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韵推广过程中生命的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今年,比利时已经是第六次举办神韵晚会了。之前每次做神韵过程中和结束后,我都感到很累,再加上历年亏损造成的心理压力,之后的向内找似乎也没找到真正的答案。今年是自己在时间上付出最多的一次,也是第一次学会碰到问题及时向内找,尽快归正自己。结果是整个过程中在法上的悟道,内心时常被喜悦包围着。虽然在大法中修了十四年,却感觉到现在才学会修炼。这里分三部份和大家交流。

一、认清历史使命,多救度众生

去年上半年,我关闭了自己经营近十年且效益不错的公司。在驱车的路上,车里播放神韵合唱团的唱片。歌词中重复着:“创世主早已来 大法弟子传的真相能把迷解开”[1]时,那种大法弟子的荣耀穿透宇宙层层空间,一下子触及到了我心灵深处。我这么幸运,能和创世主同在一世,助师正法……。我泪如雨下,感动的无以言表,哭了很久。作为大法弟子,真相的传播者,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告诉人们,大法那是你生命中的永久等待。

关闭公司的第二天,我开始与其他四位同修在商场卖票。上午商场人不是很多,我想除了来到我们展位的人之外,我们应该告诉这个商场的几百个商家,把真相告诉他们,把慈悲留给对方。然后,我们开始一家一家的拜访,给人介绍神韵。所有的反馈都非常好,几乎每一家都让我们放了传单,还有的答应有空来我们展台多了解并想买票。不到两小时走下来,我竟然内衣湿透,我感受到被一种巨大的慈悲的能量场包围着,师父永远只看我们的心,总是给了我们最好的。

下午,一位中年男子带着小孩来到我们展台边。我打开神韵传单介绍给他,他却告诉我他懂天上的语言。我以为我遇到了怪人,我问他你怎么懂。他说我生下来就懂。我又问你怎么生下来会懂呢?他说就是这样的。他给了我他的名片,还是一位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他对我讲了一些他对这个宇宙的认识。我就又开始介绍神韵,这时他就打开传单,指着神韵两个字和图片对我说:神就是佛,神韵就是告诉人们都要去看,从中找到他真正的自己。我瞪大眼睛,看着他这么肯定的说出这话。我对他说:看来你还真的懂天上的语言。那你可千万别错失机遇哦!他答应回去和他妻子商量怎么安排两位小孩的看管。

接下来的两天,我们都会碰到不少人介绍几句就马上买票的,而且要买最贵的。我真正的感受到众生急着被救度的愿望。我们只有带着纯净的心,一心救人的心,该赶上这趟船的一定不会落下。感受到了众生等着被救度的急迫感之后,我每天抓紧任何时间学法。每晚回家后稍加休息,就总结当天的经验,学习神韵百科。最重要的是每天的大量学法,每天带着强大的正念思考问题。

师父说;“因为正法是不断的往前推,一步一步,到了一层那一层的人,上边到了哪个天国,到了哪一层天体,就是哪一层的人来看,下次那个座位是别人的不是他的。”[2]

师父还说:“每个生命、每个人都不简单,背后都代表着宇宙庞大的生命群。一个人得度,他就代表着他背后的所有生命都将得度,因为在世上的人、今天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在天上的王下世转生成了人。”[3]

这些法理我反反复复的学,思考。我知道不管什么样的人進了剧场看神韵对他们意味着什么。对于每一位买票的人我都祝贺他们,告诉他们真的太幸运了。我发自内心的祝贺他们。他们从我们手中买票,基本上都是买的一等票,而且还会再三感谢我们把神韵介绍给他们。有一对夫妇,还握着我们的手说了千万个感谢。这对夫妇在看完演出后,激动地握着我的手不放,浑身颤抖。他们询问神韵明年演出的日程,说不管神韵到哪里,他们都将追寻到哪里。

我每天白天站商场,晚上经常去剧院发传单。每天浮现着众生买到票后的喜悦,一周下来,我一点也不觉的累,而是被一种强大的能量场包围着。这个能量场不断的扩大。一些来到我们展台的人说还没靠近我们,就被一种很强大的能量场吸引过来了。

在商场售票,大家在正念上互相支持,在售票技巧上采取团队配合。我们今年的展台选择了最好的地方,而且也装扮的非常漂亮。我们三天四场的演出以超过百分之一百的售票率圆满结束。

第二、摆正位置,消除怕心,在扶轮社推广神韵

我们邀请了一位推广神韵很有经验的台湾扶轮社成员到我们这里扶轮社去推广。联系当地扶轮社的学员准备好了前期工作,希望我能陪着这位学员去拜访扶轮社。我欣然答应,在这位学员停留的三天,大家约到了四、五家扶轮社。

第一次陪着这位学员去拜访,因为没有任何经验,以为只是给他们送材料,哪知那位社长马上说我们可以留下就餐。饭后可以给我们十分钟介绍神韵。我从没做过介绍会的准备,这些人基本只会讲法语。面对这些基本上是公司的大老板们,我稍有些紧张。在就餐时,我想起师父曾说过我们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师父也在讲法中多次说过大法弟子每个人的能力都是非常大的,明白自己是谁,那一刻我感到内心异常平静。我很坦然的站起来给大家做了介绍,有人还没等我说完,就举手问哪里可以买票。

我深切的感受到了师父说的:“不需要你太费心,你就堂堂正正的。你大法弟子,你不知道你是在救人吗?”[2]

最有意思的是第二天扶轮社的拜访。他们之前改了好几次时间,最后就定在这位台湾学员在的这一天,而且是好多家扶轮社在一起,有一百六十多人参加了在郊外一家高尔夫俱乐部的聚会。是一个下雪天,当我脚一跨出车门时,我脱口而出:王者归来。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我都感受到了师父的巧妙安排,感受到为了每一位下世的各个世界的主,都在等待着被救度。几天下来,一直有点害怕在这种场合出现的我变得非常平静,师父一直在加持着我。

还有一件感受很深的事,在我们去一家扶轮社作完介绍会后,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马上来到我桌子对面,问我手上是否有票。我看他年纪这么大,我马上答应回去后联系我们管票务的人,之后把票送给他。下午在我去另一俱乐部的路上,我接到这位老人的电话,问我什么时候,什么方式能确认他要的两张票到手?第二天晚上,我把票送到他工厂,看到墙上挂着他年轻时国王来工厂参观的照片。

那时,我们的一等票已经全部售罄了,我只能拿着二等票,当我把票给他,告诉他位置在哪时,他问我,你能否再想办法找两张最好位置的票,他说,我愿意出五倍,十倍的价格买这两张票,我说如果有票,我一定会给他的。他又说不过什么价格我也愿意付的!看到老人说出这样的话,那生命的千万年的等待就为了着一刻!我又试着打电话给我们的管票务学员,我把电话的扩音也放给他听到,最后实在是没有票了。那位学员非常诚恳的说他现在手上的票其实也是最好的,原来也是一等票,看到我们这么在为他想办法,这位老人很感动。他告诉我听完昨天的介绍会,他看到还有这么一群生活在海外的华人,为了传播和保留他们国家的传统文化而努力,打动了他的心。

还有很多很多感受,每天都感受到师父对众生的珍惜,对所有生命的慈悲。只要我们带着救人的正念,只有我们纯净自己的意念,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简单。师父早就告诉我们一切都已铺垫好了,只要带着正念去做就行。

三:及时向内找,消除间隔,整体配合

虽然是做着救人的神圣的事,但修炼人总会有修炼提高的因素。在整个过程中,还是过了几次心性关。有天晚上去剧院发资料,那是当地最高级的剧院,有三个出口。我们地区的协调人认为每次安排最多两人,说人多了给他们压力太大。而我每次去剧院发传单,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出口没有人发资料而感到难过。在邮件组里提了几次,在学法时交流了几次没人呼应,心中有些怨气。那天刚好是我和协调人一组发,但又来了两位学员。协调人从外地赶来,看到我们三人已在,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等到发完后,带着怒色问我,为什么叫这么多人来?看到他如此反应,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虽说她们不是我安排来的,我还是不需要解释,提醒自己“如遇强辩勿争言”[4]。我笑了笑,没有回答,但我心里有点难受。

开着车回家的路上,我心跳的很厉害。回到家,有位弟子打电话给我,要和我商量第二天安排多一些人发传单。这回我忍不住说:协调人非得只要两人就够了,我们也不能安排两个半人吧?对方回答说,得交流。我带着气说我们已经交流了好几次了,我今后不会再说了。话一出口,我想自己怎么这么生气呢?为什么会发生这事?看起来我是为了能让更多人知道神韵,但我为何这么生气啊?

想到第二天需要去商场卖票,可不能带着这颗不平的心去啊。我冷静下来,看自己的问题。师父说过:“碰到不高兴的事的时候,正好是你修自己的时候、修心的时候。”[2]师父还说:“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对我错,会想自己: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都在这样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3]

对照着师父的法理,我找自己的问题,是什么心要去呢?最后找到那是一颗不能让人说的心,那是一颗强烈的争斗心。还有一颗觉的自己比他悟的好的显示心。找到后心中一下轻松了。我一定要清除这些同修直接的间隔,和大家配合好。看到有不足的地方就是去默默的补充把它做好。还有几次当心灵被冲击时,就大量学法,及时归正自己。

今年在大家整体配合下,我们首次售票率达超过到百分之百。看到满场的剧场,我觉的什么也没失去。

经过了那段时间的修炼过程,内心时常平静如水,能做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事那是宇宙所有生命最荣耀的事。

以上交流有什么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尊!
感谢同修!

(二零一三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不要再徘徊〉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少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