“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这句法时感到我的身心一下子象進入了一个祥和的场,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怡悦,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第一次发资料时怕心还是很重,在手里拿着一个真相护身符(比一元钱大点)在街上转了一大圈也没发出去,回来后学法、向内找,认识到新宇宙的生命应该放下自我,救度众生。坚定正念后这次拿了两个,一个拿在手里,一个放在内衣兜里。这次总算发出去了,发出去后我明显感到一身轻,心里说不出的有一种超脱的感觉。后来资料发的多了,有时骑车与人逆行直接把资料发到车筐里也没有了怕心,也没有遇到过麻烦。

在工作单位给接触的人讲真相,开始悄悄的给关系比较好的讲。有一天主管局长到我们科室来了,说到“天安门自焚”,我脱口而出那是假的,当时屋里四、五个人谁也不说话了,我很平静的讲造假的疑点,他只说了一句电视上说的。我就说:“电视上的你也信,你比我们职位高,给他们打交道多,比我们了解的也多,你要了解更多的真相我可以到你办公室里详细的讲给你”。在我讲的同时有人在后边使劲拽我,我有点动人念了。他走后他们就说开了,你咋给他讲开了,吓死人了。说也怪啊,他今天没吱声,光听啦。我们这局长他哥是市级干部,平时嘴很快,只能听见他叨叨。

以前我给人讲真相同事有顾虑,怕局里追究。今天看局长都不管,也打消了他们的顾虑。以后我就智慧的公开给我接待的群众讲真相、劝三退了,他们中有工人、居民、老师、校长、消防人员、医生、武警、公安、“六一零”人员等等。

在讲真相中还知道了市“六一零”的人,政府部门的人,国保、公安他们可以接触到国外网站,只有老百姓不知道真相。他们私下看禁网知道《九评》,他们有的人也不想参与迫害,只是跟着走过场。

三、在各种环境证实法

零五年秋天,我们单位分来几个大学生平时给我叫姨,我就想着怎么给他们讲真相,有一天我开始流清水鼻涕,流的特别多,擦不及就到卫生间洗一阵子,他们就催着我看医生,让我回家休息。我就问他们象我这样几天能好,得怎么治。他们说要是他们也得输液,至少一星期得输液。我说你们看着一会不流鼻涕一打喷嚏就好了,我这不传染。他们都笑了,认为我在说笑话,劝我去治,知道真相的说别劝她了,她不看医生。他们看着我。一会一打喷嚏好了,啥事没有。他们都很惊讶,弄不明白咋回事。我就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开始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

有时候要到下边业务单位检查工作,走到那真相讲到那,下边单位一般都给礼品、代金券,我都拒收,体谅他们的难处,不刁难,在我范围内协商处理应上报问题,他们有的就说要都炼法轮功就好了。

有个跟同修住同院的人,在没有了解真相前觉的同修人也很好,对他炼法轮功不理解,我就拿从明慧上下载的照片,有“天安门自焚”、活体摘取器官、大法洪传世界、《九评》退党、明慧学校、神韵晚会等让她看,她一下明白了,原来大法怎么好啊!我讲过真相的人尽量鼓励他们上网,让他们了解更多的真相。

四、女儿得福报

女儿放假的时候正好我们收集了很多电话号码,我天天从早打到晚,还要学法炼功,她问我为什么不让别人打。我说可能我比别的同修打字还强点吧,他们承担的证实大法项目也很多,都很忙啊!她帮着打了三、四天。回到学校后来电话说她的眼睛一个正常了,一个还近视一点(原来眼睛就一个近视多点,一个少点)。

上大学走的时候退党开始了,女儿用真名退的团。(因在学校担任某部部长,入团申请是老师让同学代写的,没宣誓)在大学每年都拿奖学金。有时候也给同学讲真相、劝三退。特别是在家里支持我,“七•二零”后不管是街道、派出所到家里骚扰,还是单位找麻烦,她从来没反对过我炼功,前年家里人又让她劝我别炼功,她说:“难得我妈这么多年就喜欢这,身体也好了,我啥都不怕,就让她炼。”说到和同学的关系她说:“谁想和我好,就得接受我妈,那是我妈,看不起我妈就是看不起我。”那以后家里干扰我的事就少多了。今年快毕业了,说不要生活费了,我的钱自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不用给她留。

五、人念转向神念

开始做资料是用激光机器,只能打黑白的,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我们买了彩喷机器。过第一个冬天天冷后机器就打不出来了,正好机器用的时间也长了,都认为是坏了准备买新的。我不甘心就抱着去修,维修人员说机器没坏,是屋里温度低,这时明慧也登出相关文章。

一天我正在打印,同修甲来了问我为什么开着空调,我就告诉她机器的事,说同修乙想让我打资料把注意温度的事也告诉了。(同修乙那条件没我好)同修甲就说我把这件事情给人家定住了,你为什么不让她在心性上提高。我觉的很委屈,就想解释这是技术问题,她就一直强调心性,我气的泪流满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知道不应该动气,没做到“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

又做资料的时候因为安全考虑机器移到了一个很冷的地方,去的时候拿了一块大塑料布,把机器、电暖器、人都盖在塑料布里,一会温度一高塑料布就塌了,这会我的脚冻的都有点疼了(修炼后我就没穿过棉鞋)。

这时我想起了同修甲说的心性的事,就坐那发正念,给机器交流,打几张以后越打越好,脚也不冷了,晚上很晚走很长的路也没觉的冷。

见到同修甲我说:“你对了,我错了。”后来又说一次。她说:“不是谁对了,谁错了,而是通过这事明白了多少法理。”

我回来就一直想,同修甲对我帮助一直都很大的,有时候一个法理我不明白她反复的说,那天就让我从心性上找我就那样了。可能师父看我真不明白吧就点给了我。我突然想起《转法轮》里的一段法:“心性是什么?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种物质);包括忍;包括悟;”“其实我告诉大家,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我这时才恍然大悟她是让我从人念转向神念哪。

在这之前一说心性我就认为是哪做错了,就赶快找有什么心没放下,哪个事做错了。这次是温度的事,是技术问题。通过这事我明白了同修为什么老说我有干事心、欢喜心,我就想不通,不多出资料能多救人吗?现在认识到我是把做事当成修炼了,我要不做资料,不讲真相我就觉的没在大法中,心里不踏实,特别是做资料一看做了多少非常有成就感。十几年了我现在才刚刚知道什么叫修炼啊!

写到这我想说,现在越来越认识到学法的重要,如果我们都能在法上认识法,同修之间就能减少很多误会,我们的整体会提高的很快,邪恶就会自灭,我们就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同修就不会被迫害,就能圆容师父要的。感谢师父慈悲苦度,谢谢所有帮助过我的同修。

层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