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二零”长春法轮功学员护法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

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的晨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晨,象往日一样,长春市的法轮功学员们到公园去炼功。但气氛不对,大家三三俩俩地在议论,前一天,长春辅导站的站长们和一些炼功点的辅导员被公安抓走了,现在还没回来。大家急着了解情况,想解决问题的办法,有的同修建议,省里领导住在东中华路,他们早晨到牡丹园晨练,先到那里找找看。就这样,几位同修来到了牡丹园。

迎面一对夫妇在散步,男的是省里的一位领导,在电视里见过面。大家迎上去,询问前一天抓人的事。他非常肯定没有抓人的事,接着就继续散步。等他一圈转过来,大家又迎上去,告诉他确有此事,而且抓的不是一个人,我们又是常在一起的,希望他能给我们说明原因和解决的办法。这位省领导还是一口咬定没有此事,说要解决就到省里去找吧,之后还继续散他的步。

也是的,“四·二五”之后,国务院办公厅通过媒体告知法轮功学员,允许炼功,出现问题到当地政府去解决,就这样大家陆陆续续到了省委门前。

当时还没到上班时间。已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到了省委门前,倚着大院高墙的人行道单排站着,后到的就站到队尾。很快就延长到大墙东面拐弯的地方,再后来的就站成双排队。整整齐齐,安安静静,等待省里领导来上班。

不断的有轿车和工作人员進了大院,也不断的从院里、从院外来了不知什么身份的人,男的女的都有,开始驱赶学员,先是口气蛮横,接着就动手推搡。学员们很平和地说明了来意。

“省领导,那是你想见就见的?”

“法轮功,已经有精神了,还炼?”……

他们扭曲的脸,粗鲁的话语,哪是省委部门国家干部的形象和态度。这时其中一个中年男的开始动手,撕扯一个男学员,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他的眼镜被打掉了。大家先是一惊,马上涌上前去阻止,把被打的学员挡在后面。群情有些愤愤了。

“国务院有规定,允许炼功,为什么无故抓人?为什么动手打人?”

“无故?内部文件都下来了,你们回家听新闻吧!”

这时从大门外又过来几个人,说是省信访办的,要大家派代表来说话。

“我去!”“让我去!”“我是代表!”“我们都是代表!”大家争着要和信访办直接对话。最后还是认可了几位文化程度高的老辅导员当代表。他们進了省委大院,一会儿就出来了,一个个眉头紧锁,脸色阴沉。信访办根本就没想解决问题。

八点多,来了很多警察,是就近几个派出所的,开始拽大家,一个警察拽一个拽不动,就上来两个,架起学员的胳膊往省委对面拖。大家不走,跟警察论理。最后还是被强行拖拽到了对面马路上。省委门前被警察拦上了。

省委对面文化街就是省信访办,门关上了,十几个警察堵在门口。哪有能说话的地方啊?!

九点多,来了很多交警,下了车,就把人民大街和新发路十字路口的四面拦上了。所有的车立时掉转车头往回开。站在道边的学员们非常惊愕,问警察:“我们在人行道的里边,都没挡着过路的行人。你们把快车道拦上干什么?”“是你们警察阻断交通啊!”

“法轮功围攻政府,聚众闹事!”

大家赫然明白了,原来是圈套,“四·二五”前后,一步步酝酿的事端,一环环设计的构陷,这是要强加之罪、造势嫁祸呀!明摆着又是一场阴谋!大家感到了形势的恶劣。

二、去省政府和平请愿

七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无故被抓的消息,全市的学员早晨炼功的时候就都知道了。消息也迅速的传到了外地,口信、电话、传呼机,都在传递着一个信息:法轮功学员无故被公安抓起来了。

七十岁的老人骑着自行车,连夜赶了一百多里路来了;奶着孩子的妈妈,放下家中的一切,抱着孩子来了;正在上班的职工,和领导请了假,从自己工作的岗位上来了……

一个人骑摩托来的,一家人打出租车来的,一个亲族坐着拉货的大板车来的,一个学法小组、有的炼功点包下大客车一起来的,……

外地学员不断上来,公安开始在公路上拦截。车过不来了,大家钻苞米地,绕着乡间小道,也来了……

不知来了多少法轮功学员。一排排的警察抓人,一车车的往外拉人。警察学校关人关满了,南岭体育场满了,还有几个小学也满了,最后没有地方了,就把法轮功学员扔到郊区三十里以外的大道上。

有些学员被当局认作是组织者,被抓起来扣在公安局里,出来后,大家都回到省委门前;客车在路上,法轮功学员喝令司机:“停车!开门!”学员们下了车,原路又回到省委门前;零公里警校院内,半夜里,大家跳窗、跳墙出来的,开开大门出来的,还有被扔到郊外的学员们,都徒步往城里赶,天亮时分,也回到省委门前;有的同修被单位、家里人找回去,看起来,找个机会跑出来,还是回到省委门前。

三、时时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

“真、善、忍”的实修者,在任何环境下,都在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展现大法的威德,铸就大法的辉煌。

早晨,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起早赶来没吃饭,就有学员到附近的小店买了不少吃的、喝的给大家,而且告诉店家法轮功学员来不用付钱,最后他给付账。店主按照吩咐说:你们随便吃有人付账。旁边的警察也去拿吃的,店主说:“你得付钱,那个人只说给他们(炼法轮功的)付钱”。

一名老年农村法轮功学员,领着两个孩子,警察往大客车上连推带拽,小孩儿耳朵被车门夹坏了,出了好多血。学员们立刻把孩子送到市医院,缝了好多针。一个年轻学员给付了一百多元治疗费。

南岭体育场关了上万名学员,大家买了一袋袋面包、一箱箱矿泉水用车往体育场送。

外地很多学员陆续到了,大家把一捆捆的塑料布裁成块,分给学员,垫在地上坐着隔凉隔潮,来雨了可以遮挡,晚上铺开席地而卧,就在这坚持了。

天色渐晚,学员带着未满周岁的女孩儿,奶瓶里的奶已经馊了,孩子很饿。零公里警察学校操场上,哪有给孩子充饥的婴儿食品?有三个哺乳期的学员没带孩子来,要给这孩子喂奶,可孩子不吃。她们就把奶抽到奶瓶里,孩子吃着三个妈妈的奶睡着了。

晚上,大部份外地来的学员都被长春学员接到家里,床上、沙发上、地上,睡的都是为证实大法而来的法轮功学员。

夜里,从警校徒步往回走,郊外,二十里的路程,有的学员打着出租车了,看到有领着孩子、抱着孩子的同修,马上把车让出来。

寂静而沉沉的黑夜,路上,一队队、一排排的法轮功学员,又奔赴护法前沿。

四、警察的疯狂与修炼人的坚韧

七月二十一日早晨,天色蒙蒙,长春以省委为中心开始戒严。从高层楼上往下看,全副武装的武警,密密的,单排队,像一条长长的黑蛇,蜿蜒着,将这市区的中心地带盘起来。带着阴气,邪气,森森煞气,将恐怖的魔爪伸向了这佛法初传的圣地。

四点左右,黑云压城,蒙蒙阴雨,苍天垂泪。人民大街和北安路交汇处,武警把夜里从外地赶来的、在这里坚守的和早晨刚到的上千名法轮功学员圈在中间。十几辆大客车横在路中间,敞开着吞噬的大口。警察和便衣疯狂地扯拽拖拉、拳脚棍棒、恶语相加。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被几个警察抓头发、打耳光、用脚踢,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着难听的话。女孩挺坚强,怎么拽也不上车,警察们就拎起胳膊腿把她扔上了车;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被打倒在地抬着塞上车;一个抱着没满月孩子的年轻妇女,孩子被警察抢过去,接着是一顿踢打。

在这疯狂和混乱的场面中,我们的学员们严格地恪守着李洪志师父在《转法轮》中教导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原则,用最大的忍耐和善念抵挡着这场突如其来的迫害。一位老年学员横在车门口,用力支住门边,挡住车门,不许警察抓我们的学员上车。三、四个警察拳打脚踢,没能把老年学员拽下来。一个警察的胳膊立时抬不起来了。他们喊:一起上!四、五个警察拳脚相加,一起把老学员搥進了车。车装满了,开始启动。两位学员躺在车轱辘前,阻挡着车不许把学员拉走;所有的学员臂挽着臂,手拽着手,筑起一层层人墙,相互护持着;被拦在外面的学员含着泪齐声呐喊:人民警察为人民!不许打人!一个武警拽一位孕妇强往车里塞,几位学员冲上去,护住女学员,质问武警:“这样的你还抓?出事咋办?!”小武警松开了手;一位老年女学员被警察往车上拽,她挣脱着,喊着:“放开我!她会被踩死的!”警察看见那纷乱中倒在地上的老太太,松开了手。司机们目睹了这一切,离开这以后,开开车门,放走了一车法轮功学员。

惨烈!悲壮!震撼!铅似的浓云在淡去,无数的法轮在旋转,在这整个场中,在空气的微粒中,在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周围,遍布的旋转的法轮,散发的炽热的能量,熔炼着每一位在这正法关头敢于放下生死、敢于捍卫真理的护法神。“看!师父在这!大法轮!师父在上边!”一位学员兴奋的喊着。大家仰头望着上空。浓云散去,光焰无际。红光罩着,一片红。李洪志师父在为我们看场。泪水!掌声!掌声!泪水!师父和我们在一起,在看护着我们,在看着我们。

过去多少年了,每当回忆起“七·二零”学员们卫护大法时的场面,大家都有着共同的感慨:纯净、纯正、无私无我,放下生死,只有卫护师父,卫护大法。那是被师父推到位的觉者的风貌在世间的展现。

五、向警察讲真相

警校、体育场、几所小学里,邪恶表演着同样的闹剧。信访办来人了,要法轮功学员派代表来谈。自动的站出来五个学员,说明上访的原因。代表之一有梁振兴(他参与了“305”长春有线电视插播,被中共迫害致死),信访办的人当时就威胁恐吓他。说根本没有不让炼功这事,没人被抓。一位学员证实母亲被抓的事实,并讲述父母修炼法轮功后严重的疾病在一个月内就痊愈的情况。信访办的人说:人放回去了,你回去吧。结果,他的母亲仍是关在派出所里,两天两夜坐在板凳上,警察看得紧紧的,新闻播完了才放回来。欺骗,从上到下的欺骗。

经历了中共建政后的多少次运动,经历了“四·二五”之后的变数,大家明白,暴力和谎言是中共惯用的手段,今天只不过是故伎重演罢了。警察让登记姓名,有的学员堂堂正正写下自己的名字,有的坚决不配合,什么也不写。

操场四周布满了荷枪实弹的武警和手持警棍的警察,不许走动,不许上厕所。坐在边上的学员,便和警察交谈,介绍法轮大法,介绍炼功后的身心变化。他们当时很感动、很理解,都说回家偷着炼吧,上边不让你们集体炼了。

天空万里无云,火辣辣的太阳照在大地上,夜里一场雨,地面湿乎乎、潮烘烘的,太阳一晒,热气蒸腾,蒸烤着操场上的法轮功学员。学员们坐在地上,连铺张纸都没有,可没人去感受身体的不适,都是那样的宁静而祥和。大家一起背师父的《论语》和别的经文。

千人同声,法音轰鸣,那滚滚的洪流传遍天际,响彻环宇。这慈悲的能量穿透生命的最微观,化掉邪恶的因素,连警察都变得和善。法轮功学员自身被震撼,周围所有的人、所有的生命被震撼,被宇宙大法净化,既悲壮又神圣。

六、满天法轮神迹显

七月二十二日下午,长春市市政府门前,学员们依然有序地静坐着。大家平和地与过路的行人、拦在路边的警察、便衣、小兵介绍大法的真相、修炼的真相。同时在等待消息。

百贸大楼后院的空地处,有很多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在列队,似乎在等待着一场更大的行动。一车车载着荷枪实弹的武警,一条条凶狠的警犬,从人民大街由南向北,朝着省委方向开过来。几辆防暴用的高压水车,车上全副武装的武警透出那种凶煞的气焰。静坐的队伍中略有些骚动,但迅速平静下来。几名老辅导员互递了一下眼神,传给对方的是共同的意念:辅导员应该站在最前边的,用自己的生命保护好我们的学员。高压水车刚开过市政府正门,一位老学员走到路中间,横卧在车道上,拦住高压水车,用生命来阻止这场血腥的镇压。几个警察把他拖起来。又有几个学员要卧在地上阻止水车行進,被警察推回去。

这时,神奇的景象出现了:满天的法轮、法船!太阳轮廓有好大的光晕,象明镜一样,白白亮亮的,并不刺眼。太阳里边一个大大的卍字符在旋转,正转、反转。法轮散发着柔和的光辉,暖暖的,柔柔的,慢慢地在转着,仿佛为了我们每一个人都能看清,在慢慢地转着。

之后泛出红光,光焰无际。太阳的两边有两条龙在翻腾跳跃。漫天的法轮在旋转着,像雪花一样落下来,五光十色,光彩耀眼。法轮大大小小的,漫天都是。落在市医院楼上,市政府楼上,落在大树上,行路人的身上。这一神奇的景象过路的人们都看到了,拍手叫好;太阳里旋转的法轮警察也看到了,被这奇景惊呆了。那一刻,法轮功学员、过往行人、警察、便衣都驻足仰视,一声声欢呼、一阵阵鼓掌、一行行泪水。“法轮功可能说的是真的!”“法轮功说的是真的!”一位妇女抱着孩子,仰头看着,孩子的鞋掉了她都不顾,兴奋地说:“法轮功说的全是真的!”一位女学员的丈夫不修炼,到省委门前找妻子,看到天上旋转的大法轮,大声的对身边的警察说:“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法轮功是真的!”

同一时刻,南岭体育场,观看台上,比赛场地中,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同时看到了那旋转的太阳、那漫遍天宇的法轮。法轮功学员们双手合十,高高的举过头顶,默默的、虔敬的、沐浴这浩荡佛恩。警察们也恭恭敬敬地站立着,举目仰视,目光中充满着惊愕和喜悦。潮水般的掌声,无声的泪水。整个过程近四十分钟。

“主佛的慈悲是洪大的,已经把佛法留给了人,宇宙将再给人一次机会,让伟大的佛法把宇宙的真正现实再现人间,荡尽一切污垢与愚见,用人类的语言再造辉煌。珍惜吧!佛法就在你们面前。”(《精進要旨》〈再造人类〉)多少法轮功学员默诵着李洪志师父的这段法,明白呀!在最恐怖的时刻到来之前,慈悲伟大的师尊给法轮功学员、所有世人显现大法的真相,给予众生无限期望,启示所有的生命,面对就要压下来的恐怖和邪恶,正确选择,好好把握,走好以后的路。

七、恐怖降临

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之前,开始放高音喇叭,播报新闻。

同一时间,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武警跑步進入了警察学校的操场,三步一岗地将法轮功学员们围了起来,外面警察又五步一哨地围了一圈,每个警察都拿着手铐。操场上放了一台大电视,电视机旁边还架了一挺机关枪。操场上气氛马上变得紧张起来。一个当官的说了几句话。三点了,电视打开,央视播音员(罗京,中共造假喉舌的主要鼓噪者,因淋巴癌症而死,死前舌头溃烂,疼痛难忍)宣布了取缔的消息,公安部通告、民政部通告、新闻出版署通知、对党员的决定,还有一些想象不出来诬陷与嫁祸……一时间,恐怖大王从天而降。这时,在场的几千人表情严肃、凝重。有几名同修站了起来,大声喊:“法轮功这么好,为什么不让炼?为什么取缔?”立刻有警察将他们带到外边,戴上手铐,并往操场外面拽。同修们厉声质问,警察就开始打他们。立即人群喊了起来:不许打人。警察被震住了。

新闻播完了。一个当官的在叫嚣:“这是中央的命令,以后不许再炼法轮功!谁还敢炼?”有学员站起:“我炼!”紧接着被带走,随后又有站起来的,被带走,陆陆续续。然后单独被“提审”,问姓名、住址、是谁组织来的。当时对坚持炼功的就是十五天拘留。五点开始放人。在邪恶恐怖压下来的瞬间,尽管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但整体体现出修炼人的理性,心态祥和,秩序井然,没有惧怕和妥协,操场上干干净净的,没有垃圾,连纸片都没有。

市政府门前,人民大街两侧,三点钟的新闻广播,很多学员是在街上听到的,百货大楼、国贸卖电视的地方,所有的电视播报的都是这一个声音:中央对法轮功進行了所谓的“定性”。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国贸门前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记者问:“你怎么看待法轮功问题?”该学员面对镜头回答:“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做好人,处处事事为他人着想,不求名利,祛病健身,对国家、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希望政府能够進一步了解真相,恢复学员合法炼功的权利。”记者当即吓得调头就跑。

对法轮功学员来说,这个所谓的“定性”如晴天霹雳,放开最坏的想象也没想到如此恶劣。一群奉行“真、善、忍”做好人的人,瞬间被诬陷成“走火入魔”、“精神失常”,甚至是“杀人犯”,而且是所有能够发声的工具都是同一种声音。纯真、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会遭如此的邪恶构陷。大家仿佛当头挨了一闷棍。为什么会是这样呢?怎么可能是这样?

四点左右,原本明朗的天空黑云压顶、狂风骤起,暴雨倾盆而下,天也黑沉下来。大家找地方避雨。雨敲打在玻璃窗上哗哗的流着,大家的心都抽到了一起,象被压上了一块石头喘不过气来。空气中凝聚的都是邪恶、恐怖、疯狂、阴毒……铺天盖地。怎么办?该做什么?

一生追求的真理,人生的真谛,生命的希望,瞬间就被践踏了,默认吗?刚刚从疾病、死亡的痛苦和绝望中爬出来,享受到没有病痛的美好,瞬间又掉到无望的深渊中去,甘心吗?才从人性的堕落中拔出来,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和存在的真正价值,尝到了人活着的滋味,瞬间就再退到迷茫苦涩的原点吗?伟大的师尊传给了人类能使人得度的宇宙大法,这是人类的希望啊!所有生命的希望啊!允许这样亵渎玷污吗?允许这样毁灭人的希望吗?就这样看着我们的亲人、朋友、同事遭遇劫难而不管吗?能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背叛良心和道义吗?不能!决不能!我们不能做犹大,不能……

雨停了,大家又汇集到市政府门前。

街上出来了大批防暴警察,手里拿着电棍,在高音喇叭的配合下,开始驱散人群。人群似潮水般的,由一条街流向另一条街,又从另一条街,涌回到人民大街上。人防商场地下通道口,武警拉着横排,把法轮功学员逼退出市政府,最后逼退到人民广场。一些仍想在这里坚持请愿的学员,当夜就见证了邪恶的酷刑、暴力。在突来的邪恶恐怖中,爆发出一个个伟大生命的呼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声音穿透重重黑夜,震颤整个寰宇。

八、兑现向师尊的承诺

历经五十年邪党的统治,更多的学员明白了,定性、构陷来自于北京,在这里坚持起不到作用了。下午四点钟以后,更多的法轮功学员离开了这里,有的直接奔火车站,有的回家取来钱,从此踏上了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的护法之路。

早在“四·二五”当天上午,一位长春学员看到了这样一幕:宇宙的护法神在天上与恶魔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正邪大战。大法弟子们向师尊承诺:“愿为宇宙真理而献出生命!”这是一个生命久远的承诺,是向师尊兑现的誓约。

不用和谁商量,也不用谁来组织,这完全是一个生命自我的决定。放下一切,“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

中共自窃国后,没有成功反抗其暴政的先例,大家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路应该怎样走。但是,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念、正信,凭着本性发出的真念,凭着伟大使命的责任意识,凭着大法修炼出的金刚意志,凭着正法必成的信心,法轮功学员们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在宇宙真理与红魔面前、在正义与邪恶面前,法轮功学员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师父说:“‘七·二零’这个日子对我们来讲是意义非凡啦,可能在未来的历史中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美国首都讲法》)

“七·二零”在宇宙正法的大舞台上,正邪大战在人间拉开了惊天动地的序幕,世间正法开始。师尊的慈悲与威严,大法的坚不可摧,大觉者诞生前的壮举,惊心动魄的一幕幕展开了。

宇宙历史永远记下了这一刻——九九年的“七·二零”,长春法轮功学员,吉林省法轮功学员助师正法,铸就了永恒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