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年轻医生刘博扬和母亲遇难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二日】十月二十八日刚刚过去,回想起这个难忘的日子,心里总是沉沉的。那是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多钟,吉林省长春法轮功学员王守慧(宋家办事处正科级干部)和儿子刘博扬(前卫医院医生)被长春市宽城分局恶警跟踪绑架(明慧网已披露,此恶警已遭恶报死亡)劫持到绿园分局,把娘俩单独分开施以酷刑,到晚间八点多钟,仅四个小时的时间刘博扬被迫害致死,恶警扬言跳楼自尽。试想:那么多人折磨他,他怎么会有机会跳楼呢?既然是跳楼,为什么不拍照呢?连老百姓自杀都得拍照留底案呢,在分局里跳楼谁会相信呢?刘博扬的头部有三个不同方位的大窟窿,这是致命伤。分明是迫害致死扔下楼去的,所以不敢拍照。人被扔下楼或自己跳下楼的姿式是不一样的,这个司法大全里面都有,所以他们不敢拍照。

刘博扬,二十八岁,毕业于吉林医大,在上高中时随父母得法,他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好孩子。得法后事事处处按真、善、忍的法理做人,他善良、朴实、纯厚。被迫害时他已工作四年了,是一名优秀的医生,是被同事和患者公认的好医生。荣誉证书有半箱子,可他从不重视这个,就是脚踏实地做好本职工作。

后来同母亲一起被迫害的流离失所时,就全身心的担负起吉林省外县几个地区的电脑维修,帮助同修上网等工作。

他没有时间谈恋爱,去玩,只是有时间就学法,手里老是翻阅着电子书,没有一句闲话。他死后,同医院的医生都说:可恨我们不是法医,不能给刘博扬说句公道话……

刘博扬的母亲王守慧(在明慧网上已介绍了一些她的事,不再叙述了)是一个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恶警迫害,几经折磨的死去活来,可她没留下遗憾,丝毫没有懈怠,正象一首歌里唱到的:“为了正信,你抛家舍业,不改初衷,你笑傲酷刑,为了正信,你视死如归,不改初衷,你将热血洒尽……”

刘博扬二十八日被迫害致死后,绿园分局连夜将他母亲王守慧送到长春第三看守所(位于双阳奢岭镇)。到了看守所王守慧第一件事就是劝杨所长退党,选择美好的未来。这个恶人不但没有听劝,还当同事面取笑她。她慈悲为怀,只想救人,一直到被迫害致死,她也不知道儿子已经先走了一步。

王守慧是一个正科级干部,生前多才多艺,能写会画,能歌善舞,在宋家办事处是小有名气的人物。得法以后,一家三口全身心的投入大法修炼中,她曾经聆听师父在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中共迫害发生后,她多次遭受非人的酷刑折磨,她始终如一走在修炼的路上。儿子死后的第十三天,也就是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一日她被迫害致死。恶警放风说是心脏病死的,真是一派胡言。一同修跟她关在一起,在明慧网上已披露,她是被堵在厕所里,被恶人用水管子灌死的。一开始还能听到“放我出去”的声音,逐渐声音减小,再也没看到她。死后穿一身又肥又大的囚服,黑黑的眼圈,惨不忍睹。

没出半个月三口之家就这样失去俩口,剩下博扬的爸爸得遭受怎样的打击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