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湖北省琴断口监狱的迫害与反迫害(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琴断口监狱是湖北省监狱管理局直辖的监狱之一,位于武汉市汉阳区琴断口街米粮山新村140号,是中共在湖北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黑窝之一,自一九九九年以来至少关押迫害过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抵制迫害,使琴断口监狱的迫害难以为继,最终于二零零七年,把大批法轮功学员移至沙洋范家台监狱,琴断口监狱的迫害气焰受到抑制。

湖北省琴断口监狱大门
湖北省琴断口监狱大门

一、琴断口监狱的严重迫害案例

(一)周建刚被毒打致高位截瘫,家属鸣冤外界声援

1、为抵制迫害而惨遭毒打

周建刚,男,一九五九年六月十日生,家住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中山路396-5号,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道德升华,使原已破裂的家庭恢复了和睦。

在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周建刚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先后数次被非法抓捕、关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以十年重刑,被关押到湖北省琴断口监狱。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日,在琴断口监狱搞的所谓“揭批”会上,被非法关押在四大队的周建刚与法轮功学员冯震等仅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当即被关到监狱重管队迫害。恶警秦某某指使犯人对周建刚、冯震施以酷刑、毒打。周建刚被戴上三十斤重的脚镣,被犯人用布鞋的塑料底抽打脸,脸肿得几乎认不出人来。周建刚戴脚镣半个多月,还要做奴工(做打火机),经常因做不完指标而不让睡觉,其他人十点睡,他常十一点才能睡。周建刚后又被关禁闭继续迫害。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已被戴上手铐、脚镣的周建刚被强迫面壁而立,狱政科狱警肖卫华(绰号“肖黑皮”,手机号:13006377812)、重管队副指导员秦林(绰号“秦胖子”)等对重管队留用的事务犯(所谓管犯人的犯人)李敏、王忠华等说:“要修理修理他们(指周建刚和冯震)。”十一队留用犯特意问了问:“打哪里?打出了问题怎么办?”肖卫华狠狠的说:“除了腰子(肾脏),别的地方都可以打。”于是,犯人们蜂拥而上,在周建刚的身后用重物对他进行猛烈的击打,造成周建刚第六、七节颈椎粉碎性骨折,当场昏死过去。主要打人凶手是监狱留用犯人王忠华、朱勇和李敏。据目击者说,那一天,周建刚的头、面部肿如水桶,生命垂危。

当日下午三点,周建刚先被送往武汉市第四医院,该院见此状不愿接收,后周建刚被转送同济医院抢救,确诊颈椎骨被打断两节。仅几天时间,治疗费就花了三十多万元,可想而知他被毒打的严重程度。在昏迷几天后,周建刚才逐渐清醒,能够讲话,揭露有关迫害内幕。

2、狱方编造谎言逃避罪责

狱方为了掩盖迫害事实、伪装打人现场,先是拿来一个桶放在地上,说是周建刚站在桶上从高低床的上铺拿东西,意外倒地;后来发现这个说法站不住脚,周建刚站在桶上意外倒地怎么可能造成第六、七节颈椎粉碎性骨折呢?于是监狱又开始编造新的谎言,说周建刚是因在重管队承受不住,自己从高低床的上铺跳下来,导致粉碎性骨折。

为了逃避罪责,监狱在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开会研究了几套方案:

一是指派重管队的队长厉国周带领五个狱警在同济医院对周建刚进行全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监视,目的是不让周建刚向旁人说出被迫害的实情。目击者透露:在医院抢救时,发现周建刚背后和大腿都有宽度二公分左右的紫色瘀伤,疑是用重物击打所致。

二是当周建刚伤势稍有稳定,但神智还不太清醒的时候,监狱又迫不及待的派了一女两男三个狱警带着录像设备到医院给周建刚录像,诱骗周建刚按他们要求回答问题。狱方威逼诱骗周建刚及其家人说:“如果按照监狱的要求做了,就放周建刚保外就医,否则……”恶警还蒙骗周建刚及其妻子在一份写有“周建刚系自己畏罪自杀”的材料上签字、按手印,以此推卸责任、掩盖事实真相。

周建刚及家人不知道这是阴谋。因为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自伤自残不得保外就医”,监狱妄图把一个恶警滥用职权致人伤残的恶性事件构陷成一起自伤自残的事件,以此来断绝周建刚的保外就医之路,为下一步将周建刚活活困死在监狱做准备,从而掩盖他们的犯罪事实。

在同济医院抢救期间,监狱恶警还曾要求周建刚妻子不能将周建刚被毒打致残的事情告诉其孩子和年迈的老父亲,其中一个恶警还唆使她与周建刚离婚。

3、高位截瘫仍被关押,冤情未了继续关注

当周建刚与妻子在那个所谓“畏罪自杀”的材料上签字后,监狱立即撕下伪装,降低周建刚的伙食标准,并于二零零六年六月一日将周建刚转移到洪山监狱医院,从此再不让家属见面。

在洪山监狱医院期间,监狱停止了对周建刚的治疗。此时周建刚每天只能吃一点流质,除了眼睛和嘴巴能动外,身体其他部位都没有知觉,大小便失禁。当时是夏天,由于得不到必要的护理,周建刚身上长满褥疮,大的有碗口大。

后来,海外媒体揭露了周建刚被迫害的经过,琴断口监狱为了封锁消息来源,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又将已成高位截瘫的周建刚押回琴断口监狱,丢在监狱医院的监护室内(用于监视那些有自杀倾向的犯人,二十四小时有监视器监视),除了给犯人看病的狱医和几个写了保证不得泄露周建刚任何情况的犯人(专门用来看管周建刚的)外,不许其他犯人接近。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报道:“周建刚因抵制迫害而遭到残酷殴打后被送洪山医院,于十一月二日又被送回监狱。周建刚是坐着轮椅回监狱的。”恶人害怕有关周建刚的报道被进一步曝光,引起社会注意,甚至不许家人前往探视。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中共将非法关押在琴断口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全部秘密转移到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继续非法关押,只留下周建刚一个法轮功学员。

监狱为了掩盖他们的罪行,多次阻挡不让其妻见奄奄一息的丈夫,还非法对其妻摄像。一次其妻去监狱要求见周建刚,监狱恶警不但不让见,还非法扣押她几个小时,威逼、恐吓她,企图强迫其妻写一份所谓的“情况很好”的假证明。在遭拒绝后,监狱恶警竟用警车将合法公民周妻非法押送到其居住的街道办事处要其“看管”,不让周妻有合法的伸冤、求助的行为。

二零零八年,明慧网报道:“目前周建刚被湖北省琴断口监狱迫害致高位截瘫达两年之久,除其眼睛和嘴能动以外,其他肢体部位已完全失去了知觉,生不如死。” 把人整成这样,监狱还单独将周建刚秘密关押,将其双脚用绳子系住。有良知的犯人和狱警谈起此事时都不禁伤心落泪。

各界正义人士对周建刚受迫害一案仍在继续关注,直到将施暴者绳之以法为止。

(二)被迫害致残致死者甚众,但酷刑无法压倒正信

周建刚并不是特例,琴断口监狱有许多被迫害致残、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八日报道:“据悉,湖北省武汉市琴断口监狱十监区在二零零七年三月十日打死了一名法轮功学员,此消息被封闭一个星期之后才被传出,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学员详细情况待查。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十监区里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谢永刚、王玉超、胡志刚,据知情者介绍,胡志刚的性格最为刚直,他的遭遇令人担忧。”

以下是已经证实的部份受严重迫害案例:

1、多人被迫害致残后离世

万继祥,湖北省应城市工商局东马坊分局公务员,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判刑送往琴断口监狱,恶警指使刑事犯对万继祥拳打脚踢,罚蹲军姿、并威胁说:“一个星期不转化,就往死里整。”在极度的精神压力和超负荷体力劳动的双重迫害下,万继祥头发变花白,左耳根部疼痛加剧,而且发现咽喉软组织处有一包块逐渐肿大,异常疼痛,后被医院确诊为鼻咽癌。琴断口监狱不愿承担昂贵的医疗费用,更害怕万继祥死在监狱里,为推脱责任,他们要万继祥的单位、家人及当地派出所办理保外就医,应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聂么山一拖再拖。在家人的几次强烈要求下,以及海外和大陆法轮功学员不断打电话讲真相要求放人的情况下,万继祥于二零零四年保外就医。出狱后,万继祥已被单位开除工作,生活无着落,身体疼痛加剧,极度虚弱,生活无法自理,于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四日清晨在迫害中离世。

周成见,男,四十六岁左右,炼法轮功后身体得到了康复,二零零三年底被非法判刑三年,在琴断口监狱五中队遭受迫害,出现很严重的病态,常常头疼,不能吃东西,知情人员透露说他得了脑癌,于二零零四年三月份保外就医后,不到几个月就去世了。

朱志俊,男,七十三岁,一九九九年底被非法关押到琴断口监狱,一关就是四年,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回家后又经常受到非法监视、上门骚扰,身心受到巨大摧残,于二零零九年五月一日含冤离世。

2、年轻武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王玉超,男,三十多岁,湖北省十堰市郧县南化塘镇人,毕业于南京警校,有扑火专业证书,是一名出色的武警消防队员,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四年八月被非法关押于琴断口监狱。他一入监上楼就被迫额头顶墙、顶铁床角铁,被拳脚相加的逼其“悔过”、写揭批“五书”,夜晚被精神攻击,被强迫背监规队纪,还要写“思想汇报”、要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白天强令他从事劳动。长期惨无人性的肉体摧残和精神折磨,致使这位健壮的小伙子一天一天没了人样。二零零七年三月他被转到沙洋范家台监狱,如今已经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生活各方面不能够自理。现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医院。狱警们称,为了所谓的不伤害其他人员,把法轮功学员王玉超关押在铁笼子里,偶尔出来晒晒太阳,几乎不怎么管他的生活。家人住在湖北省十堰市,去接见一次路途遥远,再加上父母已经年迈,想见见儿子都很难,儿子的处境垂危,可怜天下父母心,年迈的父母多么想让饱受凌辱的儿子早日恢复神智,远离苦难啊。

3、多人被迫害致残

洪维声

二零零一年四月下旬,洪维声被押到琴断口监狱。在监狱里,洪维声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大量铁的事实,面对面揭露邪恶,无可辩驳的讲述法轮大法是“最高的科学”。二零零三年过年后,恶警扬言:“洪维声太顽固了,不怕他硬,要整他总是有办法的,要让他吃够亏。”为“转化”洪维声,监狱专门调来一个叫陈传洪的指导员对他进行“攻坚”,此人表面伪善,心肠歹毒,手段下流,因在一中队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而受到“上头”赏识;同时,监狱还从一中队调来一个心狠手辣的犯人,此人为减刑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手段极其残忍,十堰市法轮功学员蔡子东曾被他打的大便都流出来。

警察和犯人狼狈为奸,相互利用,针对洪维声制订了一套专门迫害方案。洪维声仅有的生活权利都被剥夺了,恶警不准家人探视,传去的钱物也被扣下来了,连一张手纸都不让他有!整天逼着干超强度的体力劳动,长期不让洗漱、不让吃饱,睡极少的觉。白天在太阳底下扛水泥,累得汗流浃背,脸上、身上全是水泥灰都不给一滴水洗漱。一连三个星期,竟然连一点食物都不给他,别人吃饭时,他只能喝水!五天五夜不让睡觉!晚上还要到墙上“挖倒”(狱中黑话,即两手反剪在背后,人在离水泥墙面约一米远的地方站着,然后用头顶朝墙撞过去,头顶在墙上,身体成九十度角或更小),眼睛盯着地面,只要稍微眨一下眼就会遭毒打。几个包夹轮流值班看着他。因长期“挖倒”,洪维声的头皮被撞破,头皮上经常流着脓、血,脓血把头发粘在一起,头皮都溃烂了,头顶的头发也脱落了。被劫持之前一头浓黑头发的洪维声,被折磨的秃顶了,周围的头发也全白了。四十多岁的人被折磨得全身只剩一架骨头和一张结痂的黑皮!汗水和污垢在皮肤上,与累累伤痕结成烂疤!惨不忍睹。一位善心尚存的知情人说:“不能谈,听了会受不了的,那是非人的,比纳粹还要纳粹!叫人很难相信这是一个政府工作人员干的。”

监狱里凡是犯人们不愿干的脏活、累活全都让洪维声包了。二零零三年三月,天气异常寒冷,天象缺了口似的,雨水下个不停。这天犯人们被安排到臭水沟里去捞死猪,平时监狱里喂的猪死了,犯人们偷懒都往沟里扔,结果死猪在里面腐烂了,臭气熏天。犯人们都捂着鼻子,躲的远远的,让洪维声一个人下去捞,洪维声忍着刺鼻的臭味,将十几头死猪捞上来,汗水和雨水却把毛衣、棉袄打湿透了。晚上回到监舍,他刚要脱下湿透了的棉袄、毛衣,包夹马上命令他穿上,然后要他光着脚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脸朝北面,将一扇窗子打开对着北风吹。窗外的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一向能忍受痛苦的他冻的直想哭。包夹习惯性的说:“么样?受不了就转化。”但是凭着对法轮大法的坚定信念,洪维声闯过了一关又一关。

犯人们对洪维声,还经常采用竹棍子敲脚踝骨、打手背、脖子上挂水桶、扇耳光、头套铁桶敲打、太阳底下曝晒、站军姿等等酷刑,不一而足。

因长期的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洪维声身体每况愈下。一天,他肚子疼的在地上打滚,旁边的犯人看了无动于衷,还说是假装的。一直拖了很长时间,看他满脸通红,大汗直淌,不见好转,才把狱医叫来。狱医为他量了体温,高烧四十度。狱医责备犯人说:“怎么不早点叫我来?是急性阑尾炎,一穿孔就完了”。恶人们这才慌了手脚,把洪维声送进武汉普爱医院(原武汉市第四医院),医生一检查急性阑尾炎已穿孔,满肚子是脓,赶紧动手术,医生说晚来几分钟,性命就难保了。手术完后,抽脓都抽了几盆子。

然而,洪维声伤口刚刚拆线,陈传洪又开始策划新一轮迫害,每天采取各种下流手段逼迫洪维声写“转化”材料。在长达四个多月的日日夜夜的无休无止的迫害中,洪维声的精神几近崩溃,但想到让他重获新生的法轮大法,洪维声在纸上认认真真的写下了铿锵有力的四句话:“法轮大法在我心中坚如磐石,任何力量也改变不了我对李洪志师父与法轮大法的坚定信念,我要紧跟李洪志师父,用生命和鲜血捍卫宇宙大法!”

洪维声把写好的这四句话交上去,陈传洪一看大惊失色:“你好大的胆子啊,刑期就要满了,还敢这样写,赶快收回去,只当你没有写的,不然的话,我一交上去,马上给你加期。”洪维声平静的说:“我不会收回去的,这就是我的决心和态度。”狱警们无计可施,却暗地指使犯人对他加大力度迫害。为邀功请赏,包夹犯人们想尽办法折磨洪维声,如用打火机一个个的烧他手指头,逼他“转化”。

洪维声宁死也不“转化”。犯人们也对洪维声刮目相看,佩服不已!整洪维声最凶的那个犯人不久遭到了恶报,一次他和其他犯人打架,被打破了头,头上被缝了几十针,并被关禁闭。犯人们都说:“这是整法轮功遭到的报应。”

洪维声四年刑期到了,恶人还不死心,企图把身负重伤的洪维声送洗脑班继续迫害。在家属的强烈抗议下,洪维声才放了回去。二零零四年出狱之际,洪维声原本一个健康的人,变得非常虚弱,左手残废,肋骨断了三根,至今左臂还留有三块钢板未取出。即便如此,武汉恶人仍不放过洪维声。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晚,洪维声在花桥一村附近被市公安局一处和花桥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劫持在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

蒋启祥

湖北省十堰市郧县鲍峡镇中心医院的医生,约在二零零二年四、五月间被非法关押到琴断口监狱,二监区恶警(教导员)齐建熊指使12队的犯人胡涛用木棍将蒋启祥的一双小腿打断,蒋启祥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出狱时,双腿已残、行动不便。

李敏

武汉市人,在琴断口监狱十三监区时被迫害致伤残,并多次送重管队迫害。(注:有一个迫害法轮功的刑事犯也叫李敏。)

4,遭受多种酷刑迫害的典型案例

徐旭东

从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五年,在琴断口监狱十一队受到残酷折磨,经常遭到罚站、毒打、不让睡觉、用头“挖”墙角、关禁闭、服奴役、曝晒、逼写思想汇报等等。参与迫害的打手有方建新、王忠华(打人凶狠被调到重管队后把法轮功学员周建刚打成瘫痪)、熊辉(外号神经)、李自勇(外号三根弦)、常志文、刘强、曹志坚、缓缓(外号,因为罪重被判死缓)、吴胜(外号吴老三)、王周国(外号县长)等数十人。这些打手的幕后黑手是恶警齐剑雄、况敏、邱凡、方天治等。

江光洋

湖北鄂州市人,被不法警察们残酷折磨,如强制他站马步、背宝剑,不让睡觉,甚至在他脖子上挂一个五十多斤重的大水桶,一站就是几个小时,江光祥的脖子上至今还留有一道深深的痕迹。

魏春平

男,武汉市人,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被湖北省“六一零”指定江汉区法院和武汉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五年,非法关押在琴断口监狱。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下旬,在恶警刘文胜的指使下,罪犯王维、黄奇顺、方伟等用细塑料绳系着装满水的桶(计七十多斤)吊挂在魏春平的脖子上,不许出水。到其身体承受不了,水开始溢出时,便对他凶狠的拳打脚踢,用手拐子猛打胸部,还用脚穿带铁头的皮靴猛踢。长则四十小时、短则十七小时不准休息。平时除了强行安排重体力劳动和洗脑“学习”外,还经常找茬叫他在离墙五十公分处站立,用头顶着墙进行所谓“挖墙”式反省。二零零三年四月-七月,魏春平因伤势严重,在琴断口监狱“住院治疗”三个多月,期间“胸腔积水”,抽出过八百毫升积水。由于魏春平拒绝参加洗脑学习,二零零四年八月三日-二十七日被强行重管二十四天,要他每天完成大量的劳动任务和“学习改造”任务,强迫他认错。二零零四年九月六日,罪犯高翔将魏春平骗到劳动场地无人处毒打,恶警况敏不顾魏春平此时身上穿的衣服已被撕烂,鼻子里大量流血,脸部肿大,明显被人殴打的事实,捏造了“自伤自残”的调查结果。由于魏春平的身体长期遭受折磨,经常疼痛难忍,所以行动缓慢。罪犯马志强于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八日以他行动缓慢为由对他拳打脚踢,猛击他的腰、背、腹、胸部,魏春平躺在地上不能动弹。魏春平先后将此事向狱警蔡红、张钦华反映,并要求到医院检查治疗,他们当面答应,却迟迟不给安排治疗和检查。

李明

襄樊市谷城县人,被非法关押在琴断口监狱四中队。他在自己身穿的棉袄背后写“法轮大法好”,二零零四年一月,被原十二中队的恶警关禁闭一个月之久。二零零四年六月,他又被原十二队恶警强行关禁闭长达四十多天。因被恶警况敏(指导员)、余干警诬陷有打干警一事,由特警队恶警强行抬架送往禁闭室,并用板子将手铐脚铐铐上,形成大字。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二队恶警又以“私藏法轮功经文”为名将李明禁闭一个月。禁闭结束后,恶警张钦华将他强行调离十二队转到十三队,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又强行调至四中队。

黄方标

男,鄂城县人,刚进“特管队”就遭到罪犯们的毒打,说他“私藏商务通”。二零零五年六月,被十二中队恶警张钦华强行关到“重管队”作为“特重监管”,遭到长达三个月之久的酷刑折磨。

周桡

二零零七年七月,周桡(音)因天热,晚上起来散盘坐在床上,被恶警以炼功为名关禁闭。

李铮

黄石人,二零零二年底在琴断口监狱,身体被摧残,不能进食,吃东西就吐,人也没有精神。二零零四年正月初二,突然出现大量咳血,呼吸道出现堵塞,被送到湖北洪山监狱进行紧急抢救,被诊为急性肺结核。

杨成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报道:法轮功学员杨成松受尽恶党流氓人员种种折磨和虐待八个月之后,被非法判刑四年,送到琴断口监狱迫害。狱警强逼写什么“悔过书”揭批材料,派几个流氓日夜不间断地毒打,施尽各种酷刑,拳打脚踢为家常便饭,用铁尺打,用竹棍打,几个流氓围着杨成松劈头盖脸的毒打,杨成松胸骨被打得变形。监狱强迫杨成松长时间军训,长时间罚站,在烈日下曝晒,靠在墙上(面墙而立,反背着手后退三步,再将头顶在墙上身体呈四十五度),或者强迫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录相,日夜不停地让抄写背诵监规,或每天不间断地强迫劳动达十八个小时,中间吃饭只给三分钟,在炎热的夏天不让洗脸漱口、洗澡,强迫吃不明药物和打针。

5、老人被残害

夏世龙年近六旬,长时间遭受拳打脚踢,有一次竟被两个刑事犯人打倒在地。

彭闯六十多岁,武汉市蔡甸区人,生性耿直善良豁达。他在琴断口监狱非法关押期间,常为法轮功学员受辱受欺而鸣不平,遭受邪恶坏人的攻击,他们经常故意设陷阱害他而大打出手。一次白天在监室内,其他的刑事犯故意把另外犯人的小灶砸了,还说是彭闯砸的,致使他犯对彭闯大打出手,恶警还装模作样的迟到现场,还说彭闯无视监规什么的。晚上有门岗把他叫去说是什么干部找他谈话,结果回监室进门时被门岗揪住打骂不止,仅一墙之隔的恶警却充耳不闻。六十多岁的老人只因信仰“真、善、忍”晚年还受如此奇冤侮辱,中国人之不幸,仁义礼智信无存,悲哀!

吴明安七十多岁,湖北麻城人,走路都走不稳,还得人搀着走,全身是病耳聋眼浊牙又不好,还每天被强迫出工劳役,时不时的就被吼过来骂过去的。

如此种种迫害案例,不胜枚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