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鹤北林业局宋桂萍多次被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 黑龙江鹤北林业局贮木场六十二岁的职工宋桂萍女士,修炼法轮功后身体获得健康。因为按“真、善、忍”做好人,她和丈夫乔振彬多次被中共不法人员绑架,前不久被劫持到伊春洗脑班迫害。下面是她的经历:

百病缠身苦海无岸 喜得大法身心健康

宋桂萍从小就有肺结核,十三岁开始咳血,十九岁病情加重,开始大咳血。长年吃治肺结核的药,刺激身体,吃药产生的副作用导致肾、胃、肝、心脏都有病,打青、链霉素时,一打针都哆嗦,肺结核不但没治愈,反而更严重,肺叶上有的地方空洞,有的地方有大水泡。另外,她还患肺气肿,支气管扩张等病,做饭弯不下腰,一弯腰五脏像被一堆草扎着似的疼,啥活也干不了,一住院或疗养就是大半年,无法上班,开60%工资,家里经济收入减少,日子过得很苦。

宋桂萍一年四季被病魔折磨着,在人生的苦海中挣扎着,身体累、心更累。有一年女儿大约七、八岁、儿子五、六岁,宋桂萍回到家,很长时间没看到妈妈,儿子亲热地扑上来,她看见儿子棉袄扣系得紧紧的,就随手把儿子棉袄领口的扣解开,只见五、六个虱子在领口处爬,让儿子脱下棉袄,里面全是虱子,虱子产的卵(虮子)白花花,一溜一溜的,她心一酸,想:我可不能死,为了两个孩子,也要坚强的活下去。

为了活命,她各种气功都学,订了四、五种气功刊物,还去北京、秦皇岛学气功,花钱无数,也不见好转,中医、西医也治不好她的病,每天靠药物维持。去佳木斯治病,一背就背回一个月的药,一把一把的吃药,越吃抗药性越强,病也越重,百病缠身,苦海无涯,那种日子,那种煎熬日日夜夜折磨着她。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宋桂萍喜得大法。得法后她天天炼功,第一次打坐盘腿半个小时,肚子里有东西动,象孕妇怀了7月孩子在里面动一样。法轮给她调整身体,她的病一天比一天轻,以前上一层楼歇两歇,还心跳憋的脸红。在得法修炼后,上楼梯身轻如燕,骑自行车觉的象有人在后面推一样轻松,走路,上楼都不累。她身心愉快,全家都高兴,丈夫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也开始修炼了。

修炼前,她百病缠身,心情不好,还爱生气,三天两头发火,和吵闹、打架,两人对骂,她骂丈夫,丈夫忍不住就动手打她,两个人都打到法院闹离婚了。修炼法轮功后,遇到矛盾向内找,找自己的不足,夫妻和和睦了,全家人其乐融融。

坚持修炼 夫妻多次遭绑架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开动整个国家的机器,疯狂迫害法轮功,这场迫害比文化大革命残酷,给中华民族带来的灾难与危害比文化大革命更严重。

古人说:诚实、守信、宽容、善良、勤劳、懂得感恩,是做人应具有的美德。当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法轮功蒙受千古奇冤时,出于善良人的本性,宋桂萍去北京反映民意,为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这是一种义举,也是国家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可是在江泽民实施暴政的迫害下,不许百姓说真话。新年前两天,宋桂萍、任秀芹、吴玉清、贾秋梅(被迫害致死)几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却被天安门派出所恶警绑架,被当地派出所劫持回鹤北,一路戴手铐。恶警对她们进行体罚,逼她们撅着,象文革时斗老干部一样。鹤北没有去北京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几个人也被绑架到看守所。两天后, 宋桂萍和任秀芹被非法关进没暖气的屋子冻了二十多天,在冷屋子里一说话嘴里呵出白气都能看见。

鹤北公安局副局长恶警卜英杰逼宋桂萍等撅两个小时,期间两手触地四十分钟,卜英杰在旁边看手表数时间,他还恶狠狠地对宋桂萍说:“大宋,我今天把你骨头渣子……”这一次宋桂萍被迫害三个月才回到家里。

二零零一年元旦前夕,宋桂萍和丈夫乔振彬双双被绑架到看守所,乔振彬在鹤北法院开车,被单位开除工作迫害。鹤北610恶人陈洪彬等泯灭良知迫害善良人,宋桂萍和贾秋梅、贾永梅姐妹俩被铐在暖气管子上站了六天六夜,手铐铐在走廊气管上面,脚铐在下面回水管上,她们绝食四天抗议。又被体罚二十多天,之后逼开飞机,变着招折磨,身体九十度弯曲,两条胳膊在背后往上抻,普通人五分钟就大汗淋漓,腿酸头晕,痛苦的生不如死。

公安局恶警曹刚不管老少,都拿木棍打,边打人边乐,沦丧了职业道德。他还利用拘留所里一名犯人打骂法轮功学员。不久,曹刚行恶祸及家人,妻子在家被人一刀杀死。

宋桂萍在看守所被戴手铐、脚镣迫害,手铐摘下后戴脚镣迫害六十五天,被迫害骨瘦如柴,咳血半个月。四月份被劫持到劳教所,拒收,看守所所长耿成涛造假,贿赂劳教所大夫。看守所警察高宝子(外号)回来说:“人家不要,老耿走后门给大夫送一百五十元才收。”

二零零七年一月,宋桂萍再次被迫绑架到看守所二十多天,又被迫害的吐血,每天两顿饭喝稀汤,汤里没有一滴油,只飘三、五个菜叶,这次参与迫害的610李某,当时大约四十多岁,细高个,长脸。

二零一二年六月三十日,宋桂萍和丈夫被鹤北610头目王志海及公安局七、八个人绑架,抢走电脑、二百元现金及私人物品。在鹤北看守所被迫害八天,又被劫持到鹤岗第二看守所迫害二十二天,从早八点码坐到十一点,下午一点码坐到四点。另外还被狱警马某(女)威胁,她曾是狱医,勒索过法轮功学员。

宋桂萍后来被劫持到伊春洗脑班迫害,逼写“三书,家人担保才放回家。伊春洗脑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杜桂杰,是鹤岗医院护士,伊春洗脑班大头目叫顾松海,据说是省里派下来专干坏事的。

参与迫害者遭恶报

法轮功学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几年来鹤北地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恶警先后遭到报应,自食苦果。他们迫害好人,最终也害了自己。鹤北公安局副局长卜英杰的父亲死后出灵时灵车突然翻了,当地老百姓说:“这是他没干好事招来的”。鹤北看守所所长耿成涛贪钱私放死刑犯被判七年,鹤北公安局的陈永泉参与重大赌博,判三年缓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