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强人突破自己 化解恩怨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是九六年三月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九岁。在学法背法时,时刻感受到师尊的呵护,师父在指导我修炼,及时归正自己的观念,修去人心和执着。下面我把自己修炼过程中的部份体会汇报一下,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为救人 恩怨解

得法前,我被称为女强人。那时,我高傲自大,得理不让人、没理辩三分,所以家庭、亲属之间矛盾重重,造成我一身病。特别和我大伯哥一家,因为婆母和其它问题,矛盾尤为突出,根本很少往来。

记得婆母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得病卧床(婆母在我家),当时我已经得法,只有我一人伺候,屎尿布等都我洗。二零零零年八月,婆母去世后,丧葬费、墓地等一切费用都我一家承担。就是这样,大伯哥还是不和我们往来。我老伴说:“亲哥兄弟就这样断绝关系了?”因我对法理解不深,就说:“往不往来是你们兄弟间的事,我修炼人不干涉。”当时认为这是最好状态了。后来学《转法轮》,师父讲:“现在这个人就是这样,遇到问题首先推责任,怨不怨他都往外推。”[1]我这才明白,我把两家的矛盾的责任都推给老伴了。通过学师尊有关因缘关系的法理,我认识到了:我以前是欠人家的,应该还。然后我就开始找大伯哥的亲朋好友,想解决这些矛盾,但无济于事。我又错在哪了?

通过深入学法认识到,是基点错了,是在用人的方法做事,在向外求,没有真正向内找。其实很多矛盾是从我这引起的。学法前,自私自利、自高自大。我学法后的表现,他们不知道,他会因我而对大法有看法而不能得救。师父讲:“所以大法弟子的责任哪,不是为了个人圆满,而是在证实法中救度众生,那才是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那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的伟大之所在。”[2]为了众生得救,尽快归正自己,不管我对与错,修炼人没有敌人,有的是责任,为众生得救负责,那是我们的使命、誓约。所以我决定向大伯哥一家赔礼道歉。老伴说:“这样做太委屈你了。”我告诉他是为了救人,包括你新疆的妹夫妹妹在内。我发出这一念,没多想,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

突然有那么一天,在南方住的大侄女来电话让我们去南方玩几天,然后把她姑夫、姑姑接到我家。老伴怕我不去,没敢答应。我一听机会来了,马上说:“我们去。”然后我对老伴说:“去可以,目地是救他们,你必须配合我。”他欣然答应。

到南方后,在酒席宴上,大侄女婿说:“婶能来我们太高兴了,咱们三十多年没见面了(因为他们结婚时来我家串门,我没理他们),婶是多高傲的人哪!”我马上说:“婶以前做事过份,为私为我、不考虑别人,学法轮大法后才知道全错了。”他们当时一愣,然后说:“老辈给小辈道歉,我们太感动了!”在酒席宴上我讲了很多。他们看到了我身心的变化,明白了为什么要三退,体会到了大法的美好,都做了三退,二侄女也得法了。接下来老伴的妹妹、妹夫一家都三退了。

回来后,开始向大伯哥嫂赔礼道歉,他们也感到意外,也都同意退出团、队。大伯嫂把她的兄弟、妹妹几家都劝退了,也开始看《转法轮》。二零零六年中秋节,在师尊的佛恩浩荡下,我们家自从我结婚四十年后,第一次二十四人的大团圆。正象师尊讲的:“多少人间乱事 历经重重恩怨 心恶业大无望 大法尽解渊源”[3]。

在化解这段恩怨过程中,体现了师尊所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1]

善念出 人得救

我是中医副主任,一直在医疗岗位上救人证实着法(有关这方面修为已向明慧投过稿),这次是从另一侧面谈救人。在讲真相过程中,开始也有不接受的。如一个患者经朋友介绍他是某镇长,患了糖尿病,打了胰岛素,想用中药治疗。我认真给他看病,并在开完处方后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没来得及讲为什么念,他马上当着别的患者面大吼:“别跟我扯这些,我啥也不信,就信中共。”还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我正视着他发正念,没动心,不气,不恨,不争论。他马上停下来走了。

我向内找,是出了急躁心,没顾及他的想法。他第二次来后,很不自在的看着我,怕我不好好给他看病。我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因为当时有其他患者,我没和他说什么。他第三次来,正好没有其他患者,我给他看完病,我真诚的问他:“你说命重要、良心重要,还是维护那个党重要?它能让你病好吗?!真善忍是普世价值,不认可他,你是个好人吗?”这时他说:“这些我都明白,官场上是很黑暗的,村官都是用钱买来的,多数是黑道的”等等。我接着给他讲法轮功真相,讲为什么要三退,他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已经打胰岛素的他不打了,糖尿病痊愈了。这正如师尊说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4]。

有个市级干部找我看病,他明白真相三退了。后来他又到我这来,一進门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康平(化名,当时退党我给起的)来了。”也有的患者来到我这,一進门双手合十,深深鞠躬。我知道他明白的一面是对师父、对大法救命之恩无以言表。

正念除恶 闯过病业魔难

大约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七日早晨三点三十分,我突然全身出大汗,把我惊醒,接着心里翻个儿,心跳加速,伴有恶心,想吐又想拉。我当时的第一念这是假相,师父救我,我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有师在有法在,什么都不怕。于是我马上炼静功,约四十五分钟,恶心想拉、想吐、出汗的症状消失,但心跳还是加速,炼不了动功,于是我盘腿结印向内找,发现有许多人心,如: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认为自己比别人强的心等。我发出一念,这些心都不是我,我不要。于是我马上和邪恶对话(我闭着修),这些不好的心、人心观念都给你,但这颗心,返本归真的心不给,这颗真心给师父。紧接着发正念,首先想:“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5]然后,清除各种人心、观念和执着,直到六点全球正念发完,两个多小时,所有症状全无。

在上班的路上,我又深入的找造成假相的原因,这时一念打到脑中:假病志。我想起九八年我是以“心脏病”名义办的病退。我现在悟到了,它在另外空间形成物质,是旧势力对我的安排,我承认了,同时还违背了“真、善、忍”的“真”字,心性上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这时我又加一念,彻底清除另外空间所形成的物质,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由于这一关过得比较快,晚上做个梦,梦见自己迷路了,到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很黑暗的地方,当时我想往哪走呢?那就一直往前跑吧。一边跑,师父正法口诀打到脑中,大喊正法口诀,喊一声象闪电一样亮一下,喊一声亮一下,接着又喊“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越喊越亮,最后全亮了,有个人把我领回来了。

我知道是师尊又一次把我从地狱里救了出来,弟子再谢师恩。师父说:“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6]。

总之,这次闯病业魔难,最主要的是正念,信师信法,向内找。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是师父在另外空间替弟子承受了。最后引用师尊的一段法共勉:师父说:“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7]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解大劫〉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7]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