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民众的义愤与中共警察的恶毒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以牟暴利的罪行已经在海外曝光。那么,普通民众与中共恶徒对待这一事件的态度又是如何呢?我们通过八月十五日明慧网上的两篇报道对比一下。

《德国汉堡学员揭中共罪恶 声援一亿人三退(图)》报道的是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三日,汉堡法轮功学员在市中心步行街举行信息日活动,利用模拟活摘器官的展台向公众揭露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一位六十开外的瘦高个满头灰发的老人,他在十八岁那年逃离当时曾是共产党统治的东德。他说:“中国大陆发生的活摘人体器官的事情太可怕太残酷了,简直惨绝人寰。我会为你们祷告。”

一个来自斯里兰卡的四口之家被眼前的一幕所震动:“人体活摘真是令人发指。我憎恶中共。在我们国家有两个民族,讲不同的语言。其中一支得到来自中共的武器和金钱的支援。一次他们刚得到中共提供的军备支援,在一天之内杀死了三万多人。因为政治的不安定我才带全家逃到德国。”

一位阿尔巴尼亚的年轻妇女领着女儿经过展桌,难以用语言表达她的愤怒之情:“真是太可恶了。谁能从活人身上摘除器官,那他真的不是人了,这是反人类的罪行”。她的女儿刚在征签表上签过名,走来催促她,“你也来签名吧,写上你的名字,地址和签名,因为无辜的人在被迫害。”母女俩于是都签了名。

一位年轻女子走到展桌前提了许多问题。最后她说到:“我觉得你们在这里做的非常好,特别是模拟活摘器官展示。这样人们可以更明白在中国发生的事情。”

上述几个事例足以说明海外民众对中共活摘器官的态度了。其实这样的事,只要是有点人性的人,谁都会谴责中共这种兽行的。就象那位阿尔巴尼亚的妇女说的那样:“真是太可恶了。谁能从活人身上摘除器官,那他真的不是人了,这是反人类的罪行!”

可是中共的恶徒又是怎样对待这些罪恶的呢?

另一篇揭露迫害的文章《沈阳恶警以活摘器官威胁法轮功学员》中说: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段庆祝,是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徒。二零一一年六月七日,法轮功学员邱铁艳被绑架后,恶警段庆祝扬言说:要有活摘器官的就摘邱铁艳的。

文中还介绍了恶警段庆祝曾经的罪恶。二零零四年一月七日,段庆祝为威逼法轮功学员旋兰柱放弃信仰,他用手抓住旋兰柱的脖领子,手腕使劲一拧,憋得旋兰柱一口气险些没上来。然后段庆祝用擒拿的方法,把旋兰柱的腿别住后,再把旋兰柱按倒在凳子上,反复多次打旋兰柱耳光。

这就是中共恶徒的罪恶言行。对法轮功学员他痛下杀手,而且还张狂至极。这无疑是他邪恶本性的真实体现。那么,他怎么能做出如此没有人性的事,说出如此没有人性的话呢?其实,这就是中共邪恶的党性在他身上的体现。

中共要酷刑折磨以及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它当然就要豢养一批没有人性的恶徒。就这个段庆祝来说,他身为警察能够有这样罪恶的言行,那么如果他是一名医生,让他去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他不也会去做吗?他没有人性的恶毒思想与中共的歹毒完全一致。

中共活摘人体器官是天大的罪恶,而支撑中共做出如此灭绝人性罪恶的却正是中共恶徒那没有人性的思想。一个人没有了人性,是什么罪恶都能做出来的。

上述两篇文章的对比让我们真实地看到了,即使人们素不相识,肤色各异,可是只要心中有爱,有起码的人性,人们都会彼此关心呵护;可是要是没有了人性,即便是同胞,他也会从同胞身上活摘器官的。中共邪恶的党性吞噬了多少中国人的人性。讲清真相,退出中共,就是要用中国人人性的光辉解体中共恶党这个邪灵。

现今,是凡知道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人无不感到愤怒,而中共却一再狡辩抵赖。世人谴责的声音越大,中共恶徒就越张狂不起来。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的罪恶已经到了必须立即停止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