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看守所成为证实法、讲真相救众生的场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二零一零年四月末的一天,沈阳和平区国保大队队长徐永勤,带领刘雨寒、郑绪发等十几人骗开我家门,非法抄家,并绑架我到当地(长白)派出所,非法抄走电脑、手机、电子书、劝善信、身份证等大量物品,将家中和车库翻的一片狼藉。这之后我被非法关押在市第一看守所,在迫害中,我坚定的证实法,向狱警及狱中所见之人讲清真相,赢得了世人的敬佩、狱警的尊重。现把我十四个月里反迫害,坚定证实法,助师救度众生的经历向师父汇报。

一、我到这来了,必须让你们知道真相

面对突然的绑架我没有怕,坚定信师信法是我战胜邪恶的法宝。我被绑架到派出所后,恶警们对我非法问询,强迫要求我放弃修炼,我回答“不行”。并要求我在非法审讯记录上签字,我坚决不配合。我抓住时机向看管协勤讲真相,我觉的我的使命不能忘。我被绑架到市第一看守所,受了长达十四个月的非法关押和迫害。

我不承认眼前的一切邪恶迫害,就是全盘否定,“不管我讲多少,修炼的这条路得你们自己走。”、“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巨难之中要坚定 精進之意不可转”(《洪吟二》〈坚定〉);“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那时师父讲的法一句一句打到我的脑子里,使我趋于平静,坚定。我看的清楚,我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但它毕竟发生了,我面对的修炼环境发生了变化,正邪较量在现实中已摆在我面前,大幕拉开了,邪恶的考验一一跳了出来。

一入看守所第一关是体检,要给我抽血、验血,我就给抽血、验血的医生讲了,苏家屯血栓病医院以验血为名,抽血配型,活摘大法弟子的内脏器官牟利挣钱的真相,我告诉她,我的血我不能让你抽。当你讲清真相,正念坚定时,她们真的不敢继续干坏事了,因此血也没能抽成。

由于囚禁我到监室时已是晚上,第二天有人告诉我站在走廊上的“管监室的警察”,我没有与她为敌,主动的向她问好,让她看到无人能比的大法弟子的风采,我知道大法弟子才是这个世上的主宰。她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我知道只有大法才能破除一切邪恶,我继续保持理智、智慧、慈悲的心态,按法的要求“在处理具体问题时对表面的人要尽量平和与慈善” 《精進要旨二》〈正法与修炼〉,以大法弟子的身份开始了我入监后的第一次与狱警正面对话。她问了一些程序上的事情后,她明确告诉我说:“你在监室里不准炼功”,我没正面回答她,而是给她讲了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以及我炼功前后身体展现的奇妙变化,我还向她介绍世界各国对“法轮功”的正确态度。这个警察的相貌还很标致的,我夸奖她长的美丽,告诉她师父的法“貌随心变”,告诉她人要心地善良,面容、长相都会慈祥而漂亮。我要唤醒她那善良的一面,希望她守住善良,不要让她对大法犯罪,并能善待所有监室里的人。

一次恶警非法提审,向我出示了七个同修的签字,问我认识不(我马上意识到她们也被迫害了)。我想我要全盘否定,就说:“修大法的互相不用问姓名、住处,知道是同修就可以了,所以你说的我都不用回答(其实干脆不回答)”。恶人又问:你们怎么认识的,我回答:“在超市讲真相认识的”,又问你的信息都哪来的,我回答:“上网”,恶警气急败坏地说:你不要自作聪明,某某已把你递出来了,你还不认帐,你往某地发的货?…还说你配合一下,三个月让你回家。邪恶诱导我说出同修,达到扩大迫害的目地,我心里说,“你们妄想”。我说:“我配合不了,你们把我迫害的妻离子散的,还想让我去害别人,办不到”。恶警又变一个说辞:老太太你说你放好日子不过,你写那些信有啥用(我曾经给公、检法及监狱的领导写劝善信,抗议迫害),配合一下,早点回家吧,给你孙子做点饭,给你儿子照看一下家人好不好。邪恶妄想用亲情动摇我,实质就想让我说出不炼了,让我对大法犯罪,办不到。我说:“我写信是劝善的,你不听用不着这样对待我,你这样做对你及对你的家人都不好”,我还是善言相劝,恶警回答:谁不比你明白,用你劝;我说:“你要是真的明白,就应该你進来,我出去”!这下邪恶大吵大嚷起来,你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让你在这里度过余生。这真是到了强弩之末,我回答:“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他们拿着材料让我签字,我不签。我用师父给我的正念、坚定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表面上邪恶也表现出被彻底的击溃,恶警跑了,所谓的提审也就结束了。

但应过的关还没完,回到监室我表述了这个提审过程,好多人都劝我,“这么大年龄了,认个错回家吧,这罪遭的不值得”,是呀恶党看守所里人人都要遭罪,无论在肉体还是精神方面,尤其大法弟子,承受的更大。

我看到监室的人被邪党灌输的谎言欺骗着,不理解大法弟子的所为,我想我必须把她们的谜团掰开,把她们从谎言中解救出来,让她们认同大法,了解大法弟子,这也是我证实法的好机会。我说:“你们让我认错,可我真的没有错,别看咱们都坐在这,你们有的为了钱、为了眼前的利益,深一脚浅一脚進到这里来,我们不是,我既不为名也不为利,也无利可图,只是要告诉世人一个天机,天要灭共产党了,你入过它的组织党、团、队,就是它的组织成员,如没有及时明确退出来,抹去当年你发誓时打上的印记,当天灭它时,神就把你视为它的成员,会跟它一起被销毁,那一步是悲惨的,是你们现在还想不明白的,为了大劫难来时留下你宝贵的生命。是我师父让我来告诉你,来救你出苦海,是我师父珍惜你们的生命啊,你知道吗?有人可能问,你都被抓進来了,你自己都救不了你自己还能救别人?我说,我讲的你能听了、信了、退了,你就留下来了。我们就是为了救人被抓進来的,共产恶党说“法轮功”是×教,这不明摆着谁邪吗,你看我自己都在魔难中,还在放下生死给你们讲,救你们,大家说说大法不好吗?大法弟子不慈悲吗,希望你们能听懂。(我流泪了)共产党迫害死了大法弟子三千多人了,到现在还有十几万人在坐牢,我到这来了没有选择,必须让你们知道真相”。我这番话讲出来,所有监室里的人都目瞪口呆,房里管事的没制止我,有人阻止我,怕事情传到恶警那里我再受迫害,我说:“我既進来了,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其实人都在等着法”(《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师父给我铺好了路,就等着我去走。

被迫害的第三十五天,晚上六点,来了一帮恶警,拿了一些材料让我签字,我一看是迫害我的延押证和逮捕证,我对他们说:“这是迫害,这字我不能签”,他们只得转身走了。

看守所有规定,每个月要找所有的人谈一次话,叫聊号并有记录。管房的警察在记录上写,“我是一个顽固的‘法轮功’修炼者”,并给我看记录,我笑了说:“你这话不对”,她用意想不到的眼光看着我,我说:“你用词不当,应该说是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她说:“对对,是坚定的”,并在记录上改写成“此人是一个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

在监房里我一直坚持背法炼功,一次警察非让我测血压,我也想讲真相就去了,警察在那么多的人面前问我:“你不炼功不行吗?”并对管房的说:‘你怎么不管管她?”管房的回答:“我管不了”,我笑着说:“我要是不炼功,咱俩今天也不能相识啊”,警察接着说:“你啥意思?一定得炼?”这次我坚定地说:“我生命不息,炼功不止”。她瞪大眼睛看着我,说出来的却是:‘那你就每天早晨三—六点炼功,白天不许比划。’也真正的感受到法的威力,“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心里一直在谢谢师父。

二、让恶党看守所成为证实法救众生的场合

市第一看守所有六个监区,其中第三、四监区是女监区,每个监区设有十八个监室(简称房),总监室数正好一百零八室。每个入监的人要先到过渡房(九、十房)接受谎言的“培训”,灌输吃饭、被褥、有病吃药等等不用花钱,所里不卖食品(不但卖而且尽是假货),没有体罚等等谎言。每天背监规,训练好了就可转入预审房,一般一个人在某一室不能超三个月,定性后转到已决房,直到投监或释放(刑期在二年内的不投监狱)。要想过好点就拿钱,有买杂役活的,有送食品衣物的,想多看几次或刚進来打探消息的,都得用钱买通,少则几千多则上万。一个室内最多只能有一个大法弟子,严于其他刑事犯,特别是强穿上的马甲是所里最大号“三十五号”,明白的一看马甲,就知道是炼法轮功的,这都是恶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看守所每室有五十平方米左右,吃、住、上厕所都在里边,室内支有长八米宽二米的板铺,每铺每人只能有一点五尺左右的地方睡觉,有时要睡十六人,要是有稍胖的人在那就会很惨的,翻身都是不易的。下面说说看守所里定的折磨人的恶规。

1、坐板:

早上饭后八点起到中午十一点半要坐板,坐板就是每板铺上坐两排,盘腿而坐。下午一点~五点接着坐板,上下午各有十五分钟上厕所,下午有三十分钟放风,晚上六点~八点半还是坐板。三十多人仅给十五分钟上厕所可想而知,放风要看警察心情,所谓一严管就没有放风时间了。天天如此,这对人是很折磨的,所有的人坐了后都腰腿痛,腿麻,再走路一瘸一拐。

2、双人轮流值班制

每晚二人一组,分三组需六人,在地上一个站立,一个走动,监督室内一切。如有人违反了监规就罚她值班,每隔一小时三十分钟,就让值一次,每晚要值三次睡了醒、睡了再醒。折磨得人站着就睡着了,有的摔的鼻青脸肿。

3、防自杀式睡觉

晚上十点前,在床上躺下,你不能侧身,只准仰脸躺着,身体挺直,腿不准弯曲,冬天被要盖在两腋以下,两只手必须高举过头,脚下的被形要方方正正,这样的睡姿,人的腿是不能老保持平直的,那会很难受。盘腿坐板一天,强迫再接受这种睡姿,那就是酷刑,一到晚上,听到的全是抽泣声。

4、洗衣晒衣

看守所里连人类最普通的生活要求都被拿来整治犯人,普通的洗衣、晒衣也要看恶警的心情、脸色,有时几天不开室门,那几十人有的洗过的衣服晒不出去,又不让搭,常常发霉,捂的满屋臭味,加上厕所味令人窒息。还有时晒出的衣服几个月拿不回来,由于长时间不放风,在冬天门被冻住了。

5、洗澡

有人会问洗澡也能折磨人吗?正是,一年四季必须用凉水洗澡,不管待多长时间,夏天还好过点,冬天,尤其东北冬天的凉水那是真凉啊,本来监室温度就低,有人因为冻脚要穿上五、六双袜子,室内都得穿上棉袄才能维持。谁不想洗澡呀,但在共产党的看守所冬天里只能望而生畏,其中有个人在冬天四个半月没洗(她的拘押期正好赶在冬天),在冬天那只好不洗,遭了很多罪,无处去说。

6、翻号

翻号也叫搜号,就是搜查,基本是例行公事,每半月一次,大约在星期四。把人全撵到放风场地,面向墙蹲着,恶警象鬼子進村一样,把室内三十多人的东西,食品、日用品等等一股脑的全倒到板铺上,不分谁的,乱丢一堆,完事后你得自己找回仅有的属于自己的东西,重新整理。更可恶的还在后边,屋里没找到违禁品还不罢休,要搜身,不是摸摸身体,强行要求在外边蹲着的人脱衣服,一件一件的脱,直到全部脱光,冻的人直哆嗦,把人羞辱的已没有了人格,你不能吱一声,失去了做人的一切尊严。这就是恶党的天下,叫恶党不对吗,但恶党的这些恶行也让众生看到它的真面目,犯人也知道共产党邪恶滔天。

在只有我一个大法弟子的状态下,在面对不同的众多犯罪嫌疑人的环境中,我面对的众生只有这些人和警察,我首先摆正我自己的位置,我是大法弟子,在这里我就是法轮功的代表,我的言谈举止能让人认同大法、认同大法弟子,也能变成褒贬大法的理由。随着人员的流动也会带来其它监室大法弟子信息,她们做得好坏褒贬都有,我也在思考,我知道让我听到也不是偶然的,怎样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又能更好的证实法已摆在我面前,只有大法能指导我。

想学法又没有书,只能靠记忆(这时我真正的体会到了背法的重要性)。坐板时别人背监规我就背《论语》、背《转法轮》里的标题,背《转法轮》的内容,能想起就反复的背,遛板时(围着板铺遛圈)还是背。坐板的时候我还发正念。长时间发正念使我感觉心里静极了,感受到心无杂念的那种美妙。有人说我打坐时金光闪闪。

我觉的我的正念强大无比,在洗漱时、吃饭时、放风时、晚饭后,利用一切能说话的机会给我接触到的人讲真相,劝三退。我不看环境,不挑人讲,我深知我必须溶入到她们(常人)中去,做好自己想做好的(师父所要的),才能完成我的使命。我以良好的心态对待大家,我心态的表现是任何人都不能比的,每天都乐呵呵的,虽然警察不安排我值班,但有人不舒服了我也会替她们值夜班,别人不愿干的我抢着干,我看到大家仰脸举手睡觉腿不能长期伸直,我教大家叠褥子的方法,垫到大小腿间,减小痛苦。监室好多天不开门,洗完的衣服我教她们一种抖搂方法,可以使水分更多的甩离衣物,能尽早的让衣物干爽,不至于着急换衣时穿上那还没阴干的内衣。大家都很高兴,痛快的宣称叫张氏睡觉减压法、张氏抖衣法。我还帮她们用自己的方法缝补衣、裤(没有针)、钉扣,大家都喜欢我,管我叫大法姨,这是大法给我的智慧带给我的荣耀。

洗冷水澡尤其在冬天,是全体在押人员最痛苦的事,对大法弟子也是一个考验。监室里我年龄最大,对我来说它不是事,只要允许,我没落过,我知道有师父法身保护我。我觉的这不是小事,别人一看就说:“你看她炼‘法轮功’炼的身体多好,等我出去我也炼‘法轮功’”。有年轻人说:“姨呀,看你凉水一盆一盆的往身上浇(每盆水都是从水管里现接的),洗的热气腾腾,你有神功护体呀,我们真是羡慕”。说是说,可有人悟到,和我一起洗了起来,结果不冷,腿不疼,后来她们也知道是大法给她们的福份。所以都争着和我洗。这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转法轮》)佛法的体验。

有时一些人唱歌,我也唱。开始小声哼唱,可那么多人被大法的旋律吸引了(这真是大法的威力无比),让我大声唱给她们听,我就唱“来自深穹的呼唤”、“思故乡”、“咏梅花”、“得度”,当唱到“快醒醒”时,有那么多人在哭泣。可要知道这里可是监狱啊,她们都是犯罪嫌疑人,大法的福音唤醒了她们内心长久的记忆,我深深的认识到是师父的法大,是师父的无量慈悲,感召这些人的醒悟,我替众生谢谢师父。

三、正对恶劣的环境,救度不同类型的众生

十四个月的非法关押迫害中,我先后经历了七位房管(是监狱为自身目地,在监室内找一个临时管事的人),几百名犯罪嫌疑人。其它监室有的房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明慧已有报道),但我经历的房管都作了三退。负责看押我的警察,在师父大法的法理感召下,在我的正念正行下,也收敛了邪恶的作风。

有一次狱警急匆匆的叫我的名字,她说“某某你叫我善待她们,她们谁善待我了”,我想一定是上边扣她分了,我笑着说:“你把心放大点”,我的话让警察很感动,说了句:我不管这一房了,我带你走。她那意思是由于我的存在整个屋里的状态特别好,她的管理轻松多了。可我说“我得跟我师父走”。

每周一调進新人,管房的就说,姨呀,你是老人儿了(每个大法弟子从来到走只被关在一个监室),大姨在我们监室是我们大家的福份,姨给大家说说咱房里的规矩。我就利用一切机缘,在拘留所这邪恶的地方正一切不正的。

我先从安慰关心大家谈起,我说:我们中的人都很好,大家能走到一起,是缘份修来的,如果你心态不好,你得了小病还好说,大了家里就要给你拿钱,你想过吗?你已经给家里带来了灾难,家人要为你托人,还要给办案的送钱,给检察官、法官送钱,来一趟人吃马喂,车脚路费,给你买只有这里让穿的衣物,给你存钱,有的案子还要赔偿,知道你给家里添多大麻烦吗?有句话说:家存万贯,养不起一个劳改犯。有人开始抽泣了,我接着说:“不要哭,你们的精神不要垮了。知道吗,你们原本善良,走到今天是被这个变异的、邪恶的党文化造成的,人都不知有天理了,你为了小利走错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庄子有这样一句话:“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天地间,世间万物都有一个天理在制约着,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个理就是天法。“真、善、忍”就是天理、天法,是永恒不变的,一个人的好坏就是他衡量的。既然進来了好好梳理一下人生,向老天忏悔一下自己的错,你有这个忏悔的心,神就会知道,神是慈悲的,神不会记人之过,神会原谅你,你的案子就会有转机。今天我们有这个缘份,你才能听到这些,我还有更好的方法让你心宽体胖,轻松走过劫难。你想知道,过后来问我。这样一说很多人都抢着来和我聊,她们说:姨你念多少书?你咋什么都知道、都懂,啥都会干,你咋那么聪明呢?我就告诉她们我是大法的弟子,是师父的大法给我的智慧,要不共产恶党这么迫害我们都不放弃。我再给她讲“天安门自焚”真相,讲“六四”,讲共产党建政几十年对中国人的迫害,揭露共产党的谎言。就这样来一个讲一个,个个明白真相,了解了大法好,劝三退。同时告诉她们是我师父慈悲,让你的犯罪到此为止,让你今天这个环境听到大法真相,大劫难来时留下宝贵的生命,她们真的从内心认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对大法弟子肃然起敬,认同大法,认同大法弟子的所作所为。

邪党表面搞的很光亮,实际拘留所的环境还是很恶劣的,如一张八米长的大铺有时住十六人,那么住在靠边就是一种奢侈。一次常人甲在管事不在时抢占别人的位置,睡在了边上。我动了常人之心,没修口打抱不平起来,这样她就向警察告了一状,还没说完,就叫警察给喝止住了,她也就没敢再说。到了下午警察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问了事情的原因。我就向警察说:“对不起,是我的心性没修到位,说话语气不善,造成甲生气,给你们添麻烦了”,我又介绍了一下事情的原委。我回到屋里后,警察随后也跟進到了监室,甲却突然站起来向警察报告说:在屋里常宣传“法轮功”,她就是一霸呀,我怕她呀!可还没等她说完,警察却提高了嗓门说:某某你纯属于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人家啥都没说你,你却告人家状,你串铺有理啦。一下把甲镇住了,缓过劲来赶紧向我道歉,也向警察道歉。其实我已认识到我们大法弟子不应管这样的事,师父也点化我了,“有人说:我就想管坏人。我说那你就当警察去算了。”(《转法轮》)我意识到我管了她以后,爱面子的心没去,中间几个小时也没向甲道歉或解释,招来了麻烦。事后她对举报感到不好意思(这是对大法的干扰),我没气也没恨,调房时我还把我合脚的拖鞋给了她,劝她要调整好心态,洗消怨恨,并嘱咐她得福音救众生,逃出劫难。她被我的宽容感动,感谢上帝让她认识了我。

有一位唐姓女士,她属于秘密关押,没人给她存款,也不准送進衣物,更不让见家人。我尽力帮助她,给她讲真相。她特别信任我,告诉我她的真名,希望我回家后给她带个信,最好见她父亲一面。我回家后很快就见到她在医院的父亲,并带了鲜花,还带了有师父的讲法及“普度”、“济世”、炼功音乐等内容的MP3.八十七岁的老人一直在听,坚持等女儿回来。后来唐姓女士说:老爸太爱听我送的MP3,连充电的一会都不等,一直到离世。唐女士感激的说:姐呀,大恩不言谢。我告诉她:你谢谢我师父吧,是师父在做。新年时唐女士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上善若水,心底一片纯净;厚德载物,万事大肚能容;自然本真,天佑幸福之人;大道无边,好人一生平安”。不仅她三退,家属也三退了。

就这样在十四个月里,我一步步走下来,在其间我象记不起其它事,但证实法上我头脑特别清醒,每个劝退的人都记得清清楚楚,有好多人三退后,在狱中念“法轮大法好”病好了。有一个犯人,腿老痛,上厕所有时都站不起来,睡不着觉,我教她背“法轮大法好”,她真的长期念,一次在室外站场,站了二个多小时,回来后突然想起腿没疼,事后她欢快的对我说我腿没疼,我还要念“法轮大法好”。还有供其它邪灵的都得救了,还有曾组织卖淫的也向天认罪,都从共产党的谎言解脱出来。经清点我带出有一百四十三人三退名单,这些人我都清清楚楚印到脑海里,那时我的头脑真是太清醒了,都退出共产党及一切附属组织共青团、少先队。

由于我能正念正行,使得监房内的气氛很平和,哭的不哭了,闹的不闹了,想死的不死了,郁闷忧愁的想开了,好多人还增加了体重,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人常到我家,感谢我在那种环境下给予她们的安慰和开导(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有的人背《洪吟二》〈做人〉,现在有两人已经开始拜读《转法轮》。今年过年时家里来了好多人,我给她们的礼物是二零一二年神韵光盘,她们还能帮助其家人三退。

四、在法庭上自我作辩护 正念压邪气

孩子怕我年龄大了不退让,加重迫害,托他做律师的朋友两次来探监劝我服软,我对他们冒着危险来探监表示感谢,我就给他俩讲真相,知道他们明白真相,也就不劝了。

后期伪法庭对我非法开庭,我认识到这是我证实法的焦点,必须为大法讨回公道,法庭问我请不请律师,我说:不请,我说:我请律师你们还对律师進行迫害,我自己可以辩护,我有一万个理由。

对检察官的所谓证据,我一一進行驳斥和自我辩护,检察官认为我认罪态度不好,要求法官重判。庭上我要求法官说出有哪一桩案子是因为人修炼了“法轮功”而为之。我说:“大法弟子到哪都是好人,要么你到看守所去调查我,现实中吃、喝、嫖、赌、抽;贪污、腐败、诈骗、搂;烧、杀、抢、掠、偷,这十四种犯罪里有法轮功的吗?我只不过是象古人云:‘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劝善之事,我何罪之有?”大法给我的智慧让法官张口结舌,只好草草收庭。

十四个月的迫害,使我在修炼中更加成熟、坚定,但我也悟到迫害不是无缘无故的,是弟子人心不正招来了迫害,让师父操心了,弟子会用向内找的法宝认真学法,在法中正一切不正的,在做中修,在法中悟,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