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梁振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四日】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曾经参与长春有线电视网插播法轮功真相的长春法轮功学员梁振兴,在公主岭中心医院被迫害致死。今天,我们回忆梁振兴,让世人了解真相,完成他未竟的心愿。

梁振兴
梁振兴

梁振兴,1964年出生,吉林省长春人,在家里排行老三。他曾是水暖工程师,精明能干,为人善良,九十年代,就已经拥有几十万元个人资产,两部轿车,过着优越的生活。由于常人社会大染缸的污染,他也沾染了一些恶习,致使家庭不和,夫妻吵架,家庭面临破裂。1998年,一位修炼法轮功的邻居向梁振兴介绍法轮功。梁振兴学炼法轮功以后,明白了人生的意义,知道了应该怎样做人。他痛改前非,戒掉了恶习,家庭和睦了,生活清静简单却十分幸福快乐。看到他修炼前后的巨大变化,梁振兴的妻子、女儿也开始修炼法轮功。

上访说明真相遭劳教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梁振兴从自己修炼的亲身体会和家庭破镜重圆的经历,认识到法轮功能真正改变一个人,使人道德升华,而中共对法轮功的污蔑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7月22日,梁振兴和众多法轮功学员一样,自发地到吉林省委信访办,向政府部门说明修炼法轮功百利而无一害的实际情况,要求释放被抓的法轮功义务辅导员。信访办要法轮功学员派代表来谈,有五位学员自动站出来,梁振兴是其中之一。信访办的人不听学员陈述,否认抓人的事实。

看到省政府采取欺骗的手法对待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和真诚,梁振兴决定到北京上访。1999年8月,梁振兴去北京,其间遇到了王玉环等长春法轮功学员,通过切磋,大家认识到:要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公之于众,并传播到联合国,寻求国际社会的支持与帮助,因为在中国大陆,邪党专制统治下已没有说话的地方。

1999年9月,梁振兴再次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苇子沟劳教所三大队三小队。因为他“不说不上访”,又被超期关押7个月,直至2001年4月。

在劳教所正念抵制迫害

2000年6月,中共“六一零”令劳教所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劳教所警察除亲自对法轮功学员施暴外,还以减期为诱饵,指使劳教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梁振兴、刘成军等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被强制长时间“坐板”、拳打脚踢、电棍电击、洗脑等。劳教人员在警察的指使下,让梁振兴“开飞机”,即头朝下与脚垂直,两手后背伸直朝上,一宿不让动,非常痛苦。

7月12日,长春市司法局下令把法轮功学员转到奋進劳教所,在那里成立了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不久,他们又把梁振兴等法轮功学员转回苇子沟劳教所。

2001年过年,中共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事件,栽赃陷害法轮功。年后的一天晚上,劳教所召集全大队的劳教人员和法轮功学员强制收看中央电视台诬蔑法轮功的节目,梁振兴和韩玉珠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拒绝收看电视节目。管教警察用衣服堵住梁振兴的嘴,又把韩玉珠死死按住。为抗议迫害,梁振兴和韩玉珠开始绝食。

2月9日上午,所长张本全等强行给梁振兴和韩玉珠灌食。梁振兴被灌了一瓶高浓度盐水,嘴被撑破,眼睛被打坏,被拖回屋后不停地咳嗽、呕吐,剧烈地呕吐才使恶徒罢手。韩玉珠被灌下高浓度盐水,导致盐中毒,当晚死亡。

从劳教所出来后,梁振兴做的最多的,就是和法轮功学员们一起向世人讲真相。为此,他们想了各种办法,比如用气球放真相条幅,真相喇叭等等。梁振兴开着车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处发真相资料,人民广场,火车站,和平大路……都留下了他匆匆奔走的身影。

插播前后

中共制造的“天安门自焚”事件,以及此后利用传媒宣传的造谣诬陷,一时间蒙蔽了很多世人。梁振兴一直在想怎样才能让更多人了解真相,不被中共谎言欺骗,从而得救。

2001年秋,梁振兴了解到可以利用有线电视网络插播法轮功真相。他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凑了一万多元,做插播试验。

2002年2月27日,梁振兴接到单位领导的电话,让他第二天到宽平大路附近的松辉市场找孙经理,说单位开始上班。第二天上午,梁振兴如约赶到松辉市场。市公安局十多个便衣警察早已在那里布置好,绑架了梁振兴。


2002年3月,被非法关押中的梁振兴。

2002年3月5日晚8时左右,吉林省长春市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成功插播了《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长春有线电视网有用户三十万,观众逾百万人,很多老百姓因此得知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对此,江泽民之流十分恐惧,密令“杀无赦”。中共非法抓捕了5000多名长春法轮功学员,在大抓捕中,至少7人被打死,15人被非法判4至20年徒刑。其中,梁振兴、刘成军被判十九年,周润君被判二十年,是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被非法判刑最重的。

被公安警察酷刑折磨

长春市公安局一处的恶警们把梁振兴绑架到长春铁北看守所,期间被提审六次。恶警们每次都是把梁振兴的眼睛用布蒙上,带到长春市郊净月潭山上的某宾馆,那里有一个秘密的刑讯逼供室,每次回来都是遍体鳞伤。恶警对梁振兴连续多日酷刑折磨,持续用电棍电击乳头,使其一乳头被烧掉,肋骨被打断。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梁振兴被关押在铁北看守所期间,CCTV《焦点访谈》节目曾去采访他和刘成军。梁振兴和刘成军堂堂正正的回答了记者的提问,正面证实大法,后来播出的节目中抹去了他们的声音,只有图像。

2002年9月18日早晨7点,长春中级法院还没到上班时间就提前开庭,欲审判15名利用长春有线电视播放法轮大法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庭审前,警察打他们,用电棍电他们,嘴都被打破了,脸上都有伤痕。梁振兴、刘成军、雷明等法轮功学员还是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一群恶警冲出来,用电棍疯狂电击法轮功学员,法庭变成了刑讯室。法庭上,梁振兴等法轮功学员只是讲“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在吉林监狱遭受的迫害

2002年11月,梁振兴被送到吉林监狱迫害。梁振兴在六监区,一进监区,狱警先问:“法轮功是什么?还炼不炼?”梁振兴回答“炼”,说“法轮大法好”,就成了所谓“重点人物”,被严管。

吉林监狱警察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给他们加分、减刑。六监区监区长魏向辉明确指示刑事犯人说:“对法轮功人员决不能手软。”刑事犯人李明、赵广存、刘干、陈志强等人经常毒打梁振兴,用手使劲捏睾丸,用手指往肋条骨缝里插,把胶皮管灌上水往身上猛抽,用鞋后根猛刨后背、腰部。折磨梁振兴的目的是要逼迫其放弃修炼法轮功,否则就持续不断的折磨。

2003年过年前的一天,犯人李明用塑胶管毒打梁振兴,梁振兴头撞到暖气片上,昏死过去。监区怕引起义愤,一边封锁消息,一边把梁振兴送到医院。手术后留下后遗症,使梁振兴说话吐字不清,有时头脑不清。

2003年春,有法轮功学员家属悄悄把法轮功的《论语》、《正念的作用》、《用正念看问题》等经文传進监狱。梁振兴看到了经文,头脑恢复了清醒。不久,刘成军被迫害致死,吉林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迫害,梁振兴也参加了。

2003年秋,吉林监狱又开始强制“转化”,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梁振兴给监狱领导写信,反映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被送到“矫治中心”,即“严管队”,两次遭受“固定床”酷刑折磨。

2004年7月10日,吉林省“六一零”进驻吉林监狱,对大法学员搞十天强制转化,逼迫写“四书”。梁振兴拒绝“转化”,又被送到“严管队”。在那里,狱警派三个刑事犯“看着”梁振兴。姓周的狱警指使刑事犯打梁振兴,强迫他坐在不到一寸宽的木棱上,甚至坐在角钢的尖棱上,一天要坐十几个小时。监狱还剥夺梁振兴会见亲友的权利,理由是:“反改造、反转化、自己不转化还做工作不让别人转化”。狱警欺骗梁振兴的家属说“严管”一个半月后可以接见,但家属在八、九、十月要求接见,均被狱警拒绝。这期间,梁振兴曾被送到五监区、九监区和十一(老病残)监区。

2004年11月15日,吉林监狱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再次進行强制转化。先是搞所谓的谈话,放诽谤大法的录像,然后就送“严管队”用刑。梁振兴仍然拒绝“转化”,再次被送“严管队”迫害。

在长春铁北监狱遭受的迫害

2005年3月29日,梁振兴从吉林监狱被转到长春铁北监狱二十二监区迫害。梁振兴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主动向狱警和犯人讲真相。大法学员向犯人和有良知善念的警察讲“三退”后,很多犯人觉醒并发表声明。大家把名单送到梁振兴手中,将声明信邮寄出监狱。但有一次,信未能送到收信人手中,按邮信地址退回监狱,结果暴露了梁振兴。监狱和吉林省监狱管理局知道后非常害怕,对梁振兴和一名协助寄信的犯人(已在狱内得法)进行报复、迫害,把他们二人关小号折磨。

梁振兴被放出小号后,监狱继续暗中指使监区长王晓光组织实施迫害。八、九月犯人放风时,在监舍楼中门大厅,众目睽睽之下,监视梁振兴的犯人对他大打出手,还猖狂地说:“就打你了,找谁都没有用。”梁振兴不畏强暴,在狱中坚持炼功。一次他在发正念时被狱警发现,监区长王晓光、教导员张力周指使犯人迫害梁振兴,经常毒打折磨他,持续数月。

8月中旬的一天,梁振兴被送到公安医院。在公安医院,梁振兴被上“抻床”酷刑,四肢被铐抻起,固定在双层铁床的四角,身体悬空,只是头部被垫起,连续不断六天六夜。不久,梁振兴又被送回铁北监狱医院,白天戴脚镣,晚上呈“大字形”固定在床上,由近十名犯人轮流监视。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事情发生后,铁北监狱法轮功学员纷纷起来抗议对梁振兴的残酷迫害。刘文涛向监狱领导写信反映事情真相、揭露迫害被转监;张培齐向狱政科科长王金伟反映事实,抗议对梁振兴和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被关小号。监狱对狱内所有法轮功学员严控起来,不允许大家互相接触、了解真相,封杀信息渠道。

持续一段时间后,铁北监狱为摆脱责任,把梁振兴转到四平石岭监狱。转监的时候,监狱怕梁振兴喊“法轮大法好”,将一个拳头大的布团塞到梁振兴嘴里,上警车时还给他戴了头套。

在四平石岭监狱遭受的迫害

2005年8月末,梁振兴从长春铁北监狱被转到四平石岭监狱,一下车就被押入小号,后转到所谓的教育监区。狱警随时随地、在任何场合都会追问“法轮功好不好”、“你还炼不炼”,每一次梁振兴都毫不犹豫的明确回答:“法轮大法好!我还炼!”狱警就针对他集中迫害,利用犯人包夹监视,不许法轮功学员互相说话,甚至看一眼,对个眼神都不允许。有一次,梁振兴和一位法轮功学员相视一笑,被狱警看见,两人被高明龙等犯人包夹拉到水房毒打,打的脸肿变形,牙齿松动。

2006年初,四平监狱成立教育监区,把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集中起来,搞“强制转化”。教育监区内除了法轮功学员外,就是刑事犯,而且是从各监区挑选的邪恶狠毒能打人的犯人,免除其劳动任务,专职包夹法轮功学员。一名法轮功学员有两、三个犯人包夹,睡觉、洗漱、吃饭、上厕所,一天24小时一刻不离,轮流监视法轮功学员,不许随便说话。法轮功学员之间更是不许有任何形式的交流,一个眼神,一个微笑都不行。

梁振兴身边的包夹犯人有四到六个。狱警明确鼓励他们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威胁、恐吓和人身伤害,每月给他们6分的奖励,作为减刑的积分,逼迫法轮功学员写出“五书”可得到更多的积分。二小队刑事犯人李文军、韩景军就曾扬言:“你们法轮功不听话、不服管的,就是打你们,打死也是白打死,就说你们是自然死亡。”长春法轮功学员张德彪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保外就医回家不久就离开了人世。保外就医形式是假,监狱推卸迫害责任是真。

2006年5月6日,梁振兴被迫开始绝食,抗议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狱警给他戴上脚镣,手铐在床上,大小便只能在床上。狱警让包夹犯人每天把他架到监狱医院灌食,包夹犯人和狱医嫌麻烦,就插着管不拔。由于喉咙长期插管,梁振兴声道受到很大伤害,发声困难,说话声音沙哑,吐字不清。狱医给梁振兴灌他们自己随意配制的食物,象对待动物一样,还不知耻的讲:“你看我们对梁振兴多好,鱼汤、骨头汤的。”梁振兴绝食期间,狱警杨铁军扬言:“他死也与我们无关。”监狱有死亡名额,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

5月12日,狱警找到梁振兴的家属前去监狱看望。家属看到梁振兴由两个狱警架出来,戴着脚镣,插着鼻管,身体极其虚弱。

2006年7月初,吉林省“六一零”来到四平石岭监狱搞“强制转化”,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洗脑迫害。教育监区被分为四个小队,监区长尹首东,教导员耿明才,干事张业军、武铁,管教杨铁军、高歌伟、郝玉林、张慈行、李海峰。监区气氛异常恐怖,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允许说话,甚至同室人互相多看几眼都会遭到训斥,解释或理论就会被狱警怂恿的刑事犯暴打。监舍非常狭窄,连日常的用品都放不下,又不许到外面活动,生活环境极其恶劣。法轮功学员不能自由说话,不能自由行走,不能正常与亲人相见,家属送去的生活日用品不能自主使用,吃饭、睡觉、邮信、申诉等等基本人权被剥夺殆尽。狱警时常将法轮功学员拉到室外练习走队列和跑步,变相体罚,年老者也同样被强迫体罚。

那时,梁振兴已经绝食两个多月,身体非常虚弱。由于长时间绝食,插胃管,使得胃管已经化到胃里,他们就又换了一个,重新插进去。就是这样,狱警仍然指使包夹犯人每天架着梁振兴,从监狱医院到一个废弃的接见室二楼“转化班”,强行洗脑迫害,逼迫梁振兴放弃信仰,写什么“五书”。恶警沈全宏、邪悟者祝家辉(男)、张静旭(女),王明利(男)等六、七个人轮流对他宣讲邪理歪说。梁振兴鄙视他们,严厉地斥责他们是乱法的鬼,不听不信他们那一套。祝家辉、沈全宏为了折磨梁振兴,用粗管子给他插鼻管灌食,严重时每天竟达十遍。在一次暴力灌食中,差点把梁振兴的气管弄断。但是,梁振兴始终没有妥协。狱警放诬蔑大法的录像,梁振兴就过去把电源拔掉。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狱警看这样不行,就又对梁振兴实施更严酷的肉体迫害。以监狱长尹首东、监区管教杨铁军为首的四、五个警察,给梁振兴戴上手铐,从医院架到接见室。他们表面上冠冕堂皇的,都是在背地里干坏事。他们在接见室的地上洒上水,把梁振兴按倒在地上,十来把电棍同时放电,他们还称这种酷刑为“飓风”,表示对人伤害非常严重。他们每天用这种酷刑折磨梁振兴,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每次梁振兴都是被包夹犯人架着回来。对梁振兴的这种迫害持续了一个月。梁振兴始终坚定,没有妥协。

8月份,家人再去看望,梁振兴被狱警架出来,骨瘦如柴,30℃左右度的天气,他却穿着棉衣,还说很冷。监狱强迫对其家人照像、摄像,不让照就不让见,并且是在午餐间隙没有别的接见人的情况下见的。

在四平监狱医院,时常能听到梁振兴喊“法轮大法好”,沙哑的声音从走廊里面的内科病房传出来。那是犯人高明龙等打手又在狱警授意下折磨、毒打梁振兴,迫害越重,梁振兴的喊声越响。

梁振兴这次绝食持续了三个多月。在这期间,狱警把梁振兴用铁链子锁在固定床上,戴着脚镣,由犯人看着。

同修回忆说,有一天,在四平监狱医院的走廊,梁振兴可能看到法轮功学员或听到狱警叫法轮功学员的名字,就喊“法轮大法好”。狱警杨铁军打法轮功学员嘴巴,梁振兴就又喊“法轮大法好”。以这种方式鼓励法轮功学员要坚定,同时向他们传递消息:他还在坚持着。法轮功学员很感动。梁振兴敢于在任何一个狱警面前说:“法轮大法好!师父好!我还炼。”

后来,梁振兴开始进食,但吃的很少。梁振兴生活非常节俭,从不和别人要东西。有将近两个多月,狱警天天折磨梁振兴,逼迫他写“五书”。梁振兴始终也没写,他毫不屈服,头都不低。收工时,梁振兴被三、四个犯人拖着回来,两个多月,每天如此。狱警故意安排收工时间把他拖回来,给其他人看,以此威胁恐吓坚定的法轮功学员。

四平监狱教育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特别是对梁振兴的迫害基本上都是由指导员耿明才背后策划,管教杨铁军动手实施,监区长尹首东协助的。他们在犯人中挑选了几个狠毒的打手,作为梁振兴的包夹,授意他们迫害梁振兴。被利用参与迫害最多的四个人是:韩景军,颜德全,温占丰,杨建国。因为作梁振兴的包夹可以不出工,对犯人来说是个美差,所以不少人走后门拉关系要求当包夹,最后被挑选出来的都是狱警信任的听话好使的犯人。

2007年,梁振兴被关押在教育监区三区队。梁振兴始终认为修炼法轮功没有错,坚决抵制迫害,不戴名签,不穿囚服,不报数,不剃头,拒绝出工,不配合狱警的一切要求。监区管教就对他進行重点监视迫害,单独设一互包组,最少有四名包夹犯人每天二十四小时轮流监视。每天早上五点起床,用一个十八斤重的脚镣,一头套在梁振兴的一只脚上,另一头拴在床栏杆上。每天这样锁着,人不能动,就面壁坐着。包夹犯人高兴了,就让上厕所,不高兴了就憋着,人最起码的生存需求都被狱警作为迫害的手段,人不被当作人对待。梁振兴就这样被锁在床上,直到2010年元旦离开四平监狱。

2007年末,梁振兴拒绝背监规,管教杨铁军、干事张业军(人称“酒疯子”)和犯人韩景军、杨建国、颜德全等把梁振兴推进管教室,用八根电棍电击、毒打梁振兴,迫害了大半天时间。回到监舍,梁振兴的脸肿起很高,起了泡,被打的变了形,后背、小腹、生殖器等部位已被电焦。梁振兴的后背,从脖子往下到臀部,黄豆粒大小的电棍触点,一排排的,遍布整个后背,而且是焦糊的。管教杨铁军值夜班时候,还用手指“啪啪”地弹梁振兴的眼睛,不让睡觉。

面对这样的迫害,梁振兴不但没有妥协,还利用一切机会,向狱警和犯人讲法轮功真相。颜德全等犯人又用“洗凉水澡”的方式折磨梁振兴,三天一洗,有时一天一洗,不分冬夏,用凉水往头上猛浇。

2009年,有一次新调来的副监区长周继佳到监室巡看,梁振兴对他喊“停止迫害法轮功”。周伸手打梁振兴耳光。他走后,犯人又狠打梁振兴耳光。

管教还指使包夹犯人打梁振兴,天天打,不管有没有理由,抬手就打,打就有加分,不打没有加分。三天两头能看到梁振兴的眼睛肿,不是这只就是那只;脸肿,不是这边就是那边。犯人高明龙做了一根三角皮带,两尺来长,放在铺下,专门用来迫害梁振兴。这种三角皮带是农村用来打老牛的,打到人身上就是一道血檩子。

对梁振兴的迫害很多都是在背地里进行的,白天大家出工以后或在管教室里。有时也明目张胆地迫害。一次因梁振兴不配合他们,包夹犯人高明龙在监舍内当着大家的面将梁振兴按倒在地,抽出铺板长时间毒打他,致使梁振兴的后背都是血印。还有一次用拖鞋底连续打耳光,打得鼻、耳出血是常事。韩景军、温占丰、杨建国、颜德全、朱永华、高明龙、尚照辉等都曾对梁振兴施暴。尤其颜德全,经常当着大家面对毒打梁振兴,是迫害梁振兴最多的一个。其迫害手段有用拳或肘击打胸、头、脸,打耳光,头撞墙,用脚踹要害部位,用木刷把打脸、头,头脚扣在一起用力压,掰手臂、手腕、大腿,用力捏睾丸,扯生殖器,往床缝里踹,用刷把、笤帚把往肛门插,强迫吃辣椒、灌辣根,洗凉水澡,语言攻击等。这些都是家常便饭,每天都有的迫害形式。梁振兴的一个眼神,一句话,都可能招来一顿毒打,不需要任何理由。睡觉都不能动一下,一动就挨打,吃饭、洗漱、大小便等各方面都受到非常苛刻的对待。

这样大大小小、变换各种方式对梁振兴的迫害甚至不是隔三差五,而是每时每刻,天天如此。多年的迫害,使梁振兴身体出现多处损伤,头部有直径约三厘米的圆形塌陷,左侧外耳撕裂,经常出血,鼻骨骨折,门牙掉两颗,声带已因灌食等严重损坏,说话声音嘶哑、微弱,已无法大声喊话,后背等处有多处疤痕。

犯人之所以敢于对梁振兴如此残暴,是因为监狱管教明确告诉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可以不择手段,打死白打死,还能得到奖励加分减刑。包夹犯人天天打梁振兴,在吃饭、洗脸、生活各个方面找茬挑毛病,找借口迫害。狱警这样做的目地实质上是消磨梁振兴的意志,逼迫他放弃修炼。但是,他们使遍了各种邪恶手段,却始终没能动摇梁振兴对大法的信念。

转到公主岭监狱后被迫害致死

到2009年末,大大小小每天持续不断的打骂,使梁振兴的身体非常虚弱,身上伤痕累累,有时神志也不太清醒。四平监狱看到再这样下去,会有生命危险。他们为了推卸责任,在2010年元旦,把梁振兴转到了公主岭监狱。

就在去公主岭之前,梁振兴对一个曾经参与迫害他的刑事犯讲真相。梁振兴说,“我对你这么好,你千万要相信有神哪。”对方说:“我相信有神。”他后来办了“三退”(退党、团、队)。第二天,梁振兴就离开了四平监狱。临走时,很多包夹犯人把他送到监狱门口,梁振兴告诉他们“记住大法好”。在那样残酷的迫害下,面对曾经对他施暴的犯人,梁振兴无怨无恨,依然想的是要救他们。这正是“真、善、忍”法轮大法造就的伟大的生命!

到了公主岭监狱以后,狱警又开始逼迫梁振兴放弃信仰,梁振兴再次绝食抗议。更加残忍的迫害使梁振兴身体急剧恶化,2010年5月1日,梁振兴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六岁。据说,狱警在给梁振兴插管灌食的时候,误把管插到了肺里,导致其死亡。送到公主岭中心医院的时候,梁振兴已经没有了呼吸,两个脚腕呈紫黑色,肿的很大。

梁振兴遭受的迫害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也超出了一般人的承受能力。曝光于天下,让世人明白中共是怎样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施残酷迫害的,中共所谓“春风化雨”的谎言怎样不攻自破。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又是怎样对待这场迫害,在被迫害中又是怎样救度世人的。孰正孰邪,一目了然。相信世人会去思考,能明辨是非,明白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