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等你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四日】一九九八年,在一切看似平常的阳光日子里,我与母亲得到了《转法轮》。之前,母亲因长年病痛多次想寻短见了却残躯,因为我年龄太小,她才拖着痛苦不堪的身子勉强维持着。与万千法轮功修炼者一样,师父用高德大法让母亲获得了新生。从此,我才知道,什么才是“家”的温馨。依稀记得,校园、公园、体育场都是炼功点,母亲在炼功,我则与其他同修阿姨家的小朋友玩。“小弟子”,他们经常这样叫我。但是,人类社会这个大染缸,着实把我彻底的熏染了一番。安逸懒散的大学生活使我形成了各种社会的观念,参加工作后更是被这个花花世界吸引了。自私、懒惰、显示、个性、拜金。一层又一层的观念与败物将那个随师而来的真我深深的掩埋。

上述这一切,八十后的同修们一定会频频点头,没错,这可能是当初的小弟子们都经历或正在经历的一切吧。可是,既然闻到佛法便不是一般的生命,当机缘成熟之时,师父便会展现那无边的佛法将迷失的孩子一个个的找到、归正、洗净。二零一零年,在伟大师尊的佛恩浩荡下,迷失了十年的我,从回大法。经历了剜心透骨的情与名利的折磨,我以最大恭敬之心再次捧起那本《转法轮》,泪水啊一直流、一直流。我在心里一遍遍的说“十年啊,我又回来了,师父啊,弟子回来了。”就这样,我修炼至今,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法轮功修炼者。师父为我安排最好的一切,有时候我甚至在想,我是何等的幸运啊。师父不想落下我,开启了我的智慧,遇到过关时总是能在法上面对,过关之后会感到那种来自生命深处的喜悦。

然而,在我刚刚回归大法中的第三年,母亲被绑架了,而且家里的一切积蓄被抢劫一空。噩耗传来我几乎昏厥,我大口的喘着粗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一时间我的整个世界全坍塌了,崩溃、无助交杂着恐惧与未知,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将我从天堂打入了地狱。那时的我,因学法不深,压力太大,好几次想到了轻生。那种痛苦,如不是亲身经历真的很难了解,每个细胞都象在痛苦中浸泡着。但是,我深深的知道自己的使命和责任,更知道这是触动了我的根本执着。在夜空之下,我看着满天繁星,默默的对师父说“我,能,行!”我深深的知道,修炼后的道路是改变的,也是最好的。修炼人就要从反理中正面看问题,看似绝境,只要用正念闯过去,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这样,正念与人心、善与恶、是与非、光明与黑暗、魔难与成长,这一闯,就是二百多天。期间种种悲苦自不必多说,师父却一直在那云端之上关切的望着我,用那来自天际的净水一次次的把我洗净。我能够真切的感受到,自己象一个觉者,正慢慢的张开那被尘封数千年的双眸。

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我没有见过一次母亲。但是,我能够感受到伴着这魔难我与母亲共同锤炼,更明白了师父反过来利用这场迫害成就法轮功修炼者的苦心。我想对师父说:“师父,我能行。因为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必须完成历史的重托,我要对宇宙间正的生命负责到底。”身为子女,又哪能不思念自己的生身母亲呢?但是,我想把这份狭隘的思念变成无私的正念,加持着母亲,也加持着自己。于是,我写下了这篇《念母辞》,以此鼓励那些与我一样正在经历苦难的同修们,在我们漫长的生命中,此刻的苦难只是微不足道的瞬间,而我们是主佛亲选的弟子,得人身行于世间,救度一方众生。切不可以人心挡路,放下人的一切,全面救度,不辱使命!

《念母辞》

到底为何 您被投進昏暗的牢房
恐惧与伤害 是否使您迷茫彷徨
回顾种种 惊心动魄却又如梦虚幻
母女情深 您夜夜思念的便是女儿的安康
生活的巨变 将我重重的摔在地上
心中的光 却使我一路欢笑一路成长
于是 我学着面对,学会坚强
终于 我冲破了层层迷网,张开稚嫩的翅膀
原来 我已可以独立闯荡翱翔远方
不畏魔难 伴我成长
不怨 不恨 理智 善良
请勿挂念 一切安康 这期间的巨变 一定超出您的想象 正的能量的清流正在奔腾流淌 请别消沉 更别悲伤 越是无望就越是希望的曙光!
我信心满满 等您回来坐在我的身旁
到那时候 我们牵手畅谈各自的成长
掸去迷雾 伴着阳光 向着远方 一路欢笑 一路歌唱
妈妈,我等你回家!

女儿敬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