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韵卖票中的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

师尊您好!
同修们好!

从二零零四年有幸走入修炼以来,我身心的巨变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在短短的几年内,原本为私为我的我有幸通过修炼成为了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前几天换护照时,看到新护照上的自己比以前祥和、漂亮多了,对比旧护照上的照片简直判若两人。我照相前并没有化妆,我知道,这是修炼大法以后的变化。其实最大的转变是内心世界,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从生命的本源上净化着我,帮我去掉了无数的罪业和执着,使尘封已久的善良天性能够显现出来。真诚的感谢师尊给予弟子的修炼机缘。法轮大法赋予了我全新的生命!弟子叩谢师尊!

在这几年中,我有幸在各种证实法的项目中修炼、去执着。下面,和同修们交流一下我在推广神韵演出以来的心得体会。

第一年举办神韵时,我参与了拉赞助,一个机会使我联系到了一个在政府盈利机构内任职的朋友。 通过他的推荐,我们初期進展的较顺,见到了一些重要的负责人;随之而来的是,我产生了强烈的欢喜心和证实自己的心。这个心一起,很快事情就黄了。当时我难过了好一阵子,我悟到了自己是被这个大执着绊倒的。从这以后,一旦发现有证实自己的苗头的时候,就会想起这次教训,及时归正自己的思想,调整做事时的心态,纯净自己做事时的这颗心。

那一年我被安排到购物中心里卖票。因为我们申请的是一个零售铺位,所以从一早开门到晚上关门,都必须严格按照购物中心的时间操作。因为开铺位时需要布置,关铺位时也需收拾,就这么一点麻烦,当时还在心里抱怨。其实这都是私心重的表现,而且还有显示心,希望做好事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可这颗执着心。尤其是在做了好事以后的这种期望被认可的心,通过这几年的修炼,变得越来越淡了,虽然时不时还有,但比起以前来心性是提高了很多。

那一年除了我一个人是每天必来的固定人员以外,协调人每日会安排一名同修和我一起卖票。一开始,我非常执着于同一些曾和我配合默契的同修一起合作,不愿和没有卖票经验的同修搭档。我带着强烈的情绪要求协调人给我安排我想要的同修,理由是她有经验不需要我培训,我俩配合的好等等。协调人意识到了我的执着,没有理会我,还是该安排谁就安排谁。结果呢,事实证明,无论是谁来,大家都能配合默契;我发觉每一位前来卖票的同修都有自己独到的工作方式和方法,都能给我们这个小整体注入生机;无论有没有经验,他们都能够圆满完成任务,向有缘人传递着神韵美好的讯息。当一天结束时,我们总能互相学到很多东西。这使我很感动,我意识到,我先前的顾虑是不好的常人之心,是人的那种观念。和任何人搭档都是师父法身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在放下这颗心以后,无论安排谁来,我们能够形成一个互补互修、并肩作战的小整体。

在商场里一站一整天不容易,很能魔炼人的心性。尤其是周四和周五,商场开到晚上九点。别人都走了,就剩我一人站着,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尤其是周五晚上大家都去参加集体学法了,连问我一声的人都没有,当时真的很委屈。虽然我有执着心,但是师父还是鼓励我,于是就在我最难过的时候,一个有缘人来给全家六口人买了票。 在回家的路上,我心里什么滋味都有, 感动,羞愧……我知道这是师父法身安排的,是为了鼓励我,可我心性实在太低了,还得这种方式才能悟到。打那以后,我总是高高兴兴的坚持到全商场最后一个关门,直到所有商场里的人都走光了才离开。神奇的是,除了一天外,每一天我都在关门时间以后等到了有缘人来买票,而且好几次都是一买就是给一大家子买。从那一年起我就下定了决心,以后一定要全力配合,不委屈,不埋怨,多卖票。

第二年推广神韵期间,剧场方面同意了我们在室内发传单。不用在蒙特利尔严寒室外发传单,这无疑是一个大好消息。大家一高兴,就都来发传单了,谁也没有考虑到可能会造成的影响。当时作为联系人,我竟然没有丝毫的警惕。很快,邪恶钻了我们的空子,我们被剧场警告了,最后,他们取消了我们的特权,而且还要在第三年给我们更多的限制。作为联系人,我的责任是不可推卸的。向内找, 我觉的以下几点没在法上,导致邪恶有机可乘因:1)欢喜心替代了理性, 2)没有专业化,3)做事考虑不周全,没有遵循师父“怀大志而拘小节”的法理,4)最关键的是,真的没有为别人考虑,给剧场方面的管理带来了不便,影响了進、出场的观众。那一年,协调人没批评我,同修之间也没有互相指责,大家总结了经验,更多的是向内找自己的不足;那一年,蒙特利尔摔了跟头,但又以一个整体爬了起来。我们每个人在修炼上都成熟了不少。

第三年是蒙特利尔整体升华,整体提高的一年。同修之间无条件的配合,无私的付出使我们成为了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在同修们强大正念的作用下,一切障碍都在为救度众生而变通。比如本来剧场方面是不准我们在室内发传单的,可我们意识到,发神韵演出的传单是天经地义的,这是最直接的接触到来看演出的有缘人的最好途径。我们是为了救人才要发传单的,做就要堂堂正正的做。结果呢,在协调人的精心安排下,每个室内的“交通”道口都有同修坚守,不拉下一场的坚持给来看演出人派发传单。虽然开始时还有警察呀、剧院工作人员等前来干涉,但最后都是神奇的不了了之了,我们说什么,他们就接受什么,最后谁都不管我们了(当然我们注意了细节,绝不影响到观众的入场和疏散等,还充当咨询人员)。在强大的正念面前,警察和工作人员从我们身边走过跟完全没看见我们似的。

蒙特利尔的冬天很冷,众多同修,尤其是西人同修一致坚持在室外发传单,从未间断过,从未抱怨过。看到同修们的行为是我最大的鼓励。在协调人的带领下,我们室内、室外遍地开花。一个个小齿轮悄然的为整体机器的运转而转动着。

去年,好多以往不开口的同修都能在卖票中独当一面了。我们的卖票点总是慈悲祥和的,常常出现五、六个同修人人都在向不同的有缘人介绍神韵的盛况。时不时还有有缘人向我们学炼五套功法,進一步了解大法真相等。卖票过程中,有多少人在和我们聊了后明白了真相。卖票点也是最好的讲真相点。

去年我开了便利店了。有一点我也想说一说,以往我有一种观念,总觉的西方人没有中国人那么苦,所以对他们的慈悲只是在口头上的。做小店以后,对西方社会中的苦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我的顾客基本上是西人,我和妈妈两人在短时间内,凭着大法弟子的勤劳、善良和开朗,很快赢得了顾客的肯定。我发现,很多顾客生活的没有目地,每天就是在大量的烟、酒,零食、彩票中寻找快乐和逃避现实。当接触到了他们生活的真实一面的时候,我的观念转变了,我明白了这是一种不同于中国人的苦难。任何没有得法的生命都是最苦的,都在等待着各行各业中的大法弟子去和他们结缘。许多顾客都感受到了我们的真诚和善良,我和妈妈都是发自内心的去帮助他们,关心他们,而不是一心想着怎么去挣人家的钱。我们知道,我们能把美好的大法带给这些可贵的,但迷失了方向的生命。我们的到来决非偶然。

小店里放有英文、法文的大法传单,教功录像带, 屏幕上放着神韵的推广DVD等。我和妈妈逢人就介绍神韵、介绍大法,妈妈语言上无法交流,但连比带划的,人也明白;去年,小店卖出了将近三十张神韵票,被请走了几十张教功DVD。很多人对大法有了正面的了解。前几天,一个啤酒厂来做宣传的小伙子高兴的告诉我,他上次从店里拿走了一张介绍大法的传单给了他妈妈,结果他妈妈上网下载了功法录像后非常喜欢,就一直炼下去了。蒙城大部份便利店店主现在都是中国人,所以,在工作中我们有很多机会向他们讲大法的真相。大家同行,又都是中国人,见面感觉挺亲切的,真相不难讲。修炼大法以后,妈妈一身的病都没了,六十多岁的人看上去象四十多岁,留给所有人的印象都是自信和健康向上的,结果呢讲真相事半功倍,因为大家在妈妈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妈妈讲大法好,他们就听的進去。很早就来国外的我以前认识的中国人不多。做店以后,有机会接触到很多的中国人。我发现其实很多从大陆来的中国人对大法并不了解,但也没有象我想象的中毒那么深,而且他们很多人都挺善良的,解答了一些普遍的疑问以后真相往往一讲就通,有几个朋友还有缘得法了。

我知道这一切都在师父法身有序的安排。这是个可以救度众生的小店,救人、工作两者兼顾。我们这一法门大道无形,正如师父所讲的“在社会交往当中,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矛盾。我们常人修炼的这一部份,不管你有多少钱,当多大官,你搞个体经营、开公司,做什么生意都没关系,公平交易,把心摆正。人类社会各行业都是应该存在的,是人的心不正,而不在于干什么职业。过去有个说法,什么‘十商九奸’,这是常人讲的,我说那是人心的问题。要人心都摆的正,公平交易,你多付出,就应该多挣钱,那也是在常人中你付出才得到的,不失不得,劳动所得。在各种阶层都可以做个好人,不同阶层存在不同的矛盾。高阶层有高阶层的矛盾形式,都可以正确对待矛盾,在哪个阶层如何做个好人,都可以放淡各种欲望、执著心。在不同阶层都可体现出好人来,都可以在自己所在阶层中修炼。”(《转法轮》

一年又一年在紧促的神韵推广中过去了。留给众生的机会越来越少,今年如何能有更大的突破,最大限度的救度众生?就我而言,我迈出的第一步就是和一些同修几个月前开始了每日学法的小组。大家都有一个共识,学法绝对不能象以前那样懈怠了。我们坚信,学法小组将永不间断。今年,我们蒙特利尔同修之间会更加无条件的相互配合与支持,放弃自我,整体升华,整体提高,圆满完成救度众生的重任。

谢谢师尊!
谢谢大家!


(二零零九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