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给乡镇干部讲真相 不断开创环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你们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底得法的,一直觉的自己修的不够好,没有什么写的,错过了九次法会。今年第十次法会不能再错过了,拿起笔记录自己修炼中的点滴,若有不对的地方,恳请指正。

一、不断开创讲真相的环境

二零零五年初,我受到迫害调离原县级单位到某乡镇工作。开始的时候,环境有一些严峻。心里想,既然到了这个环境,认识的都是有缘人,再难也要想办法讲真相劝三退。在尽职尽责做好工作的同时,利用工作环境结合自己受迫害的情况理智的讲清真相,从县公安局国保队长、镇派出所所长、镇邪党书记、镇长一直讲到一般职员,能够接触到的人都尽量讲。镇上的年轻人开玩笑叫我“老唐”,意思是我好似唐僧一样不厌其烦的劝导他们做好人。

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和几个同事下乡办事。下乡的途中不断启迪同事的善念,在各种环境中讲真相。遇到同事直接说师父的名字的情况,觉的世人说的时候带有不敬的思想,容易造口业,应该从正身边的环境做起。我立即就更正:“要说李老师。”他们也就会马上改口说:“好,好,李老师。”大家都笑了。因为自己做的正,自然而然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和尊敬,以后再讲真相阻力就小的多。

一有空,我就给同事读《洪吟三》,用笔记本电脑播放神韵光碟,放讲法录音等等。一同事问:“李老师说的是对的,教人做好人,向善。不过,怎么你没有自己的思想,每天只是重复李老师说过的,我们想听你自己的东西。是不是你太盲从了?”我郑重的告诉他:“如果你能够编出一套理论,翻译成几十个国家的文字,让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的上亿的人都来学,你能够做到吗?你能够做到说不定会向你学习。”他表示认可和佩服。我继续说,“这不是只有觉者才能够做到的吗?上亿人都会盲目吗,其中不乏高级知识分子。佛法无边,师父说出来的是佛法,而我的理解说出来的什么也不是。”

几年下来,单位上愿意三退的都退了,剩下一些怎么讲他们也不听,或者有顾虑不退的。可能有自己没有做好的关系。当然过程中也有一直起一些负面作用的人,对这样的人我觉的也是我要救的对像。不管他们现在的表现如何,都是师父的亲人,要给他们得救尽可能的创造条件。既不要往下推他们,也不能纵容他在背后的邪恶的指使下无度的行恶。

镇司法所长、综治办主任及分管的镇人大主席起到干扰我讲真相的作用,多次和派出所到学校举办邪恶的图片展,毒害学生。一次听说在写构陷我的材料上报,明白真相的同事悄悄提醒我注意。我想,师父让我救度这一方,发生这样的事,一定是自己的空间场不干净,自己没有做好造成的,但自己做的不好不等于就一定要被迫害。于是加大清理自己空间场,长时间发正念解体本地的邪恶。

第二天去上班,听说镇司法所和综治办的电脑在大楼有人看守的情况下同时被盗,他们不甘心,又请县公安局610的配合来查是谁偷走了电脑,也取了我的指纹去对比,结论是外地人流窜作案,小偷没有抓到,不了了之。我明白是师父的呵护,把这一难消于无形。事后我给他们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理,如果继续做违反天理良心的事,也许还有更大的报应在后头。他们也觉的是遭到报应了,自认晦气,收敛了许多,一些邪恶的宣传不让我知道,仍然偷偷摸摸的继续做。后来,镇司法所长驾车在十字路口闯红灯撞上一辆摩托车,摩托车上一死一伤,赔偿了近百万。公职虽然没有被免,但给家庭带来巨额的债务和愧疚感。之后再和司法所长讲真相,他就能够接受了。虽然还没有三退,但对大法有了正面的认识,有时他到城里办事,会主动问我要不要搭车。我看到他车上挂着毛魔的象,就和他说,毛魔身上有八千万冤魂,不但保不了你平安,杀气太重不吉。他就按我告诉的方法处理掉了。

去年年底邪党“十八大”前,中共恶人又搞迫害,全国各地的邪恶在疯狂抓人,不过是外强中干,强弩之末。镇综治办主任及分管的镇人大主席一天突然到我的办公室,想强行检查我的笔记本,寻找构陷的证据。看到他们来意不善,我立即从新启动机器,用于讲真相的内容都在加密盘内,从新启动后進入的是另一个纯净的系统,里面什么痕迹也没有。他们鼓弄半天,什么也没有发现。我调整一下不稳的心态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笑着看他们弄,一边和他们讲真相。

随后,镇人大主席打电话给派出所,来人把我带到派出所,县“六一零”(公安局国保队长)和派出所所长找我单独谈。国保队长说:“我们经常看明慧网,知道怎么回事,对你没有恶意,如果去单位找你谈,会影响到你,所以请你过来。但现在这个形势,上面压下来的你也知道,不得不应付一下,知道你工作做的很好,工作以外的事我们也不想过问。”还暗示是镇人大主席举报我劝人三退,随后就叫派出所用车把我送回镇上去。

事后回想一下,也许邪恶的安排是通过恶人举报,准备利用我电脑中的大法资料构陷我,结果他们用现有的痕迹查找软件找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基层“六一零”明白真相后也不想当邪恶的替罪羊了。师父说:“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来讲,以前我一直在讲,我说大法弟子有这么大的历史使命,要承担救度众生的责任,肯定是有你们自己能走通的路。这条路必须是一条能达到标准的路,这样宇宙众生才佩服,才能干扰不了,你在这条路上才会没有麻烦,才会走的很顺畅。”[1]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平稳的走过来,当邪恶无以为继时,也许新的一页就翻开了。

镇人大主席举报我之后,就大病一场,几乎命不保,一头黑发因为化疗掉光,随时戴一顶帽子遮丑。今年年初换届选举时人大主席也落选了,当初他想使坏的那一念有背后邪恶因素的支撑,想通过迫害大法弟子换取向上爬的政治资本。我只是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让他不失去得救的机缘,没有想到这个现世现报来的这么快,确实出乎意料。师父说:“邪党背后的邪灵是利用了世上的人在人害人。邪党政权中,能认清它的,就会有希望;不肯放弃的,都将在大淘汰中随其一起解体。”[2]我严肃的对他说:“我劝你三退是让你保命,是真心为你好。一个人如果不认同真善忍好,迫害大法弟子,那是非常危险的。不但职位保不住,自己的命也可能保不住。”虽然他还是没三退,之后再和他讲真相就认真听了,不再继续起负面作用,不再干扰我讲真相。

新任的人大主席是明白了真相的,从不干预我讲真相,整个环境就这样慢慢正过来了。以后我在各种环境下堂堂正正的讲真相,大家觉的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二、派出所所长在村委会装睡

今年四月村委会换届期间,我在一村委会讲真相,讲着讲着新上任的派出所所长和一个民警过来了,他是这个村委会的“联系领导”。当时心里有了顾虑,还没有直接和新所长讲过真相,想停下不讲了。旁边有好事的人就介绍我刚才正在讲法轮功的真相呢,怎么怎么讲的。所长带着严厉的口气问我怎么在这里讲这些,明显是冲着我的怕心来的。我想所长也是需要救度的生命,面对这个情况不能够回避,也许他就是来听真相的,要让他明白大法是慈悲和威严同在的,为自己的将来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我一边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一边理智的回答他的问题。心一正环境就起了变化,随后他问天安门“自焚”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讲真相等等。我和颜悦色的一一做了回答,并联系薄熙来案讲了中共活体摘取大法学员器官的罪恶,大法弟子讲真相是救人的义举,民众保护修炼人有福报等等。听着听着,所长靠着椅子的后背就“睡”过去了。让那两个想借我讲真相为名向所长打小报告邀功的人觉的非常无趣,问和所长同去的另一名民警是怎么回事。那个民警小声说:“所长不愿意管,不想管法轮功这事,遇到了敢当面讲真相的不好处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所以就睡一会,法轮功讲的都是事实,装着没听见。”

在场的镇干部、村组参与选举的人都听到了真相,看到这个有趣的场面觉的很震撼。一个村委会副主任人选说:“共产党这样折腾下去不就完了吗,我带头退党。”而另一个副主任人选没有表态,对我讲的真相可能不是太认同。选举结果下来,本来在初选中得票不高的那个副主任,因为明白了真相,结果奇迹的当选;而那个态度暧昧的参选人却没有选上。

随后见到这个所长做法制宣传时的一些照片,原来那些毒害世人的邪恶展板就不见了。这所长笑的很灿烂,那是明白真相的生命会心的笑。讲真相的环境这样慢慢的正过来,再在各种环境中堂堂正正讲真相,负面因素就很少了。

三、唤醒百花迎春来

一个三退了的镇水务所长,他和我说他有可能被调到他的老家那个乡镇去工作。他说他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筹资把他老家那儿的寺修好,要让传统复明。他把过去参与“破四旧”毁坏寺庙、祖坟的族人集中在一起,说:“过去大家跟着毛的政策,什么都是我们这里走在先,现在社会这么乱,与毛的政策有很大关系,不相信报应。过去大家做了一些缺德的事,有几个现在是过的好的,大家想想。我们这里没有几个考上大学的,与这个有直接的关系,祖上造业,遗祸子孙。以我家为例,我有一个同父不同母的哥哥,当时是民兵队长,刨祖坟破四旧冲在前。才受到上级的表扬,紧接着坟山上雷击起火,他着魔似的说要保护公社的财产,往火场里冲,谁也拉不住,当时就烧死了,这不是现世现报吗。邪党马上就要完了,大家不要信它,该退出的就退出。我回来建寺,大家都出出力,也算赎赎自己过去对神佛不敬之罪,积点德,不要让子孙后代再跟着受苦。”

类似的事例还有很多。明白真相暗中保护我的两届镇邪党书记,都提为副县级干部。派出所所长、警察也提升了,按照县上的说法,一个乡镇派出所提起三个正科、两个副科,是历年少有的事。

当地中学音乐舞蹈老师,接连三年我都给她神韵光盘,每年问她都说要看,演的太好了。她在编舞中就学习神韵中的古典舞技巧,教学中取得很好的效果,今年被调到县文化馆工作。

一个明白真相的某镇领导的妻子,考取省某监狱的公务员,从镇中学到省城上班。两个明真相的大学生村官,考取不同地方监狱的公务员。有了之前的基础,相信他们一定会正确对待狱中受难的大法学员。

妻子原单位同事的丈夫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挂车司机,家里的顶梁柱。过去我和他讲真相他当笑话听,常对我说:“男人不抽烟,白来世上颠。”不久前突然查出患肺癌,肿瘤在主血管上,做不了手术,定期到省城化疗,医生给他的结论是过不了两个月。去看他时我说:“现在医院救不了你了,你想不想看《转法轮》?”他说行,要看。我把珍藏的宝书送给他,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看完,又把师父的讲法录音拷贝到他手机卡上。过去烟酒不离身的他,现在酒不喝、烟不抽,每天都认真听法。他还说以后他要买一个小扩音机,招呼大家都来炼。可能他有这一念吧,尽管他还没有正式修炼,只是看书听法,身体也向好的方面转变。再去省肿瘤医院复查,结论肿瘤是良性的,得到福报了。

四、越到最后越要精進,越要走正

最近,镇上搞民兵整组训练,休息时同事们玩一个上下楼竞赛的游戏,上到办公楼五楼顶摸下窗户证明到了,然后下楼到操场上指定位置,看哪个所用时间最短。我不想参加,一个同事觉的我肯定行,推荐我参加。确实很轻松的就跑下来了,时间很短。出办公大楼门口下台阶自己的欢喜心、争斗心、显示心出来了,想表现一下,两步跨下去。结果脚下一软就重重摔下去,然后手一撑爬起来,跑到终点。这一摔耽搁了十多秒的时间,只取得一个靠前的成绩,自己的右膝盖摔青,两个袖拐头破皮。事后回想起来,是自己的心态不正造成的,觉的跑到最后了,想表现一下;如果换一个心态,觉的自己参与这个竞赛的目地是证实法,跑出什么成绩是师父给的,那结果一定大不相同。

越到最后,旧势力和各种负面因素越盯着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个不正就会带来干扰,甚至重重的摔一跤。师父说过“修炼如初,必成正果”[3]。回想自己在刚刚得法时是怎么做的,怎么精進的,现在修好的部份已经隔开了,所以需要从头开始,不懈怠,越到最后路越窄,对自己的要求越高,越要精進,越要走正,圆容师尊所要的,才能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和救更多的众生。

不管怎么样,世人得救是最大的心愿,在今后的时间里,无论形势怎样变化,我都会学好法、向内找,“怀大志而拘小节”[4],继续做好三件事,不骄不躁,稳步走下去,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保持清醒》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圣者〉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