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压正——记“七二零”二三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蓄谋已久,而且预谋细密。当初,江泽民叫嚣“三个月消灭”的狂言,倾尽国力,动用了全党和全社会的力量,集中运用了古今中外的一切邪恶手段及其邪党历次政治运动的整人经验,设下了很多陷阱和圈套。但是,由于大法弟子坚信大法,坚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坚持正念正行,使得他们过去屡试不爽的整人的那一套失灵了。下面简述的自己“七二零”期间亲身经历的二三事,可以说明这一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凌晨,大法学员甲到家门口告诉了邪恶势力开始迫害的消息。几天后,派出所的片警就奉命登门,查问报信人。这表明,当时中共已经严密布控,已经利用电话线对大法学员进行顺藤摸瓜的跟踪追查,并已经利用小区的保安做耳目了。为了保护大法学员,我没有配合片警。同时,通过向警察介绍法轮大法的真相,使其没再多问。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听到中共要迫害法轮功的消息,我就到府右街中央信访局上访。到那儿后,见警察们早已准备好了,在引导前去的大法学员上那些临时调用的公共汽车。觉得不对劲,就没上车。到大约十一时左右,来了一群武警官兵,把我们那些没上车的学员包围起来。学员们时而集体背诵《论语》,时而呼喊“法轮大法好”的口号。过了一段时间,武警们一拥而上,强行把我们推上了公共汽车。我们高呼“法轮大法好!”“不许抓好人!”的口号,表示抗议。

随之,我们都被拉到了丰台体育馆。那里,早已关进了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学员。那天,是时阴时晴的阵雨天气。半阴半晴时,天空显现过法轮,引起阵阵掌声。阵雨时,有些学员用自己的伞给警察遮雨,使警察们大为震惊和感动。各地大法学员们相见如故,随缘就地形成整体,一片一片地站在一起,集体背法,相互交流。下午,警察通过广播提出要求,让大法学员按省市自治区、北京的按区县分别到他们标明的地方集结,说是统一送大家回去(后来,警察把人拉走,一一做了登记,作为下一步迫害的借口)。我们不配合,冒着日晒雨淋,坚持在广场中心地带背法、交流和向警察介绍大法。

这天,有一些便衣混迹在大法学员队伍里面打探,并数次以手抄的形式在大法学员中传递假经文,干扰学员的正念。傍晚,经师尊点悟,我心生回家的一念,就自己走了出来。当时,守门的警察们自动让出了一条路。我回家后,家人告诉我,单位一直在奉命追寻我一天的行踪。

第二天早上,接到外地来京的一位大法学员用公用电话打到家里的电话,说他们是哪里的,某某让到北京后找我,他们人都到了北京了,问我该到哪去。我一时真给问住了,不知怎么回答,语塞了。那位学员很失望,立即说“那我们找错人了”,把电话挂了。我当时很内疚,后悔自己心态不稳,没向外地大法学员介绍当时北京的情况。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中午,大法学员乙风风火火地赶到我家说,接到大法研究会某某的电话(当时不知研究会负责人被抓捕的情况),说要通知学员,师父的法身将在二十五日(具体时分现在记不清了)天安门上空讲法。我与附近几个同修认为,这是不可能的,那位学员也很快清醒过来,意识到那是邪恶捣鬼。其实,“四二五”之后,北京的恶人就曾在大法学员内部散布“五一香山集体大炼功”活动,妄图制造所谓“香山集体自杀惨案”,因被大法学员识破而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