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反酷刑展讲真相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五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非常感谢今天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和大家来分享自己近两年利用反酷刑讲真相的一些感受和体会。两年来无论是夏日酷暑,还是刮风下雨,我们利用反酷刑展讲真相的活动在布里斯本市中心的繁华地段从未间断过。

每次一到那里,大家密切配合,以最快的速度把反酷刑展的架子搭起来,布置好场地。为了揭露中共邪党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让这里的世人更進一步了解中共邪党的本性。我们除了图片展外,还做酷刑模拟演示,有时摆好一个姿势一动不动要两三个小时,如果再遇到暴雨,全身都湿透了,但一想到中国大陆的同修冒着生命的危险还证实着大法,救度着众生,有的受着酷刑的折磨,有的甚至失去了肉身,我们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这两年来,在这热闹繁华的人行道上,我们遇到了各种职业和抱着各种态度的世人。有的非常支持我们,有的从一开始从不明真相,但经过我们讲真相后到同情、支持。当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曝光后,我们在展板中增加这方面的内容。记得有一位护士看完真相资料和展板后说:这是一件非常不幸的事发生在中国大陆。随后拿起了我们的征签板请路过的世人签名。还有一些世人看完真相资料和展板后跪下,流着泪,双手合十,然后走过来签名。

记得有一天早晨,有一位年纪大的中国老人,路过看到我们的“九评”展板后就开始破口大骂,说我们的展板是有损中国人的形象,破坏了中国人的颜面,并声称他不相信这些事的发生。随后他一边叫警察,一边的责骂,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引来许多人停下来观望,有的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们。这时,我们都认识到这是一个向世人讲真相的好机会。我们一边发着正念清场,一边善意的向围观的世人发真相资料和讲着真相。

后来这个中国老人很不情愿的拿了“九评”等真相资料离去。第二个星期,他再次出现在我们的反酷刑展处,与上次不同的是,他不再大声责骂,而是把我们的展板又认真仔细的看了一遍,然后带着深思的表情悄然离去。从法中我们知道:今天的人都是为法而来,世上的每个人都有他/她明白的一面。

在我们做反酷刑展讲真相的时候还常常遇到中共邪党的特务的破坏和骚扰。有一次,有一特务向警察举报说我们阻街违法。当即就来了几个警察。我们一边出示市政府发给我们的许可证一边发着正念,并主动上前和警察讲着真相。

警察看后表示我们的活动可以继续進行。没一会儿,有一位穿着时髦的女士来到我们面前签名支持。她说:“你们还认识我是谁吗?”原来她就是刚才来的那位女警!显然刚才的事也使她明白了真相。事后我们又去了警察总署進一步向他们讲真相,并留下了英文“九评”等真相资料。他们当即表示会转告城里的其他警察以后不要打搅我们做真相活动。

通过这两件事,我们对师尊教诲的“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有了進一步的理解。

下面再谈谈在我做反酷刑展讲真相的活动中所遇到的过心性关和旧势力对我肉身的迫害和干扰。有一次是我的腰部突然肿起一个包块,引起神经剧烈的疼痛,而且发展突然猛烈。当时我就近于休克状态。这时我的家人(也是同修)立刻围着我发正念。

此时我脑海闪出一丝的念头,那就是:我是师尊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坚决走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的路,坚决不承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和干扰。即使我在修炼中有漏,也不允许邪恶迫害。旧势力不配来考验我,我有师在有法在。我还要留着我肉身来救度更多众生,完成对师尊发下的史前大愿!渐渐我醒了过来。虽然疼痛使我彻夜不眠,但我忍着巨痛,白天仍然象往常一样继续出去做反酷刑展和讲真相。

这时我腰部的包块开始流脓,在酷暑中我有时穿着警服,扮演警察,每次一站就是四个小时。但我从来没有退缩过,就这样我终于闯过了这一关。

当“九评”问世后,有一天我们正在家里做展板架子,电话响了,我急忙跑过去想接电话,我的一只脚碰到厨柜上,当时我的一个脚趾就被撞的缩進去一半,但我还是忍着巨痛,从未影响我做真相的任何活动。

几个月后,在一次做真相活动的路上,我又一下子掉進了一个水沟,扭伤了左脚,一连串的干扰都没有动摇我做反酷刑展讲真相的决心。我仍然做着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我认识到救度众生的紧迫,一秒钟就是一段历史。我要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澳大利亚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