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在大法佛光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今年六十四岁。九六年下半年的一天,我们科室跟我对桌的一个年轻同事拿来一本书随便放到桌上说:“某某说我身体不好,让我炼法轮功,还拿本书来让我看。”我看她当时没有看的意思,就说:“先借我看看。”这一看不要紧,一下就吸引了我。我几乎是一口气读完这本书,被师尊讲的法理所折服。我认定师尊讲的“真、善、忍”宇宙大法并决心坚修到底。从此我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光中。

师父为我清理身体

修炼前我身体特别不好,浑身没有好受地方。我妈说我生下来身体就不好,不是这儿疼,就是那儿难受,一副活不起的样子。我上中学时经常昏倒,上山下乡时又累的咳血。由于生性耿直得罪了大队书记,被整的精神抑郁,几近崩溃,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说哭就哭,说笑就笑;看见汽车、火车就想往车底下钻。那时家里非常困难没钱看病。我怕大人着急,从来不让家人知道。抽调回城上班后,有条件看病了,但根本查不出病因,一咳血就住院待查。精神方面的病更无从看起,当时真是活受罪。那时班上有个老师傅会太极拳,看我身体不好,教我打太极拳健身。后来我又学过几种气功,练了好几年,收效甚微。

一九九六年得法后,修炼才几天,我就象变了个人一样,认识我的人都说:你咋这么精神哪。我自己也感到神清气爽,有生以来头一次体会到没病是啥滋味,炼功十多天后我就感到小腹部位法轮在旋转,同时在一次午休时清楚看到一团团的黑烟子从头部往外出。通过学法,我知道是师尊在给我净化身体。以后身体偶尔出现消业,我都谨记师尊的教诲:“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1] “这里可不治病,我们是清理身体,名词也不叫治病,我们就叫清理身体,为真正修炼的人清理身体。”[1] “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1]

我从入门那天起,就下定决心跟师父真修到底。所以无论多么难受,我都坚信师父已经把病根给我摘掉了,真修弟子没有病。自从修炼后我没看过一次病,我对组织体检的人说:别给我交体检费,我们修大法的人没有病。大家看到我跟以前判若两人,干什么都精神十足。单位组织旅游爬山,我和另一个比我大一岁的女同修走在最前面,还帮助别人拿背包.好多人都说:你们可真是修大法受益了。

我对师尊的感激无以言表。当时就想:现在还有多少人象我以前那样不知道大法,我得尽己所能洪扬大法,让更多人受益。我先跟几个同事弘法,他们看到我的变化都想炼。我就在公司附近组织了一个炼功点,附近住的人也逐步加入,很快就有四、五十人。我们又在附近职工住宅小区组织了另一个炼功点。那真象师尊所说的:“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2]我家很多亲人也相继得法。婆母、老母亲和三个妹妹、两个弟弟先后走入大法修炼。

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我们地区在海边召开法会时有五六千人参加,场面非常壮观。散会时井然有序,地上的烟头、纸片及沙滩上的垃圾都被学员捡走。路过的行人及专门负责监视的公安局便衣都非常感动。听進去学员发言的人都说:这些法轮功比雷锋都雷锋。有的说:县团级干部大会也没有这么纪律严明。当时的局长B某某说:法轮功了不得,发展下去简直可以跟共产党抗衡。到九九年七二零时,我们这个当时仅有三十来万人的小市学员人数超过万人。大家身体都得到净化,对法理的认识也在逐步提高。

母亲是个活传媒

我母亲今年八十三岁,生了八个孩子,家里人口多,生活非常困难。她人特别要强,在工厂拼命干。退休后别人告诉她:你一个人干的活,现在三个小伙子干还喊累。但她在厂里劳累完了,回到家就像一滩泥似的往炕上一躺,自己找气生,她脾气暴躁,看啥都来气,我们姐妹兄弟几个都不愿在家呆,回到家心里就堵得慌。母亲六十岁左右又得了子宫癌,天津、北京都去了,医生说想吃啥就吃啥,回家养着吧。母亲知道没治了,强挺病体安排后事。看到我这个病秧子修大法后焕然一新,我的几个弟、妹修的也挺好,她也想修。二弟对她说:妈,修大法要专一,您把供的东西清理了吧。她当时没说啥,可在大家吃饭时,她坐床上闹起来了,连哭带唱:我不走啊!我不走啊!……俩妹妹吓得直哭。我说:谁让你走了?二弟说:是附体不想走。原来母亲身上有附体,动不动就犯。我说:算了吧,以后再说。一个多月后,全家聚在一起吃年饭,就听母亲在另一间屋大声喊:师父,我要修大法。二弟说赶快把您供的东西清理了吧。母亲说:好,立即动手清理干净。原来二弟一直没有放弃母亲,经常给母亲讲师父的法理。

母亲得法后非常精進,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学法炼功上。脾气好了,遇事找自己,多替别人着想,一身病都没了,直到现在没吃过一片药。去年咳嗽发烧,有一周时间说不出话,但她坚信师父和大法,知道修炼人没有病,向内找自己不符合法的地方,终于过了这一关。八十多岁的人腰背挺直,走路比年轻人还快。谁夸她身体好,她就告诉人家修大法祛病健身,大法师父教人做好人。

九九年七二零后,派出所警察把母亲的《转法轮》拿走了,不让她炼功。她找到派出所要书,并质问他们:大法救了我的命,为什么不让炼?片警说:你个文盲老太太要书干什么?快回家吧。不给书,母亲就坐那儿双盘背《论语》, 直到晚上下班还坐那儿双盘不动。片警拿她没法,只得找来不修炼的家人把她接走。无论邪恶怎么迫害,母亲每天照常学法炼功,照常告诉别人大法好,走哪儿讲哪儿,她本身就是个活传媒。

八旬婆母的觉悟

婆母今年八十八岁,是她家七个孩子中唯一的女孩,从小娇生惯养,事事处处以自己为中心,跟亲友的关系极差。不用说别人,她自己六个亲兄弟,只有二哥跟她来往。由于没吃过苦,她稍微难受一点都受不了,经常一把一把的吃药。

婆母看到我及家人的变化,也想修炼法轮功。得法头一天,她上楼就非常轻快,明白法理后,她把药停了。她说:原来一把一把的吃药也不管用,现在啥药不吃还身轻体健。学法后,她心性提高很快,仅举一例:当时全楼安装燃气管道,原定安在厨房东墙角,可是五楼不让,非要往当中挪,婆母家的燃气热水器正好在那儿。要是以前婆母绝对不让,现在她想:师父让遇事多替别人着想,我是大法弟子就得按师父说的做,挪就挪吧。亲友们感叹的说:她做事从来都是可着自己合适,啥时替别人想过?这可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说这就是大法的威力。众人啧啧称奇。

大法被迫害后,婆母出于怕心不敢炼了,又大把吃药,浑身照样难受。我问她:您修大法时身体那么好,为什么不坚持呢?她说:共产党不让炼了,电视上演的杀人放火的,怪吓人的。我说:师父让杀人放火了吗?您学法修炼后是变好还是变坏了?为什么不相信自己的亲身体会?我从小就听共产党的,它让干啥就干啥,从不怀疑。但这次不行,因为它宣传的与我的切身体会正相反。再说咱们这么多炼功人怎么没一个是那样的?周围的亲友、同事、邻居当时不也都说大法好吗?咱们炼功时连个名单都没有,哪来的组织?现在它不让炼了,反倒让我们填表登记,这不是它们人为的搞起来的组织吗?我们单位甚至用开除公职威胁我不许炼功,我明确告诉他们:我是按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修大法,谁也阻挡不了。他们看我这么坚定,也就不了了之了。单位书记私下对我说:都知道你身体炼好了,看着好你就炼吧。我对婆母说:我一个国家干部都不怕,您这么大岁数的家庭妇女有啥可怕的?劝说几次后,婆母决心从新修炼,身体又恢复健康。身边的亲人都说:大法就是神,这老太太现在一片药不吃,身体越来越好。年前过了一次生死关后,婆母更精進了,常人的电视、报刊杂志都不看了,几乎全部时间都用于学法炼功、发正念。我们当地晚上七、八、九、十点有针对性的发正念,她都坚持。我女儿对她说:奶奶,您这么大岁数不用像我妈那样,早点休息吧。她说:“师父让做三件事,我不下楼讲不了真相,发正念我能发就应该多发。我的命是师父给延续的,我可得好好修炼。”

小外孙女的故事

小外孙女三岁时高烧咳嗽,在她奶家输液打针一个多月不好,咳嗽的一家人都睡不好。女儿把孩子带到我家,我教她说“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当晚她一声没咳嗽,激动的我恨不得把家人都叫醒。第二天她出了一身汗,还有点低烧。我给她放神韵晚会光盘,她很爱看,看完一遍还要看。女儿不放心,中午回家问我带孩子去医院了吗?我让她摸摸孩子烧不烧,她一摸,果然不烧了。全家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今年正月初六晚上九点半多,女儿一進家门就喊:我把孩子带回来了,在她奶奶家烧到40度,她奶奶给她灌的药全都吐了。我们是没辙了,她奶说快带姥姥家去吧。我让孩子躺下,闭着眼想“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我在旁边给她背法,其中有一段前几天我给她念过两遍,有两个地方我背错了,她马上指出来,并说出正确的。一会儿她就睡着了。第二天她一睁眼就说:我好了,跟姥姥睡觉真舒服。这件事在她奶家轰动很大。她奶和她二姨奶都说:大法真是太神奇了!姐俩都表示要好好修大法。

癌症小伙获新生

朋友的儿子前年初被多家医院诊断为鼻咽癌转淋巴癌,确诊后结婚两年的妻子离了婚。去北京301医院手术、化疗也不见好。由于吃药化疗,人都变形了,整天躲在家里不愿见人,对他哥说活不了几天了。我知道后,找到他父母,告诉他们:只有大法能救你儿子。他父母原来是沈阳司法局的干部,对大法很认同,看到别人扔的资料都捡起来保存好,交还给我再发出去。他们从资料上也看到很多这方面的事例,所以他们表示:为了对孩子对家庭负责,一定要好好修大法。从此一家三口每天学法,当年夏天他儿子身体基本恢复,各项指标也趋于正常。知道这件事的人无不感叹大法的神奇。

我在十几年的修炼中深深体会到:师父的话是千真万确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例子我几乎都经历过。仅写下以上几例,与同修及有缘人共享。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