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大纪元风雨十年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一九九六年七月第一次看到《转法轮》,至今我修炼走过了十五个年头。九九年正法修炼开始,有近十年的时间都与大纪元紧密相连。当静心回顾走过的这一段路,开始、过去、现在与未来似乎都了然于心,浑然一体,抽取其中的点点滴滴,借此机会与同修分享共勉。

二零零零年底台湾法会,当时我们悉尼的几个学员见到了美国的一位同修,我第一次听说了“大纪元”三个字,要创办大法弟子自己的媒体,内心是非常兴奋的。我比另几位同修早回悉尼,收到一份美国同修寄来的美国版的《大纪元时报》,就自己迫不及待找另外的同修商量此事,还和另一位同修直接就去注册了大纪元这样一个商号。

接下来碰到的情况,是我当时的智慧和心性根本就无法处理和面对的,看到众多同修不同的意见和看法,而且大家都充满了热情再加上自己根本就没有真正要把自己投入進去的决心和意志,我退出了,心想证实大法的工作很多,为什么一定要去做这个项目呢?但当二零零一年二月我看到第一份《大纪元时报》在悉尼正式出版时,心中的遗憾和说不出的别样的滋味,我知道我错了,自己没有做的事情同修们做成了,这里面一定有我的不足和问题。当时我看到自己的私心,内心深处放不下常人的工作,我害怕这样无偿的艰辛的付出会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

二零零二年常人的工作一下子结束了,这样我就到了大纪元开始拉广告。第一天出街跑广告就拉回来一个广告,其实这是师父在鼓励我,看到我终于回到了本该走上的路。自大学毕业后,我在国内主要的工作就是做销售,在澳洲我的第一份文职工作就是在悉尼一家华人报纸做销售,尽管时间不长,对报纸广告并不陌生。我觉的法中的安排,自己本来就应该做大纪元的广告销售。

因为上次的错过,当我真正在大纪元做广告销售时,内心是非常充实和平静的。有一段时间非常庆幸自己能做大纪元的广告销售,因为:第一,工作和修炼如此紧密结合,每挣一分钱,拉一个广告都在建立自己的威德,还解决了自己的生活问题。第二,时间是如此的灵活,哪里有什么证实大法的活动不用请假就可以参加。第三,可以接触到这么多的人,只要愿意,天天都可以见新的客人,结交新的朋友,和不同文化背景和心态的人谈天说地,讲大法的真相,结缘众生,这些年下来我的很多客户因为我与大纪元结缘,与大法结缘,他们中很多人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了,看神韵了。在这儿,我举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与大家分享。

有一位来自香港的客户,他在香港九十年代的金融风暴中几亿的资产损失殆尽,差一点自杀了,后远避澳洲。当我遇到他时,他开了一家小型浴具店,当时我要他做广告,他十分的犹豫,因为他的产品有些是从中国進口的。我叫他试试,不会影响他回国的。他答应做四周,期间他回国没有受任何影响,这样他给我签了一年的合约。在这期间,我让他赞助了一次大法日的活动和一次营救孤儿的演出,出于朋友的交情他当时赞助了几百块钱,但换来的却是他在东南亚某国长期无法解决的土地诉讼案中胜诉了,获得了价值上千万元的土地,并为澳洲一家银行和当地政府促成了一个几百亿元的投资项目,他获取了几千万澳元的佣金。他告诉我,我是他的福星,认识我以后让他东山再起,我告诉他:“是因为你在大法受到迫害时选择了支持大法,哪怕只是区区的几百元就让你获得如此的回报。”我们的行为看似平常,但对人对众生就有这么大的威力和影响,这只是我们能看到的。我们看不到的对这个生命在另外空间和生命根本的影响是我们也无法想象的。

有人说:销售工作很难做,我好象体会很少,做销售和与人打交道正是我乐意的事情。一般销售人员易出现的怯弱、信心不足等状态,我没有过,相反我是太轻松的对待这一切,有时间就多做,没有时间就少做,随性而为,其实我当时的业绩也是平平而已。

一条路一直走下去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早期的时候经常都有老板邀我为他工作,问我在大纪元收入多少,为他工作收入如何如何高等,通常我都是婉言谢绝。有一次我以前工作的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打电话给我,他要在昆省建立分公司,希望聘我为经理,全面负责,开出了非常丰厚的薪金、配车、免费住宿,甚至答应我每年两次出国参加大法活动(因为以前我为他工作时,他知道我经常出国参加大法活动)。我心真的动了一下子,也就是几分钟,回念一想,常人岂知我心中的洪愿和所求,也就过去了。

真正触动我的是大法弟子之间的心性磨擦。二零零四年由于与当时的主要协调人就报纸上架与否的问题上意见相左,争论很大,有一天在大纪元办公室我和她发生了激烈的争论,那一次我真的非常的失望,觉的看不到希望,就想一走了之。悄悄的,我开始找工作了。我找到了一家房地产经纪,老板见了我之后,非常热情,他的合作伙伴刚好退出,正在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在澳洲我并没有销售房产的经验,他却认为我将会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房产销售人员,要与我合作,付给我底薪、汽车补贴,再加上优厚的分成。

回到家中冷静下来,我看到了自己的执着,争斗心是如此之强,非要把事情争得你对我错,激烈的言辞加重了矛盾。如果协调人做不好真的就没有希望了吗?大法的威力何在?我与协调人之间的关系如何摆正,为什么非要让协调人的修炼来影响自己的修炼,为谁而修?我离开大纪元谁会高兴,师父高兴,还是魔高兴?当我们在心性过关中为私为气产生了一丝放弃的想法,随之而来,魔一定会安排机缘让你去走这条路,而且让你觉得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心安理得,照着这条路走下去才发现那是一条不归路,即使能走回来代价也是非常大的,想透这一切之后,我回绝了那位老板,安心的依然做大纪元的销售人员。从此以后,各种干扰越来越少。

不管在个人修炼中遇到在的再大的魔难也没有动摇过我在这条路上坚定走下去的决心,也正因为这样的坚持,让我走过了个人修炼中遇到的巨关巨难,并一直在大法的环境中熔炼着自己。

二零零九年九月在美国聆听了师父对大纪元的讲法,师父的讲法如雷贯耳,让我思绪万千。我真的用心在做大纪元吗?一直以来我认为做大纪元是我修炼中最好的选择,对我的修炼好,对我个人的生活也好,基点都在我上,真正如何把大纪元做好,思之甚少,觉得与我无关,不是我的范围。在回程的飞机上,我和另外一位大纪元的同修,记得当时我们真是发自内心的说:不管谁是大纪元的协调人,我们一定要用心把大纪元做好。这一念是纯真的,这是在师尊洪大的慈悲和大法的无比威力的感召下而升起的。但我为什么做大纪元这么多年后才发出这一念,足见心性和悟性与师尊的要求差的太远,才让师尊说出这样的话对我们重锤敲打。

从去年开始我担任销售经理,其实开始之初对做销售经理我心中是有顾忌的,因为第一,从性格上我喜欢闲云野鹤般自由的生活,既不喜欢管人也不喜欢被人管;第二,我看到同修之间这种关系有时很难处理,谁也不服谁,很多大法的协调人都是费力不讨好的,容易在是非矛盾中影响自己的修炼;第三,作为销售经理一定要花不少时间去帮助别的销售人员和做一些行政管理工作,会影响自己的销售业绩。但让我真正触动的是大纪元总部的一些主要协调人,他们面对全球那么多的同修的繁重的协调工作都勇于去承担,自己为什么不可以承担一点呢。

其实角色的转换让我体悟到了以前从来没有体悟到的东西。我性格中的我行我素,不善体谅他人,体现在我的工作方法简单粗糙,做一个决定之前没有充份的交流就宣布了,造成有的同修意见很大,造成彼此之间的间隔,再加上急躁,有时按捺不住的高声大气,也让同修们难以接受。作为一般的学员心性差一点也许只影响自己,作为协调人大家都盯着,我才觉得谨言慎行是多么的重要。以前我性格中的那种不服管的东西,在我当了这个销售经理后,才意识到这是多么的招人讨厌。当大家共同在做一个项目时,协调人要你配合哪一部份,你就去配合哪一部份,总有一些人并不愿意服从这些,自己一套想法,而又不实际去配合,这种执着自我的表现,让人最头痛。有时候我会花时间帮助销售人员,行政管理工作多,工作量比以前多得多,但同修还是不满意时,就会产生负面想法和无力感,但我意识到这种情绪对见客户销售很不好,很容易被邪恶钻空子,我就尽量抑制这种负面情绪,明白了大法中的协调工作不会带来任何人心的满足,带来的是心性的升华与智慧的提升。其实,从去年至今年,虽然我承担了比以前多的管理工作,我发现自己的业绩也同时在增长,不但没有影响我的业绩,相反去年一年我的业绩比前年翻了一倍多。自己的狭隘和私心才会阻碍自己真正的升华,提高的心性与实践才能真正证实大法的威力。大纪元未来将成为世界第一大媒体,今天我们所成就与未来我们将成就的将需要我们突破的东西还很多很多。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一一年美国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