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芬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7•20”这个日子,人类将永远难忘。1999年的这一天,江氏集团与中共邪党对信仰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展开了血腥迫害。迫害至今已十一年,邪恶的中共想不到,历经十一年的风雨,大法弟子的意志坚如金刚。

2000年7月20日,我决定到北京天安门广场炼功,为我的信仰讨公道。于是乘火车到达戒备森严的北京。骄阳下,走上天安门广场,见广场周围停着几辆警车。我继续往前走,看见广场中央有两位同修正在烈日下打坐炼功。我向她们走去,我要加入到她们当中去,虽然素不相识,但我们的心在一起。这时,一辆警车向打坐的同修疾驶而去,从车上跳下几个牛高马大身穿绿色制服(那时还不是黑色的)的警察,不由分说就将两名同修抓上车。

我毫不犹豫地走到警察面前:“不要抓她们。”

车上的一个警察看着我说:“她们是炼法轮功的。”

“炼法轮功有什么不好?她们是好人。”我平静地说。

“你肯定是炼法轮功的。”就把我推进了警车。车上已有好几位同修,她们向我微笑,我们内心坦然。

在天安门派出所,A市的驻京办很快把我接走。从A市赶来的警察将我绑架到A市的看守所。看守所是陈旧简陋的房子,还没有电子监控设施。我被带到一间地板、墙壁都是黑乎乎的屋子。那间屋子已关着六名和我一般年轻的大法修炼者,她们也是到北京护法被绑架到这里来的。虽然以前大家素未谋面,我们却一见如故,亲如姊妹。我们一起背师父的诗、经文,一起炼功。监室里的其他人,我们相处得也友好,她们都觉得我们是被冤枉的,我们炼功她们也不向警察说。有一天炼功,警察在窗口窥见,大声制止我们,我们不为所动。警察气势汹汹地拿着手铐、脚镣进来要铐我们。他铐一位同修时,我们一起把同修拖过来不许他铐。警察气急败坏地命令监室的其他人把我们按住,可是,没有一个人听他的,都不动。又进来很多警察,凶狠的强行给我们戴上手铐和脚镣。他们把我们的双手反铐在背后,脚镣则两个人交差地铐在一起,白天黑夜都如此。可是警察哪会想到,我们的心装着佛法,咋恐吓得了呢。

我们对犯人说不会给你们增加麻烦的,饮食起居我们自己解决。虽然双手铐在背后,可我们总能灵巧地互相帮对方洗脸,喂饭,上厕所,洗漱。脚上拖着几十斤重的脚镣,我们走路步调一致,小心不伤着对方的脚。监室里的人看到我们在魔难中,大家如此友爱、关心,都被感动了。甚至她们硬要帮我们洗衣服。刚开始的时候,手被铐在背后睡觉,无论侧卧仰卧都难受,但我们都挺过来了,后来就不难受了。这样过了一个星期,我们集体绝食抗议看守所给我们戴刑具。一位看过《转法轮》的女警察,以洗澡为由,就把手铐、脚镣取掉了。

当天晚上,我却怎么也睡不着觉,就起来打坐炼神通加持法。查监的警察在窗口看见了,制止我,见我没动,就叫监室晚上值班的杂案犯阻止我,杂案犯说了一句:“我喊不动。”坐在凳子上不起来。警察便走了。第二天早上,那个警察把我叫到办公室:“叫你不要炼了,你还在炼。”我笑着说:“炼静功,我们要炼一个小时,你喊的时候,我才刚刚炼一会儿。”警察低着头看着办公桌,没说什么,让我回监室。我们每天仍然炼功。一个月以后,我们陆续地走出了看守所。

那时没有留下联系方式,从看守所出来,想着患难与共的同修,却杳无音讯。

时隔十年,回首往事,同修纯洁美丽的容颜依然清晰,宛如昨天。虽无信息,但我相信,我们的心依然紧紧相联。

就象歌曲《义无反顾》中唱的,“因为我们走了神指的路”,“走在神的路上义无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