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窟三十八天 讲真相三十八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三日】下面我把自己一次在魔窟中三十八天,天天讲真相救度众生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反迫害,讲真相

那天夜间一点左右,警察把我们劫持到县看守所,让我在拘留证上签字。我抵制迫害,拒绝签字。他只好说:“你不签我替你签”。被关進监室后,犯人就扔给我一件号服,我讲:“我是炼法轮功的,不是犯人,不穿这个。”因是夜间,也就算了。起床后犯人又把号服扔给我让我穿,我仍不穿。管教把我叫出去,我就主动跟他们说:你能静心听我讲十五分钟大法真相,保证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会使你立马感到大法的神奇,立马会打哈欠(师父给了我这个功能,我已成功劝退了五十位以上科局级众生)。他听了很是紧张,好象立马就要打哈欠,很害怕的样子,和气的对我说:你在这里得听我的,我不能听你的。看表情似已明真相。我说,我一是坚持每天学法炼功,二是不参加劳动。他说:尽量照顾你。回监室后他就把号头叫了出去,显然是安排与我有关的事。

由于有了好的开端,在师尊的呵护下,我当天就面对全号十二人讲真相。从邪党编造天安门伪火栽赃法轮功,到各种预言及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逐一做了讲解分析,大家都听的特别入心。当讲到《九评共产党》时,所有的人都咬牙切齿。这时,号头让大家停下手中的活,让我好好和大家讲讲,大家也都一致表示愿意听。我怕自己刚到,管教不理解的话会干扰这个场,我就让大家不要停止干活,只是干慢一些。我讲完后,还有几个提了一些问题,我都一一作了解答,最后除一名死刑犯外,全部表示要退出邪党及所属组织,还说要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号头还明确规定:以后凡是再進来的新号,不能先背号规,一律先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背师父的《洪吟》〈做人〉、〈别哀〉。

由于这些人明白了真相,本号也出现了几件奇迹。一个汽车修理工因打伤人被抓進来,不但要赔偿数万元,还要判刑。明真相后时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到一个星期就出去了,不几天又出去了两个。大家看到两个多月本号一直没有放人走了,这十几天就走了三个人,对念“法轮大法好”更认可。还有一个惯犯张某,他自认最少要判十五年以上徒刑,开庭那天,当法官宣判十三年徒刑的时候诉讼人当庭拍案抗诉。回号后他认为一定要改判了,会判的更重。我告诉他以后不要再做违法的事了,坚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会给你加刑的。第二天诉讼人提出说要改判。我告诉他你坚信大法只要你诚意信,决不会改。第四天,判决书下来仍是十三年。他当即跑到我面前说:“法轮功真能救人,那天你来告诉我后,我心里就好象种下‘法轮大法好’一样,每天睡醒后都在想着‘法轮大法好’。”还说,要早见到我,也不会干这些犯法的事了。

由于好事不断的出现,大家都向我要抄好的真相资料。还有两个少年犯,晚饭后学着我发正念,除邪恶,当场都有反应,两眼流泪,哈欠不停。为了号里人学习方便号头让我抄师父的《做人》、《别哀》,贴在墙上,便于大家都能学。贴上后,看守所收新号时就让他们念,管教来看到了也念了起来。因抄真相资料没有纸,两个犯人主动把两个本子拿给我。我给他俩每人五元钱的食品(因号里无现金),他俩坚决不要。我知道即使在特殊的环境下大法弟子也不能要别人的东西,就坚决要给他们,他们无奈的说:“就算给大法可以吧?”我听后非常感动,这真是众生得救的心声(出来后我把这不寻常的十元钱交给了资料点)。

第一个号头走后,第二个号头坚定的说,号里的规定一定要坚持下去,即使你走了我们也要让法轮功在这号里传下去。

二、坚持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救众生

進号的第一天,我就坚持师父教导的做好三件事。因为时间多了,上午学法,整点发正念,下午学法写真相资料,早晚炼功讲真相,有不好的邪恶因素时,就不间断的发正念清除。打坐由原来打坐时间延长了十几分钟。号内号外环境开创的也都很好,有时号里劳工任务重想帮助大家干点,大家都讲,你不要干了,你去发正念除邪恶吧。几个众生还把太阳射進来的光线做记号,提示好整点发正念除邪恶,我写了多份真相资料,和号头两人分别扔進左右监室去。

在邪恶的黑窟,公安国保大队、法制科、检察院多次非法提审我,我都不放过任何机会,见面就向他们讲真相。例如公安国保大队副队长两次非法提审都是零口供,对他讲真相两次都出现了奇迹。我说:善待大法就是善待自己,给僧人一口,你将得到一斗。我不痴也不傻,我也是个大专生,东西南北中我都去过。工、农、商、学、兵我都干过,党、政、军中我都干了四十多年,法轮功不好,我去坐牢,我还会让妻子女儿去坐牢吗?人心都是肉长的,请你换位思考,为家庭和孩子也多想想。今天你善意的听我讲,马上你就会打哈欠。话音未落,他就歪着脸打起了哈欠。其他人也不敢再听下去了,不好意思的和我开起了玩笑。九天后这个副大队长又来非法提审我时,态度温和多了,我一直对他们发着正念,他不时又扭过头打起了哈欠。我慈悲的一笑。他也笑了,几个人就走了。当然,这些“口供”他不会记录的。检察院、法制科来人也是如此,也只是记录了姓名、单位。在非法上报我逮捕劳教时,竟荒唐的在材料上写我“态度不好”。

不法人员提审回号后,我多次对着窗口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元旦那天早中晚喊了多次,震动了多个监室,后来放风吃饭时还有几个犯人学着我喊,但不敢大声,我鼓励他们大声喊。

救度管教也是当务之急。不论谁值班我都让提我出去反映情况,但多数都不敢提,只有两个提我时,明白了真相都办了“三退”。不过多数在巡号时我都给他们讲了真相。一天晚饭时给两个管教讲真相,讲到“天灭中共”时,他们和我争辩好久很严厉的样子,犯人都非常害怕,怕他们迫害我,叫我不要对他们讲“太恨”,我说:我是救他,没事。不论是所长还是管教,大多都听过我讲真相,也有很多明白了真相。如一天晚饭后我正抱轮,管教慢声慢语的说:“老某,你怎么收功的,慢慢收下来。”我抬头问怎么回事,他说:监控室几个领导都在看着,等一会你再炼。其实看守所的那几个领导也都知道我炼功。有一次领导带着几个人查号,我立掌正发正念,他讲:“老某,你在外面人缘那么好,你为什么……”说着就走过去了,其实他从我身上已经看到了真相。

我隔壁号也有一个被判死刑的犯人,执行的当天上午刚上了刑车,突接上级通知“暂不执行”。这个先例据说几十年都没有过,回后转到我所在号,他本不认识我,一看到我就说:“法轮功一定会平反”,我说:“谢谢”。他就主动和我讲他两个婶子都是炼法轮功的,给他讲真相当时不相信。上一个阶段他号里送一个大法弟子来,他才明白了真相。那号里犯人都欺负这位大法弟子,他就保护着大法弟子,还给大法弟子提供了许多方便。后来这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送走了。他看到我传过去的真相资料后就向管教要求把我调到他号去(我和他那个监号是同一管教),管教对他说,我那个监号的人也不会让我走的。他还告诉了我管教给他讲了我和管教讲真相的内容。那些确实是我与管教讲的。这位死刑犯这次死里逃生,也就更证实了善待大法就是善待自己。后来他就一直和我睡一起,要我天天给他讲真相。听真相后,他经常泪流满面,哈欠不停,我出来时,给他留下了新大衣及抄写的两份《洪吟》。

三、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看《转法轮》时一讲未看完,就突然看到师父法像下面:“法轮佛法”四个字金光闪闪的发出亮光,就坚定了我信师信法的决心。二零零零年六月,为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三个月,诉讼到省高级法院,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堂堂正正的回到大法中。二零零四年由于“犹大”出卖,被迫流离失所近两年,回来后原单位恶头、经检、监察、组织部、人事局,层层签章要辞退我。这时,单位领导也刚换人,我就给新任领导讲真相,他愿意帮我说话,一天下午他到人事局“说情”,局长讲上午已向县长汇报,已经晚了。单位领导把情况跟我说了。我确实不感到惊奇,只是念更强了:“邪恶大章盖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几句话,我说:“我不符合辞退条件,如果辞退了我,我要到北京上访……单位也不要去人接。”单位领导立马给县领导打电话汇报。就这样,他们忙活了一年多、盖了几个大章的几百页的所谓辞退我的材料成了废纸。

十多年的修炼之中,也有顺顺利利、磕磕绊绊的时候,但是对信师信法一直毫不含糊,故此,多年来一直坚持着每天早上给师父叩头、敬香。我身感师父时时在呵护着我(多次惊险神奇之事以后切磋)。

这次在出魔窟前几天,起床前我都能清晰的听到一个声音说:“你腊月初二回去”。早饭后问管教才知道腊月初二还有四天,但由于我在有些方面做的不是很正,那天没能回去。但我坚信师父,既然师父点悟我,我一定能回去。在二十八的晚上八点多钟,我终于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全号欢呼跳跃,再一次看到大法的神奇。我双手抱拳说:谢谢大家明真相,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