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学员的反酷刑展走向纽约媒体


【明慧网2005年5月27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在这里我向大家汇报一下曼哈顿的加拿大反酷刑点讲真象小组在参与曼哈顿正法过程中如何把反酷刑展摆到了纽约各大媒体门前。

今年一月,美联社驻北京记者被中共欺骗下报道了一则关于天安门自焚栽赃案的不实新闻,被全世界多家媒体转载,成为中共散播仇恨宣传的工具。以加拿大法轮功学员为主的多个地区学员在美联社纽约总部所在大楼前持续和平请愿近两个月,要求美联社与学员对话、报道事实,然而美联社不予以回复。对于这个媒体,我们体悟师尊慈悲救度的苦心,希望再给它進一步了解真象的机会,最后留守的加拿大学员决定就在马路对面進行两周的反酷刑展。

在这里摆反酷刑展是有一定难度的,因为很多学员都反映说这里每天刮着强寒的狂风,气温比其它地方低6-10度。反酷刑展第一天,学员只有五个,三个学员分别扮演警察与受刑者,一个学员发资料,另一个学员拿着展板带着麦克风到美联社大楼门前给正在那里休息的大楼工作人员讲解和征集签名。

当学员透过麦克风缓慢而清晰的讲述法轮功真象、迫害的残酷和呼唤正义与良知时,人们停止了谈话,静静的听,并不时朝马路对面的反酷刑展看,渐渐的,人们过来索取资料,观看展板,提出问题并签名。两名美联社工作人员对我们说:“我们问了总裁,他说已经见过你们学员两次了。”我跟他们解释了见面是怎么回事,他们满脸歉意的说:“美联社对你们做了这些事情我们感到很难过,我们只是普通职员,不能帮上实质的忙,你们这样做很好,坚持下去吧,祝你们好运!”

反酷刑展的第二天,突然刮起暴风雪,天气变得异常恶劣,狂风横扫着鹅毛大雪把我们的脸打的刺痛,眼睛也睁不开,无法進行反酷刑展,于是我们就在风雪中炼功。窗外风雪中打坐的学员的身影和窗内躲在暖气下悠闲的员工形成强烈的对比,我们在风雪中表现出的坚定意志震撼了整幢大楼的人,记者们纷纷从大楼走出来,拿着摄影机近距离远距离拍照,甚至站在马路中间拍。

两周的反酷刑展带来的收获是未曾预料的,持续不断的签名支持和来自大楼众多员工的鼓励一方面为这些生命奠定他们很好的未来,同时也是对我们证实法的一个肯定。然而美联社高层态度依然强硬,对于采访法轮功学员和报道自焚真象的要求,美联社回复说这是不可能的(It's not gonna happen)。

对此,学员内部進行了交流,大家认为,在美联社门前的两个月讲真象加上反酷刑展,使大楼里面包括美联社在内的四个媒体及其它公司的工作人员都对大法有了较深入的认识,让他们有机会摆放各自的位置。对于美联社,大法弟子本着慈悲救度之心方方面面给了它多次机会来弥补,师父在《向世间转轮》中说:“大法弟子在讲真象中已经充份的给过了人机会,历史的今天人一定得选择生命未来的路,听与不听也是人在选择未来。” 在曼哈顿正法这分分秒秒如此宝贵的时间里,我们不能再把精力和时间停顿在这一点上,美联社事件很重要,但它只是一家媒体,我们不能因为一个美联社而错过那千千万万等待救度的众生,更不应该寄托通过美联社的改过而让讲真象有一个实质的飞跃。

同时,美联社事件让我们進一步看到了给媒体讲真象的重要,曼哈顿证实法讲真象已超过半年了,媒体依然是我们讲真象的薄弱环节。师父一再强调媒体的重要性,那我们的反酷刑展就应该直接面对更多的媒体,让它们深入了解迫害真象,同时把美联社的事情向所有媒体曝光,既是让媒体在正法中正确摆放自己的位置,同时也是继续给美联社机会。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里说:“这件事情没有结束呢,对任何一个生命都是机缘,都是机会。”同修经过交流后决定暂时从美联社撤出,让加拿大的反酷刑展循环在纽约各大媒体大楼门口展出,每个媒体做二周左右。

撤出美联社后我们搬到的第一家媒体是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第一天就出现狂风暴雨的干扰,以致反酷刑展无法進行。我们在反酷刑点炼功发正念清场后转到附近的地铁站发资料。第二天天晴,反酷刑展顺利進行。

半年来曼哈顿讲真象反酷刑展很少有设在超过九大道的地方,CBS所处的是第十大道,很多人包括CBS的员工并没有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过我们的反酷刑展,人们的普遍反应是惊讶与难以置信,接资料和签名的人很多,不少人在反酷刑展板前默默的看,我们便前去讲解。一个西人女孩签名后又拿走了几张空白的征签表,说要帮我们征签,完了寄回给我们,一小时不到她就回来了,把已经签满的一张表还给我们,说剩下的她会尽快签好寄回给我们。

一些人第一次不接,两三次经过反酷刑点后学员递给他就接了。有些中午出来吃饭的人光看不接,下午下班经过就接了。有些人第一、第二天不接,但第三或第四天就接了。所以我们体会守在一般的街道上和守在大公司门前是不一样的,后者是一群固定的人群,大法弟子在那里设了一个场,天天经过的几乎都是这些人,最后他们的善念出来了,他们本性的一面就渴望了解大法和得到大法真象资料。所以虽然守CBS那些日子是我们人手最短缺的时期,只有四个学员,有时确实忙不过来,但大家也不着急,心态祥和的守了下来,并且有较好的效果。

CBS的人对我们说,CBS里面开始谈论法轮功了。也有不少人问我们为什么选择CBS,我们说这场对人类信仰自由的迫害造成数以千计的人含冤而死,迫害仍在继续,但在西方社会知道的人不多,是因为西方主流媒体很少报道,个别媒体如美联社甚至帮助中共散播假新闻误导世人,加重了迫害,我们希望更多的媒体了解真象,即使不能对大法有更多的报道也不至于沦为中共的喉舌,所以不仅CBS,我们还要到更多的媒体去办反酷刑展让他们了解真象。

听了我们的话看了关于美联社报道假新闻的展板,很多人认同我们的做法,并都希望能够为我们做些有益的帮助。最后两天,一位CBS电台的高级业务经理和另一电视台市场部的负责人在和我们交谈时,对我们提出的为反酷刑展做一个免费的公益性广告的要求表示可以考虑。虽然最后因为某些原因未能成行,但在反酷刑展讲真象过程中众生激发出的善念,为这些生命的未来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接着我们的反酷刑点搬到了ABC(美国广播公司)。ABC门前的街道热闹宽敞,跟里面的保安工作人员沟通好了后,反酷刑展顺利摆开。第一天,反酷刑展刚刚展开,一个在ABC工作的女孩在签名表上签了名后就说:“你们为自己的信仰做了一件非常好的事情,选在ABC门口做选得很对。”当我们在展板后面整理东西时,另一个女孩从展板缝隙探过头来跟我们说:“你们在ABC门口实在太好了!我见过你们在街道上,公园里和别的地方,就没见过你们在ABC门口。今天在这里看见你们我真的很高兴!”我们悟到这是师父借常人的嘴肯定我们所作的这一切。

由于我们的反酷刑展几乎正对着ABC的门口,法轮功自然就成了他们闲谈时的重要议题,经常会见到在门口休息的工作人员三三两两对我们的展板指指点点,不停的议论。守ABC的这两个星期,ABC员工从上至下几乎都接到了资料,他们仔细的阅读文字展板,特别是关于美联社的,然后问我们问题。以后的日子里,我们看到好几次当这些人从ABC走出来时,会给旁边的人解释法轮功是什么,我们在做什么,为什么这么做,并鼓励他们接我们的资料。很多人拿了资料進去看了,下次就直接走出来签名。一名音响工程师上了我们网站,打印了五十份复印了近百份“法轮功之友”网站上的“你能帮什么忙”的资料,供我们反酷刑点派发。一名ABC的来访客人和助手一边看反酷刑展一边摇头说太难以置信了,这些人仅仅因为炼功就被镇压。他们拿了几份资料,说给他一个朋友看提醒他正在中国发生的事情。

二周的时间,我们与ABC的员工从陌生,到讲真象,到熟悉,到成为朋友。一些常见到面的员工看见我们时或合十或做一些模仿我们炼功的动作,目地是逗我们高兴,透露着他们对我们友善,对大法的认同。

最后一天,ABC一位著名的首席通讯记者出来看了反酷刑展,与学员聊了一会儿,并问有没有新闻部人员出来采访。我们说我们也问了里面的人为什么不来作新闻采访报道,他们说主要因为事情过去发生,现在是持续,而没有更新的事情发生,也就是说没有新闻点,所以比较难作采访。

现在,在媒体门口做反酷刑展進入了第七周,我们的新展位设在了另一家媒体NEWSWEEK 的门口,开始面对另一群渴望知道真象的生命……

总结近3个月来面对媒体讲真象过程,渗透着每位参与的学员对法理理解和在互相心性摩擦中提高自己,贯穿其中的是修炼。在这过程中学员对法负责的态度是很令人感动的。第一天反酷刑展,学员只有五个,送反酷刑展道具的车子来晚了,大家忙忙乎乎的立起展板、固定架子、化妆、发资料、讲解和征签,一直忙到下午结束车子把东西都装走后才发现大家都还没有吃中午饭,但却一点都不觉得饿。演酷刑的两位学员是很苦的,没有替换演员,他们一个進笼子里,一个坐板凳上,累了就板凳的换到笼子里,笼子的换到板凳上,就这样轮换着就演了一个下午,中间没有休息没有上洗手间时间(因为卸妆又上妆费时间),直到结束前提前半小时下来炼炼功休息缓一缓,直到后来从DC点来了两位支援的老阿姨,情况才得到改善。其他地区同修对反酷刑点的支持和参与也使我们在媒体前讲真象能顺利持续下来。我们点一直只有一位讲英文比较好的学员,而面对媒体这一特殊人群是需要讲大量英文的,当这位学员吃饭或休息去了,碰到有人询问就有点应付不过来了。后来分别从美西和纽约本地来了两位英文好的学员,情况缓解过来了。另外,我们点还缺西人面孔的学员,于是就有学员分别从英国和以色列来了。有一次在跟物业管理人员交涉是否能在那里摆反酷刑展的关键时刻,突然出现一位纽约当地西人弟子给他们讲真象,反酷刑展就顺利摆下来了。我们体会到在曼哈顿证实法,只要路走正了,方方面面都有师父为我们圆容好,正如师父在《洪吟(二)·师徒恩》里的两句诗:

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5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