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险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当我第一次有幸翻开宝书《转法轮》,看到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照片时,师父满面笑容的看着我,而且我分明看见照片上的师父眼睛在动,我的心猛然一震,顿觉似曾相识,好象在哪儿见过,觉的象自己的亲人一样亲切,我下意识的把书合上。为什么照片上的师父眼睛会动?为什么又会似曾相识?我静思片刻,若有所悟,觉的冥冥之中,我和师父有着某种缘份,直到后来,在学习师父《曼哈顿讲法》时,我才明白我们大法弟子与师父是缘结圣缘。我不由再次打开宝书,如饥似渴的看完全书,激动不已,觉的正如《转法轮》开篇《论语》所述:“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他让我欲罢不能,又重新接着再看。

从此,我在大法修炼中,在师父洪大的佛恩浩荡中,在师父的一路慈悲呵护下,从历史上最邪恶、最残酷的迫害中跌跌撞撞的一路走过来了,其间无不处处体现着师父的慈悲苦度。现举几例,与同修分享。

一、意念让恶警走 恶警就走

那是在十六大前夕的某一天,我和女儿在家写了九封真相信,正在写信封、贴邮票,准备到邮局寄信,忽听轻轻的敲门声,以为是邻居有事来找,我顺手把信放在衣柜里,毫无警觉的把门打开,谁知五、六个恶人、恶警立刻拥了進来(有政法委副主任、派出所片警、居委会的分管人员),当他们以欺骗的手段诈出女儿在炼功时,越加恶相毕露,一边追问女儿为什么要炼功,一边强迫女儿交书,女儿大声的给他们讲真相,讲修炼后身心的变化;讲我们如何按真、善、忍做个比好人还好的人;讲大法的美好;讲迫害法轮功是错的;讲善恶有报的法理,并明确表态:功要炼,书要看,绝不交书。政法委副主任威胁说:要不是第一次来,我们可以抄你们的家,把书搜走。我想:一定要保护好书,保护好真相信,不能再叫他们这样继续猖狂下去。我立即在片警身旁发正念:叫他们赶快走。我发正念,并请师尊加持。不一会,只见片警忽然起身走到窗子前,拿起手机打电话,叫派出所派警车来接他们,打完电话,他径自走到大门旁穿鞋子准备走,见此情景,正与女儿争论的恶人们也立即停止了争论,蜂拥而出。我们把大门一关,继续将真相信写好寄出去。

二、片警什么也没搜到

还有一次,也是所谓的敏感日,当时形势也是相当紧张,周边不时传出大法弟子被捕、被抄家的消息,有的同修把大法书和真相资料都转移了。我心想:大法书字字是师父的法身形像,层层都是佛、道、神,邪恶看不见。我既没把书、真相资料转移出去,也没有刻意去藏。没想到几天后的一个傍晚,两个片警到我家来敲门,只有女儿一人在家,女儿以为是我们回来了,就把门打开,一看是片警,马上把门堵住不让他们進来,片警在门外邪性大发,马上打电话叫来一车协勤(不知道有多少人),强行入室,在女儿的强烈抗议下,片警不得已叫协勤退出门外,协勤将几层楼的出入口全部封闭,此时围观的人也渐增多,一个片警牢牢将女儿看住,另一片警迅速到各个房间、客厅等处到处乱翻,到处查找。女儿看着他们的强盗行径一边讲真相,一边正念否定他们的邪恶安排,根本就没动其它的心,想都没想怕搜到资料、大法书,最后他们什么都没搜到,愣愣的站在电脑桌前,而师父的法像就在上面敬放着,真相光盘也装在盒子里放在上面摆着,可他就是看不见。没办法,他们只好在围观人群的谴责声中悻悻离去。

我在回家的路上听说此事,心里一惊,马上回家查看了一下,到处都留下了他们查找东西的痕迹,可我在家中分别放的全套大法书籍、真相光盘、MP3、MP4、两处敬放的师父法像、台面上放着的香炉,他们全都没看到,我知道,这是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看见了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正念正行,从而保护了我们,因而让我们化险为夷。这真是再次见证了师父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的无边法理。

三、正念闯险关

在修炼过程中,邪恶那真是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每个大法弟子,一有机会,它就会制造各种魔难来干扰、所谓的考验,名义上帮助你提高,实则是毁了你。我就曾经经历过这险恶的一幕。

有一天,我站在窗台上晾完衣服,一不留神从窗台上摔下来了,尾椎骨首先着地,摔在卧室的磁砖上,顿感撕心裂肺式的胀痛,觉的尾椎骨好象被压缩進去了半公分一样,摔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当我稍一回过神来,马上心想:没事!我一定要站起来,我用尽全力站了起来,在后来的时间里,我不断的学法炼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连它本身的出现、它的存在、消除它的魔难表现都不承认,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那种持续的象压缩性的粉碎性骨折的那种胀痛,持续了一个多星期后完全消失了。

后来又有一次,在除夕前夕,我在做我家卫生间的大扫除,脚穿高筒水靴,双脚站在浸透浓洗衣粉水的抹布上,用脚使劲的擦地磁砖,地面上满是浓洗衣粉水,地面太滑,用的劲又太大,忽然脚用劲时一滑,身体来了个仰翻叉,后脑壳重重的撞在装有墙砖的墙壁上,又顺势迅猛的滑下来,只听颈椎咔嚓响了一声,顷刻间,头和身子呈九十度躺在了又湿又滑的地面上,等我一回神,只觉的后脑壳胀痛的很厉害,颈椎、背及双肩疼痛难忍,动弹不得,我好象没有了思维,不知道怎么会躺在地上,想爬起来又根本无法使劲,等我明白了刚才发生的事之后,我又坚定的想:没事!我一定要站起来,我用手支撑着地,一点点的坐起来,不但头痛头晕头胀,颈椎、双肩、背剧烈疼痛,而且想吐。我想:我一定要站起来!我一手抓住洗脸架,一手着地,一使劲终于站起来了,可是,我感到有些支撑不住,感觉站不稳,我想:我就不听你旧势力的,我就要把清洁做完!我双手抓住洗脸架,用脚坚持着慢慢擦地。

过后,我一边学法炼功,一边向内找:我为什么会两次出现这么严重的干扰?到底是什么执着被邪恶钻了空子?在这期间,我找出了自己应修去的争斗心、妒嫉心、听不得不同意见,一说就炸的私心等,尤其意识到这是旧势力妄想以制造此严重魔难来考验我对师、对法是否坚定,由此可见,在修炼过程中,邪恶那真是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每个大法弟子,一有机会,它就会制造各种磨难来干扰你、迫害你、所谓的考验你,足见其修炼的严肃性,我决不会承认旧势力的任何安排,因为我有我师父管,我会在师父的有序安排下修去各种执着心,圆满完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大约十天左右,我恢复正常。

后来,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过程中,我经常给世人讲我在修炼过程中亲身经历的这两个故事,并真切的给他们说:要不是师父的慈悲呵护,要不是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正行,我很可能不是压缩性粉碎性尾椎骨折,就是颈椎粉碎性骨折,也许会永远瘫痪在床上度过余生。他们也都象亲临其境似的切实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大法的神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