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私心 体验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

去私去情,走正修炼

我是一九九七年在国内得法的。一九九八年到国外定居,由于对大法认识太浅,自己又不精進,结果走入旧势力安排的个人修炼的岔道。直到二零零六年,我才找到炼功点。二零零七年,从新回到大法中来。想起这些事真是痛心疾首,恨自己太糊涂,造成的损失是无法计算的。

回想起刚得法时,我是一个百病缠身,不能工作的人。得法后在半年时间里,师父清理了我所有的病,如气喘病、高血压、糖尿病、癌症、腰腿痛等等。紧接着我到国外定居,避开了迫害,可是我没有珍惜,相反的我陷入了“情”中。我觉得自己年轻时工作太忙,根本就不顾家,为子女付出的太少,总觉得对不住孩子。现在退休了,出国了,病也好了,我应该弥补一下了,我可以为子女做些贡献了。这样被“情”缠住,被家务事拖住,陷入了烦恼中,多年来挣脱不出来。二零零四年,儿子帮我把师父在世界各地的讲法和新经文都打印出来,我看了这些经文才醒悟过来,才明白自己这些年所做的能算修炼吗?把常人中的情放在重要位置上,还认为这是劳其筋骨,对自己修炼是有好处的。这不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吗?这时我才认识到由于自己对法的认识太肤浅了,走了这么大一段弯路,摔了很大一个跟斗。

当我想走出来时,又遇到干扰,打电话没人接,地点不认识,也没有办法去。当我终于找到炼功点时,旧势力又干扰我,不让我走正修炼的路。每次当我走近炼功点时,心就会怦怦的跳,脑子里出现顾虑,担心别人笑话我,怕别人看不起我。这么长时间走不出来,还说自己是法轮功学员,自己身体很瘦弱,我这个模样象大法弟子吗?大家会信任我吗?站在那儿炼功,会影响大法的形像吗?脑子里产生了这些以我为中心的为私的想法。其实这些顾虑都是背离大法的,是错误的,我如果承认了这些为私的顾虑,不是又走回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吗?不行,我要排斥这种坏思想,按师父的话做。稳住了自己,我走進了炼功点,结果,一進入这个场中,人就轻松了,好象卸掉了一个大包袱。立刻感到心神愉快,感受到这个场的能量。

这种为“私”的思想,时常在干扰着我。同修叫我参加腰鼓队,我一听,心里“咯噔”了一下,七十多岁的人了,而且从来没打过腰鼓,能行吗?首先的反应是“不行”。同修鼓励我,我冷静一想,没试过怎么就知道不行?试试看,也许能行呢,师父不是讲过,“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吗?为什么我首先想到的是“不行”?这又是一个以我为中心的为私的思想,这里有怕心,怕自己形象不好,怕体力跟不上,怕动作不到位,怕出丑。我对自己说:把这个为私的坏念头打掉。在练鼓中,确实感受到鼓声的威力,我长期的背疼,在鼓声中暂时停止了。虽然疼痛又回来,但我明白了,鼓声中疼痛会逃遁,那么这疼痛就不属于我,它是外在的业力或是邪恶的迫害,只要念正,正念足,疼痛一定会彻底消失的。

亲身感受到大法的神奇

今年我去美国参加了法会,收获不小,最幸福的是见到了师父,直接聆听了师父讲法,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去美国之前,因骨折还没完全好,走路较慢,有点疼痛,还有点跛。知道法会前一天组织大游行,我担心脚不能走下来。可是在曼哈顿游行中,那么长时间,那么长的路,我的腿脚一点都不痛,行走如常。我既高兴又惊讶,又一次亲身感受到大法的神奇。本来准备回来后再动一次手术,把脚中的金属支架拿掉。这下我决定不管它了,让它留在脚内,做大法的事最重要,开刀后半年行走不便,要影响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大事。这是师父让我领悟到的,用大法的威力让我领悟到的。从美国回来后,脚恢复的更快。

在去美国的旅途中,从洛杉矶到纽约的飞行途中,飞机起飞不久我就听到天国乐团演奏《法轮大法好》,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声音从天上传来,我从窗口向外看,什么都没有,只有云。这时我就知道了,这是师父叫我念“法轮大法好”,听着、念着……我就觉得身边的一切都没有了,不知道了,只有乐声和法轮大法好。一会儿,天国乐团演奏突然停止了,怎么停了呢?我真希望能一直演奏下去。我看了一下表,推算了一下时间,演奏了半个多小时。演奏结束后,人很精神,途中的疲劳消失了,脑子清醒,心中很稳、很纯。我又一次感受大法的神奇、神圣。

在法会期间,同修们都一起住,一起吃,一起学法,纠正炼功动作,一起去法拉盛发资料……修炼的人在一起,这个场非常好,感觉很舒服,有的同修身上能量很大,他们法学的好、做的也好。我就差远了,特别在学法上我要向同修学习,认真的比学比修,不断的提高自己的心性,加强正念,学好法,做好大法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