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12月28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 甘肃天水市法轮功学员周月珍自述受迫害经历

  • 四川内江市古稀老太遭受的迫害

  • 云南曲靖市马龙县杨兰英被劳教迫害经历

  • 天安门广场打横幅 汪溥遭四年冤狱迫害

  • 哈尔滨市王慧芹生前经受的迫害

  • 甘肃天水市法轮功学员周月珍自述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天水市今年五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周月珍,坚持修炼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多次遭受迫害,二零零八年四月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在甘肃省女子监狱遭受残忍迫害。下面是她自述受迫害经历。

    我叫周月珍,原6913厂退休职工。一九九七年初喜得大法,仅炼功一个多月,我满头顽疾(银屑病)、肺结核等疾病痊愈,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深感找到了人生的真谛,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

    上访、讲真相多次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恶首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恶党发动了对亿万修炼“真、善、忍”的炼功群众的血腥迫害,我和上亿受益民众一样进京上访。一下火车就被拦截然后送往丰台体育场,耳边不断传来警察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警察手持手枪、警棍杀气腾腾的来回巡视,强行将这些善良的人送往各地驻京办,这其中还有怀抱婴儿的少妇。当时北京的气温高达四十摄氏度以上,在车上恶警们在前面光着膀子吹着电风扇,却给我们放着暖气。住京办人员听完我们讲完真相后表示对我们同情和理解,其实却是在伪善的欺骗我们。因为我按照他们的表填写好上访的内容,他们也再三保证转送到信访办,并送我们上火车。可当我们一上火车就被公安局扣留,在当天被厂里接了回去。

    七月二十六日,天水市公安局恶警方双存、裴贵林、郭建伟等非法抄了我的家,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磁带、录像带等,并及其凶恶的谩骂、恐吓、威胁我,特别使我的家人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从那以后,在公安局的不断骚扰和施压下,单位将我下发到车间,并让车间领导、班组长和我老伴看管我。连每周回家探望老人都有人监视记录我上下车时间,因为这些人的工资和我再上访是挂钩的。

    二零零零年我被内退了,十二月底我又进京和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一样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并高声的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修真、善、忍无罪!”等口号。只见一群如狼似虎的恶人猛扑过来,把我摁倒在地拳打脚踢,用电棍电,我的一颗门牙被他们打断,满脸是血,鼻青脸肿,遍体鳞伤,被他们强行押送至门头沟看守所,我看到邪党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行恶的一幕幕,真是罄竹难书。我绝食抗议九天被释放。

    二零零三年四月五日,我向被蒙蔽的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迫害,救度众生,被恶警裴贵林、张保勇、董全子、杨永周等跟踪绑架,他们用手铐将我铐在大柱子上,我只能抱着柱子站着。当时我例假刚来十几小时,任凭怎么喊叫都不让上厕所,导致血流过多而头眩晕。就这样连续五天,从早上七点铐在外面大柱子上,至晚上十一、二点再铐在暖气管上,脚刚能挨着地,脚腿肿胀疼痛了好长时间,被送至秦州看守所非法拘禁三个半月。他们非法抄家时抢走了所有大法书、台式电脑、打印机等,裴贵林向我老伴勒索了三千元现金,没有任何清单和字据手续。

    在甘肃省女子监狱遭受残忍迫害

    二零零八年四月五日,我被恶警张文、杨元仓、杨永周等又非法绑架、抄家。他们抢走了我的大法书籍、卫星接收锅、打印机、速印机,两个MP3,二千五百元现金,裴贵林敲诈了二千元,没有任何收据。我被枉判五年,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三日送到了甘肃省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甘肃省女子监狱成立了所谓“反邪科”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包夹犯人都是监狱从各监区专门为法轮功学员“精心挑选的犯人”。她们大都是刑期比较长的经济犯或毒犯(无期或死缓)。这些犯人都是在监狱里呆了多年且深谙监狱整人之道的人渣。监狱以“减刑、加分”等利益诱惑诱使她们无所顾忌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她们的名称是所谓的“教员”,以转化的业绩而进行加分,虽然她们平时互相之间勾心斗角,一旦迫害起法轮功学员来却非常凶狠残暴、狠毒,满嘴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她们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配合非常默契,所用手段也是无所不用其极。

    包夹我的犯人叫李燕,三十多岁,强壮如牛,只要我不配合,李燕、孟海红、延凤等一拥而上,拳打脚踢。尤其孟海红用脚猛踹我的下身,疼的我的死去活来。只要我接见,李燕都提前列好清单,每次一百多元的东西全都抢去。一次收款机坏了,我没买,她就开始找茬谩骂、殴打我。我被打的时常青一块紫一块,经常给她洗衣服,尤其冬天。她们常说的一句话是:“有政府给我们撑腰,要告告去吧!没整死你就不错了”。


    四川内江市古稀老太遭受的迫害

    按:一个年过古稀的老太太,为祛病健身而修炼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获得新生。可是中共当局用各种手段,企图把这个与世无争的善良老太太“转化”成坏人。下面是四川省内江市七旬老太太王庆芳自述被迫害经历:

    我叫王庆芳,今年七十四岁,家住四川省内江市锻压厂宿舍。我带着胃病、十二指肠溃疡、肩周炎、美尼尔氏综合症、腰椎间盘突出等疾病于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不久就达到无病一身轻;思想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脾气暴躁的我变得温和贤良,宽容大度,处处为别人着想,家庭、邻里和睦了。家人看到我的变化都支持我修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后来又制造“天安门自焚假案”煽动仇恨,我和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一样走出来讲真相,希望被谎言毒害的世人明辨是非。

    二零零八年二月八日,我与一同修在内江市双洞子附近发真相资料时,被内江市中区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机构)主任苏隆带人绑架到市中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强行给我们照相、录音后,把同修关进内江市看守所,后同修被非法判刑三年。我被送到号志口派出所关押到第二天上午,派出所警察刘胜良强行把我送到内江市二医院体检,说我有病,放我回家,但必须每月到派出所签字,从而对我非法监控。当时给家人造成了很大的精神痛苦和压力。

    二零一一年四月的一天,我到内江市号志口银行取钱做生活费,刚取出钱走出银行不远,被几个不认识的人(未出示任何证件)将我绑架上一辆早已准备好的汽车上,径直把我送到内江市大自然煤技校六一零洗脑班二楼非法关押,强迫写“转化书”。每天由两个包夹人员二十四小时监控,不准我下楼,不准家属接见。为了达到转化目的,他们强迫我看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光碟,或者逼我听破坏大法的坏人谈她们的邪悟歪理,强迫洗脑。

    我被非法关押迫害,对我丈夫的打击太大,他已七十多岁了,平时生活就不能自理,我不在时,他六神无主,多次要求见我。洗脑班恶人为达到其洗脑“转化”的目的,才让他见了我一次。他见到我时,哭着对我说:“我活不了了,等不到你出来了!”女儿看到他父亲的悲伤,也要求见我,我女儿不但没见着我,还被洗脑班邪恶党徒曹某骂了一顿。由于修炼不扎实,在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下,面对家人的痛苦,我违心的向邪恶妥协了,写了“保证书”。(已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作废)我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迫害六十五天才回家。

    我一个年过古稀之人,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我为祛病健身而修炼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可是中共邪党却用各种残酷手段把好人“转化”成坏人。在此,我要用我的亲身经历揭露中共邪党迫害善良,推行假、恶、暴的邪恶本质。希望世人明白真相,远离邪恶,退出中共邪教党、团、队组织,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云南曲靖市马龙县杨兰英被劳教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今年四十四岁的杨兰英女士,是昆明煤矿机械总厂马龙分厂职工家属,一九九九年六月有缘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受益。仅一个月后,中共就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迫害,杨兰英女士也曾被非法拘留、劳教。

    以下是杨兰英女士自述被非法劳教的经历:

    我叫杨兰英,女,今年四十四岁,家住昆明煤矿机械总厂马龙分厂家属区,丈夫是马龙分厂的职工,我在马龙分厂开了一家理发店。一九九八年我的婆婆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她一身的病:美尼尔氏综合症、冠心病、胆结石、心脏病等都得到了好转。我那时虽然才三十岁出头,却也是一身的病:心脏病、头疼、肺炎、胃炎、肾病、妇科病等,这些病一直折磨着我。我看到婆婆的病通过修大法都有了好转,而且婆婆那时候修炼并不是很精進,师父还是慈悲的为婆婆净化身体。

    一九九九年六月婆婆为我请了一本《转法轮》,我一看,就说:“太好了!”从心底里太喜欢这本书了,觉的这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由于开理发店,只去过一次炼功点炼功,平时就自己看书,就是这样,我的身体也越来越好。

    可是仅仅一个月,七二零中共邪党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那时我们厂的炼功点已经有五、六十法轮功学员炼功了。当时,厂保卫科一个叫雷山(音)的科长就将我老婆婆及其他法轮功学员都叫到办公室去,逼迫大家交书。老婆婆因为害怕迫害,就不再炼了。而我当时刚得法一个月,看到这样的架势,也就不炼了,随后五年多的时间里,我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除了之前的病,又得了严重鼻炎,一天到晚鼻涕流个不停。

    二零零五年五月份,我们当地一个法轮功学员到我的理发店理发,对我说大法是好的,让我还是要炼。我听后很感动,回家就找出《转法轮》,才读完一遍,我的严重鼻炎就彻底好了!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二日,我向到我理发店的一个中年男子赠送了一盘二零零八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光盘。两天后的三月二十四日早晨九点多钟,马龙公安局国保大队几个人(一个队长、两个副队长其中一个姓邵、)派出所一共九人到我的理发店,姓邵的副队长对我说:“你发了一盘光碟给一个人,人家举报了你!”这伙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非法搜查我的理发店,之后又到我家里非法抄家,抄走了我的法轮大法书、师父经文、真相小册子《明白》、《天赐洪福》、神韵光碟、MP3、真相币十多元,并把我和我丈夫一起绑架到马龙公安局,去时让我和丈夫分别坐车,到公安局后对我们分别非法审讯。

    一个三十多岁的国保人员对我非法审讯,问我小册子、光盘的来源,以及我手抄的大法真相抄了多少等,随后将我关在办公室,当晚十点多把我送到马龙看守所非法关押。我丈夫被非法审讯,问他知不知道我炼功,知道为什么不管等,审讯完后将他放回家。

    我在马龙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四月二十三日马龙看守所开了一个释放证明(马公看释字二零零八第三十五号),但当天并没有释放我。马龙公安局一个女的到看守所来让我写一份认识,我就写实际情况,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好,受益良多。结果我被曲靖市劳教委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曲劳教决字[2008]第六十三号),四月二十六日,我被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

    刚到劳教所,值班警察就逼我脱光衣服搜查,手抱着头来回下蹲,又强迫我剪短头发。我被关在三大队三楼的一间房子里,让一个吸毒犯包夹我,逼我坐小板凳,不准动,不准与人说话,也不准看窗外。每天早上六点五十起床擦地板,一直坐到晚上十点,坐了十多天后强迫我“转化”、放弃信仰。

    二零零九年一月我从三队被转到一队,每天干奴工——打宝石,每天干十二个小时。如此高强度的奴工,还要逼迫我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我用绝食抵制。之后我被换去绣花,二零零九年九月,我又被关到三大队的一间房子,每天坐小板凳,一个包夹成天看着我,直到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从劳教所回家,被非法加期两天。

    从劳教所回家当天,我坐家人的车回去,马龙公安局国保大队姓邵的副队长也开车来接我,对我说过完年叫我到国保大队报到,我没有去。过完年后,姓邵的副队长和农村一百一十的队长赵乔宝(音)到我的理发室,赵乔宝说让我不要炼了。

    一个月后,姓邵的副队长、赵乔宝和通泉镇一个主任及国保大队一个女的到我的理发室,说叫我写一个低保证明,给我办低保。我说:“我有手有脚,能够自食其力,办什么低保?”姓邵的说:“人家比你条件好的多的都求着我们给办低保,现在我们求着你办你还不办!”我说:“都是像我们这样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这个社会不就好了吗?”之后他们就走了,从那之后没再来过。


    天安门广场打横幅 汪溥遭四年冤狱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迫害之后,法轮功学员为了澄清真相,去北京上访。抚顺市顺城区的法轮功学员汪溥在天安门打横幅,要求还法轮功的清白;还法轮功师父的清白,被非法判刑四年。

    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

    一九九九年十月间,汪溥和抚顺市的法轮功学员陈福英(已离世了)、吴姐(2002年离世了)到北京上访。当时汪溥的母亲和单位的领导到北京去找汪溥,被他们找到了,带回了抚顺市。抚顺市建委(汪溥在抚顺市建筑工程质量监督站工作,建委是上级单位),就将汪溥送到抚顺市将军派出所了。抚顺市建委组织部的领导对法轮功不是了解,非常的害怕。

    汪溥被送到抚顺市拘留所(将军狮子楼那)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里,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后汪溥被送到看守所与刑事犯关押在一起。非法关押了十三天,写保证才被释放。后将军派出所又勒索汪溥家交五千元钱,才释放回家。

    汪溥在家中呆了几个月,单位才让他上班。

    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非法判刑

    在二零零零年一月末,汪溥又到北京去上访。在天安门广场上打横幅,被绑架后送到北京市的丰台看守所。当时汪溥,还有抚顺市的吴波、新宾县的李德相,都被绑架到丰台看守所了。

    到看守所后,那些警察让汪溥等法轮功学员蹲下,汪溥他们就是不蹲,后来一个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指使犯人殴打。汪溥上前阻止,那个警察就告诉汪溥,你等着,一会收拾你。那个警察把汪溥分配一个屋里,告诉号里的人“好好照顾照顾他”,意思就是收拾,但是那些犯人对汪溥还挺好的。汪溥在丰台看守所绝食两次,要求释放。那些警察对汪溥说:你不吃饭就不让号里的人吃饭。后来天安门警察认出汪溥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了,汪溥被非法的逮捕了。

    在丰台看守所,汪溥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就把汪溥转到北京的公安局七处,这里都是重刑犯。吴波和李德相在丰台看守所都被殴打过,汪溥绝食抗议对他们的殴打。在公安七处非法关押了二、三个月,才把他们又转到东城看守所关押。

    在东城看守所里,汪溥在那被非法关押了七八个月,后被东城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东看守里,一个法轮功学员身上藏了一个条幅。因为在衣服的里面,所以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被犯人发现了,整个号的犯人殴打这个法轮功学员,导致该法轮功学员死亡。当时警察诱供那些被关押的犯人说:法轮功学员的死是不吃药造成的。

    后来,在东城看守所一个姓张的吸毒犯人,这个人能有四十多岁,是北京一个做服装生意的。他临释放时,还说:那法轮功我也打了,我明天就要出去了,你能把我咋样。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炼功,绝食抗议,也被警察拉出去殴打。

    北京东城法院对汪溥非法判刑四年,就把汪溥移送到天堂河遣送处,那里真是折磨人的地方。在那就是被强制坐板,除了吃饭就是坐板,上厕所都受限制,有时被憋的满身都是汗,也不让你去。那里强制背监规,号长喊名,让你背。背的声小了还不行,说听不到。背不好,大伙都被罚站,脑袋低头看着鞋,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头昏脑胀的,有的人控制不住就吐了。在那非法关押了十天左右,就把汪溥先送到锦州监狱,在那住一宿,第二天就给汪溥送到辽宁省凌原市第一监狱了。

    辽宁凌原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到凌原监狱之后,没有严管,直接下大队了。当时监狱里让汪溥"转化",汪溥不转,就不在问汪溥了。而在那时,还有从各地调监过来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小号的事。

    在凌原监狱里,汪溥先是被分到二大队,后来又被调到四大队。当时监狱那些警察对汪溥还是挺好的。但是有一个管教大队的孙队长,对法轮功非常的刻薄,因为他的妻子也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到马三家子教养院了,于是他不谴责邪党对他家人的迫害,却说他的妻子影响了他的仕途之路了。当时在四大队,汪溥和沈阳的张儒成(二十七八岁),在四大队的号里。张儒成被严管四次,原因是要求无条件释放、看书、炼功。一次因为张儒成炼功,被孙大队长和另外两个队长用三根电棍电,电棍都电没电了。张儒成的嘴和脖子,都是被电棍电的满脸是泡。

    有一次孙大队长找张儒成谈话,在张儒成那翻到大法经文。后就对汪溥和张儒成严控起来,不准出屋,不准出去打饭。因为此事,汪溥就和孙大队长理论,孙队长就把这事弄到监狱里去了。事后,汪溥就把他看的书和经文藏好了,但是别的监区里的法轮功学员不知道这事,结果经文和书都被狱政科搜走了。在搜经文的过程中,抚顺市清原县的李祝友,正在看书呢。当时一个警察用电棍电李祝友,汪溥在旁发正念,结果电棍不但没电着李祝友,还电警察,警察说电棍怎么还漏电呢?当时教育科的科长王恩来,就说告诉你们,不要碰法轮功学员,还碰。

    还有一件事,就是抚顺市清原县的法轮功学员徐大为,在监狱时,他的家人给警察四百元钱。警察没给徐大为钱,后来徐大为的家人给那个警察的事反映到司法部门。那个警察花了很多钱才把事摆平。后来,警察非常的怨恨徐大为。徐大为反迫害,被关到严管,被上大挂,就是把两个手固定到床上,两个脚都固守到床上。犯人用牙刷迫害徐大为的手,用抹布一层一层的蒙徐大为的嘴,把抹布用水沾湿,往徐大为的嘴上放,致使徐大为喘不上来气。恶徒们就这么折磨着徐大为十五天。徐大为当时在严管遭折磨的,精神有点不太好。在凌原监狱严管期间,刑事犯安立国和另一个刑事犯包夹徐大为。后徐大为被转到五监狱,后来又被调到抚顺市青台子监狱。后来又被到东陵监狱,在东陵监狱迫害严重,释放不久便离开了人世。

    在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十日,汪溥从凌原监狱被释放。


    哈尔滨市王慧芹生前经受的迫害

    黑龙江省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王慧芹(王慧勤)女士,二零零四年末被恶警非法抄家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因高血压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拒收,保外就医之后,在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二日脑出血离世,年仅55岁。

    王慧芹生前家住哈尔滨市南岗区文庙街二号—十九号楼,在铁道部驻哈尔滨市物资供应站担任组织部部长职务。二零零四年十月去北京看望战友,并洪法讲真相。被北京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黑龙江省公安厅和哈尔滨市公安局的人,非法到她家把她绑架到哈尔滨看守所(鸭子圈)。当时检查她身体血压高达二百二。

    王慧芹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看守所的医生经常对王慧芹突然测量血压,有时她正在洗衣服,医生就叫她把手伸到窗外给她测量血压,还经常唆使同监室的犯人,偷偷往她饮食中投放不明药物,致使王慧芹在非法关押期间经常无故晕倒。

    中共不法人员曾几次把她劫持去劳教所,都被拒收。王慧芹家人看她在这一年多来被折磨得越来越严重,始终坚持要人,才办了保外就医。

    王慧芹回到家中后,精神状况一直不好,而且所在辖区派出所警察还经常打电话到她家骚扰,让她到派出所报到和汇报。她每日在血压很高和精神极度紧张的情况下煎熬着,于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二日以突发脑出血的形式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