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中国大陆综合报道)过去的一年,中共江泽民集团继续疯狂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追随江泽民等元凶的不法官员与中共“六一零”的打手们沆瀣一气,不断在各地发起恐怖绑架活动,各种枉法诬判、非法监禁、暴力洗脑,以致将无辜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事件不断。迫害最严重的省份为辽宁、山东、吉林、四川、黑龙江、河北、河南等地。

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三年各地不法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至少4942人次,其中一次绑架十几人甚至二、三十人以上的大规模绑架活动发生近20起;至少737人被劫持到的洗脑班摧残;至少16人被非法劳教,796人被非法判刑(包括非法庭审);至少108人年内证实迫害致死(二零一三年内74人,年前34人)。须要说明的是,由于中共极力封锁消息,所有以上数据只不过是冰山一角,更多数据有待统计确认。

一、各地迫害元凶还在极力挑起大规模迫害活动

二零一三年,在黑龙江哈尔滨市、齐齐哈尔、辽宁沈阳市、朝阳市、抚顺市、大连市、湖南益阳、北京市、四川宜宾市、彭州市、江苏省徐州市、新沂市、山东高密市、河南郑州市等地各地接连发生了中共当局出动大规模警力,在多个地区统一行动,同时绑架十几名、几十名法轮功学员事件。过程中有的省市县三级公安联手,甚至动用国安特务一起出动,大面积绑架法轮功学员,而这些大规模绑架活动的主谋多是过去十几年来迫害法轮功欠下血债者,罪恶累累的中共高官。在迫害已经穷途末路,即将被清算的背景下,企图挑起新的迫害,拉更多警察与官员为其垫背陪绑以苟延残喘。

例如,在二零一三年三月间,黑龙江哈尔滨市发生的94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事件,即起因于黑龙江省省长王宪魁(后转任黑龙江省委书记)途经依兰县时,看到路边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条幅,以致邪火攻心,下令大抓捕。在十月十七日、十八日,发生在吉林省吉林市的34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事件,则是中共吉林市委书记张晓霈与“六一零”头目白岩亲自指挥的迫害行动。十月二十日下午,张晓霈还到关满了法轮功学员的“沙河子洗脑班”亲自现场教唆,部署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原中共中央“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到河北怀来县,在县委书记郭英陪同下前往土木镇二台子村,就进一步迫害法轮功进行直接部署和指挥,叫嚣强化宣传,加大力度,要搞全方位、网格化管理,一个都不放过。一个多月之后,李东生被中共拿下,其在末日来临之际极力教唆迫害的邪恶用心昭然若揭。

比较典型的还有二零一三年十一月间发生的河北省先后绑架40多人事件。从十一月十五日开始,石家庄市“六一零”、公安、国保、国安等伙同市区及周边县有关派出所,以法轮功学员制作真相年历为由进行大绑架,直接命令来自中共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此人紧跟迫害元凶江泽民、周永康,在迫害难以为继的时候要在石家庄炮制新的迫害试点,然后到其他地区推广,妄图以此捆绑他人,挽救血债派覆灭命运。

二、不法官员公开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玄机:“只打只干不说”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中共辽宁省朝阳市委书记王明玉密令朝阳市公安局,迫害法轮功要“周密部署,加强打击力度,务求实效,坚持‘只打只干不说’”。 随后朝阳市公安局又下发内部文件,启动所谓“千名警力打击法轮功”计划。九月二十七日,朝阳市公安局长李超指令秘密印发《全市公安机关打防管控服建二十项计划》(朝公[2013]44号)文件,密令全市二十一个警种部门至少绑架一百一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并做出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该地区于是成为迫害重灾区,大量无辜家庭被陷于深重苦难。

这个“只打只干不说”一语道破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阴毒:迫害刚开始的时候,中共利用所有的宣传工具铺天盖地散布谎言,诬陷法轮功和法轮功修炼人,动用国家机器公开实施迫害。但是,很快发现这种公开的迫害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国内民众的反感,不得已,不敢公开迫害。而另一方面,为了装门面,又打着“法律”的旗号试图将迫害合法化,过程中却是滥施强权暴力肆意欺凌、虐杀无辜,无论如何掩饰,都是根本见不得人的,所以一切都要偷偷进行——

无数的绑架活动都是偷偷摸摸进行,绑架者不开警车、不着警装、不出示证件,不说明身份,非法侵入他人住宅进行绑架。如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山东莱阳“六一零”绑架张胜齐古董店店员姜淑娥即使如此,当张胜齐发现姜淑娥被偷偷关在车里,以为遭遇了黑帮流氓,跑去解围时又被他们残暴殴打,以致耳朵失聪,后来才知他们是中共警察。

中共法院偷偷庭审、偷偷诬判法轮功学员的例子也是不胜枚举。如沈阳市牛桂芳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处三年徒刑,竟是在看守所秘密进行,避开家人亲属,没有律师,随后人即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亲属家人很长时间被蒙在鼓里。

中共“六一零”偷偷虐杀法轮功学员的事例也屡见不鲜。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年仅三十八岁的浙江省瑞安市法轮功学员杨中耿(又名张阳),在郑州被中共警察绑架四天后,人被活活打死。死者母亲听说后找他们要人,中共人员竟然百般抵赖,坚称杨中耿是“自杀”而死。“只打只干不说”的窍门,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们利用的十分娴熟。

三、法院不讲法律,“庭审”不问事实,以各种方式阻挠律师辩护,只求把法轮功学员送入监狱,凸显中共才是破坏法律实施的真正罪犯

二零一三年,各地中共法院“庭审”诬判法轮功学员近八百人,多数被强行劫持到监狱里继续迫害。至少有19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十年(含十年)以上,非法最高刑期达十三年。所有这些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庭审”无一不是在非法构陷,公检法人员甚至公开声称“对法轮功不讲法律”。从办案警察绑架、抄家罗织罪名、逼供、搜罗“证据”,到开庭时躲避、阻碍、刁难、恐吓甚至殴打辩护律师,然后强行诬判法轮功学员重刑,构陷套路令人发指。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石家庄长安区法院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诬陷、庭审法轮功学员邱立英,由于该案罗织的罪名、伪造的证据、“检察官”和“法官” 串通一气刻意制造冤案的行径,令两位辩护律师义愤填膺,称遇见了“司法流氓”。

为构陷邱立英,石家庄公检法非法拘押邱立英一年多,两次更改罪名,警察伪造口供,骗取邻居签字当证据,最后强行诬判。

保定法轮功学员王满红、宋国彬则是被非法关押十七个月,三次更改罪名、编造假证据后二零一三年九月底被诬判,当时保定市南市区法院两场非法庭审不到两个半小时就匆匆结束,明目张胆走庭审过场。所有这类案例,法轮功学员上诉后,为完成中共“六一零”的判刑指令,上级法院都试图回避二审开庭,如邱立英一案,外面的家人与律师还在准备二次开庭,人已被悄悄关入监狱。

由于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庭审”无一不是按照中共“六一零”的指使进行,法轮功学员及其律师试图与公检法人员讲法律、讲事实就成为中共人员最为头疼之事。其应付之道,一是躲开辩护律师,“秘密”开庭,直接将人送进监狱。二零一三年六月六日,河北安国市法院偷偷躲着律师和家属,在看守所一个房间里对法轮功学员李亚“秘密开庭”。七月三十一日,重庆市大渡口区不经任何法律程序秘密诬判退休女教师付俊光。八月十一日,中共山东即墨法院即偷偷诬判市法轮功学员宋玉升三年半,既不开庭,也不通知家属。此类案例在山东蓬莱、临沂、辽宁新民、上海、云南等地也多有发生,甚至出现多起家人多次去看守所探望都被无理拒绝,后来不得已才告诉家人早已被送入监狱的情况……

二是在躲不开律师的情况下,对律师恐吓骚扰,阻止律师正常辩护。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法轮功学员聘请的五位律师来到四川简阳准备为王红霞、叶建国等七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辩护,一帮男女警察突然以查房名义深夜闯到律师下榻的酒店,态度嚣张下流的威胁骚扰近两小时。十八日开庭时又刁难律师,后竟然在没有律师到场的情况下开庭,用四个小时的时间“审结”此案,宣布七位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刑期最长的王红霞十二年,叶建国十一年半。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丹东市振兴区法院竟然将法轮功学员陈新野、韩春龙的两位律师连扯带拽赶出法庭。四月十八日下午,上海闸北区法院对聂广丰非法开庭,法官不让律师说话,休庭中,法警用暴力胁迫律师配合他们在一份非法文件上签字,律师不从,法官同样将律师逐出法庭。

中共法官肆意对待辩护律师的行为让正常人实难想象。二零一三年四月三日江苏靖江法院对六十八岁的法轮功修炼者朱亚年开庭,审判长王频以“说话嗓门大”为由下令将代理律师王全璋带走,要拘留十天。年初时,北京董前勇和兰志学两位律师在辽宁抚顺市东洲区法院为新宾县法轮功学员赵积伟做无罪辩护,庭审结束时,五、六个警察掐脖子、抓头发、按脑袋连拽带扯的把董律师往出推,董律师被撞到墙上了,西服和衬衫都被撕破了。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江苏省镇江市四牌楼派出所姓董的警察驾驶警车,和三名未穿制服的人,强行将现年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陆八根绑架,因身体不合格看守所拒收,董姓警察竟直接将陆八根绑架到镇江市京口区法院“庭审”, 过程中两名法官未出示任何证件,也不让任何人和家属旁听,这是中共随意玩弄司法,肆意破坏法律实施的真实写照。至于沈阳市沈河区检察院、法院将互不认识、不同时间、地点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捏到一起,再以所谓“团伙案”重判;连云港市新浦区法院因法轮功学员自己辩护,法官怒称不许你讲这些,判你个三、四年;上海长宁区法院法官听律师辩护时频频点头,内心认同,最后依然诬判法轮功学员重刑;北京昌平区法院法警众目睽睽之下,当庭将法轮功学员陈淑兰殴打致胸椎和腰椎两处骨折;长春市朝阳区法院仅用十几分钟完成诬审诬判,并不许受害人抗议法庭不通知律师阅卷和出庭辩护的行径,高声威胁:“他再说,就把他的脖子勒上。”等等,均不是孤案……

四、随着劳教所的解散,洗脑班成中共更为倚重的迫害工具,绑架人数急剧增加

据明慧网的资料统计,二零一三年中共在二十七个省(区、市)迫害法轮功学员洗脑班158个,至少有737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另一渠道统计为1255人次,下半年被绑架洗脑人数是上半年的五倍多)。很多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解散后直接被转入洗脑班继续迫害。一些二零一三年刚刚成立的洗脑班甚至直接设在了已解散的劳教所里。究其原因,是中共当局利用废除劳教制度、整顿政法委的障眼法骗取民意,并非真的改了邪恶本性。中共将过去劫持到劳教所的迫害份额分到了监狱和洗脑班,致使二零一三年非法判刑与洗脑班绑架急剧增加。

二零一三年各地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不仅体现在绑架人数众多,在暴力摧残与精神凌虐方面,除了继承此前的罪恶手段,迫害也多有花样翻新。如对信仰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药物迫害,用药物把法轮功学员摧残到神智不清,甚至丧失意识,从而骗取不修炼的保证书,这种邪恶行径曾被中共监狱、劳教所与洗脑班一直悄悄使用,洗脑班案例有多。

在二零一三年仍有很多此类案例。如湖北法轮功学员小汪,在二零一三年四月被洗脑班在饭菜里偷偷下了破坏神经的药物,导致人身体难受、头脑发胀、思维迟钝、坐立不安。在四川江堰市洗脑班,二零一三年十月恶人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肖章签“三书”,在水中投放了麻醉药……

二零一三中共洗脑班的暴力摧残案例同样令人发指,例如:在山东招远洗脑班,一个名叫原宾奎的恶徒一见张淑香老人便发疯一般,飞踢一脚,将老人仰面重重踢倒在地,紧接上前又抓起老人,左右开弓打老人十几个耳光,打累后又指使手下孙艳芹将老人关进内部一个小黑屋里,连续三天,白天不让吃饭喝水,晚上不让盖被睡觉,真是见者惊心,闻者流泪。在广东汕头洗脑班,法轮功学员王洽被连续十三个昼夜不许睡眠。天津大港的洗脑班则将法轮功学员王立军被迫害得牙掉了三颗、眼睛肿成一条缝、一个耳朵听不到声音,最后坐着轮椅被接回家。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一三年中共洗脑班恶徒公然对女性耍流氓也非个案。在湖北武汉江汉区洗脑班,恶徒屈申心几次喝酒装疯,夜晚打着赤膊、仅穿一条三角裤,窜到囚禁法轮功女学员汪燕的房间,讲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话,侮辱、谩骂汪燕、甚至企图耍流氓行不齿之举;在苏州市上方山洗脑班发生了同样的事情:法轮功女学员宣小妹晚上睡觉后,一帮中共“六一零”人员闯入,一满嘴酒气的中年恶徒竟然爬到的床上将宣小妹整个人压在下面,同时说龌龊淫言秽语,当着多名警察的面调戏侮辱,众位男女警察竟然浑若不见,显然多年来已经习以为常。

被劫持到洗脑班摧残的不仅是成年人,竟然不放过七旬老人、小孩儿和残疾人。如重庆的谷九寿、黑龙江的黄兆金、烟台的卢爱芝、武汉的黄爹爹等等都是被绑架到洗脑班的七旬老人。二零一三年十月,被关入武汉市新洲区刘集洗脑班的还有梅建英一岁多的小孙子。二零一三年把小孩和大人一起关进洗脑班的案例竟然被披露出来至少有六起。二零一三年十月被直送重庆铜梁县洗脑班的一对母女法轮功学员,女儿腿有残疾,母亲只有一只眼睛有视力。母女被绑架时警察被在场群众骂:这些走狗一天吃多了没事干,专抓善良人。

二零一三年中共人员也没放过利用洗脑班敲诈钱财的机会,例如山东潍坊奎文区党校洗脑班恶警想钱花了,就象点菜一样从黑名单上点几个法轮功学员的名,绑架同时进行勒索。而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月收伙食费每人一万元。鸡西市中共党徒则利用洗脑班骗去财政拨款。

五、在监狱等封闭场所进行灭绝人性的“转化”迫害,残暴手段超乎人们想象

对于坚持自己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中共打手们从未停止过执行“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作为能够将法轮功学员长期关押迫害的封闭场所,中共各地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摧残更为野蛮,劳教所解散之后,更多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监狱迫害致死。二零一三年被中共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43人,占全年被确认的迫害死亡总数(108人)的三分之一以上,究其原因,从狱警迫害方式的惨无人道可见一斑——

各中共监狱均设有称为“禁闭室”的牢中牢,将信仰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囚禁在内,既方便使用各种酷刑,又掩人耳目,不留迫害证据。二零一三年传出大量此类案例,如在浙江女子监狱,法轮功学员肖静有十个半月被囚禁在狭小的禁闭室里,每天被强迫听120分贝高音喇叭;有三十一个半月不让出门,吃、喝、拉、撒、睡都在里面;有三个月的时间里是24小时全天戴铐,包括晚上睡觉时。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在江苏省洪泽湖监狱,窗户被糊得严严实实,法轮功学员陈占国在里面被“攻坚转化”,恶警指使刑事犯分班进来用刑:长时间罚站,不许说话,不许睡觉(经常一次性连续20余天,闭眼就往头上、脸上浇冷水)、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不让吃饭和喝水、随意被多名犯人同时暴打、强行灌食或注射不明药物等,直至被摧残致精神失常送回内蒙古老家。在北京市前进监狱,“小屋”仅有十平方左右,法轮功学员被关在里面,每天要腰板挺直、两手戴手铐放在膝盖上、目视前方坐高三十公分的小凳子,一坐就是十七个小时。法轮功学员王自成臀部坐烂,坐骨神经严重损伤,双腿麻木无知觉,又被注射两个星期不明药物,致使他头部胀痛,整宿不能入睡,痛苦难忍。在湖南省女子监狱,郭照青女士已被迫害双腿瘫痪,仍被关在小号里。

酷刑演示:铐地环
酷刑演示:铐地环

各种日常用品皆成残酷刑具。狱警们除了使用带“死刑镣”、“砸地环”、“上大挂”、高压电棍持续电击等等常用酷刑,还有诸多新发明。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法轮功学员谭桂英被用手铐吊在床头上,把身体与床一同捆住,把洗衣板绑在她的小腿处不许动,用裤头堵嘴,然后又用胶带封住,两天两夜不许她睡觉,直至谭桂英的胳膊被吊坏,生活不能自理,之后持续一个多月每天被逼坐小凳。黑龙江女子监狱把整条毛巾塞进法轮功学员蒋欣波的嘴里,用束缚带把她的双臂、双腿背铐在后面只能用嘴和肚子撑着地,后又绑在铁架子上。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唆使犯人掐住法轮功学员石国良的睾丸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由于疼痛难忍,石国良挣扎头撞在电视架上,顿时鲜血直流。云南省第一监狱除用各种酷刑还给法轮功学员打毒针,以致米易县法轮功学员罗江平手上出现黑硬疙瘩,牙齿和牙根都是黑的,牙齿上凝有血块,嘴巴里面都是烂的,“保外就医”,仅五天离世。

生命被迫害垂危仍逼“转化”,不放法轮功学员出狱就医。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刘志(女)五十一岁,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已经不能说话了,监狱没有任何医治方案或说法,家属要求办保外,监狱称条件不够,因为她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唐海县法轮功学员郑祥星,被保定监狱迫害致左侧头骨断裂,连续私自对郑祥星做了两次开颅手术,生命垂危,任凭家属奔走求告却拒不放人。五十四岁的双城市法轮功学员姜晓燕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严重贫血,肚子里的瘤子有婴儿脑袋大,危在旦夕也仍被监狱劫持不放。

经确认,在二零一三年在各地监狱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了中共狱警各种不同的暴力酷刑、殴打、注射不明药物、关禁闭、折磨性灌食等等。包括黑龙江、辽宁、吉林、河南、湖南、山东等省份的女子监狱,以及沈阳东陵监狱、北京前进监狱、盘锦监狱、保定监狱、山西省第一监狱、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四川简阳养马河监狱、贵州省都匀监狱等,在二零一三年都欠有将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的血债……

六、全年新增迫害致死案例近108起,包括大量正值青壮年的社会精英和家庭中坚

二零一三年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很多是公务员、医生、教师、企业管理人员等社会优秀人才,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是年龄在四、五十岁左右的青壮年。所有人都因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具备了高尚道德,并且在民众中广受赞誉。他们的去世对社会和家庭造成了极大灾难和痛苦。例如:

北京法轮功学员邓怀颖,金融硕士,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在海淀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一岁;
安徽蚌埠市张燕女士,一级教师,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被迫害致死,四十六岁;
山东籍法轮功赵斌,一级警督衔,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八岁;
贵州省六盘水市马天军,教师,二零一三年七月三日含冤离世,五十四岁;
北京市法轮功学员李津鹏,原文物官员、企业经营者,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五日含冤离世,四十七岁;
湖南株洲曾海其,机械厂技术骨干,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六日被监狱害死,四十二岁;
湖北武汉市曹靖宇,双学历毕业(硕士),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四十岁;
黑龙江大兴安岭漠河县王秀清,广有口碑的清廉会计,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含冤离世,四十四岁;
浙江省瑞安市法轮功学员杨中耿,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被活活打死,年仅三十八岁;
山西襄垣王桥镇上王村郭小文,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岁;
河北蠡县南关村法轮功学员吴瑞祥,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即含冤离世,五十多岁;
山东省枣庄市法轮功学员徐德存女士,二零一三年九月六日含冤去世,五十二岁;
德州法轮功学员郑洪昌含冤而逝时年仅三十七岁;
郑州法轮功学员袁宏伟,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含冤离世,四十五岁;
沈阳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吴淑艳女士,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含冤而逝,四十七岁;
湖南郴州市法轮功学员郭波琴女士,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含冤离世,四十七岁;
大庆市刘荣香,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含冤离世,四十六岁;
河南周口市淮阳县王春玲,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含冤离世,五十二岁;。
辽宁丹东市法轮功学员修金秋,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二岁……
(更多案例案情详见明慧网《2013年至少76位法轮功学员被害死》)

后记

人们不能忘记,所有遭到中共残酷迫害直至被虐杀的法轮功学员都是真正的好人,他们都在努力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他们不贪占单位的一粒米、一滴油、一分钱,到哪里都是努力做到吃亏让人、遇到矛盾首先查找自己的原因,原谅对方;在家中他们是好丈夫、好妻子、好儿子、好女儿、好父亲、好母亲,好爷爷、好奶奶,慈爱、孝顺;到外面是好职工、好领导、好公务员,公正廉洁,道德高尚。他们带给社会与他人的只是祥和与美好,只是救助的援手,他们受到人们的赞誉称颂才是正常的。而中共却要不惜一切代价将他们迫害“转化”,不“转化”就要“火化”(中共警察的口头语)。 中共要把这样的人“转化”成什么?

时至今日,孰正?孰邪?谁在引领人们脱离灾难?谁又在驱赶人们走向毁灭的地狱?已是明明白白摆在人们的眼前。在中共所有粉饰自己的画皮都已被事实无情撕去,邪恶本质与累累罪恶赤裸相见,被解体的结局不可阻挡的今天,谁还糊涂着追随迫害,未来下场如何,其实已经不言而喻。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