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那段历史

写在成都反迫害十三周年之际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对于每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来说,都有着永难磨灭的记忆,因为那是邪恶对大法及大法弟子全面持久迫害的开始,也是真理战胜谎言、正义战胜邪恶的开始,更是大法弟子一步步走向成熟、邪恶一步步走向解体灭亡的开始……

回想起十三年前的那一天,心中仍会涌起阵阵波涛。从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后,我们炼功点的大法学员就不断地从各方获悉:中共当局将于近期将对法轮功实行迫害。但所有的同修都不为所动,继续坚持每天的晨炼和晚上学法。

七月二十二日晨炼后我继续上班,但一上午都与我妻子未联系上,便匆匆请假回家。回到家后不见我妻子,与附近一些同修取得联系后,才知道她和另几位同修晨炼后被当地派出所警察挟持走了,同时也知道了本市、本省以至全国已大面积发生此事。我立刻明白:当局对我们的迫害开始了!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政府当局太不讲理了,要去和他们讲理!于是,我便与几位同修相约下午去省政府反映情况、申诉请愿。离家前,我做了赴难的最坏打算,带上了装有洗漱工具和一本袖珍本《转法轮》的一个小包。

赶到四川省政府所在地的督院街时,已是近下午两点。这时,临街所有铺面里的电视机都高声播放着北京当局将法轮功宣布为非法组织并予以取缔的通告;省政府门前已集中了大批荷枪实弹的警察和公交车,似准备抓人。督院街和附近街上熙熙攘攘的来往着许多人,其中有不少是法轮功学员。大家都相顾无言的默默一点头,感觉心里什么都是相通的:法轮大法好,不能让大法蒙冤!

三时许,省政府门前聚集的同修越来越多,他们迅速而有序地排列在了省政府大门对面的街沿上,有的静静的站着,有的在那炼功;有的在看书;有的在那默默的席地打坐,没有标语、没有口号、也没有高声喧哗。大家彼此都用坚定地目光交流着、互相鼓励着,并以这种无声、平和、理性、克制的态度默默和强烈的表达着全体法轮功学员的心意和心愿:法轮大法好,我们要为大法申冤和护法!

我静坐在省政府大门正对面。此时,当局在不断增加和调配警力,督院街两头已封禁,大批从外地赶来成都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警察强行拦阻在通往督院街的各路口。而督院街上约千余名功友无声、整齐地排坐在地上,双方对峙,气氛非常紧张。约对峙了二十分钟,当局开始行动。功友们开始手挽手,大批警察拥上,由西向东粗暴挟持功友往公交车上拉。到我面前时,前头已装满了三辆车。功友们默默地上车,警察粗暴地把我和其他人往车里推搡,我站在车门上对身旁的人说:“别挤,让老年人先上。”

这时,站在车下指挥的警察头(我认识他,叫李兆麟,是成都市公安局副局长)突然指着我大声喊:“你,就是你!你说什么?!”我再次重复了我的话。他气急败坏的又喊:“不是!你在指挥,你是头!”接着对他身边的警察指着我喊:“那个人是头儿,把他抓下来!”

这时,冲上来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不由分说地把我拖下车,拳打脚踢并使劲反拧我的手臂,眼镜被打落在地上。我被带進了省政府大门。这时我才发现,大门里还躲藏了大批武警,同时我也才反应过来,我身上一点都不疼。

我很快被带進了大门内侧的一间大屋,李安排一个警察说:“他是头,你认真审查。”从这时(约下午四点半)开始,我被作为重点先后被三个不同的公安机关审查,直到凌晨二点才回家。在整个“审查”过程中,我心里非常坦然,直抒胸臆、无所隐晦、堂堂正正。

后来听同修说,被抓上车的几百位同修被全部拉到了西城区体育场,并对他们一一做了登记,被登过记的大法弟子,被告知不容许再炼法轮功了。实际上被登记过的大法弟子,到后来也都成了被迫害的重点。

从这一天开始,中共恶党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最邪恶、最疯狂、最流氓的迫害就开始了,到今天已持续了整整十三年。在这十三年中,法轮大法弟子以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坚忍、理智、平和和大善之心,在自身承受着巨难魔难的情况下,仍然无怨无悔、剖心沥胆、坚忍不拔的用自己的生命向中国大陆和全世界的人民,传播着被恶党掩盖了的真相、拯救着他们的生命。

到如今,法轮大法已弘扬四海、赢得了愈来愈多各国政府、各民族与人民的赞誉;大陆民众纷纷觉醒,“三退”人数已逾一亿二千万人,中共邪党在被自己掀起的“迫害”狂潮的反噬下,已面临灭顶之灾。洪大的正法真相即将展现在每一个人面前,伟大的“真、善、忍”宇宙法理即将在人间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