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用心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这次法会,我要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的主要内容是,近二、三年在抓紧学好法的前提下,在多救人上用心;在关键时刻,守自己的心性,用善对待迫害自己的人,体会到了善的力量,发自内在的心性得到了升华。实践证明,只有听师父的话,路才能越走越宽。

一、用心救人的小故事

“你快来把俺全村救了吧”

三年前过年,去朋友家讲真相,家有六、七个人在玩,一下午,他们听明白了真相,和朋友一家都做了三退,要了光盘小册子高兴的回家了。

睡觉前,朋友说:“你光救这么几个人,这山村一百多户从没见过真相,你快来把俺全村都救了吧。”当时自己一愣,以前一点没想,我说等我考虑一下。

这大白天的在陌生村挨家讲三退真有些怕,也可能是师父让她告诉我的。怕抓怕吃苦,难道不怕众生不能明白真相被毁了吗?师父说:“大法弟子已经是各个地区人类得救的希望。”[1]我含泪说:“大妹,谢谢你的提醒,你不修炼,还能为全村人着想,太了不起了,我明天回去准备好东西,马上回来。”

三天后,我就在她村挨家讲真相、发光盘等,锁门的发一本小册子,天黑了,客车没了,乡亲用电话让同修把我接回家,心里感谢师父保护,从此有了信心,无论寒风酷暑,下雨下雪,多数坐客车,没有特殊事,平均一个周去一次农村,这样,三年,堂堂正正走遍了五十六个大小村庄。至今,最大村八百多户,最小一百左右,资料发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但三退还需要时间。

讲真相做三退并不难,难的是魔难中长期坚持,怕人举报,一个村这么多人,什么样的人都有,怎么办?就必须扎实学好法,发好正念,时时向内找,才能解体世人背后的邪恶,不受干扰,否则世人不但不信,还会造业。

救人急 售票员客车上放神韵

我老家乡镇四十八个村,婆家四十村左右,这些村同修少,我开始背一大包,来回去农村一次不容易,干脆一手一包光盘,一手一包小册子、《九评》等,农村人祖辈一村,传的很快。

我去时坐车不讲,能发些神韵光盘。一次,客车在集头停下,人们都拥挤着往上上,我站在车门门口,上一个发一个,人家以为我是售票员呢,所以我去农村都多带光盘。

有时在农村没发完,那边爬山拉石子的工程车很多,路不平,跑得慢。我拿着神韵光盘在前边招手,十个车停八个。车高,我使劲攀上去说:“孩子,钱是第二,安全第一,看了神韵光盘开车更平安。”都说谢谢大姨。三十多张一会儿就发完了,可我身上冲了一身泥土。

一次去农村,剩下十几张神韵光盘,回家坐上一趟跑市区的客车。在车上发完后,因车上有电视机,售票员高兴的把神韵放给大家看,车上人都精神起来了,声声叫好,不懂的地方,我就解释。半路我下了车,我说:“希望乡亲们这二百多里地能全部看完,真是佛光普照。”都说谢谢,也说祝我平安。看着远去的客车,我双手合十,谢谢师父。

这村的喜庆日子

去了一村,進了一家,正遇上满堂的儿女给父亲过生日,老人和全家人听明白了真相都做了三退,老人是退休教师,拿到了《九评》特别高兴,儿女们各自要了光盘等,老人和家人挡着坚决不让我走,非让我吃饭不可。我说老人心意领了,时间紧救人急,这样全家才送我出了门。

又進一家是个八十多岁的老大娘,腿脚不便,拄着拐杖,她什么也记不住,就能记住“大法好”。我说这是最高天法,谁也大不过天,你整天念,喊也行。我匆匆走了,只听从后边喊“转头,转头”。我转身一看,泪“唰”一下流下来了,她把拐杖夹在战战兢兢的两腿之间,双手合十喊道:“谢谢你,大法好,大法好,忘不了。”我向她招手说,大娘请你谢谢师父吧。

又一家结婚的,我说几句祝新郎新娘祝福的话,没讲真相,每人发了一个神韵光盘,让多传亲朋好友,得福报。婆婆说,俺家今天真有福,双喜临门啊。我发完就出了门,她后边追上来,非得给喜饼喜糖,不要还不行。中午,我饿了刚想吃,一想真正救人的是师父,不能吃。晚上把喜饼放在师父面前说:“请师父先吃吧,替世人感谢师父救命之恩。”

师父的慈悲安排

我市交界处山那边,听说有四个小村,下车得走十几里才到,我提着两包走不动不说,走到也得半天,愁着了,正念一到,第二天累也得去。那天大清早,同修来电话说:今天我休班,用车么?我高兴的说:太好了,师父太慈悲了,这下不愁了。同修一直把我送到山村口,这一天,四个小村有一百户,全都讲完了。

九十岁的大娘和卖海鲜的中年人

一家九十岁左右的老大娘,听了真相,说自己最信神,她问我是谁让我来救人,我说是神仙师父,这下她可帮了我的忙了。她拿了拐杖挨家敲门,人家出来了,她就说快点过来,神仙派他徒弟来咱们这了,快来听;对面遇上人,老大娘就用拐杖拦着,不听不让走,好几个人三退,还要了真相。

在另一个小山村,还遇上四十岁卖海鲜的,他听明白后退了团,要了各种光盘小册子,他在那儿卖,一堆人买海鲜,他也帮我讲,有时遇到门缝高的,他帮我塞,傍晚他说你是哪里的?我说我是某某市的。他说今天佩服你们法轮功不为钱,没有人能这样做,今晚我一定用车把你送家去。我说谢谢,我家距离这里七、八十里,再说山那边还有一趟车,我得快走。又路过一个敬老院,发完我就走了。

雪雨挡不住救人

冬天有时下雪,雪化了再一冻,似镜子。去坡上一家,一不小心就滑一跤,進门说了,人家也三退了,又有了信心。几次下雨,村里全是泥道,溅的膝盖以下全是泥,又累又饿。苦是苦,一想起师父为众生不知承受了多少苦,这点苦算什么?就又有了力量。

比如山那边有一个五十多户的小村,昨晚刚下完雪,那山路一个脚印没有,半山腰三条路,到山顶一看,走错了,村在那边,往回走就远了,紧走就得爬地沿,雪又滑,没办法,就先把包扔上一块地,抓住草爬上去,挨个地沿爬,心里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全身就热的有了力量。这样一上午全部讲完,有些信教的也退了党。村里有些老人非常感谢,非得留着吃饭不可,我谢绝了。

村民说:“法轮功还是好!怎么一会儿又放回来了?”

去年靠年刚下完雪,人们不敢出门,真是讲真相的好机会,七百多户可得去几次,早上讲到九点多,一位六十多岁男的退了党,要了小册子,挡着不让我走,说去多叫人来退。我说不用,每家都落不下。

一会,他领着村治安几个人追上我说,就这个人叫退党。当时我心疼资料还没发完。我在后边抢着往门缝里塞。我说你们得为全村生命负责啊,等我发完了再抓。他们人多夺了我的包,来到了村委门口,正好全村人都在弄合作医疗,我借机就讲真相。一会儿派出所的车来了,我就上了车。在车上给小警察讲:某党已不行了,天要灭它谁也挡不住,千万保护大法弟子,时间紧,别耽误我救人,一旦大淘汰来了就晚了。

来到了派出所,小警察们又端水又给苹果,我说我不吃。虽然天很冷,可我热的脸通红,十多分钟,有个警察说:“大姨,你可以走了,上边叫放人。”我走时说:你们都是好孩子,千万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最高的佛法才能保佑你们。他们说:大姨一定注意安全。

还不到十一点,我得返回那村去,要不这村民眼看着我被抓了,以后怎么讲真相?趁着他们没回家吃午饭,马上我又回去了。客车上人满满的,我就大声讲“天安门自焚”是造假,车上一人说:“你好大胆,不怕派出所抓你吗。”我说刚放出来了,他们不抓好人。

来到了村委门口,还有很多人在那,我就见人就说,大家千万别害怕,举报也没有用,公安派出所也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才不抓。一个村民说:“还是人家法轮功,杀人放火的不会放人。”我又找到举报我的人和治安讲真相,他们都低下了头。就这样,我紧接着又去了三次他村,给众生得救打下了基础。

这三年去农村,就这一次被干扰了,向内找是头天晚上,同修和我要光盘,我说第二天我得拿着去农村,就没给,同修第二天不出去,还非要,我不给,她就火了,我也火了,还是没给,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向内找还是为私为我,不给同修光盘留着自己用,救人也是为了私。

“妹子,佩服你说的好,大哥今天中午请客。”

今年转眼到了夏天,人们热的都在大街上风凉,一群群的人有的在打麻将、有的打扑克、聊天的。我先从街头给锁门的发小册子。那边有人喊:“干什么的?”我说发小册子传单的。他们又问什么意思?我说送幸福保平安的。就让我过去。我发到那帮人跟前就讲真相、三退,发光盘小册子。另一边又让我过去,我说别急马上过去,千万别走,出这个村没有这个店。又发一趟小街,再讲一帮。抢时间,因为农村都睡午觉。

来到一群人那里,其中一人说:“大妹子,看看你热的满头是汗,为了什么?大白天在街上敢说某某党不行了,佩服你的胆量,你不怕被抓坐监了?”我说:“大哥,这几年全是为了你们吃的苦,一言难尽。”然后,我把《洪吟三》中的〈赠世人〉、〈找真相〉背给他们听,大家听得眼睛瞪的老大,那人说:“大妹,听你背得这些意思真深,你坐下好好给俺讲讲。”让给我一个凳子。

我说:“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为什么叫地球?因为我们住在宇宙最低下层,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都知道人的大脑打开百分之三十,上边的高级人类是打开百分之百的,所以才叫神。应该相信这茫茫宇宙一定有不可抗拒的法则,真、善、忍是宇宙最高佛法,人间叫法轮大法。如果人认为真、善、忍都不好,人还能留着做根吗?这就是为什么叫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二是为什么三退才能保命呢?宁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哪朝哪代是天定,都有了结的时候,得民心者得天下,从古至今,谁杀人谁偿命,个人杀人个人偿命,集体杀人集体偿命。某某党杀害了八千多万自己的同胞。”然后,我就把毛、邓、江伙同某某党犯的天法,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人做天看账上留,贵州省断裂的大石头出现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咱们干一年不够贪官吃一次饭、嫖一次妓的。他说佩服你的直爽,都是真话,我现在退出这个该死的党,接着又退了两个党、两个团、四个队,各自都要了光盘小册子。他说妹子,大哥今天没别的,中午到我家,我请客表示心意,我说谢谢了,我还得去救别人呢。到那边商店医疗室发了些光盘。

师父用常人的口鼓励我

一般回家只能挨个讲真相、三退,给个护身符,车上有对年轻夫妇,女的怀孕了,都用真名做了三退。丈夫说为了保胎儿也得三退,车上七、八个人都三退了。

市郊有个同修有事我得去,平时没时间,今天下午刚三点,但是累的头疼。我想起耶稣为了度人被钉在十字架上,师父这次改变了旧法理,师父不承认的我也不承认,才想起发正念清除头疼的干扰,马上头就清爽了。

下车后,又坐上了市区的车去同修家,这对年轻人又和我同车,在车上退了四、五个人,小伙子帮着我把司机退了,下车时,那小伙子在车窗喊:“大姨,你今天功德无量。”我说谢谢。心想一个常人怎么会这么说?后来,同修说是师父通过他的口鼓励你。到同修家吃了饺子,又帮同修写了严正声明,这样什么事儿都没耽误,省出第二天的时间学法了。

发《九评共产党》的小故事

同修做《九评》不容易,家里存了很多了怎么办?打坐时脑子一念,骑着自行车顺着路边三退边发,这是师父的点化。

第二天正月初六,我骑车往农村方向奔,没想到现在骑自行车走亲戚的太少了,我看见摩托车、手扶车,我就下来喊:“大哥过年好。”多数人以为认识呢,就停下车来说,怎么忘记你是谁了。我说很早以前认识,现在没空讲,快告诉你天机。

讲完真相三退后,我说给你一本真实历史的书看,千万多传人,传的越多福报越多。遇上路边散步的,我也上去打招呼,互相拜年,我就给他讲真相,做了三退,给《九评》不要,我又说你看看吧,要明明白白活着,他又要了。

就这样,我骑车走了六十里地,发了二十本,往回返剩下五本,拿少了。在一条坑洼的路上来了一个手扶车,上边有四、五个人,小伙子开的。我说孩子走亲戚吗?小伙子停下车,我就和车上人讲真相。小伙子一看不认识,又不愿意听,开车就走。车上人伸手要《九评》,叫小伙子停,就是不停,我骑上车就追,追上,刚放稳车,他又跑开了。干脆不骑车了,我拿《九评》跑着追,追到两步远,一下子扔到车上,他们接着了,接着的高兴的笑了。我又喘又想笑,这人得这《九评》多不容易啊!这一天退了二、三十人,累的我好几天才休息过来。

一个副局长退党

今年正月,我去理发,理发的人说:大姐,你这脸皮越来越细,还这么红。我说你不是早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她吓得说公安局长在这。我说这个局长真有福,我想找还找不到呢。

我接着说,其实公安局的人长得都挺好,可惜不识正邪,听某某党,枪口整天对了老太太和妇女开。局长说我:你说够了么?我说:还没说够,我把真相讲给你听听吧。我就把毛、邓、江犯的天理说了一遍。那局长又说:你还没说够么?我说:想听听你的。他说:我不信某某党能倒,如果你师父回国,我第一个……我赶紧用右手挡住他的嘴说:住口,不允许你造业,你有父母吗?他说有。有妻子儿女吗?也说有。我说:你今天口出狂言,不怕天惩罚吗?不为了自己,也得为家人负责任,说不定今晚不会说话,就住進医院呢。他大眼一瞪说:怎么办?我说你快向李洪志师父认错,佛法慈悲,威严同在。他双手抱拳朝上天说:“李大师,我刚才是无意说的,请大师原谅,再也不敢了。”这时我的泪就落下来了,我说你应该这样双手合十说,他马上学着双手合十,他说大姐,这下我告诉你我真姓什么,你快给我退出这个党吧。我说你看过《九评》等真相么?他说没有,我说我马上回家拿给你,你等着我。他说:我一定等着你。我急得棉衣拉链都没顾上拉,一会儿拿回来了给了他。他连声谢谢。我说你终于有救了。

人群里发神韵光盘

除了一个星期去农村外,余者时间在县市大量发神韵,我想单人救太慢了,如何能多发,剩下时间好学法,充实正念。我家离市批发市场近,从晚上两三点到早晨七点人车不断,全市都来拿货。这样,让神韵光盘各地都能得到。刚开始一个多小时,面对面发七十多张,后来就能发五十,现在就得问看过没,再给。现在开始发《九评》真相光盘。隔几天去一次,其实都有电子眼,我也不认识它,我想它也是为法来的。

再去车站,每辆客车上发,上车,我说:“祝大家幸福,我给大家免费送一个神韵光盘,纯善纯美天下第一,谁看就能得到神保佑。”一般五、六辆车能发一百多张。工地、加油站、修路的、路边各门市部、红绿灯停车的还有些小工场都也去发。一次,路过一家打麻将的十几人,大家边打边接神韵,尽里边坐着一个男的不让发,打电话举报。我想出来,人多出不来,这时我说:“快,大家谁要,出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了。”他边打电话,我边从空中往里扔,发了五、六个,我就离开了,也没事。

又一次,大桥停了两面包车,里边坐着好几个人,我上前说:祝大家平安,每个送一个免费神韵光盘,天下第一秀,谁看了谁没白活。一人说上车吧,你看看这是什么。指了指肩牌,我这才发现里边坐了好几个警察。我说:我还当是什么了,脱下衣服不一样么?胡某某也得保命不是?他们都笑了说:“大姨,你小心点。”共要了三个光盘。

二、内在心性升华的转折点

在我市发神韵光盘,畅通无阻,生出了干事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今年六月份,发给了一个警察,他二话没说,夺包就走,因包里有八百多元集体钱,正要去送给同修,我急跟着到了派出所,给全体人员讲真相。一会公安科长来了,问光盘哪里来的?我说:你光抓人,我能说么?他转身就走了。一会回来,把我放了。

回家一看师父像、大法书、电脑等都被抄了去,由于四、五年没出事,就对安全放了松,自己的生命是师父大法给的,难受的心情真要了我的命一样,我想当天马上去公安局要东西,又一想现在我是不理智的,明白主要是去讲真相救度他们,早日停止迫害。可是明知心里也过不去。

第二天,我打电话把这事告诉同修,我说下周想去公安要东西讲真相。同修说:“想去就去吧,要是专为要东西,还是为私,你一定要用善心打动他的心,迷中的他明白真相后,不再迫害大法弟子,全市同修就能走出来讲真相,众生就有福了,如果用恶和斗,他们会更恶,那也不符合法。十多年为了什么?师父传大法不也是为了度人么?你能最后达到你不要东西,他良心真想给你,就行了,真能这样做到的话,一定是个好结果。”

我听了同修这些话很在法上,可是我当时心还是没扭过来,我会努力调节好心态。同修后来到我家说:“就上次给你打电话时,一瞬间,三个多月压在心里透不过气的物质一下子散掉了,这会儿,心里这么轻松。”我说一定是你讲的话符合了法,师父把这些败物拿掉了。

为了达到法的标准,调整好心态,这几天静心学法看神韵,特别看了《洪吟三》的歌词,我被歌词中师父洪大的慈悲感动的泪流满面,唱的每一句真是能震撼宇宙啊。

同修听说我下周去公安讲真相都很支持,让全体同修那天上午帮着发正念。我叫同修捎去三点认识和大家协商,一是同修们别心浮动,该干么干么,千万别耽误救人。二是,发正念解体的是另外空间操控警察的邪恶,发出善念,让全体警察和世人都能得救。三是,不曝光,不发小册子和不干胶,不行再说。听说大家都同意了。

到了周一我去了,门卫警察要身份证登记,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身份证没有,你直接打电话给某某科长,就说我叫某某,找他。门卫说科长下乡了。我说那你找局长,他又说局长开会了。我说:门卫,请你告诉一声,见不到人,中午下午我不会走。心想,这样怎么能对得起全体同修发正念?怎么办?没办法,就在公安门口打坐炼功,坐了半个小时,门卫看见,也无人过问,不行,先回家告诉同修们停止发正念。

走出不远,见到近距离发正念的同修,他们老远看见我打坐,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说了一遍。同修说去后门等,他们都走后门,最好能找国保大队长讲真相。

我马上去了后门,是一个大停车场,后门门卫说这里是上下班的地方,有事去前门。我说没办法,他不见,就只好这里等着。过来一辆车,我就上去挡,看是不是,再来车再挡,这样等了两个小时,听见门卫打电话说:“后门有个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妇女,老是挡车找某某科长。”一会儿,过来一个三十几岁的警察叫着我的名说,你还没走啊?我说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一定是国保大队长,是不是?他说:“不能说,说了就上网。是不是丢了那些东西,要了你的命了?特别这几年手抄两遍《转法轮》,真是横平竖直,下了功夫抄了,都被抄了去。”

我说,我的命都是师父和大法给的。为了抓紧时间讲真相,来不及说东西的事。他说:“你种的地,吃的粮食都是某某党给的,怎么还反对?”我说:“你们年轻人知道的都是假历史,你知道某某党老祖宗是一帮子流氓起义造反,白手起家,毛抢了地主的地和资本家的工厂。再往前说,宇宙慈悲于人,赐给人大自然和山水,人们才能开出地来。怎么能说是某某党的地呢。又把毛、邓、江犯的天法说了一遍。某党害死中国人八千多万,特别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天地为之震怒,贵州出了藏字石,难道是偶然的吗?由于宇宙上下所有生命都偏离了法,为了救度留下这些生命,师父吃尽了无数的苦,为的是宇宙苍生包括人类同化真善忍,大劫难来时才能留下,你说连真善忍都认为不好的人,能留下来做人种吗?希望你悬崖勒马,将功补过。神目如电,佛法慈悲威严同在,你想哪朝哪代,对准老百姓开枪,它不是真正的邪党吗?它的法律超过了正义善良,一定是恶法,你整天跟着某某党跑,难道你真愿意给它当陪葬吗?不为自己也得为家人想想,将来事实大白于天下,你能为自己辩护无罪吗?你说执行上级命令,上级都完了,你怎么办,真得三思啊。”他说:“怎么办?我得吃饭啊,现在也找不到个正党,如果有正的党我也支持参与。”

我说不要紧,你应该在这个位置上,悄悄保护大法弟子,功德无量。人做天看记得账。你年轻轻的,得明明白白的活着,糊弄工资拿到手算了。最后他说:“以后你再出去讲真相,把书送别人家放着,今天你找科长,他不会见你,你就是要东西也得经过局长批准。”这时,我就把我写好的七张真相信,三张关于法律的信,一本轮回的小册子给了他。他发誓答应一定自己先看看,再给科长看,也诚心答应了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劝他退党,他不大痛快的也答应了,回家才知道,科长给了孩子个电话号码,说有事就打电话找他。后通过电话给他讲真相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几个学法小组同修说,以前一立掌发正念叫其遭恶报,自己心里也不舒服。通过发正念,体会到了善念的力量,同修也升华了。

过了几天,星期天的下午打电话给迫害我的科长讲真相,他听一会,说讲得好,继续说。我一直讲了半个小时,最后我说等下次再打吧。就在打电话的第二天,一个同修叫我去某村交流,我不愿意去,因为那几天没学法,但是不好意思拒绝,就答应了。我们约好在小车点见,我先到了,那里有十几人等车,我就开始讲真相发光盘,其中一个女的是练附体功的,她说我站在某党地盘上反对某党,吃喝都是党给的。我说那为什么外国没有某党还都愿意出国打工。她说你怎么不转生美国、日本。我说希望你不要诽谤宇宙大法,她很生气的样子走了就打电话举报,马上来了两趟客车,我本可以走脱,可是担心同修来了还带了一些资料,认出来怎么办?不能走。

一会儿,同修带了一箱子东西从北面过来了,我小声说你别认识我。这时候,警车从南过来了,我马上往南朝着警车过去说:“你们想来听真相是不是?”警察叫我上车,我马上上去了。有个人说,再以后讲真相你去别的地盘,别在俺管辖的地方。到了派出所,那位科长又来了说:“怎么了,又被举报了。”我说是啊。他看过真相信,昨天又听了半小时真相,看得出真起作用了,他说:跟着我走。走出大门,所长小声说什么我没听到,只听到那科长大声说:“不能抓,有病。”上了科长的车,他说:“你没骑自行车?买辆自行车得几百元,别不好意思说,车在哪?我去帮你拉了一块儿送回去,我也可怜你太困难了,你整天往外跑讲真相,千万注意身体,再说你不能找个轻快活儿,边挣钱,边讲么?”我说孩子给我钱,也够用了,这身边都是没得救的生命,就是天天不睡觉,也救不过来,钱够花就行了,再说,我心脏病是被你们送去劳教打的迫害出来的,这四、五年不挺好的么?这样科长一直给我送到门口走了。

今年八月二十日左右,脑子有个很强的念,一定要再给公安科长讲讲,否则怕将来给自己留下遗憾,我就用公用电话说:首先感谢你上次没对我怎么地,还亲自用车把我送回家,谢谢你。我谢你是小事,你可知当时天上就给你记一功吗?他一愣:“天上记一功?”我说是功过簿上记的。真为你担心,所以又打电话给你,你一定得看风向,江、周、薄都不行了,是天象,公检法虽然还迫害没结束,象汽车刹车一样,得有个惯力,你年轻轻的也有父母儿女,不能继续为某某党卖命了,从事实上,你也看到了,十多年,你们这样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大忍的胸怀,请你千万三思啊。正法没進入人间,还有选择的机会,否则后悔就晚了,看着形势变化很快,说不定哪一天结束,一旦有那一天,我想我一定站在你的立场上替你说话,可是你得从此善待保护大法弟子救人,否则我干着急没有办法,外面各地的警察都悄悄在保护大法弟子,在给自己留后路,虽然你在那个环境也有些不好办,可是生命是可贵的,难道你就为了享受那么几年吗?看得出你本质很善良,如果你明白真相,信我给你讲的真相,再也不会去干那些蠢事了。这时他声音很沉的说:“我很感谢你,我拿了你的东西,你也没有曝光、发小册子、贴不干胶。”我这里能感到一个生命良知在复苏,当时我就落泪了。感谢师父教了我真善忍,也感谢师父安排的好同修告诉我很多劝善的话。我心眼直,有些话也想不起来。

回家做着饭,我哭出了声,亲身体会到师父为什么能救得了宇宙无量众生,是师父的无量慈悲能容得了旧法理成、住、坏、灭旧宇宙生命为私为我的过错,才能使一个生命从本质上愿意改变。这次我真感到了十多年不会修,亲身体会到了善的力量,我一定会努力朝这个方向精進。又想到,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你为他三番五次的好,可同修之间更不该有什么可以间隔的了。另外,我理解了和我交流的那位同修,为什么她就能事事为别人着想,开始做事就能知道结果。

以上这三点是我近来深刻的体会。师父一下子把这多年不好的物质拿掉了,打坐也美妙了。提高后,我会跟几个内心有间隔的同修,还有有成见的同修,都能站在对方立场上交流,一次,两次,而且诚心向同修道歉,同修发火,我心里就想,真正善意的忍,一会儿同修声音就小了,也能把内心的话说出来了,都能从内心沟通,和同修之间终于能和谐相处如初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