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次破除常人观念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最近一段时间,我出去讲真相救人,不带任何人心,讲起来头头是道、句句在理,几乎一讲就让人能明白;发资料也是如此,尤其是张贴真相资料。以前总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怕心,散发资料抖抖呼呼、瞻前顾后,担心这担心那,心态很不稳;通过不断的学法,向内找,是不纯的人心在起作用:做成了就生欢喜心,飘飘然了;做不成就怨天怨人,生出了自卑心;诸多情况下还存在着求安逸心、懒惰、怕这怕那。

“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转法轮》),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不容易。因为是在常人社会中修,各种诱惑、各种人心都可能起作用,稍不注意,人心就起作用,就会正念不足,就会做错事、坏事。我体会到修炼并不难,是人心难去。因为师父已经给我们铺好了路,一切师父都安排好了,就只要我们跑跑腿、动动嘴就行了。所有的魔难都是人心招来的。师父在法里讲的很明了,只要我们认真去悟一悟,就奇妙无穷。

师父讲:“修炼是严肃的”(《精進要旨》〈明示〉),所以我们做事就要严肃,学法就得要入心、实实在在的学,还要时时事事对照去做。所谓难,就难在人心难去:得了便宜满心欢喜;吃了亏、受到刺激就产生不舒服、甚至忘了自己是干啥的。所谓笨与不笨,这是人的理,是人固有观念。许多事情只要破了人的观念,就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举几个例子:

一次出去张贴不干胶,去前求师父加持弟子,贴的时候我就在想:常人的广告到处都是,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心理负担;我救人是堂堂正正的事,干嘛心态不正常?我就干脆拿手里,找哪个地方合适贴,就大大方方贴,一会儿就贴完了。

发神韵光盘也是这样:我是按神的旨意救人来了,不是求人什么事来的,干嘛胆胆突突的?人家愿不愿被救,那是人家的选择,我没必要强制谁;谁要有什么不明白的事儿,我可以善意解释给他听;谁如果存心不良,我可以奉劝:最好不要作恶,善恶有报是天理;但你硬要执意如何,那也是你的选择,我没什么怕不怕的。当然,效果非常好。劝三退时,有的人很干脆,退就退了,很爽快;有的人顾虑心很重。在中国这个社会里,邪党太邪恶了,把人整的不成样了:戒备心特重,就怕“无辜”遭受到伤害!所以表现上就显的人心冷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自私的很。救人难就难在这里。

第二个例子,一次被邪恶绑架了,在看守所我就讲真相。刚开始环境非常邪恶,恶警利用坏人不允许我这样、不允许我那样,我不理他们,该干啥就干啥,炼功学法照旧。他们就打我、利用各种非人手段整我,我就跟他们讲:我是人间的护法神!什么都不在乎(虽然在常人看来,他们的毒辣手段太可怕了!无法承受,痛苦不堪,可我好象什么感觉都没有:用硬塑料鞋底打我嘴巴子,我只听到呼呼的风响。结果两腮帮子青的发亮,打我的三个小伙子都躺倒不动了,累的直喘粗气;用拳头砸我头顶、用脚踢我尾椎骨、蹬我屁股和腰眼,我坐在床边上,用高跟皮鞋蹬我大腿根……反而打我的人受不了,痛苦不堪!)我善意劝说他们:谁做的苦酒谁喝,这是天理!他们渐渐不敢了。

我绝食抗议他们的这种非法拘禁。到了第六天,恶警强行灌食,弄来塑料管子,将我绑在铁椅上,四、五个恶警强行固定我,不让我动。塑料管在我鼻孔里抽来抽去,鲜血淌了一地。他们将和好的稀面糊,用粗针管往胃里打。顿时我就悟到一个理:人吃什么都没味道了!不就是“食而不味”(《洪吟》〈道中〉)吗?不就是“只要填饱肚子,而没有对任何一种食物的执著”(《转法轮》)吗?从那以后,我就对任何食物都不执着了,填饱肚子就行(有时填不饱肚子也无所谓)。至于邪恶怎么折腾我、灌的东西是否有毒,什么痛苦,我浑然不晓得(我心里知道,都是师父在为我承受)。

第三个例子,“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转法轮》),讲起来好象都知道他的表面意思,实际上做到可要经过一番痛苦过程。在劳教所里有一次,我吃饭的勺子不小心掉進了大便池里。没了勺子就没法吃饭,而且只给一个,买不到。尽管我捞起后反复的洗,心理作用太厉害:总觉的这玩意儿不干净了,不能再用。经过好几天法上悟,师父在《转法轮》讲的那个真疯人“大便他也敢吃,尿他也敢喝”,为什么傻子他没了观念,而正常人的观念就那么强的呢?痛苦啊!那个感觉真是难受极了,好几天才算去掉了。

以上是我在这十多年修炼中的一点体会,很可能不符合法,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