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学员:不再犹豫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
同修们新年好!

在今年的神韵开始卖票之前我就有一个愿望。想利用假期时间,和同修们一起努力,打开新西兰的主流社会,向高层推广神韵。当时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抱着一个“没有什么不行”的信念。所以开始参与卖票时,就和同修们一样,积极的准备神韵介绍和一些销售技巧。做法是,上网收集一些神韵服饰,天幕,中国舞,故事情节,国际上的影响和文化内涵等的文字介绍。整理成自己的合适的语言,并背诵,然后和搭档的同修模拟几遍就开始真正的跑公司了。

跑公司期间我们遇到很多的人,他们并不想当时就买票。有时候,连续几天都是这个状况,我的心里不免有些着急,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了,为什么收效甚微。于是,我便刻意的要求自己掌握常人中销售技术,而不是从中实修。在这种情况下,不好的思想随之而来,总想着:今年快点把主流社会打开,明年神韵来我就可以闲着什么都不用做了。感觉上,就象学生常说的:“我学习好只是因为不想挂科,明年再来重读一次。”

很显然,着急和冲动并没有给我带来业绩的增长,相反的,这种执着心让我思维短路,每天记糊涂账,心情浮躁,炼功学法心不静,甚至对待长辈时都毫不客气,加上其它因素干扰,使本来就不多的推票时间变的更少。心有余,力不足,胆量也不足,日复一日,当时感受到自己每天就生活在紧迫之中,一天下来,却不知做了什么。就象是师父说的熊瞎子掰玉米。自信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状态陷入了低谷。有时甚至很重要的神韵交流都忘记了时间。

媒体放假后,我更是感觉自己是被迫的去卖票。心里一直想着我如果可以不和同修去,效果会更好的,因为我无法正确对待别人的冷漠和拒绝。但我又不得不去,那时我更无法接受别人对不会英文的同修的嘲笑,更加不能让别人因此对神韵演出和媒体公司形像产生的误解。每次出门都是硬着头皮。我很想修掉那些阻碍我救人的人心,但是强大的挫折感和疲倦让我停止向内找。我每天就象失败者一样打不起精神似的。

前几天,我到一个商场站票点。开始时,我又出现了那种消极的状态,思想很犹豫。表面上是热情介绍,心里却是无可奈何,完全不是一个修炼人应有的一种救度众生的心态。就连有些人询问票价时,我都突然的不知如何应对。等到人走后,就觉得很沮丧。

后来发正念时,我鼓起勇气向内找,细心的回顾我两个月推票以来的经历。发觉这些抱怨、沮丧、灰心、犹豫,都是物质,我是人为的给自己增加了不少负面思想。我连自己都克服不了,还怎么把正的场带给别人?我想不能再这样,我是来救人的,那我的心态就只有在助师正法上才好,用心的把每一件事做好,心态平稳坦然。师父说过:“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的修炼是第一位的,因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没有那么大。如果修的再差一点,那看问题想问题的方式都是用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想法,那就更糟了。”(《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我悟到自己首先要必须做到就是,改变想问题的基点,完全为他人着想,救度众生。

思想开朗一些后,我心态平稳了,顿时觉得发正念比原来更有威力了。回到票点,我看到一位老先生在喝咖啡,我坐下和他介绍,然后给他看座位表和现有的票。我说:“这票很好,价格好,又邻高价票。”他有些动心,说要和太太商量,回头一看他太太就坐在后面点收据。他摇摇头,笑着对我说:“又在那精打细算了。”我也笑着说:“这不明摆着帮你凑买神韵票的钱嘛。”他太太看我们乐,就走过来看看。我就和他太太介绍了两句,他们马上就买票了。整个买票过程,我思想非常集中,场很纯净,思路清晰,有点象坐在鸡蛋壳里的感觉,老先生夫妇就是跟着我的思路走。我当时悟到这是无所求而自得。更重要的是,这是师父的慈悲鼓励。

师父在法中说:“在它们来看,你要能救了我,你得能到了我这层次才行,你得有这个威德,你才能救了我。你没那个威德、你没达到我那么高,怎么救我?那么它就让你摔跟头、吃苦、去你的执着,然后把你的威德建立起来,你修炼到了哪个层次了,你才能救了它,都这么干。”(《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我们利用常人中销售的形式来救人,那就必须有修炼人的正念才能打动人心。有很多执着心是救不了人的。

同样的语气,眼神,肢体语言,一句话,在自信和在沮丧这两种不同状态下表现出来,带给别人的感受是不同的。我认为一个大法弟子有十足的信心和正念,就能感化众生!所有低落的情绪都是不该有的,想着救人这么大一件事,强烈的责任感就会让我们不再犹豫,带着正念做我们该做的事。最后,我想用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的一句话来激励我们:“最难的你们已经走过去了,剩下的没有那么难了,只是把它做的更好点。越在无望中,可能希望就在眼前。越在觉的很无聊中,可能就是在建立你的威德。”

谢谢慈悲的师父,谢谢友好的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