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私而归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四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因为当时只有十二、三岁,所以直到现在,还会称自己是“小弟子”。

然而这十几年走过来,我似乎象常人形容我们时称之为“八零后”一样,也有了这个年龄段的修炼人特有的表现:缺乏成年大法弟子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也没有小弟子那样的心念纯正。这里面包含的东西引申出来有很多,结合修炼和常人生活,我重点谈一个方面,那就是──“私”。

大学毕业后,我顺利的留在了实习时的单位──一家小型私企。因为顺利而又专业对口,就以为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拒绝了其它几个邀我去面试的单位。这家公司的老板很有头脑,也很严格,对我经常训斥,总是找出一大堆我工作中的不足。多数时候我都能耐心的接受并改正,但有时心性过不去就觉的委屈,强忍着不去辩解。我当时的悟法是:这是我该修去的东西,这艰难的环境是个修炼的好地方,而且我在专业方面可以得到更多磨练,顶多苦个两三年,等我各方面都拿下的时候就不给他干了,自己做做兼职,更多的时间可以用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上。

持续很长时间,我都感觉这么悟是没什么问题的。但现在我看到,那其实是一颗很强的私心在作怪。跟老板谈话时还自认坦诚,虽然说了很多话“表明决心”,实际行动上也确实在专业方面很努力的加强,可是收益不大,表现出来就是老板认为我所做的几乎一切都不对,从来没做对过!后来没过多久我就被“炒”了,理由竟然是说我“不讲诚信”:给我做的一个材料是别人已经做过的,有别人的记录在里面,但我并不知道,因为急于完成也没感觉文件有什么不对,直至做完,当时还沾沾自喜,终于有一次任务是提前上交。后来被发现,老板说我“不讲诚信”,“发现材料有问题应该尽早上报”等等,我是感到很突然也很莫名其妙的,可以说从小到大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挫折,而且是在这种所谓“理由”完全不是理由的情况下,向内找了,也没有太多的发现。

回到家里静心学法、调整心态,在学到师父的一段讲法中找到了我的问题所在,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到旧势力“它们所要的目地就是它们要把宇宙在正法中恢复成没正法一样,还是它们那一套。还是它们的山,还是它们的水,还是它们的神,还是它们的状态。因为它们就是那样成就的,它们不想改变。它们想改变的是使那些表面形式变好。就象不纯净的衣服给它洗净,但是还是那件旧衣服,就说这个意思,但这形容不准确,只能这样说。它只想在原有的什么都不失去的基础上,通过它们的仔细的安排巧妙的溜过这一劫。那是做不到的。这就是它们要的。”也就是说旧势力不想改变其本质的、为私的东西,而只是改改表面,那是达不到效果的。

我在工作的问题上,不也正是符合了它,才被钻了空子吗?我想通过加强专业水平来提高工作效率从而保住我的工作,却恰恰保不住它。因为我动的只是表面,内心的观念并没有扭转,还是自私的想从老板的苛刻中提高心性,在公司得到锻炼、提高专业水平、将来如何如何……我从没想过自己来到一个公司,要拿老板的钱,工作自然要全心的投入,学到东西是额外的收获,并不是上班的主要目地。而老板是前途未卜的常人,是等着我去救度的对象,我却满足于他给我提高心性、帮我消业。这不是跟旧势力一样的为私吗!

其实联想我的整个修炼过程,不也都是这样为私为我的吗?只是在大法中索取,想依靠大法净化身体、依靠大法归正自己不正的东西,而在大法蒙冤时、在同修遭受迫害时却不敢站出来证实法,不愿向世人讲大法真相、救度世人。难怪被炒的理由都是说我“不讲诚信”,的确在师父给我安排的这条修炼的路上,由于私心作祟,干出了多少打折扣的事啊!在修炼的事情上,我做的再不好,师父不但没有不让我修了,反而更加不断的鼓励我,让我感受到师父时时就在身边。可是我,却抱着沉重的“私”不放,没有珍惜师父的慈悲!

生活中也是这样,我们这一代的孩子普遍从小受到家里的娇惯,养成很多坏习气,私心都很重,而溶于其中,彼此之间甚至都看不出对方存在问题。

发现这一点后,我就归正自己,但还是时不时的什么事不顺自己意就唧唧歪歪,给人脸色看,忘了自己是修炼人。直到前段时间在网上读到一篇文章,提到周文王姬昌出生前有瑞兆,而且他从小就非常聪明,圣德卓著,深得祖父的喜爱。然而姬昌的父亲季历并不是长子,季历的两个哥哥太伯和仲雍为了让位给弟弟,以便将来传位于姬昌,兄弟俩一起逃到荆蛮之地,成为历史上兄弟礼让友爱的千秋佳话。这个故事让我汗颜,本以为“无私”的极致便是不彼此算计、不互相伤害了,而主动为他人真心的付出、自甘受苦,面对财产地位,常人尚能做到太伯和仲雍的程度,何况我们修炼人呢?

从修炼的角度分析“私”的问题发现自己更是漏洞百出了,多年来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条路上基本是停滞不前。“私”的最明显体现就是注重自我,向内找时想的都是“我是不是有漏了”、“我得做好,不能让旧势力钻空子”、“我要救众生,圆满我的世界”、“我得多做事才能树立威德”、“我得如何如何”。这些念头乍一看没什么问题,然而深究会发现,还是抱着“我”不放,即使自认为精進,看似三件事都做的挺好,也最终没有跑出旧宇宙“为私为我”的旧理,那么如何才能达到标准,成就新宇宙的神呢!

对于“私”的本质,师父早在《转法轮》中就告诉我们了:“他越过的好,他越自私,就越想占有,他越和宇宙的特性相背离,他就走向灭亡。”师父在经文《佛性与魔性》中也提到:“人的佛性是善,表现为慈悲,做事先考虑别人,能忍受痛苦。人的魔性是恶,表现为杀生、偷抢、自私、邪念、挑拨是非、煽动造谣,妒嫉、恶毒、发狂、懒惰、乱伦等等。”可见私是魔性,背离了宇宙的特性,如果一意孤行,就象那些迫害大法弟子、想毁掉众生的旧势力一样,最终结果是要“走向灭亡”的。

另外,有时对自己的肉身特别的看重,稍感状态不佳时就怕遭到迫害,于是时常以“调整调整”为借口只待在家里学法炼功,不去做事。一次有同修就这种普遍存在的懈怠状态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如果你有一个小孩,你会按时按点的给他喂奶喂饭,照顾他的一切,你一定不会说“我这几天状态不好,等我调整调整好了再喂他”这样的话,因为你知道等你调整几天孩子可能就饿死了,那为什么救度众生的事就需要“调整调整”呢?众生不是也在急迫的等待着我们去救度吗?对喂孩子的事能积极主动的去做,是因为你知道那是你自己必须做的,就象呼吸一样自然,那么对救度众生的事达不到这么热心,不就是因为没有真正把它当作自己的事,归根结底不就是私吗?

不听师父的话,也就表现在这里。大家都想达到“师父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再精進》),却还在犯着那些看似有理实则可笑的错误。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杀生问题”时举的那个释迦牟尼让弟子打扫浴缸的例子,直到现在我才真正明白,那个弟子在这个问题上犯的错误不仅仅是对杀生显得谨小慎微,更是暴露出了私心,怕自己杀生造业,而不去执行师父说的话。象这样把原本很简单、只要按师父要求做就能完成的事弄的复杂了,达不到最好的效果,还加大了自身的执着,不也就是因为这个“私”吗?那么师父反复叮嘱我们做好救度众生的事,我们还总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打折扣,不也是一个道理吗?

其实无论生活中还是修炼中,我们带着哪怕只有一点点的私心在做事或考虑问题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听师父的话了,因为师父早在经文《佛性无漏》中明确指出:“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

想要表达的内容其实很多,但是一付诸文字还是觉的词不达意。“私”的问题是我所找到的自己存在最严重的问题,也是一直想要写出来却障碍很多的地方。在此我想对师父和同修说:对于彻底去掉“私”,我已经完全树立起做好的信心了。走出个人修炼状态,真正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归正自己;放下自我,不单纯指物质上的东西和人的肉身,还有对“我的修炼提高”这一念本身的执着。信师信法,就做师父要的,走师父安排的路,一定光明无限、前程似锦!

最后,以一首小诗作结:

步履维艰始未停,夜雨连宵总盼晴。
终得正念拨迷雾,但见坦途通天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