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的修炼体会:靠正念闯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我叫于兰,今年86岁了。得法前一身病,面色灰黑、两腿肿胀、行动不方便,那时感觉自己这么大岁数活不了两天了。97年我喜得大法,得法后疾病全消,走路生风,那时经常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和洪法活动。

一、得法

我没有念过一天书,一个字都不认识,但特别渴望能学法。看不了书,为此很着急,于是心里想:“师父啊 ,我如果认识字就好了,我可以天天看《转法轮》。”就这一念,师父就帮我了。开始还是老伴和儿孙教我,后来求师父之后,再有不认识的字,这个字就发着光在眼前跳,直到我认识了为止。没有多久,我自己就可以通读《转法轮》和师父的新经文了。心里那个激动无以言表,天天手捧《转法轮》看啊看啊,老伴都说:“看你看书都入迷了!”

二、证实法

99年江氏集团开始全面打压法轮大法,我的心不曾动摇过,依然坚定修炼,天天坚持出去告诉人们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那时真相资料很少,我就亲手做,拿起多年放下的绣花针,用黄绸缎制作小葫芦,再绣上“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我从来不会写字,在师父的加持下居然绣出了字,而且非常工整,好多人看了都喜欢。

我坚持每天上午学习一讲《转法轮》,下午出去讲真相,用自己的亲身变化和感受告诉乡亲们法轮大法的美好;出了《九评共产党》之后我又坚持劝人们三退,当地的恶警知道后,有一次指着我儿子说:“这方圆几里没有不知道你妈是炼法轮功的!”后来,我经常受到恶警骚扰。一天一群警察闯進我家问我:“你炼功有大法书吗?”我摇头说:“没有。”“有炼功带吗?”“没有。”“那你是怎么炼的?”我就炼起第三套贯通两极法给他们看,警察没有办法最后把师父法像抢走了。事后我为没有保护好师父的法像而懊悔不已。

三、正念闯过病业关

今年秋收开始我帮儿女们摘花生时,突然头往前倾,全身发冷,回家躺床上几天不吃不喝,法不想学,正念不想发了,就是迷迷糊糊想睡觉。儿女们吓坏了,商量着赶快送医院治疗,我不肯去,儿女们决定强行送我去医院,我一听脑袋一下子清醒了,马上坐了起来严肃的对他们说:“你们把你李姨(同修)叫来吧。”

同修来了学法发正念后,一切磋我才发觉找出很多的执著心:执著于亲情,争斗心,遇事还打抱不平。特别自己年前还曾出过一念:“师父啊,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连累儿女们照顾我,不如让我先走吧。”师父说:“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这可怕的一念再加上执著于儿女之情,连续两天帮儿女们干活,耽误了正常学法和发正念,被邪魔钻了空子。找出了执著心之后,我对儿女们说:“你们不用陪我了,我很快就会好,别耽误我发正念。”儿女们就走了。我起不来发正念就心里想:“我必须战胜邪魔,绝不能让邪魔战胜我。”我坚持每个整点发正念,第二天我就病症全消,下地正常吃饭了,全家再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都特别高兴,平时不太信大法的大儿子激动的说:“太神奇了!妈没有打针吃药病就好了,法轮大法太好了!”后来逢人便说:“法轮大法好!”前不久在我生日宴会上,儿孙们见面不是说祝寿的话了,都见了我发自内心高喊:“法轮大法好!”我见救了一家人就微笑的对他们说:“法轮大法好!”

通过这次病业关后,我逢人就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现在我比以前更努力去做讲真相救众生的事,自身修炼也越发精進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