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元神的遗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一日】今天世上的人,除极少数受旧势力安排专来破坏大法的外,绝大多数都是来得法的,包括邪党内部很多高级官员在内,都是为法而来的。可是当人们一進入红尘,就被迷住了,特别是身在邪党核心体制内的官员们,长期受邪党文化的毒害,他们中的毒就比一般人都深,所以迫害起大法和大法弟子来,手段比一般人更狠毒。但是他们的先天的自我仍然是纯真善良的,是邪党的毒害和为私的观念符合了旧势力要求,才不自觉的受到邪恶生命的操控,干出许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走在毁灭自己的路上。

前年我的元神经常云游神州大地的许多名山大川、江河湖海、寺院道观,了解到许多出人意料的奇闻轶事,特别是邪党核心体制内一些重要人物在历史上的修炼情况,那些生命的错误选择令人仰天长叹。现在我把它讲出来,是给这些人提个醒,千万不要一条道走到黑呀!

这年春天我的元神来到一处古镇上空,此地是方圆数百里的一个旅游景点。只见晴空万里,游客如云,我按下云头,或飘行房宇之上,或穿行于市井之中,因为我是元神出游,常人看不见。我又来到一处道观前面,只见人来人往,香客不断。这时道观中六十尊值年太岁,在其观主的带领下,齐到观前接驾。

我按道家的规矩向观主行大礼时,他们纷纷散到两旁,观主在一旁说:“小神不敢受此大礼,不知都皇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此时我仔细打量观主,只见他头戴纶巾,身披鹤氅,两袖青风,举止端详。我说:“今日出游,不为别事,只想各地走走,谁知到此,搅扰观主,多有不便,还请观主见谅。”观主说:“既然如此,就请大驾观中歇息片刻吧。”

在观主的引领下,我边走边看,昔日的晨钟暮鼓已经名存实亡,取而代之出现在面前的是一个平柜般大小的“功德箱”,箱上标价“门票五元”,由一个小道士守着,旁边还有几个道士,有的在唠嗑,有的在打瞌睡,非常悠闲。

观主指着这几个道士对我说:“还是李洪志师父说的好:‘山恒云岭道何在 古观悠悠游客来 常人不知玄中妙 利用古庙发黑财’(《洪吟》〈游恒山〉)。精辟独到,一针见血。象这样大的‘功德箱’,我们小小的道观就有四个,这些弟子是拿我们卖钱啦。”

观主又领着我来到正殿,正殿前的台阶右旁一棵大树象一把大伞,挡住火热的太阳,树荫下有八、九个道士正在此地纳凉,有的下象棋,有的在看小报,有的在哼流行歌曲。一路走来找不到一个看道家经典的。观主唉声叹气的说:“你看看,哪象修炼之人哟。”我说:“末法时期,世风日下,佛道两家都一样啊。”

進入正殿,观主向我介绍说:“正殿上方端坐的是我在人间的神像,两边或站或坐共有六十个值年太岁,今年属虎,当是乌环将军值岁。”

我问他尊姓大名,仙乡何处,何时修成。他说他姓许名逊,字敬之,是晋朝时在江南某山修成得道的。

我又问他:“我们师父说以前的修炼都是修副元神,请问你是副元神修成还是主元神修成?”他说他是副元神修成。

我又问他:“那么你的主元神是否已来到人间?”他说他的主元神就是大陆当今的某某某,想不到继他的前任继续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造下无边罪业,真令我大失所望啊!对此他无不感慨的说:“人都有明白的一面,二零零五年二月,他明白的一面掌控不明的一面,一齐来道观看他的副元神。历史上他在修炼中吃了不少苦,也遭了不少罪,因为是副元神修成了,他也算积了大德了,所以今生他得了大福报。没想到迫害法轮功,严重的糟蹋了自己的福德。我看他若不悬崖勒马,恐怕福德就此一生了,多可惜呀。要知道迫害佛法,罪不可赦啊。”

我又和乌环将军聊了几句,然后起身告辞,驾起云头,飘上蓝天。

关于大法弟子如何做才能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世人,我们可以重温师父讲的有关法理:“如果当今世上的人,真的绝大多数都是高层次上来得法的,大家想想,他们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生命了。一个如来佛就代表着一个庞大的生命群。何止是如来呢,来到人世间的都很有本事啊,有许多天体的王、主都来了,他们代表着庞大的天体。可是進入常人社会中他们都迷在这里,甚至于在这场迫害当中也参与了对大法的迫害。那么这样的人如果被销毁了,大家想想,那就不只是他自己被销毁了,销毁的就将是一个庞大的天体。”(《北美巡回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