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七.二零”前后那段岁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二日】作为一名于九六年十月份得法的老弟子,我见证了上世纪九九年“七.二零”前后的那段岁月,宇宙正邪较量中的那些人间情景使我难以忘怀。

一九九九年初春的时候,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炼功群体的监视和骚扰事件就已在各地开始上演。同时一些大陆媒体如北京电视台、山东《齐鲁晚报》等不断制造事端,利用媒体造谣诬蔑,攻击法轮功创始人和炼功群体。法轮功学员本着大善大忍的姿态,坚持和平理智的向有关媒体申诉法轮功修炼真善忍,于国家和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真相,要求有关媒体停止对法轮功的不负责任的报导和诬蔑。

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由于这一切都来自于中共最高层小丑江泽民的策划和指挥,所以随后的事态越来越扩大,特别是后来何祚庥在天津某杂志上发表了诬蔑法轮功的文章而引发的“四二五”万人京城大上访事件以后,形势日趋严重。当时,我所在学法小组的学员都很精進,我们在学习、切磋《转法轮》第三讲中关于“不二法门”问题时,就已经认识到共产党也是一种宗教,入了党的学员实际就存在一个违背了“不二法门”的问题,按理说是应该退出(该党)来才对。不过当时这只是一种理论上的探究和认识,并没有让谁真的退出(该党)去。

山雨欲来风满楼。六月初,我们听说中共将在六月十日那天正式把法轮功宣布为“×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我就和几名同修于六月五日乘火车去了一趟北京,我们想去向国家政府和领导人反映情况,法轮功是正教、正法,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能定为“×教”。到北京后,我先到玉渊潭公园炼功点找到了那里的一位辅导员,询问和交流了一些情况,她说北京这儿暂时不会有什么大的情况,要我们先回去。我们就回来了。后来证实:六月十日那天,中共江泽民一伙非法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这个邪恶组织,至今这个盖世太保似的邪恶组织还在苟延残喘的对邪党的层层组织发号施令,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更在迫害着那些至今不了解或不想了解法轮功真相的世人。

从北京回来后,接到了师父的《位置》和《安定》两篇新经文,我和同修更加坚定了去北京证实法的信念和认识。形势暂时还平静,我们就在家安心学法、炼功。

七月六日,师尊又发表了《挖根》的经文,内涵很深,认真学好和理解好这篇经文的真正内涵,对于今后能不能从人中走出来和敢不敢走出来证实法是至关重要的。在辅导员集体学法切磋时,有一个辅导员就认为法轮功学员不参与政治,不干涉国事,不应该破坏常人社会的什么等等,正好把师父经文所揭示的真正涵义理解反了,我当场就告诉他回去把《挖根》这篇经文学十遍。结果他真的回家学了十遍多。他说,那篇经文篇幅比较长一些,又比较难理解,自己文化又不高,结果是一直学到深夜下一点才学完。学完后真的明白过来了:原来的认识是错了。

当时,另外空间师父早已把每个学员都推到位了。我们当时虽然还不知道一场史无前例的邪恶迫害即将发生,但已认识到必须赶快让学员从人中走出来才能跟上正法進程。我们结合当时各地情况,组织大家反反复复学习了《挖根》几十遍,真正读懂师父经文的真实内涵,每个人都能从中挖掉自己意识不到的那种“人维护人”的常人观念和思维,明确了作为一个修炼人真正应该维护的是什么。

七月十四日傍晚,我们突然接到潍坊同修电话,说潍坊地区所属各县上万名法轮功学员都已聚集到潍坊市政府门前,就坊子区科委印发了一本诬蔑法轮功的小册子一事,该地区学员要求市政府尽快收回小册子,予以销毁。潍坊同修邀我们前去声援。

我们不属于潍坊地区,消息又来的晚。但我们毫不犹豫。大家争先恐后的抢着要去。等我们找好了车,聚齐了要去的学员时,已经是晚上十多点钟了。我们租了两辆大客车,去了一百多人。等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已是午夜十二点了。潍坊地区所属各县市的一万多名大法弟子都各自在那静静的坐着,等待進去与政府谈判交涉的几名同修代表传消息出来。

我们来得这么晚,心里不免有些惭愧。下车后我们来的人排好了两行队,就从停车场向政府门前的广场走过去。跟来了两名刚上二、三年级、十岁左右的女孩小同修,走在队列的最前面,前后摆着两只小手臂,很正规的迈着齐步走的步伐,心里没有一丝怕的念头,那纯净的心态着实令大人感动。那情景至今似乎还历历在目,使人难以忘怀。这时,早已坐在那里的外地同修不自觉的热烈鼓起掌来,欢迎我们的到来。后来一直在那里静坐等待。等到早晨四、五点钟的时候,潍坊市委、市政府才答应了代表们的要求:由各县、区收回那份已发下去的诬蔑法轮功的小册子予以销毁。这时,天早已大亮了,我们就乘车回返了。

忘了具体是什么时间了,就在“七二零”邪恶迫害发生之前的某一天里,我们当地学员(包括来自乡镇的)约有六、七百人(有说近千人)在一个废弃的工厂大车间里召开了一次令人永难忘的交流会。除了有几名学员交流了修炼心得和认识外,来自本地电视台的两名男女播音员(同修)声情具茂的朗诵了从互联网上下载的来自加拿大多伦多法会上的文章和朗诵诗,激情荡漾,感人至深。把整个会场的气氛导入了高潮。开天目的同修看到整个会场的另外空间挤满了不同装束打扮的佛道神。有坐莲花的,有骑仙鹤的,有盘腿打坐的,有站立飘飞的。师父的法身在最上方。天女散花,法轮飞转,与会的同修也都感到浑身充满了能量,心性也得到了很大升华,为下一步走出去证实法铺垫了基础。

由江氏小丑发起的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大规模迫害,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晨,我们称其为“七.二零迫害”。但那天中共的大规模非法抓捕是秘密進行的。主要先是在全国各大城市绑架了法轮功辅导站各大省站的站长或负责人。一般地级城市和县级市都还不知道消息。我所在的县级市,直到下午才听到同修传来消息,说全国各大站长都被抓了。

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两点将由CCTV(遭殃电视台)向全国播放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决定!大规模的正式迫害开始了!我感到时间的紧迫!赶快让每一个同修知道消息!能去北京的去北京,不能去的就去省政府或当地政府要人!

当时的手机还没有大面积普及,费用也贵。一位开公司做生意的同修借给我一个被戏称为“二哥大”的手机,为我提供了通讯上的方便。为了安全,我晚上也不回家了,跟家人说好,住到了同修提供的一所空闲的房子内。我要把消息尽快传出去。整个一晚上,我利用手里的“二哥大”手机,通知了所有我所能通知到的同修。电话打了大半夜,夜里三四点钟以后才入睡。虽然知道当时话费是很贵,电话打多了会给同修造成经济上的负担,但我也不顾这些“区区小事”了。相对于大法遭迫害来说,那也真的不算什么了。最近才听说,我所通知到的一个外地乡镇,七月二十二日那天,去北京的法轮功学员竟达五、六百人之多;我们这里的同修也去了得有八、九百人。反正人数是相当多的了。还有一部份因各种原因去不了北京的学员就在家里到当地政府去要人。

第二天,也就是七月二十一日,上午我和妻子一起到商店买了一双凉鞋,准备了一些其它必用的物品,匆匆面见了几位同修,告诉了他们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的事,去不去由他们自己做决定。

中午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妻子和刚好放假在家的十一岁的女儿)吃过午饭后就匆匆登路,向北京出发了……

后来的事,不一一叙说了,还有更多更多……

这正是:

十三年岁月匆匆而过,邪党的疯狂算得了什么?

佛恩浩荡,拂照着法徒勇猛精進。

放下自我,广度众生,快兑现我们的誓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