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搞”上去了,道德自然就会好吗?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三日】二零零零年十月三十日晨,重庆云阳三星沱江面,数名因“长运一号”翻覆的落水者在冰冷的江水中挣扎、呼救。几条小机驳船闻讯而来,但他们对呼救中的人们视而不见,却对浮在水面的货物“情有独钟”。几个船主还取笑道,你们就好好在船底休息吧(《重庆晚报》)。

十年之后,中国号称超过日本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三日,广东佛山南海区黄岐镇广佛五金城。一家商店的监控视频显示了一段惨烈的画面:年仅两岁的女童小悦悦走在巷子里,被一辆面包车两次碾压,倒在血泊里,一个、两个、三个路人从她身边走过,但没有人过来拉她一把。几分钟后,一辆货车驶来,再次从她小小的身体上碾过。随后,又先后有十五位路人经过,但都视而不见,漠然而去。直至七分钟后小悦悦才被一位拾荒老人救起抱到路边,后经医院抢救无效而死亡。

十年前,二十年前,面对道德的下滑,中共给了人们一个托辞,就是经济搞上去了,道德自然就会好起来。但是,从上面的两个相差十年的例子可以看出,道德并没有因为中共以资源环境和廉价劳工为代价的所谓高速经济增长而好起来。相反,变得更加没有人性了。

小悦悦事件引起了国际媒体的广泛报道,惊呼:“中国失去了灵魂吗?(Has China Lost Soul?) ”如果说人们面对歹徒还有所顾忌的话,在上面提到的案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危险的情况下仍然见死不救,表明这个社会已经突破了道德的底线。

这一切的发生,与江泽民有莫大的关系。共产党造就了江泽民,江泽民反过来利用共产党,把中国社会拖入了道德深渊。

江泽民是如何破坏中国的道德的呢?概括地说,有三个手段。

第一、迫害信仰,扼杀道德

江泽民祭起无神论的大棒,打击人们对神的信仰,扼杀民间自发的道德觉醒。江泽民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让人们仇视“真善忍”,这是造成中国社会道德下滑的最根本原因。镇压的手段完全是文革再现,鼓动媒体造谣诬陷,铺天盖地,制造天安门自焚事件,煽动仇恨。成立了类似“中央文革小组”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视法律为玩物。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江泽民把本来就脆弱的法制建设消灭在了萌芽状态,造成司法大倒退。

后果是灾难性的,一方面没有了来自神的和心灵上的约束,另一方面没有了来自完善的法律的约束,这个社会的道德还怎么能够维护呢?

第二、利用经济腐蚀道德

在政治挂帅的年代,中共是用党的政治去发展经济。意识形态崩溃之后,倒过来了,是用发展经济去维护党的政治,用经济来为中共寻找合法性。可以说完成了从“政治经济学”到“经济政治学”的转变。

如果说经济是一条河流,江泽民正是沿着这条河去腐蚀所到之处的道德。没有经济的发展和各个领域一切都向钱看的局面,江泽民还不太那么容易地就把道德腐蚀到这种地步。

江泽民和中共为了政治上的禁忌,转移人们对自由、民主、信仰的注意力,有意地把整个社会拖入到一种宗教狂热般的挣钱运动之中。“抬头向钱看,低头向钱看,只有向钱看,才能向前看”,成为了社会常态,挣钱变成了人民的信仰。中国社会道德的加速下滑,贪污腐败横行,假冒伪劣猖獗,有毒食品泛滥,繁荣“娼”盛,与一切向钱看的指导思想无不关系。

第三、用经济发展掩盖人权侵犯,加速败坏道德

没有了对生命的珍视,道德就无从说起。无视人权,就是在败坏道德的根基。江泽民时代的一大“发明”就是,“人权就是温饱权”,你说人权迫害,他说经济有了发展,帮助多少人解决了温饱。这个逻辑就好象只要帮助某个村的人吃饱了饭,就可以对另一个村原本就吃饱了饭的人进行残酷无情的人权迫害。

江泽民之流正是利用这种荒唐谬论来搪塞外界对中共人权纪录的谴责,把中国社会的道德一步一步推向了深渊。

经济发展了,道德自然就会好起来吗? 至少,中共的实践证明了不是这么回事。如果说大家都有钱了,小偷就少了,这有可能(其实中共的经济发展也只是少部份人先富起来了)。但是,道德的含义并不是看小偷的多少,而是人心,是对生命的珍视,是人与人之间的诚信,互助,和社会的正气。

文章开头提到的两个案例,从道德层面上说,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对生命的漠视。小悦悦的悲剧,还揭示了一个更令人不安的因素,就是“怕”,或者说“怕做好人”。那些路过的十八个人,从画面上看,有人快步绕开,有人低头观望后离去,有人频频回望却终究掉头不顾。一方面因为不重视生命,所以就没有了“赴汤蹈火”“奋不顾身”的勇气;另一方面,从他们行色匆匆上,我们还看到了人们的“怕”,“怕做好人”,“怕惹是非”,“怕被人当作凶手”,“怕人不相信他是真的做好人”……

人们不敢做好人,也不敢相信世上还有好人,就是这个社会的道德缩影。造成中国道德大溃败的罪魁祸首江泽民,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