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说说残酷体罚和酷刑》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昨天看了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说说残酷体罚和酷刑》一文,我认为,同修在这个问题上法理清晰,谈的真好。但其中有这样一段:

“仅就重庆女子劳教所为例,只要没被所谓“转化”的大法弟子,每天都必须从早上六点笔直的站着、或不动的蹲着到晚上十一点,有时时间还会更长,且不说被发现站得不直、或蹲着动了,会被‘包夹’们拳打脚踢,就单单说站和蹲,时间一长,那个腿疼的真的是无以言表,每天下来后,很多大法弟子的腿都肿的象发泡的馒头。这种长时间的站、蹲,等于天天在闯关,每天都必须要有很强的正念和坚强的意志力才能闯过去,一天、二天,基本上同修都能闯过去,十五天、一个月,就有一部份同修闯不过去了,随着时间的加长,闯过去的同修就越来越少。邪恶就是采用这种让大法弟子天天受活罪,用这种杀人不见血的,我暂且叫它“冷酷刑”,把大法弟子一个个的拖下水。这就是为什么在劳教所里有不少大法弟子在第一次被迫害时,邪恶用锁地环、毒打、电刑都不能改变她对大法的正信,而在这一次长时间的站和蹲的折磨中却走了弯路。”

我觉得认识上有不足。因为还是听从了邪恶的指挥和命令,所以才会出现象同修说的:“……十五天、一个月,就有一部份同修闯不过去了,随着时间的加长,闯过去的同修就越来越少。”

为什么要在邪恶画的框框——“冷酷刑”里去“闯”呢?不配合这种强加的要求和无理的命令与指使,不就不用“闯”了吗!那么,如果不配合它,“冷酷刑”不就不存在了吗!我们应连“冷酷刑”的本身都不承认。

我清晰的记得十年前,在某迫害法轮功学员邪恶的劳教所专管大队,一夜之间邪恶抽调了三十几名他们认为“恶、狠”的其它大队的恶警,对大法弟子進行残酷的迫害。记得那时很多吸毒人员说:“空气都是紧张、凝固的。”而当时被关押在那里的约有八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大家都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邪恶的气势真的如排山倒海、天塌地陷一般。短短的几天内,就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打伤住院。随后,就是分成几个分队,包括成立严管分队進行残酷的折磨法轮功学员,以实现他们荒唐的“转化率”目标。

恶警指挥吸毒人员,采用各种手段对法轮功学员们進行各个击破。除了毒打、一天只让吃约二两多米饭外,我看见他们最常用的就是要求法轮功学员每天站军姿、正坐、抱头弯腰九十度扣起、固定某种姿势长期下蹲、上下蹲、俯卧撑、蛙跳,甚至不让睡觉等手段,以达到向他们妥协为目地。对于坚定的他们以此手段逼迫写“遵守队规所纪、所内不炼功的保证”,对于不太坚定的他们以此胁迫写“三书”。

于是,几天内,就有很多同修坚持不了抱头弯腰九十度“扣起”和下蹲,就妥协了。期间,还有位中年医生法轮功学员,在严管组邪恶吸毒人员要求他一天抱头弯腰九十度“扣起”,从早上吃早饭后扣起到中午,午饭后又开始扣到吃晚饭。一天要扣十个小时。吸毒人员在他扣的地面放了两张白纸,他身上的汗水一颗颗的就掉落于白纸上。每天要浸湿多张白纸。但即使这样,他还是咬牙坚持了二十几天,最后妥协。那时劳教所百分之九十的法轮功学员就是在这种“扣起”和下蹲等的体罚上妥协了。后来很多新去的法轮功学员,这样坚持不了几天就妥协。

最初,我也试着“扣起”过几分钟,约几分钟就感觉头晕脑胀,我意识到这样等于是自己折磨自己,不妥协才怪。于是,我除了站和坐外,其余一概不配合,无论他们怎么打我。在很长时间邪恶的严管组里,期间还出现过他们叫我做上下蹲和固定某个姿势的下蹲,起初我都当活动筋骨般试着做几下,但发现他们是要通过这种方式体罚、折磨我时,我就立即抵制,再不配合。一次晚上约十二点,一邪恶吸毒人员头目见我坐姿不符合他们的要求,就说:“今晚上你莫想睡觉了。”我立即回应:“我不承认!”当时心里想的是:你旧势力说的不算数,我不承认你旧势力的安排;如果真的很晚了不让我睡,我就吼,反正就是要主动破除你,不承认你。他破口大骂了一句,不到两分钟就叫“包夹”我的人让我睡觉。几天之后,他们见其它方法包括毒打对我都不好使。深夜零点刚让我睡下,约一个小时后,旁边两个“包夹”我的吸毒恶人用竹丝捅我的耳朵,让我无法入睡。我就大声的吼了一声,惊醒了所有的人,包括值班的马上跑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之后,他们再不敢这样对我。还有一件事情,由于长期在严管组经受迫害,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也不怎么管我,让我正坐,不乱动就行,但要晚上近十二点才让睡觉,而早上六点就起床,等于一天要坐十七、十八个小时。当时臀部已经是坐烂流黄水,干疤又坐烂,身体的承受导致更无法静心背法。那段时间,我就心里对旧势力(我天目看不见)说:你们强加给大法弟子的这些方式起了什么作用呢?能让大法弟子提高什么呢?好象什么作用都没有……结果几天后恶人就叫我九点多上床休息了。当然还有很多抵制邪恶的例子。那个时候我的想法就是:不管你邪恶有什么招数,我都不承认,邪不压正;不该承受的坚决抵制、不配合。

当然,这也只能算是在一定程度上破除了旧势力强加的迫害,而离大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很远。

当时整个劳教所,能破除邪恶迫害的几个同修都是不配合邪恶各种体罚和无端要求的。

听说直到现在,该臭名昭著的劳教所能走过来的同修,也都是不配合抱头弯腰九十度“扣起”和下蹲等体罚的同修。

师父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