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教师评职称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四日】自一九九九年四月修炼法轮功以来,我多次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今天,我想说一件修大法得福份的事情。

我从事教师职业。中国大陆的教师最看重的就是教师职称的评定,因为教师的职称直接影响教师的切身利益,与教师的各项经济待遇密切相关。所以,每年评定职称的时候,往往会形成“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局面,自然就会出现“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腐败行为,从而强化了中国大陆的腐败现象。

一九九七年的时候,我还没有修炼法轮大法,那年,我也具备了晋升中级职称的条件,可是,我所任教的学校职称晋级上面只给了二、三个名额,而具备晋升中级职称条件的教师却太多,即便是在本校托人送礼,名额也轮不到我的头上。我这个人很要脸,职称又联系着工资,为了争一口气,就让有点权势的大哥从他当校长的乡下同学那里给我买了一个中级职称名额。

九月份,我的中级职称刚刚通过审批,十月下旬,我就得了风湿性坐骨神经痛。

早上起来有时翻不了身,白天在教室内上课站不稳,走百余米的路,左腿就麻疼。针灸、按摩、烤电、拔罐、吃中药、喝药酒,招儿都使劲了,就是无济于事,后来,风湿又由腿侵蚀到心脏,遇上下雨坏天,真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那滋味,苦不堪言!

一九九九年四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没炼几天,我的风湿性坐骨神经痛病不治而愈,从那时起,我才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

通过阅读《转法轮》,我的心胸也开阔了,对自己花钱买职称也有了全新的认识:为了争名夺利,为了脸面,把自己身体搞的一团糟,真是得不偿失啊!

从二零零三年九月开始,我就具备晋升高级职称的条件,但是,在新的学校,我所教的学科是会考学科,在学校中是可有可无的,我的地位自然是可想而知的。一些教主科的班主任教师都无法晋升高级职称,我想:我这辈子是与高级职称无缘了!

二零零六年,教育系统又进行了工资套改,高级职称与中级职称相差三百多元钱。即使在这种金钱利益的诱惑下,我时刻也没忘自己是修炼人,始终相信《转法轮》中讲的:“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心中根本就没有以前的那种托人送礼、拉关系、走后门的想法。一连几年,都是这样。

二零零八年九月,新一轮高级职称名额又下来了。

校长通知凡是够申报资格的教师都得报名,从二零零三年九月开始,我就具备晋升高级职称的条件,但每年我都没申报。这次就想:既然校长让都报名,那就报吧!我就把晋升高级职称的各种证件交了上去,也没多想,该上课还是上课。当天下午,我正在班级上课,有位老师找到我,说校长可哪找我也找不到,让我到校长办公室去一趟。当我来到校长办公室时,看到已有几位老师已经在那里了,就等我一个人了。见我进来,校长就开始讲话。当说到晋升高级职的人中数我具备条件时间最长时,我才醒悟:原来自己被评上了高级职称……

后来,听本校一些老师说:有的班主任因为没评上都跟校长摔门了,有的主科教师听说我被评上了都很惊讶……真的,当时就连我自己也都感到惊讶。还有的教师觉得不可思议,更有一些教师以为我给校长送礼了呢!的确,在当今中国大陆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如果没有家庭背景,你又不请客、不送礼,能有什么好事轮到你头上呢?

后来,在一次全校教师大会上,校长在谈到职称评定时说:人家平时不争名,不夺利,让教啥就教啥,也从来没有怨言,更没找我谈过,职称就应当给人家!我知道校长说的就是我。

我之所以不争名、不夺利,让教啥就教啥,也从来没有怨言,那是因为:我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在这一点上,我证实了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