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真理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九日】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正法开传在中共无神论独裁统治的社会中,正邪的对比和较量,鲜明的冲突一直没有间断过。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中国公民、普通的大法修炼者,在大法洪传人间二十年之际,写出我的点滴经历,证实大法的伟大,大法师尊的伟大,造就了千千万万敢于走真理之路的大法修炼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这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当我和同修们一起在炼功点炼完法轮功的动功时,刚睁开双目,看到周围的人群和远处幢幢的人影(警察、便衣),人们带着疑惑目光静静看着我们,一位离我最近的提着菜篮的老大爷打破沉默,问我:“闺女,电视上不是说不让炼了吗?”我认真的对老人说:“大爷,别信电视上(说)的,十年文化大革命不都是这样吗?”老人认真的点头。周围的人群还是静静的,没有人离去。

我们的炼功点在一个早市的附近,晨起的人们已经熟悉了我们炼功的身影,但今天有所不同了,从七月二十日起,我们沈阳市的站长和一些区辅导员就被警察抓了,听说全国各地都是这样,这两天大批的学员自发的到辽宁中共省委、省政府上访,辽宁其它地区的同修也连夜的往沈阳这个省会城市赶,大家急着在想办法,希望政府不要把一亿修心向善做好人的人推到对立面,不要把佛法大道在中国洪传的殊荣践踏了。

但是,辽宁中共省委、省政府调动大量的武警,对去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一批一批的抓人。武警都是很年轻,训练有素的,更可疑的是,武警们都是南方口音,法轮功学员给他们讲修大法做好人,自己亲身受益的例子,他们也听不懂,许多遭殴打的老年阿姨同修难过的说:这是有意找来南方人迫害我们啊,本乡本土的人下不了这手。

今早,炼功点的电源被掐断了,我们在录音机里安上电池,一位农村来的同修手捧着录音机,大家坚持把功炼完。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在我们的炼功点炼功,今天我就要与几位同修去北京,那几位农村来的同修也是要去北京。其实,二十日就有学员们开始進京了,作为普通公民的我们,能毅然去维护大法,是深知了大法的珍贵,胜过我们的生命。这不只是大法给了修炼者健康的身体、思想境界的升华,最根本的是大法给了人一条返本归真之路!万古机缘降临人间!

一九九六年 初得法遇考验 大法美好殊胜

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得到大法的,初看《转法轮》,人生中的所有疑惑就都解开了。清晨的炼功点,青翠的树木,荡漾的湖水,法轮功炼功音乐美妙的在飘扬。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卸下无神论的束缚,思想境界、道德水准在真、善、忍的法理中升华,感觉每天都是一个新的自我在诞生,心中充满了难言的喜悦。

在我刚刚去炼功点炼功不久,一天我正在炼功点等待大多数同修的到来,老年辅导员阿姨已经挂好了法轮大法的横幅,一位干瘦、穿浅米色风衣、五十多岁的男人走到我面前,问我:法轮功哪里好?那么多(的功法)你选他?看他笑的不是很友善,作为新学员,我真怕自己回答不好他的问题,给他造成误解,我说:“那边的横幅上有法轮功的八大特点,您可以去看看,说的很清楚。”他一边点头,一边向横幅走去,不时还回头看我。辅导员阿姨跟过去给他介绍法轮功。

那人看完横幅走后,辅导员阿姨对我说:“这人是沈阳气功协会的,不时来看看,我们是义务教功,他们挣不到钱,所以不是很友好,你做的对。”

初夏的风吹过来,里面带有一丝凉意,我看着辅导员,点点头,心里不明白还会有不认同真、善、忍的人?

我和我的家人们,我的同修们,每天学法、炼功,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也不断的在我们身上展现。

修大法前,在人中为了名、利,争强好胜的我,根本看不到自己的不好,遇到不如意,心里怨天尤人,年纪轻轻的就患上严重的颈椎病,到后来连低头写字都做不了了,整天头晕,严重时伴有恶心。得法后不到一个月,一个下午,我在书桌前看《转法轮》,就听见自己的后颈椎“叭”的响了一下,当时也没多想,就继续看书。到晚上,我发现自己头脑很清楚,身体也很舒畅,转了转头,很灵活,用手一摸,颈椎处突起的大包没了,我高兴极了,从此无病一身轻。

我原先心脏也不好,严重时脸色也难看。在我得法后的半年,我的同学来看我,我送给他《转法轮》,他看后也得法修炼了,后来他对我说:“我见到你时,你比前两年还年轻,气色也好,我想这个功肯定是好的。”是啊,大法教我遇事向内找,遇到矛盾看自己哪里没做好,我再也不把自己当“一朵花”,心胸无比的开阔。

在我们的学法小组,按大法真、善、忍做好人、身心健康的例子每个人身上都有。我母亲是癌症晚期患者,已经是卧床不起,学《转法轮》、去炼功点炼功,仅一周的时间,脸色青黑的她就成了一个气色红润的健康人,每天早晨炼完功去早市买菜,一家人真正的享受了幸福生活。在以后的十几年中,母亲从未再吃过一粒药。

小组的王姨,修炼前刚做了脑瘤切除手术,刚来炼功点时,浑身浮肿,脸也灰灰的虚胖,到小组跟大家一起学法,身体一天天硬实。有一次,她对大家说:“我这身体修炼前都那样了,做了手术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可在常人中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做好人,就在得法前,我去郊外采野菜,一群半大孩子在小树林里玩闹,不知怎的一块石头就打在我的头上,我做手术刚刚拆线,头被石头打出了血,我心里害怕,那群孩子围了上来,看我头上流血,也吓坏了。我强作镇静的说,你们别怕,我不会讹你们的,是谁打的告诉我,一个孩子胆突突的说是他打的。我说你把大姨我送回家,我不算你的责任了。那孩子把我搀扶到家,我一進楼洞就喊:‘大家快来啊,这个孩子把我的头打破了!’邻居们都跑出来,我们那个楼是单位宿舍,大家都很熟,都帮我,围着那孩子吓唬他,孩子说出了自己家的地址,他的爷爷、奶奶赶来给了我一些赔偿。我一直认为自己这事办的很精明,一得大法才知道,在人中不能忍让,自己是在造业,业滚业的人才有痛苦啊,师父讲的不和人家去争、去斗,按真、善、忍做好人,不修炼哪懂这些啊。”

小组中一位农村進城打工的男同修,在打工的厂门外见一个高中生蹲在路边,很长时间不起来,同修过去问那孩子家在哪?孩子一开始不说话,同修见孩子筋疲力尽的样子,就回厂里给他端了一碗水,又慢慢与孩子聊天,孩子告诉他自己家在鞍山,是与大人怄气,从家里出走跑出来了,到沈阳已四、五天了,同修用大法的法理开导孩子,告诉他要善待自己的家人,遇事想想是不是不符合真、善、忍了,这样出走,父母会多着急啊,要孝顺父母,又给孩子买来饭菜。孩子的心结解开了,给家里打了电话、报平安,孩子的父母在电话里一再谢谢同修,要来接孩子、看同修,同修说你们都忙,孩子没事了,我把他送上火车,你们不用过来。孩子的父母感动的直哭。之后,同修给孩子买了火车票把孩子送上了车。分手时,孩子感动的直流泪,说也代他父母感谢,同修对他说:告诉你父母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让我们修善、做好人。

小组里还有几对老年夫妇,双双来学法轮功。其中,迟叔的话多,他老伴不爱说话,总是笑眯眯的。迟叔这辈子挺苦的,小时在山东老家,两岁不到就失去了母亲,父亲整天下地干活,没有精力和心情照顾他。一次,两岁多的他掉到井里,周围没有人,他记忆犹新的说:“那个井壁长着绿苔,又湿又滑,小小的他掉進去,不沉水,还一点一点的手脚摸着井壁上来了,就是大人也做不到啊,我现在是明白了,大难不死,就是有神护啊,师父一直保护着我们,让我们能等到大法开传的今天。我老伴原来在公园练其它气功,有气功师要独传给她他那一门的东西,老伴没接受,得大法后老伴幸运的说,什么功都不能和大法相比,师父的法正,是真正来度人的。我们得到这万古不遇的大法,一定好好修,机缘难得啊。”

我送给《转法轮》的那位同学,年轻气盛,在社会上很有一番干劲。修炼后,有一天他对我说:“大法太好了,真的能改变人。”他说他在工作单位做工程时,一位工程师与他的想法不一致,他们在探讨、辩论各自的道理,那位工程师生起气来,脸涨的通红,抬手给我同学一个耳光。当时同学和工程师自己都愣了,我同学说:“我自己被突然打个耳光,当时血都在往头上冲,但我想起自己是修炼人,是修大法的,攥紧的双拳慢慢放开,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不是师父讲给我们的大法,说什么我也做不到这么忍的。”

我们学法小组一位年轻女同修,修大法前在单位不好好工作,贪玩、耍滑。修炼后人整个变了,勤勤恳恳的工作,领导在不在都一样认真完成任务,年终评比时被选为全单位的先進工作者,大家都一致选她,她只是淡淡的微笑,后来其它处的人为争先進打起来了,其处长找到她,问她能否把自己的先進让出来?不然他们的矛盾他就解决不了了,年轻女同修毫不犹豫的说:“可以。”那位处长松了口气,他知道只有炼法轮功的才能做到这点,不然谁让啊?另外,关系单位给的好处,领导带头领着往家拿,同修从来不要,女同修的处长感慨的说:“我也想炼法轮功了。”

一九九八年 辽宁展览馆前的万人晨炼和亚洲体育节

一九九八年,对我们来说是收获的一年,大法在沈阳这块土地上人传人、心传心的越传越广,修大法的人数增加的很快,为了让更多的有缘人得法修炼,向世人展现大法的美好,各炼功点都开始利用周日休息时间,在大的广场、绿地上炼功、洪法,有时,附近的几个炼功点组织到一起,场面很大。

一九九八年五月的一个清晨,天空格外晴朗,辽宁工业展览馆前的超大广场上,沈阳市内几个区的万余名法轮功学员,来到这里集体炼功。当时,因为到的早,我站前几排的位置上,附近几个炼功点的辅导员在组织大家站队形。这么大的集体炼功,这么祥和的场面,大家的脸上都洋溢着微笑。队形不是很好排,因为并没有事先的演练,前面的站好了,后面和左右还有不断有赶来的学员加入,人越来越多,原来站好的队形就要缩紧,大家自动的在调整着。就在这时,扩音器里指挥者告诉大家排好队,随即播放炼功音乐,就在炼功音乐响起的一瞬间,队形变得异常整齐。事后,同修们还在谈论着那神奇的一幕。

五月的晨风中,阳光灿烂,沈阳万余名法轮功学员一起炼了法轮功的动功,又打坐三十分钟,在其中的每个人都感受到强大的能量场,我们炼功点的刘姐,人很胖,平时单盘打坐,那天,她说自己一下子就双盘上了,腿还一点不疼。

大家后来在照片上看到的那个炼功场面,很壮观,都觉得很震撼。其实,当时赶来的学员太多,很多在后面和两侧,都没有地方可以站开,这还不是沈阳法轮功学员的全部,可想而知,在全中国有多少人在大法中受益,一亿人啊!大法给了人一条通天的路,人们追寻真理大道的心,对返本归真的渴望,天地可鉴。

据当时组织拍照、录像的同修讲,他们站在展览馆前面的立交桥上,从高处看整个炼功的场面,非常的洪大、壮观,帮忙录像的常人朋友都被震撼了,路人都在驻足观看。

一九九八年五月沈阳万人集体炼功
一九九八年五月沈阳万人集体炼功

紧接着一九九八年八月,在沈阳举办了亚洲体育节。八月二十日上午在沈阳市人民体育场举行了盛大的开幕式,二十五个功法受邀参加,法轮功也是其中之一。

我们炼功点的一些同修参加了开幕式,我母亲也去了,她回来后高兴的说:法轮功的队形最整齐,同修们在六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没有人喝水吃东西,不渴也不饿,大家一直精神饱满的坐在那里,是全场最受瞩目的队伍,许多练其它门派气功的人都羡慕。

《中国青年报》后来以《生命的节日》为题,报道了此次开幕式,其中盛赞了法轮功,还配发两幅法轮功学员参加开幕式的压题照片。

一九九八年沈阳亚洲体育节上的法轮功队伍

随着大法的洪传,民众对大法也越来越认识和支持。我们的炼功点周围有个能遮雨的棚子,几年来,每到雨天,看棚子的大爷就把门打开,让我们進里面炼功,其它气功他都不让進。我家社区的主任总是说,你们一家炼法轮功,社区有什么要求,你们都抢在前面、做的好,居民要都是这样,那我们可省心了。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辽宁省城上访

一九九二年五月,师父在家乡长春开始传授法轮大法,短短几年的时间,寻道得法者以亿计。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得法,没有赶上师父的传法班,我身边的同修们大多都没有见过师父,但大家遵照大法真、善、忍修炼,学《转法轮》,觉得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时时在呵护着我们。

这么好的功法,真正的佛家上乘大法,受到亿万人的追寻。独裁统治、无神论的中共中却有人妒嫉,不肯容忍真、善、忍的存在。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中共以官方媒体的名义公开攻击法轮功,禁止出版发行《转法轮》等法轮功书籍。

几乎是在我得法之初,就伴随着大法对我的改变,整个人身体的净化和思想境界的升华,及中共当局中别有用心的人不断制造事端,妄图剥夺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的环境。也有有识之士在为大法说公道话。其中,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中国国家体育总局派到长春和哈尔滨的调研组组长在对法轮功进行调查后肯定了法轮功的健身效果及对社会稳定和精神文明的促進作用。在我们的炼功点辅导员也不时拿来社会上的调查单,大家抢着填写自己亲身受益的体会。

到一九九八年,炼功点每天来学功的人越来越多,大法书《转法轮》供不应求。因为大法书被禁止出版,大家只得到小书商那里找大法书。后来,个体书商那里也不好找了,他们知道大法书籍卖的好,也愿意买,但有关部门的查抄让他们越来越不敢做,没有大法书这给新学员得法修炼带来很大的难度。同时,不时的有电视台、报纸被指使着做出诬蔑法轮功的举动。为了维护大法的名誉,每次诬蔑的事端出现,大家都找到其单位和责任人说明情况,讲述事实和自己亲身受益的经历。相关的责任人或当事人听了法轮功学员亲身的讲述,见到这些修真、善、忍的人都是一群真正的好人,他们大多都会改变错误的做法,并道歉。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下旬,辽宁省朝阳市气功协会,以莫须有的罪名定法轮功为“邪教”,对炼法轮功的人群進行骚扰。在辽宁来说这也是一次大的攻击法轮功的事件,在当地不解决问题的情况下,许多朝阳法轮功学员到辽宁省气功协会反映这一严重事件,要求朝阳市气功协会收回决定,赔礼道歉。

辽宁省气功协会的相关部门和责任人,庇护朝阳市气功协会,不予解决和处理问题。无奈,沈阳市和辽宁省其它市、县的学员,每天都到辽宁省气功协会,给他们讲修大法受益的亲身事例,说服他们不要错误的对待法轮功,那些天,辽宁省气功协会院子里和办公室,都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还有更多学员不断加入,辽宁省气功协会的人面对这些善良的民众,态度却越来越蛮横。在此情况下,就有学员去辽宁省信访办寻求解决,但信访办不予理睬。

十二月三十一日,也就是一九九八年的最后一天,在北方寒冷的冬季,清晨,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冒着严寒,赶往位于沈阳市和平区和平大街(和平广场附近)辽宁中共省委的信访办。信访办在在辽宁中共省委大门对面,因为去的人太多,信访办门前的人行道上站满了人。大家静静的站立着,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有的是修炼人大忍之心和对真理的坚守。

那天,去的学员很多、很多,五、六千人不止,许多辽宁各市、县的学员是连夜赶过来的,这些天,朝阳气功协会对法轮功恶毒攻击的事件,牵动了几乎所有辽宁法轮功学员的心。也有一些学员去了位于北陵的辽宁省政府。

那天,我和同修们一起站在辽宁中共省委对面的人行道上,正对着辽宁中共省委办公大楼,辽宁中共省委一侧的人行道没有一个学员,大家自觉的把交通让开,不影响他们的正常办公,在辽宁中共省委的大楼内的办公人员也能看清楚我们,我们就是要个公平的说法,纠正朝阳气功协会和辽宁省气功协会的错误做法。

学员越来越多,连辽宁中共省委西北侧的中山公园的路边都是学员。整个一个上午,没有人出来接见我们,大家坚持着,许多老年的同修也没有一个肯走的。马上就是新的一年了,大法被无端的践踏,大家心急如焚。但修炼人的表现是纯善的,有学员自发的在维持秩序,年轻人都自动的往前站,让老年同修在后面稍事休息,上午十点过后,深色的里面带有摄像功能的车在中共省委门前的马路上来回巡视,在学员面前拍摄。大家还是在坚持,没有人退缩。我们心里明白,大家是修心做好人,面对不公的对待,正常的反映情况是每个公民的权利。

正是严冬,东北的冬天可想而知,但神奇的是,那天的阳光格外的好,大家身上都暖暖的。到了中午过后,信访办的人说可以派代表進去谈,大家很快就推荐出代表。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中间过程中有人传出消息,谈的并不理想。人群中有稍微的波动,大家在谈论着,但很快就平静下来,我们知道我们做的是正的,不正的东西才会没有容身之地,大家继续耐心的等待。

大概是下午二点多钟吧,突然间,许多的学员都看到了旋转的法轮,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法轮漫天都是,许多的学员都看到了,大家激动的流泪。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代表们出来了,结果是气功协会的做法是错误的,必须撤销和道歉。

站立了一天,大部份人没有喝一口水、吃一点东西。但大家的脸上露出的是欣慰的笑,大法给我们的太多了,师父给我们的太多了,作为受益者,不说公道话,不把不实的诬蔑正过来,怎配做人呐。

大家散去时,几乎没有过程一样,那么多的人,辽宁中共省委附近就那几路公交车,可等大家离开时,一瞬间人就都走没了,大家站过的地面上,一点纸屑、垃圾都没有。推着自行车走到和平广场上,一抬头,我看到冬日无叶的树梢上,无数金黄色透明的法轮,如十五的满月大,在树梢和树枝间旋转,各个角度的都有,神圣而美丽。

我认识的一位辽宁中共省委的老部长,她的儿媳在辽宁中共省委工作,两天后的新年假期,我去她家,她儿媳也在,老部长的儿媳见到我后激动的说:“你们太了不起了,那么多的人,纪律那么好,静静的站在那,当时我们辽宁中共省委的大楼里,大家都不办公了,都跑到走廊里隔着窗户看着你们,大冷天,还有许多老太太、老头,真是不容易,我们心里都是向着你们,希望你们胜利。”

我们学法小组的一位阿姨,当天進去谈判时她是代表之一。后来她给我们讲述了谈判的过程。当他们几位代表進到信访办时,辽宁省信访办的领导带着省气功协会的人,一行人進到房间后,态度蛮横,不肯入座,信访办领导站在那不耐烦的说,你们有什么要求?先让外面站着的那么多人都散了,我们再谈。代表们说,大家都是自愿来的,我们没有权利让大家离去,问题不解决,大家还在等结果。领导还是以威逼的口气让代表们把大家散了。看到这个情况,我们小组的阿姨代表站起身来说:“我是大家临时选举来的,要反映情况,如果你们不肯谈,我就走了,不参加了,大家不是我们叫来的,我们也劝不走,你们不想解决问题,我还是回到队伍中站着去。”

蛮横的省信访办领导,一下子收敛了,强作笑容的让所有的人都坐下谈,气功协会的人,还是态度强硬,代表们据理力争,有理有据的讲事实,锦州的学员代表还拿出自己整理的法轮功在中国受到的嘉奖和赞誉、各调查结果和事实,都是中国官方和媒体公布的,我们小组的阿姨用自己掌握的法律的知识,大家都在充份说明法轮大法是科学,大家修心向善,道德升华,许多无医可治的危重病人,炼法轮功起死回生,法轮功对中国社会的贡献巨大。

最后,在事实面前,辽宁省信访办的领导做出决定,朝阳气功协会给法轮功定为“邪教”是错误的,要撤销。

那个冬天的最后一天,一直在我的脑海中鲜明的存在着,就象九九年的“四·二五”一样,这天展现了大法造就的修炼者大善大忍的胸怀,和平理性的面对强权和不公,坚守正道。

一九九九年 “四·二五”前的“沈阳画展”

转眼就到了一九九九年,春天的到来,给北方的沈阳城带来了绿意,又坚持了一冬天在户外炼功的我们,换上薄衣,“抱轮”、“弥勒伸腰”,心情异常舒畅。

四月初,树上的花刚刚开放,和平区和铁西区几个炼功点的学员,大家在一个周日的早上,集体来到位于沈阳的和平广场晨炼法轮功动功,和平广场是圆形广场,男女老少的学员,把广场围了一周,太阳慢慢升起,许多民众感兴趣的学炼起来,有学员在义务教功,多么美好、祥和的景象啊!在九九年七月之前的中国大陆,这个景象在每个城市都是那么令人熟悉。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学员在教民众炼功。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老人。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老人。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孩子。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孩子。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孩子。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孩子。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孩子。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孩子。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母女。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母女。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小学生。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小学生。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大学生。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大学生。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大学生,学员身前的红光,旋转的法轮。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大学生,学员身前的红光,旋转的法轮。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中年人。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中年人。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青年人。
一九九九年四月初,几个炼功点的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和平广场晨炼——炼功人群中的青年人。

到九九年五月十三日,大法在中土洪传七年了,为表达弟子对师尊的感恩,为了更好的向沈阳民众介绍法轮功,三月份开始,沈阳总站决定向师父家乡的大法弟子那样,在沈阳筹办第一期大法弟子书画展,展出地初步定在离辽宁展览馆不远处的科技馆。

我有幸也成为一名书画展筹办者,负责工艺美术作品的组稿。许多素未谋面的各炼功点的同修,给我打电话报名,说明他们要绘制或制作的作品及其立意,我自己也在着手画一幅百合花的画,准备参加画展,献给师父!

四月二十五日,这一天我又接到一些报名电话,我也知道了有许许多多的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在北京位于中南海附近的国家信访办上访,因为天津的警察抓了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事后我才知道是科痞何祚庥公开诬蔑法轮功)。知道消息后,我的心一刻也平静不下来,不知道远方在北京的同修们怎么样了?大法这些年遭了许多不公的待遇,《转法轮》等大法书一直不能正常出版。

在休息的间歇我给一位熟悉的同修打电话,跟她说我很想去北京,她说能理解我的心情,并说,你想去就去吧,维护法我们都应该做。下午,我又接到一位不认识的同修打来的电话,她要在书画展报名,她的作品是要用手工缝制一幅法轮功学员在炼功点上炼功的手工艺品。她告诉我,她的手很巧,会缝制大家抱轮的动作,还要把法轮大法的横幅也缝上,还有法轮。她说会把每个抱轮的小人、横幅、法轮都用棉花垫起来,做成半浮雕的感觉。

我觉得她的立意很好,我们又谈了一些,我说手工艺品要做的细致才好,她说她会缝的很细致,连缝的线都不会看到,而且,每个炼功的小人都会用丝线绣上眉毛、眼睛。快结束谈话时,我问她,你知道许多同修正在北京的信访办吗?她说知道,我说我很想去,她鼓励我说,那你就去吧。

和她通完电话,我的心已飞到了北京。我与我母亲一说去北京的事,她说她也去。这时已近傍晚,我俩打车急急的往沈阳北站赶,我们没对司机说什么,但司机却用最快的速度开着车,车子就是压在马路中间的线上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到了北站。我和母亲买了站台票,上车后又奇迹般的在拥挤的车厢中有了两个座位。

第二天早上,我俩到了北京,天下着雨,云层压的很低。我们在北京火车站打车直奔府右街的信访办,到了那里,没有了来上访的大批的学员,雨中零散的学员被武警拦着不让進信访办的胡同。

我和母亲又回到火车站,雨还在下,我们打电话回沈阳问同修,同修说头一天夜里大家就散了。此时的北京火车站,地铁口和候车室里有许多各地的同修,大多都是连夜赶来的,极少昨天没走的学员给大家讲昨天的事,昨天有近万名法轮功学员在国家信访办上访,朱总理还见了学员,天津被抓的学员是放了,对于正常出版法轮功的书籍,还没有给答复。

大家的心情比雨中的云还低沉,周围的便衣、特务很多,在或明或暗地窥视着学员。买好返程的票,候车室里,学员有拿出《转法轮》静静看的,空气中有很压抑的东西。那时哪里知道,就是这样自由看书、炼功的环境也很快就要失去了。后来有人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糊涂的认为“四·二五”法轮功学员不去上访,江泽民和中共邪党就不会搞镇压了,以江泽民的妒嫉成性和中共的邪恶本质,怎么可能呢?“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大上访,就是为了制止迫害的发生。

回到沈阳后,大家炼功的环境更艰难了,有同修还被单位找去谈话,被要求回答是否“四·二五”去了北京?之后,各炼功点几乎都有特务来混迹。但大法修炼是堂堂正正的,大家做好人心胸坦荡,在法轮功学员祥和、慈悲的正念场中,一些被派来的特务也读懂了《转法轮》,走入了大法修炼。

在越来越紧的局势下,沈阳的大法弟子画展没有条件继续筹办下去了。

之后,就是此文开头的“七·二零”。知道我们为什么修炼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给了我们什么的人,一定能理解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江泽民和中共疯狂迫害大法时,为什么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能放下生死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大法师父蒙受的冤屈要清白;为什么十三年的疯狂镇压、百种的酷刑也没有吓倒大法修炼人;为什么在红色的恐怖中大法弟子坚持讲给中国人真相。

九九年以前,我在大法中修炼三年,从九九年到如今又是十三年了,我一如既往的坚持修炼,我周围的同修们也都在一如既往的坚持修炼,还有许多新得法的学员。

大法给了我们生命永恒的美好!大法会给明白真相的众生永恒的美好!感谢师尊!感谢大法!

(明慧网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征稿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