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文盲老人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我是一名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年过七旬,修炼中不平凡的经历让我深感法轮大法好,师恩大过天,信师信法才能走好修炼的路。我从我的修炼经历中选出二、三片段,讲出来与大家交流。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炼法轮功 三天丢掉拐杖

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仅三天,我就丢掉依赖了两年的棍子,一个瘸老太太从新变成了正常人,精神矍铄,走路生风。

一九九四年下半年的一天,天下着小雨,我从银行取钱回来踩着果皮摔了一跤,当时疼的我无法行走。丈夫把我带到叙永去找名医医治,当时似乎好了,不料一年后摔伤的腿发痛,越来越痛,只有到医院做手术。医院手术,在腿里安装了一根人造骨头,手术后医生说,这下好了。殊不知腿仍然疼痛厉害,脚一沾地就痛,只有拄着棒子,走起路来一瘸一跛的。

一九九六年,经朋友和孩子们大力推荐,我炼了法轮功。一炼法轮功我就觉的这个功法不一般,炼起来身上“哗哗”作响,连头发都有感觉,身体就在调整,就在净化。炼功第三天,我把棍子一扔,就能走路了!走起路来轻轻松松,一点也不痛,就象风吹着一样。到泸州那时交通不便,有时得走路去、走路回。这时我完全跟一个好人一样,不瘸不跛,一、二十里地,走着路去,提起鸡、鸭回来。当我这个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大家都惊呆了,个个惊奇的问:你怎么一下子就走得路了呢?我说,我就是炼了法轮功啊!我原来没有学法轮功之前是个什么样子,你们都看到的。就是炼这个法轮功啊,就炼好了。大家纷纷了解法轮功的信息,于是很多人就与大法结缘,走進了大法修炼。

大法书中展神奇

当时集体学法炼功的修炼环境真好。大家在一起互相帮助,共同提高,我这个一字不识的文盲老太太,不久竟能通读大法的书了。

刚得法修炼不久,有几个同修到我家来一块儿学法、炼功,他们说,你坐下来吧。即盘坐在地上。我想,我这腿痛这么长时间了,腿都硬了,怎么坐的下来呢?同修鼓励说,坐下去,坐下去。我果真一坐就坐下去了,腿也盘上了。

同修告诉说,修炼法轮功一定要看书学法,看书学法是非常重要的。我近七十的人了,没读过一天书,没有文化,连扫盲的夜校都没有上过。得到大法书《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和《转法轮(卷二)》,我一字不识,捧着宝书得不到法,怎么办呢?同修们说,我们四、五个人集体读法,你就跟着我们读吧。我们读,你就看着字,一个字一个字的跟着读。

集体学法时我跟着大家读,独自学法时,我就请老伴在一旁看着我读书,不认识的字马上教我。读书学法后不久的一天,我正边认字边读书,读着读着,忽然看到书上的字啊,金光闪闪的跳动着,那些字啊,五颜六色的,不停的跳动。你不认识的那个字,你顺着那个意思读下去,你叫别人来看,别人都说读对了。慢慢、慢慢的,书我全都能读下来了。现在,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我能全背下来,每天读两讲,背两讲。师父讲的法,师父的经文我几乎都认得。明慧网的文章大都能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无端的迫害法轮功,这么好的功不准我们炼。我们厂里搞治安的、搞后勤的、当地派出所的经常到我家来骚扰。一次,派出所所长亲自带一些人来找我,我就把我学法识字的神奇经历讲给他们听。警察认为,一字不识的文盲老太太能读法轮功的书,不相信,就说:没那么怪!于是四、五个人当场就拿着书、看着,听我一字不漏的背诵《转法轮》。

背完一段,我对他们说:“你们看我说的对不对?这部书我看到是透亮的,金光闪闪的。这可不是普通人的书,是神书啊!你们看一般常人的书,你看几遍就不想看了,我看大法的书起码看了几百遍、上千遍了,我都还想看。每看一遍都有提高,每看一遍理解都不一样,每一个字的内涵都不一样,越看越想看。书中有层层佛道神,每个字都在点化你你应该明白的法理。”他们听的津津有味。

法轮功祛病见奇效

原来的我,有十几种病,身体一直不好。我老伴也是,身体非常不好,我们两个轮番住院,你出来我又進去,把孩子们都拖的够辛苦、够烦的了。我家孩子听说法轮功好,他们就认真读了法轮功的书,觉的非常好,就积极主张我们炼,也有朋友热情的介绍我们炼。事实证明,法轮功确实非常好,我炼了以后什么病都没有了。以前啥都不能吃,冷的、热的吃不得;鸡、鱼吃不得,公鸡吃不得,吃了就犯病,有营养的东西几乎都成了禁忌品。我炼了法轮功后,吃啥都行,吃啥都没事,跟健全人一样。我不仅不瘸不跛了,气色红润,身体硬朗,象换了个人似的。

我的神奇变化,一时成了大家关注的热门话题,所有看到我的人都禁不住议论:哎呀,炼那个功哎确实是好!你看她现在这个样子!炼那个功啊,当真好,你看她的身体!孩子们看见我的变化可高兴了,女儿又叫她的公公婆婆也炼起来,亲家也受益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用强权禁止人民炼法轮功,我和一些同修都想,它说不好就不好吗?它怎么说那是它的事,管它呢,我们觉得好我们就炼!从迫害开始到现在,学法、炼功我们一天都没有停止过。

那时的迫害是全面铺开的,象一张大网一样,人人都在其中。我们的单位、社区、派出所不放过我们,总是来骚扰,逼迫我们向中共江氏集团的意志屈服。面对这十分邪恶的局面,我就是要说真话,证实大法好。

有一天有好心人告诉我,说警察在暗中调查我是不是还在炼,还说可能要来抓我。第二天早晨九点过,五、六个人来敲门,我客气的请他们屋里坐,倒上茶水,关于还修不修炼法轮功给他们拉开了话题。我对他们说:你们要听我说真话呢还是说假话?我们师父可是教导我们要说真话。他们说:当然是说真话呀。我说:“那我就真话告诉你们,我就是还要炼法轮功。我不炼这个功我的身体能有现在这个样子吗?我原来是啥样子,厂里的人、你们后勤的人都清楚。厂里搞后勤的好几个人都是炼法轮功身体好了的。”我给他们讲了我修炼法轮功身体康复的神奇经历,我说:“不修炼法轮功我早死了,是法轮大法师父给了我二次生命,是师父救了我,法轮大法就是好!”

大家听了我讲的真相,心里有所感动。派出所所长说:我们呢是为了执行我们的任务,你觉的身体好你就在屋里炼。

清除谎言 证实大法

刚刚学法修炼那半年时间里,我一学法,一看大法的书我就忍不住的哭,哭的很伤心,眼泪只管往下流。我感到师父书中的每句话都是讲给我听的,每句话都说到我心里去了。师父还说:“每个字都是我的法身。”(《转法轮法解 》〈在广州讲法答疑〉)我感到师父真伟大,师父真不简单,他就是来自宇宙天外很高层次上的大佛,他把宇宙的真理第一次讲给了众生。我能听到佛法真理,我是多么幸运啊!

我那么多的病都是师父给消去的,今天的健康与新生都是师父给我的,那么了不起的神来就在我身边,来亲自救度我,我太幸福了,我怎么不激动呢?一想到师父太好,大法太好,就激动的忍不住要哭。我越来越明白,师父是谁,大法是什么,觉悟了的内心被深深震撼着,感恩的心无以言表,流泪的状态持续了半年。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家里的孩子都知道是大法救了我,在压力下,大孩子劝我放弃不要炼了,说国家对法轮功怎么怎么样。我说,国家是错的。这么好的功不准人炼,那个江泽民才是坏的,它迫害法轮功,整好人,它就是坏的。

我经常出去给人讲真相,就讲我身体奇迹般的变化呀、认字呀、过病业关、过生死大关呀等等,讲我修炼的亲身经历和体会,证实大法好,证实师父好,我的情况周围的人都是知道的,我一说,大家都知道我说的是真话,是中共宣传在撒谎欺骗人。

其实法轮大法虽然在中国大陆传播时间不长,但是大法的美好却留在了世人心中,迫害中,明真相的人也在起正面作用。如有一次,派出所所长调查我是否还在炼法轮功,有人就对他说,你们不要做坏事。哪个不想身体好多活几年?人家原来那么多病,俩口子经常这儿那儿的住院,炼了功后身体那么好,多活几年不好吗?要是你的妈你是不是也想让她多活几年呢?人嘛,还是有善心的。

一次,厂里的邪党组织追随迫害,想把我做典型,那个书记要我当众演讲,授意我说我丈夫是因炼法轮功死去的。我郑重的对他说:“事情不是这样的。那次我老头子突然出现脑血栓症状,一下就蹲下去了,动不了了。那么严重的病症,只住了三天院就出院了,这对一般人来讲是不可能的。是因为他当时在修炼法轮功,师父救了他。要不,他早就死了。后来因为他修炼不精進,放不下常人的东西,每天到茶园去打牌、下棋,不好好学法炼功,不象个修炼人的样子,师父慈悲的一再给他机会,又给他延长了一年多的生命,他实在不想修炼了,天年到了该走就走了。如果他多学法多炼功,提高了心性的话,他根本就不会死的。”

一次,派出所所长及其他人到我家来,我给他们讲了真相后,继续与所长说话。我问所长:“我们学法轮功的人呢,都觉的这个功好,我们身体好了,道德提高了,全家人都高兴。你说,为啥子中共要反对呢?是啥子意思呢?”所长说:“你想想看嘛,中国共产党成立了这么多年了,党员才六千多万人,法轮功才几年哟就一亿多人炼,你说那江老头受得了吗?他不怕吗?怕人夺他的权。”

我说:“夺他的权来干啥子?我们师父要你那个权来干啥子?好多皇帝都喊千千岁、万万岁,哪个活了千千岁、万万岁的?活了一百岁的都少得很。江老头坏事越做的多就越死的早。修炼的人要修成佛、修成神,要那个权干什么呢?”所长说:“管他的。这个事情呢,我们不来看一下又不好,执行公务。”

谈到法轮功学员散资料,我说:“发资料是让人明白真相,其实就是在救人,救大家,避免人们糊糊涂涂的反对大法。做了破坏了大法的事,那不会有好结果的,请你们一定要相信。”

其实我知道,法轮大法不只是给人一个好的身体,而是来救人的,是不让人到末劫时期因为道德败坏被淘汰,是真正来救人的,所以有些破坏大法的、迫害救人的大法弟子的人,会遭报应的。所以,对于参与迫害法轮功来骚扰我的人,我尽量慈悲的劝他们不要参与迫害,我对他们说:“你们是管坏人的,经常到我屋里来,人家不了解的还说我干了啥子坏事呢。你们上门来是不明真相,我不怪你们。有一个存心迫害我的人,诬告我,我也不怨他,但可惜的是他遭了恶报。”派出所的警察就问我是谁,我就给他们举个身边遭恶报瘫痪的一个真实的例子。

经过不断深入讲真相,派出所所长、警察、厂里管治安的、搞后勤的人等等,明白真相后有很大变化。以前经常上门来骚扰的人员,再没来过问我了。平时我碰到所长,互相之间还友好的打打招呼。

发正念 劝三退 救人急

师父说:“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精進要旨》〈真修〉〉)

师父传法时期在各地奔走,非常辛苦,经常吃方便面,有时一天吃一顿。不知师父为了救我们这些人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啊?一想到师父为救度众生在繁忙劳累,我心里特别难过,一打坐就想哭。

如果师父不是为了救度世人,不为人承担着今天人类的罪业,人早就不存在了;师父不为弟子承担弟子历史上的罪业,弟子根本就修不成。这些事情是常人不知道、不能理解的。而我明白了这些法理,更觉的师父好伟大,好了不起,就愈加信师、信法。法就是师父,师父就是法,我经常这样想。天上众神做不到的事情,只有师父做的到。师父要我们大法弟子救人,把现在处于末劫时期将面临淘汰的世人,救度到未来新的宇宙中去。我对所有的家人讲真相,我的孩子们都做了三退;所有的亲戚、老乡我都给做了三退;我周围的好多人我都讲了真相,纷纷做了三退。

我再忙,都要坚持炼功学法,每天学《转法轮》,读两讲背两讲。除了重视学法、讲真相,劝三退,就是一直坚持发正念。

我发正念时除了重视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还要善解冤怨。有一次,我梦到一群飞鸟,我说这一群鸟是四害,就把它消灭了。醒来我才想起,修炼人不能杀生,我做了坏事了。以前我入了邪党的团,我曾听信邪党的教唆,去没收地主的东西,听信谗言打小报告整治地主、斗地主,做了些坏事;又听信邪党的话,把麻雀当作四害除,捕杀了不少的麻雀,得到了邪党的不少“表扬”,造下不少的罪业。对于我伤害过的生命,除了我消业承受外,我就发正念善解,给它们讲真相,我说:“你来要债没错,欠债要还的理,我知道。但是你们不要来干扰我、破坏我修炼,等我圆满过后,你们会有一个好的去处。我做不到我师父做的到,大法无边,是一定做的到的。请你们要相信。”

我还注重清除另外空间不正的因素对我的干扰。发正念时我对另外空间干扰我修炼的不正生命说,你们不要来迫害大法弟子,我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我是大法里的细胞,我是大法的一部份,谁也动不了我,我只听师父的,只信大法的安排。

为救众生清除周围环境而发正念。我常常发正念清除我所在的这个片区,如到农贸市场买菜就清除人们头脑中阻挡他们听真相的邪恶因素,希望他们头脑都清醒起来,我默默对他们说;愿你是一个认同真、善、忍同化宇宙大法的好人,得到大法的福报。

坚信师父 过了生死关

从我得法修炼那天起,我就一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好,凡遇到魔难、过病业干扰、哪怕生死我都能正念闯过。如在一般的过关中,我就想到,该我承受的我要承受,师父安排的关难根据修炼人承受能力是一定过的去的。所以我有时头疼厉害时我就想:要痛就痛,该还就还,总不会要我的命,师父在我身边。

有一次,我被旧势力干扰身体,人不太舒服,恍恍惚惚的去洗澡,正要穿衣服,忽然一团黑东西向我扑来,扑到我身上就看不见它了。我顿感一阵晕旋,人就往地上倒。我马上撑着墙壁,扶着洗衣机站起来。我想到这肯定是魔在干扰我,不要我修炼。我立刻发正念铲除它。我请师父加持,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干扰不了我,谁也阻拦不了我修炼。铲除你这些黑东西,铲除一一切脏东西。”我又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不停的发正念。

我胸口上的气提不起来,好象快落气一样,连穿衣服的劲都没有,我想,恐怕是要命的大关来了。那是冬天,我没穿衣服,冷的直哆嗦。我努力站起来,勉强扶着屋里的东西,一步步从厕所里走出来,坐在皮凳子上。又冷又昏,四肢无力,但我坚定的、用力大声的说:“请师父帮助我,救我。”我相信师父在我身边。

在那里坐了没多久,我就转过身来从沙发上拉条薄被披上,然后坐在沙发上继续发正念清除邪恶。发着正念我开始呕吐,吐得很厉害。那天本没吃什么东西,吃点鸡蛋,喝点水,都吐尽了 ,黄胆水都吐净了。我没给孩子打电话,打了电话他们就会把我往医院送。我在沙发上坐起,发了正念就看书,看《转法轮》,恰恰翻到第五讲。看了一会儿书,要落气的那种症状缓解了很多。把《转法轮》第五讲看完了后,我就扶着墙壁挪到床上躺下了。

那天真奇怪,不是集体学法的日子,一位同修来了,恰巧遇到我过生死大关,需要同修帮助。这不是师父在安排吗?这不是师父在呵护弟子吗?只要你心中有师有法、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难。同修发正念直到中午十二点以后才走。过后我慢慢的睡着了。

我女儿知道我“病”了,“病”的严重,就要我上医院。我说我好多了,最危险的时候都过去了,没事了,不用去医院,这个“病”谁都治不了,什么时候都有师父管着我,保护着我,没事。

晚上吃了一点女儿熬的稀饭,安静的睡了一觉。第二天,慢慢的我就好了,一切正常了。那么严重的突发情况,即刻要命的危急情况,真是老人的生死关啊!就是到医院抢救也凶多吉少,生死难料,可我那么快,那么容易的就好了。

后记

比起人家那些修的好做的好的同修,我觉的我还差的远。我没有文化,可能悟性不高。但我又这么想:不管能悟多高,或修到什么成度,只要有法在指导我,只要心中有法,什么也不用多想,我就信师信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