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残疾人修炼大法带来的神奇运气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无量慈悲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曾经是单位一个部门的负责人,修大法已有十五年多了。我能从满身业力、腿有残疾的人,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与师同在,救众生,一直坚定走在助师正法的神路上,我是宇宙中最幸运、最幸福的人,其中凝聚着师尊为弟子的巧妙安排、巨大承受、艰辛的操劳与付出。我永远感谢师尊给予的一切。为证实大法,感恩师父的佛恩浩荡,我战胜各种怕心,写出我的修炼情况,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前半生多吃了些苦

我在两岁多时,突发高烧后,瘫痪在床。半年后,又能站立学走路了,但是腿脚变形、萎缩成残疾,站立行走极不方便。在家不能劳动,让父母担忧,上学免上体育,劳动课被人歧视。这还只是一般腿残疾人的后遗症表现,而我由此留下身体上的后遗症更多、更重。

从我记事起,腰以下一直冰凉透骨,到脚板凉的麻木,走路久点,腿冷酸胀的令人坐卧不安,心发慌,无药可解,只有用火笼烤热水烫,小便频而凉,二十二岁了,才偶有例假出现,到三十多岁了,还遗尿在床,从不放屁、不发烧、不出汗,平时体温只在三十六度以内,一九八二年有一次到过三十七点五度,我就全身软的要人扶。

我从不敢吃生冷、吹电扇、洗冷水脸、冷水脚,也不敢坐地下,洗衣服用冷水时间长一点,全身各关节、骨头甚至肌肉和头就开始冷酸疼胀,全靠每次几片大剂量的安乃近才能缓解。

我身体痛感极不敏感,皮肤受伤,血流的到处都是,我还不知那儿出血,赶快找出血处止血。身体某处生病,只有酸胀发痒感觉,可心脏部位已有发慌感了,扎电针灸,我都没痛麻感,由此给及时准确诊断治疗病情带来很大困难,因我不能准确说清病症状况及其部位。西医医生经常是下大包围,开很多种药叫我吃。西药一把把的吃,也治不好我的病,只是抑制不加重而已,很多时候,连抑制作用都不起,变成另一种更重的病,只好去体检、住院、或做手术。西药吃多了人也更衰弱,只好配上中药一齐吃,一般中医还不行,得找那个会看东南西北风的老古董中医生全方位调理开的药才有点效。

在一九六九年,医院就详细查出我基础代谢相关各项数据都比正常人低,各内脏器官都比正常人小,是一个生理功能都不健全的人。我作常人时,生活的太苦太累,身心受到极严重伤害,没有一天高兴过,苦与愁成天笼罩着我,残疾与无休止的多病双重折磨,使我养成少与人接触极内向性格,社会适应能力差,思维反应滞后,不善言辞、主見差、懦弱、自卑、疑心、怕别人议论伤害我等等不好人心和习惯,活的生死两难。

虽然我活的无奈,可我真没想过轻生去死,也许是神的安排指引吧。一九六九年,我全身严重浮肿,被军管会指导员强制送到其所在部队医院治疗,其院长在查不出我病的原因无法对症治疗的情况下,了解我住院前的健康情况。我向其说了从幼儿起的全部经历后,他说:你这人很特别,还顺利上了大学,我走遍半个中国三十几年,还没见过一个象你这样好结果的,十万个病人中都找不到一个你这情况的,太不可思议。如果现在没搞“文化大革命”,我们把你留下作科研。你以后好好活下去吧,你一切都会顺利的,只是要让你吃些苦罢了。

尽管身体质量和状况是极差,但命运还是青睐于我,在单位我是很有权力的某重要部门的负责人,有吃、有穿、有住、有名、有利。但后来因工作等各种压力越来越大,人与人间勾心斗角难以化解,使我成天处于恍惚状态。为自我解脱,为远离那个互相倾轧的工作环境,我只好放下对官位和职称的执着,在一九九三年提前病退。

这位医院院长的这些话我一直记着。当时我就感到他在告诉我有神人帮我管我,才会有那么多神奇出现在我身上,可是谁在管我帮我,让我这么幸运呢?无从可知。

在气功热后期因治病学气功,对神佛要帮人有所了解,但我没拜佛啊,我心灵深处在寻找管我的神。

二、真修大法 身心大变化

一九九七年冬季,一个多年没联系的外地同学,不知用什么办法把电话打到我的老板那里联系到我,把法轮大法洪传的喜讯讲给我听,后又帮我请到大法书和师父讲法录像带及炼功带,从此我走進大法修炼。

开始学功时,我站久点就觉得腿吃力,很累。炼一下,坐一下,或者走动,心想站这么久,我坚持的了不?晚上睡梦中,梦见我萎缩了的大腿肌肉一圈一圈的鼓胀起来,睡醒了,我用手去摸,大腿仍有一圈圈的鼓起感觉。我心想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帮助我战胜困难坚持炼下去呢!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我一生为什么活的那么苦,是因为我身上有很大业力所致,明白了做人不是我来世间的目地,是师父为我承受了那无边业力和慈悲巧妙安排,我才在这一世的生生死死中保住了人身有幸得法。

因我身体很不敏感,炼功初期除头皮上有点象小虫虫在那儿转圈似的蠕动感和手上下拉动有线牵感觉外,以后就什么感觉也没有了,连热感都难见。学法也无任何表面感觉,但是我就坚持炼功学法。无论别人议论有什么反映或看到什么,有的甚至当我面说:你不是一块修炼的料,你再炼也修不出来。

我不管别人怎样说,我心想:凭我一生的神奇运气就相信师父是安排我来修大法和证实大法的,肯定我能修,否则师父把我这一生管的有吃、有穿、有住、有名、有利做什么?再说我的命和生存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如果我不坚定信师信法修炼,我的一切将立即失去。我坚决不要我的业力,只要师父给我的一切。我就这样不断学法,提高对法的认识,不断否定干扰,不断坚定自己信师信法,对师父的《病业》那篇经文,我反复学反复背,使我心性有了很多提高,师父看我要坚定修炼,就给我消业调理身体。

在净化身体中,我牙痛了八个月左右,痛了一两个月时,我忍受不住,就顺家人劝说,吃了几颗止痛药。吃后,不但痛没减轻,反把牙齿咬掉半边。这下我更明白要真修真信师父必须按师父讲的法做到,才是真修真信,要放下常人一不舒服就吃药的习惯,要学会忍受痛苦。从此消业再难受,我也忍住不吃药,做到难忍能忍。在忍受过程中,过去满身周而复始的表面说不清道不明的各种难受状况在不知不觉中逐渐逐个消失,牙痛停止后,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全身轻松。

我的邻居是单位的医生,见我炼功后身体状况好了,不吃药了,她在家属院对同事们讲:某某炼法轮功把身体炼好了,我们再也闻不到药臭味了,以前她天天熬中药,把我家也熏的很臭。对单位职工起到了证实大法的好作用。

自修大法十五年来,虽因身体条件差,使炼功动作不太标准,但我坚信师父,我也已经十五年没吃过一粒药了,这更是人间奇迹了吧,我要求自己每天都坚持炼功、学法从不间断,即使特殊情况没炼,回家也要立即补上。随修炼时间增长,我身心变化很大,老咳喘、怕冷、全身凉入骨、头痛失眠、各脏器部位的难受、浮肿等等症状都基本消失了,人变年轻了,皱纹消失,心中充满希望,脸上溢着快乐。邻居还说我走路不注意看,己看不出跛了,修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展现出来。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到公园,被地毯式搜查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带走,我给送我到住地派出所的警察讲我身体的变化情况,他听后说: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第二天上班,他就不停的来往于派出所与分局之间,说给我办回家手续。在师父加持和我的正念下,结果我在二十四小时内,真的回家了。

二零零七年四月,因坏人诬陷,被一派出所直送拘留所关押,拘留所当晚,值班警察看我走路不方便,拒收我,派出所的警察非要她收我,再放我。我就对那警察讲我一生经历情况和炼法轮功后的变化,我请师父加持保护我,并发正念不准她们迫害我。在非法关押十五天中,她们没让我做任何体力劳动,由我自行安排,我就在室内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后来我回家听家人讲,那个派出所所长听了送我的人回所汇报后,心里很不安的在当晚半夜给我家人打电话,一再道歉,要我们原谅他们。

二零零九年,我去过的资料点被破坏,牵连到我,非法提审我的国安警察在向我单位调查中,知我不是党员、腿又残疾的人,反而是单位很有权力的某重要部门的负责人,他非要问我怎么这样不可想象?我只好把我的所有神奇经历说给他们听,说有神在保护我,就是法轮功师父在保护我,希望他们放了我,不要迫害有神管的人。我请师父加持帮助我闯出邪恶黑窝,不准邪恶再迫害我。就是这个听稀奇又审问我的国安警察作出决定,在绑架我的第二天,令人开车送我回到家,使他们减少了对大法的犯罪。

三、坚定信师信法 证实大法

当我正常炼功学法才一年半时,中共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因我们这里都学的较晚,突然遭迫害,一时感到茫然不知为何,没有集体炼功点了,我就在家里坚持天天炼功学法。外出遇熟人,我就对其讲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最好,叫人做好人。无论中共在媒体上如何攻击法轮功,我都不信它的。我就认定大法好,师父最伟大,最慈悲,我就是要永远感谢和牢记是慈悲的师父一再救了我的命,又带我走在神的路上。

1.传递和发放大法资料

从二零零零年下半年起至今,我都尽力一直做着证实大法讲真相兑现自己誓约的事。这么多年中,只要是救众生的事,无论在经济上、人力上,我都本着报师恩之心、慈悲救众生之心,不等不靠的主动的默默无闻的尽我所能无所求的做。

我每次外出做大法事都先背师父的有关法如《无存》、《威德》等等,心里如不稳就反复背,然后请求伟大慈悲的师父加持保护帮助,再一路发正念到做完事回到家为止。因为我走的慢,从安全方面考虑,没人愿意和我一起外出做事,所以我的注意力就比较集中在发正念上,一个人做事也就一直比较顺,没什么干扰。但是在邪恶严重迫害环境中,也难免碰上来自各方面的意外干扰迫害,我也碰上不少。但每次都是在信师信法的正念中由慈悲的师父给我化解,遇难呈祥。

根据我的情况,我讲真相主要以发真相资料为主,同时长期给同修传送一些资料,过程中也不容易。首先安全问题,那全凭一路正念坚定信师信法随时请师父保护,才敢上路進出那些门,还有体力上的承受,有时同修要的多或装的多,一大包。对我来说上下楼上下车是很困难,不容易做好的,又找不着另外的同修帮忙,我只有相信师父法身会帮我,就说请师父帮弟子抬一下吧!谢谢师父!这样背起或提起真的不重了,走路也轻松了。同修不理解,两三年后回忆起当时的这些事,同修还说:我那时看你真象神在做一样,不知咋背上来的。其实真正是师父在用力背,我只不过是帮师父提包而已,没有师父帮着我根本做不了这件事。

为使更多世人及时了解真相,我更多时候是大量发放真相资料,只要外出,包内都装有资料(包括真相币),无论在何种环境,都努力寻找机会发资料救人。在迫害的初期几年晚上,出去发放的多些,基本上走遍了所在地大街小巷。后来街上到处安了各种类型的监控器,我就主要是白天到各菜市场去发,近两三年,我还乘车到不很远的乡镇菜市场去发。为使世人对资料不感到恐惧和有安全感及好奇心容易接受,凡是到市场上发的,我都不怕麻烦,用塑料袋等包装成不透明的。发完后,我不急于赶快离开市场,以买菜为掩护,在市场转一遍,如发现有个别丟掉的,我捡起来,再从新发出去,尽量减少资料的浪费。也有发不完、发不出去的时候,我就在心里请师父帮我找机会发资料。这样一想后,一会儿就有背兜担筐的从我面前经过,我立即赶上去放资料包。

另外,自从师父肯定真相币可行后,我每次买东西除金额大的外,我都坚持全支付真相币。这么多年,只有两个人不要真相币,这说明大部份世人内心深处并不反感法轮功,只是迫于对中共的恐惧才不敢公开接受法轮功真相。我发资料过程中偶尔也有讲的,还有是只要有资料就及时去发,不受“敏感时日”限制。在安全情况下以抓紧时间救人为目地。在做这些证实法讲真相事情的十四年中,表面看起来,我比较顺,没吃那么多苦,其实这全靠大法的威力和慈悲的师父给予全方位加持保护,我才能闯过道道难关,顺利走到今天。

2.两次摔倒后的神奇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夕的一个傍晚,我到家附近的一个宽约0.7米的平房小巷发真相传单。这个巷的路面是用四周有尖有角很不规则的烂石头和水泥板块很不整齐的铺的,且没有路灯,在上面走必须小心。否则摔在尖尖角角上,就起不来了。我当时一手提了一瓶酒,一手发传单。当我把传单从门缝放進住户屋内抬身刚走第二步时,一块水泥板突然被踩翘了,把我吓得“哎呀”惊叫了一声。随后,我感觉象坐在棉花堆上,慢悠悠、轻飘飘、盘旋似的往下坐。最后,以散盘状坐在地上。也没有人听見我惊叫声和酒瓶砸在石头上的撞击声开门出来看,等我明白过来,刚才摔倒时的那舒服美妙感觉知道自己没受伤时,我立即站起,就往巷外走,赶快离开。

走到有路灯的街上,我已不感惊吓了,虽是最冷的冬天,却感觉脸上热烘烘的,内衣都是湿的,脸上、身上还在出汗。停下来看了一下,身上没有一点受伤,也无任何疼感,以为酒已漏完了,提起一看,酒瓶还好的,一点碰损都没有。我虽以前经常摔倒,却从来没有这次那令人永难忘记的舒服美妙感,我心里说这是师父为我免遭邪恶的恶毒迫害在那猝不及防的瞬间用他无边法力慈悲地保护了我。谢谢师父。

二零零八年二月一天晚七点,我到同修家去,刚出家门,下楼转弯到第二节楼梯,才下了一大半时,定时开关灭了,因我走的快了点,就一下摔下去,按正常应是直扑下去,面对楼梯的墙上安有水电气各种管子,上面有很多突出来的卡子,如果直扑下去,我的前额就会砍在管子卡子上而使头严重受伤,甚至有生命危险。我是顺右边下楼梯的,实际上我摔下去后,转了两个直角弯后,“咚”的一声砸到楼梯左边住家的铁门后背,靠铁门坐在地上。怎么摔倒转弯的情况,我都不知道,砸到门上时,我有点撞击感觉。靠在门上坐一会,我有些清醒了,心里呻吟了一声,又坐一会,我基本清醒了,但头脑中空空的。又坐一会,我心中想师父在保护我,没事的。动了一下,也不觉哪儿疼,只觉还不十分清醒和有些没劲。这时楼内很静,也没人上下楼。我还是自己站起来,慢步上楼回家,上床睡了。

第二天起床后,我看了一下,全身没有一点伤,也没包块,也没那儿疼,我心里说师父又为弟子承受业力和巨大痛苦,又救了弟子命,谢谢师父。

早晨我炼完功后,在家休息学法,我儿子问我:你天天上午都要出去,今天怎么不出去呢?我说:我昨晚在楼梯上摔了一跤,今天上午休息一下。他说,是你摔哪,我在家听到象一个大冬瓜砸在铁门上,好大的声音啊,吓人一跳。老伴也说,没想到是你。我问他,你那时在哪里?他说就在你摔倒砸人家门的对面那家里打麻将。我说,那你怎么不出来看我、扶我呢!他说,他们听到砸的好猛、好吓人,又没听到那人一点动静和声音,都以为可能砸死了,不死也瘫了。现在这个社会救了人被冤枉吃官司赔钱的事太普遍,谁还敢开门管闲事?所以,他们连话都不敢说了,更不要说开门看和扶人了,你砸人家的门那么响,人家一直都不开门看一下,也是这个原因。我听了,说,现在的人道德这么坏了,见人要死了,都不敢救,还是我师父最好啊!感谢师父这次又救了弟子命啊!

隔一天,我又上市场买菜,一路上,碰见院里几个邻居和同事,他们都说:你怎么就出来了?要多休息观察几天,再走动为好。我对他们说:我炼法轮功,有我师父保护,不会出事的。这次我摔跤让我单位、邻居再次亲自看到大法的超常美好和炼法轮功的幸福。

3.一场大火 让世人明真相

二零零一年下半年,邪恶操纵中共迫害法轮功,在我们这里也不断升级。街道办和我单位也轮换着找我谈话,要我停止炼功,我给他们讲真相,说我炼功治病身体好了,思想升华了,我在做好人等等,就是坚持不给他们写任何“保证”。越往后,我看他们就执著于要完成公安给他们下的要我给其写个“保证”的任务,他们来了,我不再理他们,让家人与其说。我就在屋内发正念,清除迫害我的邪恶因素。他们坐着还不走,我请师父喊他们快走。一两分钟后,他们真的说另有事走了。

因他们只是定期找我谈话,没限制我的行动自由,我就一直坚持发资料、学法炼功,拖到年底,公安以扣街道办和我单位职工工资或奖金要挟我写,这样引起了职工对我的不满,说我就在家悄悄炼不应该暴露自己、牵连他们。

当我为此现状正焦急时,零二年新年期间,因我不知外面在焊气管而用火柴点火引起气表爆炸,突发大火,并同时引起另六家气表爆炸。这六家因气表安的低,都及时灭火了,而我家因气表安的高,无法端水及时泼灭大火,瞬间火越燃越大,邻居和职工都来到我家和住家院坝焦急看着,担心引起可怕的更大连环爆炸。

消防车二台因路窄進不到院内灭火,气表开关因长期不动,被油污腻的让我拉不动,无法关气灭火,因火太大太猛,无人敢去拉开关,大家只好心惊胆颤的呆呆看着大火烘烘的猛烧,毫无任何办法。我当时头脑中空荡荡的,什么也想不起来,象有人抑制了我的思想又象吓呆了。不知过了多久,邻居老太突然大声喊我去关火,我什么也没想,爬上高凳,去拉开关,一下就拉动,关了气,灭了大火。所有在我家守着的人都长叹一口气,回家去了。

午后,燃气公司来人处理善后事宜,他们看到每间屋每个阳台都有玻璃碎片或气表零件,就说爆炸太强烈,火又燃那么久,竟没发生连环大爆炸,财产没有严重损失,真不可思议。按以往经验,他们这次要赔惨了。他们提出要给我精神赔偿,无论我要多少,他们都赔,并要我去好好治疗,并把我单位的后勤处负责人找来协助他们给我办理。我单位职工和我家人都说人家送上门的财不要是傻子,都劝我多少也要一些才对。我想这次大火没引发大灾难,完全是师父法身给控制着:一是保护我和世人的生命财产安全,二是让世人亲自看到炼法轮功有神保护得福报真实不假。我是大法修炼人应放下钱财执著心,不应去占用公司钱财,不是自己劳动经营所得别人送上门也不能要,我就一再好言谢绝了。他们又想给我报一些医药费,我说我没烧伤,他们不信,还强拉我的手反复看。

经过这次火灾后,至今再没有任何人找我谈炼不炼、写什么的事了,即使被人诬告时也没有,我无限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是师父看弟子将要遇到难与已过去的大难时,以无限慈悲利用这次火灾向世人证明大法的美好超常,给弟子解了难和维护开创了一个比较宽松的修炼环境。后来我们院里迫害我的坏人突然遭报,死的很惨,从此,当国安等来人调查我和家人时,我单位的人都说我们好了。

4.正念否定迫害

二零零八年,我被市国安以有问题要我说清为由,突击绑架,转到外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到监室住下,有人问我什么原因被关的?我就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有人告我被绑架来的,提审前两天,监室其他人就告诉我,这案已有九人被先后抓来关押,都是一个举报一个,就放一个。举报我的人承受不住挨打,才举报我,他还关在所里,问题最后都归到我这儿了。

听了这些情况后,知情况严重,但我没去多想会判我多少年,我一再告诉自己事已至此,我不能让这案把更多同修牵连進来受迫害,要保护同修,要让这案到我这儿终结,抱着“朝闻道,夕可死”[1]之心,就开始了在被关押期间就是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我成天背我能背的法,炼功,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解体迫害我的一切邪恶,同时向内找是什么心被钻了空子,有机会还对监室其他在押人讲真相,介绍大法好修大法得福报,迫害大法遭恶报等等真相。我每天反复在心里对师父说:我是师父的大法弟子,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其它安排我都不要,不准旧势力迫害我,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的证实法的使命还没完成,我要尽快出去继续完成。

非法提审时,国安的人告诉我是某某举报我在近四年中每次给他送了多少法轮功资料及做什么,说我这案很大,证据太多,按他们判刑标准计算无论判我多少年都不过份,其中任何一条证据都可判我,并给我交代定罪数量标准,又说考虑到我是残疾人又看我很面善,他们不强迫我说,让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听了其最后这两句话,心想这是师父指点我给我勇气和智慧哎,经过一阵思维和稳定情绪后,我对国安审问中提出的几十近百条提问,我都心平气和的正气十足的回答不认识、不知道。他们反复非法提审几遍。我都坚定的这样回答,不容他们怀疑。

他们看我这样轻松肯定的否定了他们对我的一切诬陷,不甘心,有一天,突然带举报人到警务室要与我当面对证,想套住我。我看破他们的阴谋,不等他们走近我,我就底气十足的大声训斥举报人心不善,诬告不相识的我,劝他改过自新,没有他说话的余地,我的一身放下生死的正气使非法提审的警察一言不发的把举报人带走了。因为我知道慈悲伟大的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我,给我勇气和智慧。

这以前,我看监室那些人表面听我讲真相,生活上也关心帮助我,但她们怕加罪,暗中配合国安监控我,我担心邪恶在晚上暗害我(因她们大多有害人性命之罪)。我每晚睡觉时都加一念:这些人都怕中共,不信大法,如果我的走能向世人起到证实法的作用,师父觉得我可以走,就让我走吧。但在那恶劣环境下,为维护法、救众生,干脆完全放下生死,心里反而轻松些,在结束对我非法提审后,提审人叫我写个报告说明自己的要求意见,我想这是师父借其口点悟我找机会要国安放我呢,否则根本没机会见到他们反映要求。

我心里感谢师父的巧妙安排,我本着证实法反迫害目地写炼法轮功使我一个生理功能不健全百病缠身的残疾人,变为丟掉药物心里充满生存希望、提高品德、身心健康的好人,我必须坚持炼下去,你们枪毙我,我也要炼,强烈要求放我。当晚,在睡梦中我都在大街上走,看到街上到处是灯笼,有时一条街都是灯笼,到处都是热闹的人,好象是在过什么节。

第十四天,提审人就来告诉我:他们原定明天就送我回家的,只因市局已放长假,今天他们去,没批下来,叫我耐心等几天,放完长假上班,他们就赶紧办,下午就送我回家。第二天起,我所在监室的天井内的树上一直有喜鹊在唱,到我走的那天早上,还在唱,室内的人都说不知谁要回家了,喜鹊先来报喜了,我心想应是给我报喜吧,谢谢师父鼓励。但又想这么就把他们整了近半年的大案结束了?怕邪恶暗中耍花招,我就把欢喜心抑制住,仍继续背法、炼功和高密度发正念、讲真相。

长假后上班第一天的下午,他们真的开车来送我回家,只是批了二年“监外执行”,说是照顾我,为此,我和他们在车上又一路争论,争论中,他们说我太特殊了。他们到我单位调查,单位的人都说我和家人好,为我们说情,特别使他们不解的是天天很多电话打到他们国安迫害法轮功专案办和县看守所,并指名道姓要看守所立即放我等等,说他们一天接关于我的电话,都应付不过来,这是他们迫害法轮功多年,从没碰到过的事,好象他们迫于各种强大压力,不得不早放我。听了他们这一说,我心中深知这是同修们在营救我所做。慈悲的师父又为我操尽了心。国内外的同修们在师父的安排下,互相配合,为我作出很多努力。今在此感谢所有为营救我辛勤付出的国内外同修。

二零零九年,市区一资料点被邪恶破坏又牵连到我,又被绑架,市国安的人想把我收监,我给他们讲在神的保护安排下我一生的神奇经历和大法如何好,使听者好奇不已,减去其头脑中的不少中共无神论思想,启发了他们的善心,我请师尊加持保护我,坚决否定邪恶妄想再度加重对我迫害的阴谋,经历两天正邪较量后,第二天下午六点前,国安的人用车送我回到家,至今也没警察来干扰过我,感谢师父又救弟子出黑窝。

经过这两、三年一连串的被邪恶操控警察绑架大劫难后,我深刻体验体悟到:大法弟子必须时时把自己溶于法中,心存大法,时时想到有师父时刻在我们身边看护着,要有坚定、清醒、不为邪恶所干扰的坚如磐石的信师信法的心,遇劫难首先想到请师父保护,然后自己尽力做好,才能心定意坚的尽快顺利及时走过道道劫难。

在十五年多的正法修炼中,虽然我经历了很多关难甚至是要命的大劫,在各方面都付出一些和遭受不少伤害,但我从不后悔,更加坚定的信师信法。因为我知道我的这修炼路是早就安排好了的,再难也要走,特别是我的命、我的一切都是大法和师父给的,离开大法和师父一点,我就什么都不存在了,我必须用我的整个生命去证实法,这是我千万年艰苦等待的。今后我要更加学法修心去执著,多救众生,精進实修回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